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不会 和你同房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不会 和你同房

    一路上没有人开口说话,直到车子到了别墅之后,那诡异的尴尬气氛才得以终结。

    李司机帮忙搀扶着慕念城下车,慕念城似乎喝得很醉,高大的身子一半压在了欧阳依漫的身上,几乎让欧阳依漫直不起身来。

    好不容易,搀扶着他上了楼,两个人都出了汗。

    “少奶奶,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祝你和少爷,新婚愉快!”

    “嗯。”欧阳依漫淡淡的应声。

    空荡荡的别墅里,此刻只剩下他们两个。

    慕冷睿早就有过交代,自结婚开始,之后的半个月就是他们的新婚期,别墅里不会安排任何人,仅有李司机在完成送他们回家的任务之后,便也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休息,至于云嫂,早就已经回去休息了。

    慕念城呈“大”字倒在床上,剑眉微微皱着,可是即便是他闭着双眼,他身上依旧散发出浓烈的威严气息。

    落地窗的窗户是打开的,徐徐的风吹起了窗帘,掀起一道道波纹,随着窗帘的吹动,倒影在慕念城脸上的光影也不断变换着。微微抿起的唇,透露出几点冰凉的气质,倨傲中带着几点疏离。

    欧阳依漫的心中微微一紧,视线一直在慕念城的身上,没有离开过。

    今天的一切,都好像是在做梦,她竟然真的嫁给他了,她真的成了念城的妻子!

    她呆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那张俊秀的脸蛋,心中除了满满的兴奋和幸福之外,再无他物。直到,俊秀的眉微微皱了一下,床上的人似乎有了一下细微的动作,她才恍然回神。

    对了,她现在应该去拿醒酒药。

    她快步朝楼下跑去,所幸,她早已经换下了白色的婚纱,穿的是一袭红色旗袍的敬酒新娘服,否则,早就该摔跤了。

    在客厅的橱柜中,翻腾了好几分钟之后,她终于找到了醒酒药。

    床上的人依旧没有任何动静,还是直挺挺的躺着,欧阳依漫打开药盖,用左手撑起他的脑袋,试图将药水送进他的嘴里。

    可是,药水才刚刚送到他的唇边,慕念城便倏地睁开了眼睛,沉声道,“你以为我醉了吗?”

    欧阳依漫的身子猛地一僵,拿着药水的手猛地抖动了几下,药水尽数洒在了他的西装裤上。

    “你以为我醉了吗?”

    好听的声音,耐心的再问了一遍,只是在这背后,似乎隐隐的透露出一丝不高兴。

    “难道不是吗?”她淡淡的说道,对于他冰冷的态度,有一点受伤。

    慕念城皱了皱眉,以手撑着自己的身子,坐在了床上。

    抬眉,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慕念城淡淡的道,“我看,是你希望我醉了吧?”

    桀骜的话里带着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气息,也让欧阳依漫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话里,到底隐含着什么意思?

    “哦,对了,我倒是忘记了。你欧阳依漫最擅长的,不就是装傻吗?”

    抬手掐了掐眉心,眸底掠过一丝淡淡的疲惫,只是脸上的表情冰冷的有点吓人。

    “念城,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欧阳依漫眨巴着双眼,他的话,她完全没有听懂。

    “好吧,既然你想要装无辜,那我就费心点来提醒你一下吧!受伤的消息,是不是你偷偷告诉爸妈的?”

    “怎么可能!念城,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的啊!我怎么可能会有机会……”

    “怎么不会有机会?!”声音的温度瞬间又下降了,慕念城嗤笑了一声,鄙夷的扫了她一眼,“你是和我在一起,但是你没有分分秒秒都和我在一起,你去洗手间的时候,难道我也跟在你的身边了吗?”慕念城的声音很低沉,不悦的气息迅速的扩散开来,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吞噬掉了。

    “你是说,我趁着上洗手间的时间,通知爹地和妈咪?告诉他们,我受伤了?”欧阳依漫的表情看上去很受伤,可是看在慕念城的眼中,一切都不过是她在演戏罢了!

    “难道不是吗?欧阳依漫,如果不是你去通风报信的,还会有谁将你住院的消息告诉爸妈?你不就是想要借着机会,让他们去调查出林岚的事情,然后利用他们的同情心逼迫我娶你吗?好了,现在的你的目的达到了,你该满意了吧?”

