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根本没有心
    离开慕家之后的欧阳依漫,回到了澳洲。

    出了机场,她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直奔市中心的一家公司。

    她依稀记得,慕妈咪和自己说过,爹地上班的公司,就是这个名字,他一直都没有换过公司。

    “小姐,请问你找谁?!”负责接待的小姐,一口纯正的英文。

    欧阳依漫微微愣了一下,她竟然忘记了,这里的语言不再是中文了。回过神,她立刻报上了父亲的名字。

    接待小姐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迟疑了几秒,道,“请问,小姐,你和欧阳先生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女儿,一直在国外居住,今天刚回来,请问我爹地现在在上班吗?”欧阳依漫的嘴角噙着笑容,那即将和双亲见面的喜悦,将她紧紧的包围。

    “小姐,你请稍等一下,我和boss联系一下。”

    须臾,接待小姐起身,恭敬的道,“小姐,关于你父亲的事情,boss有些情况需要亲自向你说明一下。”

    “有劳了!”欧阳依漫只是礼貌的应声,心中虽有狐疑,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公司的boss是一个年轻的金发蓝眸的男人,见到她,便很礼貌的问好,“欧阳小姐,我们寻找你的消息,已经有三个月了!”

    “三个月?你们为什么要找我?”一股不祥的感觉,汹涌而上,欧阳依漫紧了手中的手袋。

    “是关于你双亲殉职事情的赔偿事项。”

    殉职?!

    简单的两个词语,却犹如晴天霹雳一样,让她呆愣在原处。

    双亲殉职?怎么可能?爹地和妈咪……她已经不敢再想下去,只能将视线转向男人,等着男人接下来的话语。

    见她稍微回神,男人才将整件事情徐徐道来。

    当年,欧阳依漫随着慕念城一家离开之后,欧阳爸爸和欧阳妈妈便相继进了这家公司。两个人的工作都很出色、很努力,在欧阳妈妈被调到欧阳爸爸的部门之后,他们更是工作上的一对好搭档。两个人一起合作,拿下过不少的大case,成为公司里模范夫妻的代表。

    不幸的是,在一次出外考察工作的时候,两个人乘坐的巴士,在山路上突然刹车失灵,车子直接从半山腰翻滚了下去。等到营救人员将他们全部救出的时候,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我们一直都知道欧阳先生和夫人有一个女儿,只是从小就离开他们去了国外。我们也通过不少的关系渠道,想要打听你的下落,只等到了一对夫妻替他们办后事,却没有得到你的联系方式……”

    男人还在说什么,欧阳依漫已经没有听进去了,就连她是怎么回到家的,她都不知道。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那个消息。

    她的爹地和妈咪,怎么可能就会那么消失不见了?她都还没有来得及再见到他们啊!

    他们明明答应了,要等着自己回来看他们的啊;他们还说等到退休之后,要回去和她一起生活的啊……他们明明说好了的,他们怎么可以反悔,他们怎么可以……

    泪水一点点模糊了她的视线,记忆中双亲模糊的影像,不断的在她的脑海###现。

    三个月,他们竟然都已经去世三个月了,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替他们守孝,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见到他们的最后一面。

    三个月?三个月?!

    她忽然记起,三个月前,慕爹地和慕妈咪突然消失了好几天。

    那个时间段,算来,似乎正是爹地和妈咪去世的时候,他们是来给爹地和妈咪送行的吗?刚才那个公司的boss不也说了,有一对夫妻来给他们办理后事?

    可是,为什么他们不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呢?为什么要瞒着她呢?

    难怪,慕妈咪回去之后,对她分外的照顾和关心。难怪,慕妈咪会逼着让慕念城娶她。

    原来,是因为同情她,可怜她,怕她会伤心吗?所以,想要借此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开心吗?

    可是,她何时曾要过他们的可怜了?她何时曾需要别人的同情了?

    就算她嫁给了慕念城又如何?不该属于她的,终究还是不属于她。

    “你的身世可怜,又怎么样?你的身世可怜,就应该搭上我的一辈子来赔你吗?我慕念城,可从没欠过你一分一毫,娶你,已经是我最大的忍耐!”

    慕念城的话再一次在她的耳边响起,她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一切,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被蒙在了鼓里。

    欧阳依漫,你真是可悲!竟然连自己的爹地妈咪去世了,都不知道!

    泪眼婆娑的起身,欧阳依漫在双亲住了二十多年的房子里,缓缓的走着,这里的一切似乎还是她记忆中的摆设。

    她忽然响起,在某次和爹地的通话中,他很兴奋的告诉自己,他又将那幢住了很久的房子买回来了。

    那个时候的她,已经有了一点经济头脑,觉得爹地将一幢价值不过四十万的房子,以六十万的高价买回来,是一种浪费的行为。

    甚至,还在电话里笑话他浪费钱,有那么多的钱,重新买一套房子不就好了。

    电话那头的爹地,只是笑着,语带宠溺的说,那幢房子里有他们一家三口人,最美丽的回忆,是再多的钱,都买不回来的……

    想来,似乎自从十五岁之后,自己和爹地妈咪的联系就越来越少了。一方面是因为双亲的工作实在太忙,他们想要帮她准备好一切;另一方面……是因为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慕念城的身上,忽略了和双亲的联系。

