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三百九十章 身份曝光
    屋外,站着两个男人,一个是房东jack,一个是慕念城。

    jack的越野车的后备箱是打开的,里面摆放着几框果篮,果子上新鲜的嫩叶都从果篮缝里钻了出来。

    看来,又是他从庄园里新摘来的。原来这就是她的“财”啊!

    两个男人都默默凝视着对方,谁都没有开始先说话,似乎是在比谁的耐力更好一样。

    “曼青,这位是?”房东jack率先开口,轻柔的语调中带着一丝暗藏的敌意,他的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慕念城。

    虽然不过才见面,可是,在那短短的时间里,他还是看出了端倪。

    欧阳琛分明就是眼前这个男人的翻版,虽然五官轮廓还不甚清晰,但是那眉眼和鼻子,分明就和他的一模一样,就连身上那股清冷的气质,都和他出奇的相似。

    再看一眼,男人的吃味的眼神,他的心中便更是明了了。

    如果他所猜不错的话,眼前这个男人,肯定就是琛琛的亲生父亲了。

    “新搬来的邻居罢了!”

    “我是她的丈夫!”

    两个完全不同的答案,从他们的口中异口同声的说出。

    欧阳曼青冷冷的丢了他一记白眼,朝着jack笑笑,“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喜欢开玩笑,别太在意。”

    jack还是不安的睨了慕念城一眼,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的阴戾气息太厉害,让他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慕念城轻轻的冷哼,眸中隐约的透出几分怒气。

    “慕先生,请你自重!”欧阳曼青冷冷的说道,眸中有点点的火光快要迸出。

    “欧阳依漫,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丈夫,你和我可是结过婚的。”

    手掌有力的擒住了她的手腕,紧紧的握在掌中,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真正的感受到她的存在。

    “慕先生,她的名字叫做‘曼青’,我想,你大概是认错人了。”

    眼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受到了欺负,jack哪里还会继续旁观。

    “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手!”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丝暴戾,黑色的眸中有一把火苗在迅速的燃烧。

    jack的身子猛地打了一个寒颤,太过强势阴戾的气息,让他心中莫名的一阵发憷。

    “慕先生,请你松手!”欧阳曼青的声音很冷静,丝毫没有惊慌。

    “不可能!”

    “那就抱歉了!”轻巧的话音刚落下,欧阳曼青被他擒住的手腕猛地 一个翻转,不但挣脱了他的桎梏,还让他的手背反扭了一下。

    慕念城吃疼的皱了一下眉头,几年不见,她的功夫又长进了。

    “jack,这些果子都是新摘的?”就在他失神的几秒钟,欧阳曼青已经走到了越野车的后面,掀开了果篮的盖子,细细的打量着。

    “早上摘的,想着你今天会带琛琛出去,就先给你送过来了。”

    “谢了!”说着,欧阳曼青就要弯腰去搬果篮。

    “曼青,我帮你吧。”jack及时出声,虽然每一次都会被她拒绝,但是他每次都还是会开口询问。

    “唔,好吧,那就交给你了。”

    本想开口拒绝,却想到一旁有慕念城在看着,欧阳曼青便改变了想法。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慕念城身边经过,他的脾气似乎也到达了底线,忍不住一声低吼,“欧阳依漫,你……”

    “慕先生,你认错人了,我叫欧阳曼青。”欧阳曼青笑的很恬淡,眸中更是带着疏离,好似她真的从来都没有和他认识过一般。

    这是来纽约之后,慕念城第一次见到她的笑容,冷不丁的,他便沉醉在了其中,甚至忘记了要再说些什么。

    欧阳曼青翩然一笑,转身迅速的离开了。

    慕念城站在原地,只能看着欧阳曼青跟在jack的身后进来屋子,就连自己的儿子都跟着进去了,甚至还在关门之前,冲他扮了一个大鬼脸。

    一口气憋在他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他恨不得立刻冲进屋子,强行将他们带回中国。

    所幸,仅存的理智,没有让他做出失控的事情来。

    隔着偌大的落地窗,慕念城看见,jack搬着果篮进了客厅,到了厨房,细心的替他们把水果放进冰箱。

    欧阳曼青在旁边打下手,而小家伙则是一副狗腿子的模样,屁颠屁颠的跑这跑那,甚至还主动的给他递来了矿泉水。

    最最可恶的是,欧阳依漫那个死女人,居然还拿手绢替他擦汗!