    深邃的视线,带着浓浓的火焰,慕念城看向她的目光,让欧阳依漫心惊。

    “你误会了,我根本就没有……”

    “哼,误会?!”慕念城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解释,凌厉的眸子狠狠的盯着她,那模样,就好似她是他的杀父仇人一样。

    “欧阳依漫,你口中的误会还真是多呢!当初我说你和瞿流枫在一起的时候,你说是误会!被林岚看见你和他一起出入冰店,你也说是误会!现在,你又说是误会!欧阳依漫,你人生中的误会,可真多啊……”慕念城戏谑的笑出了声,转而,脸色变得更加的凛冽,“欧阳依漫,你说林岚的演技好,我倒是觉得林岚的演技,比起你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至少,她没有用乖巧的皮相,骗过我爸妈,而你……不仅骗过了他们,甚至还让他们半哄半骗的,逼自己的儿子娶了你……欧阳依漫,你不去当演员,真是演艺界的损失!”

    冰冷嘲讽的话语,好像一把刀子,狠狠的在她的心口划了一道。

    “念城,你真的误会了,我和瞿流枫之间,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欧阳依漫急急地解释,别的他误会了,她都可以慢慢地解释。但是,这样子的误会,可是万万不应该存在的。

    “一点关系都没有?哈哈哈哈……”慕念城站起了身,仰首哈哈大笑几声,许是因为喝多了酒的关系,他的脚步有一点点踉跄。

    见他差点摔跤,欧阳依漫忍不住惊呼了一句“小心!”,凑过去,便想要搀扶他,却被慕念城一个冷冷的动作打断。

    “欧阳依漫,我不用你的假好心!你要是真的关心我,就和瞿流枫断了关系,以后再也不要和他联系!”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瞿流枫喜欢欧阳依漫,他们单独在化妆间聊了许久,他就觉得烦躁,心中也是压抑的很,想要砸东西,想要摔门,想要狠狠的破坏……

    手尴尬的举在空中,许久,她才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手,艰难的开口,“我和他之间,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

    解释到最后,欧阳依漫也显得有点有心无力了,语气里充满了无奈。

    低迷的口气,让慕念城更加的不悦了,“怎么了?现在连跟我解释都显得不耐烦了吗?欧阳依漫,你要是和瞿流枫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为什么要在婚礼的时候去找你,甚至还要求单独和你说话?甚至在离开的时候,还那么依依不舍的凝望你?”

    “他来找我,只是……”只是来祝福我的,尽管他也确实说了一些煽情的话。

    “够了,欧阳依漫,我不要听你的那些谎言!”慕念城不耐烦的挥手。

    “欧阳依漫,你给我听清楚了!不管我愿意不愿意,我现在已经如你所愿,娶了你了!你就要知道安分守己,不要再出去外面勾搭男人!尤其是瞿流枫!若是被我发现,你就死定了!我们慕家绝对不能出现,勾三搭四、不知廉耻的儿媳妇!”

    慕念城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铿锵的道,脸上的表情更是冰冷而又严肃。

    欧阳依漫倒抽了一口气,最后一句话,让她脚下的步子凌乱了,一个趔趄之后,她跌坐在了床沿上,看向慕念城的眸子里盛满了受伤。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怎么可以说出那么残忍的话?她的生命中,从来都只有他一个男人,其他的人在她的眼中,顶多也就是雄性的生物罢了!

    他也很清楚,自己从来都只有过他一个男人!他怎么可以说出这样子的话?他怎么可以用这样子的言语侮辱她?玷污她的清白?

    惨白的脸色,失望的眼神,欧阳依漫的身上散发出让人无法忽视的悲戚气息。

    羸弱、纤瘦的身影,这一下子,显得更加的瘦削了。

    慕念城沉眉,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眼角却被她身上的悲戚刮伤了眼角,心中的郁结似乎更加严重了。

    啐,真***烦躁!

    “我出去了!”

    说话间,他的脚步已经朝门口走去了。

    “念城,你要去哪?”她急急地跟上,只是几步之后,便又顿住了脚步,不敢在向前。

    “我要去哪里,轮的到你管吗?”没有转身,他只是冷冷的说道。

    “可是,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今天是他们的新婚之日,他难道预备将她一个人丢在家中吗?

    “新婚?哈哈哈,欧阳依漫,你是在提醒我自己的愚蠢吗?若不是因为妈咪,我怎么可能会娶你?难道,你还在妄想,我会和你同房吗?”

    冰冷的声音在空气中打了一转,化成一道利剑狠狠的扎进她的胸膛,让她的心口一凉。

    没有再迟疑,慕念城毫无留恋的转身开门走了出去,只留下重重的关门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