    光着脚,踩上了木质的旋转楼梯,她记得,小时候的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坐上楼梯的扶手,从上往下当滑梯一样的滑下。那个时候,爹地总是在一旁保护着她,而妈咪总是盈盈的笑着,用最最温柔的目光看着他们……

    嘴角,不由得微微朝上勾起了一道弧度,只是笑容里多了几分悲戚的味道。

    欧阳依漫循着记忆,来到了那个曾经属于自己的房间,手上的动作顿了几秒,然后推开了房门,里面竟然还是从前的模样。

    粉色系的装修,她最爱的公主床,爹地亲手为她做的小木马……

    三个多月没有人打扫,房间里已经堆积了厚厚的灰尘,却还是掩不去她浓浓的回忆。

    她的欢快的笑声,爹地醇厚宠溺的声音,妈咪温柔的呼唤声,充斥着小小的房间……

    她心中唯一美好的回忆,竟然也成了一片泡影吗?

    绝望,从未有过的绝望将她狠狠的包围,一点点的蚕食着她的心脏和理智。若是说慕念城的伤害,对她造成的是痛不欲生的绝望。那么,双亲的辞世,带给她的是致命的绝望,再无牵挂的绝望……

    眼泪不断的从她的眼角滑落,欧阳依漫光裸着脚掌,找到拖把和抹布,将布满灰尘的房子一点点的打扫干净。

    做完这些之后,下厨做了一顿爹地妈咪和她都喜欢吃的饭菜,在西餐桌上点着白色的蜡烛。

    她端起装着红酒的酒杯,对着墙壁上的全家福,举了举杯子,涩涩的开口,“爹地,妈咪,我回来了,女儿不孝,不能陪在你们的身边……就连最后……都没有能够陪在你们的身边……”

    全家福上的男人和女人,只是咧着嘴笑着,不说话。

    看着照片,欧阳依漫也笑出了声,嘴角的笑容是无奈又悲伤的,眸中盈盈闪动的波光也是夹杂着泪水的。

    欧阳依漫不急不缓的拿起右手旁的刀,笑着说道,“爹地,妈咪,你们不要再怪我了,女儿,很快就能来陪你们了……”

    话音刚落下,右手的刀子,狠狠的朝着手腕划下,很快便有殷红的颜色出现,滴滴答答的,汇成一条线,从她的手腕掉落在木质的地板上。

    欧阳依漫靠在餐椅的椅背上,定定的看着照片中的双亲,心中有着前所未有的释然。

    血液一点点的从她的体内流失,也带了她身体的温度,她的神志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爹地,妈咪,女儿来陪你们了……我们终于,可以团聚了……”她噙着笑意,说出最后一句话,然后缓缓的倒在了餐桌上,右手打翻了一旁的蜡烛。

    掉落在地上的蜡烛,嗤嗤几声之后,并未熄灭。相反,借着氧气燃烧的更加旺盛了,窜起的火焰,一点点的熏烤着西餐桌的桌布,炙热的温度下,桌布最终被点燃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迅速的扩散开来……

    自从欧阳依漫离开之后,慕家便陷入了一片莫名的沉寂之中,每个人的情绪都显得很低迷。

    尤其是慕念城,情绪低落的有点异常,欧阳依漫走了之后,他就从别墅搬了回来,只是每天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事情,成天来无影去无踪的。

    回家的时间,总是一天比一天晚。

    有两三次被慕冷睿碰到了,身上都带着浓浓的酒气,虽然神志清醒,却也可以从身上的酒味闻出,明显喝了不少。

    两个大家长将他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心中甚是心疼,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倒是慕念雪显得有点异常,看着哥哥这副模样,不仅没有一丝的心疼,相反有点幸灾乐祸。眼见着,哥哥一天回来的比一天晚,情绪也越来越低落,她的心情便异常的好。

    这天晚上,慕念雪拦住了半夜回家的慕念城。

    “慕念城,你这是在干嘛呢?你不是一直想要赶走漫漫吗?她走了,你不是应该很开心吗?你现在这副模样算是什么?”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慕念城只是冷冷的说道。

    “慕念城,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像什么?哪里还有一点魔城国际总裁的样子,简直就和路边落魄的乞丐一样了。漫漫离开,可不是为了让你变成这样子。”

    “你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女人!”提到欧阳依漫,他的胸口便一阵恼火,语气也不自觉的上扬了几分。

    “不提她?呵呵,慕念城,到了现在你还想要怎么欺骗你自己?”

    “欺骗自己?我为什么要欺骗自己?慕念雪,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呢!”慕念城戏谑的冷哼了一声,眸中有一丝异样迅速的闪过。

    “慕念城,我一直以为你虽然冷冰冰的,但是至少还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这么胆小怕事的男人!承认你自己喜欢漫漫有那么严重吗?”

    “……”慕念城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皱着眉头。

    “慕念城,漫漫在这里就只有我们这些亲人,为了你,她甚至都没有朋友!离开了这个家,她还能够去哪里?她一个人在外面,你难道一点都不会担心吗?”

    “她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强迫自己将心中的那份异样摒弃,他淡淡的开口。

    “呵呵,慕念城,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漫漫会义无反顾的选择离开!因为你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心!”慕念雪怒吼出这么一句话,便气冲冲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明明都这么落魄了,明明都这么伤感了,却还是死活不肯承认自己的对漫漫动了情,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心,根本就不懂得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