    那些福利,明明应该只有他才能够享有的,现在居然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给占了。

    真是气死他了!

    慕念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现在只有不断的做深呼吸,才能止住自己的怒气。

    沉重的敛了敛眉,慕念城收回自己的思绪,转身朝隔壁的房子走去。

    眼不见为净!

    慕念城回到房间之后,越想越气不过,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欧阳曼青替jack擦汗的那一幕。

    胸口的怒气越燃越烈。

    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竟然敢肖想他的女人,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想着,他拿出手机迅速的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

    “jones,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挂断电话之后,慕念城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微笑。

    区区一个小小的庄园主,就想要和自己斗吗?未免也不太不自量力了!

    欧阳依漫,你既然那么宝贝他,那我就更要毁了他!

    想着,清冷的眸中迸射出了一丝狠戾的光芒……

    一个星期之后。

    慕念城坐在小院里,惬意品尝着绿茶,在徐徐凉风的吹拂下,翻看着杂志。

    砰的一声,院子里可怜的护栏,活生生的被踹了下来。

    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来的人是谁,也只有她才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这么做。啧啧,都已经当妈的人了,脾气还是这么火爆!

    “唔,欧阳小姐,你的火气似乎挺大呢!”抬首,悠然的觑了她一眼,因为怒气涨红的小脸,显得煞是可爱,黑眸中的波光不由得柔和了几分。

    “慕念城,我问你,是不是你在暗中耍诈,让人收购了jack的庄园?”那片山林是jack祖辈的家业,已经传下来好几辈人了,一直相安无事,就连当地政府都没有插手管理过,怎的,他一来就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呢?

    “什么庄园?什么收购?欧阳小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慕念城很淡定,端着茶杯小口小口的喝着,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慕念城,你少在这里装傻!jack的庄园被政府收购,是你派人干的对不对?”

    “唔,怎么可能呢?我在纽约,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罢了,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欧阳小姐,你太看得起我了!”慕念城笑笑,顿了顿接着道,“说不定,是他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却不自知!”

    “慕念城,你少胡说八道了,jack人缘一直都很好,不可能会得罪人的!”欧阳曼青的心中满满的都是歉意,她很清楚慕念城的为人,只要他看不顺眼的东西,他就一定会毁掉。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话,jack也就不会遭遇这些了。

    “哦?人缘很好,也包括抢别人的老婆吗?”冷哼了一声,慕念城嗤笑道,脸上的表情满满的都是鄙夷。

    “抢什么老婆!慕念城,我和你早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情急之下,欧阳曼青脱口而出,竟然忘记了要掩饰自己的身份。

    “哦?欧阳依漫,你终于肯承认自己的身份了吗?”慕念城的声音很低沉,隐隐的,还饱含着一丝怒气。

    这个女人居然是为了别的男人,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让他如何不生气?

    欧阳曼青也微微怔忡了一下,扯唇冷笑了一声,淡淡的道,“慕念城,我和你早就已经离婚了,我要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没有权力干涉!”

    “唔,若是你真的和我离婚了,我倒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你留下的协议书我并没有签字……”

    也就是说,他和她之间的婚姻关系还存在!?

    欧阳曼青忍不住想要爆粗口,这个男人不是心心念念的想要摆脱自己吗?她都已经留下离婚协议离开了,他为什么不干干脆脆的签字离婚呢?

    “就算你没有签字又如何?据我所知,新的婚姻法里有规定,夫妻分居两年以上,可以到法院申请强制离婚。就算你没有签字,我们之间的婚姻也一样可以解除!”

    欧阳曼青沉声说道,眸中闪过一丝厌恶。

    “欧阳依漫,你这么急着和我离婚,该不会是真看上那个穷小子了吧?”眸色一冷,慕念城站起了身,缓缓的朝她迈出步子。

    “那是我的事,和你没有半点关系。”她语调轻淡的说道,眼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么,我安排人收购了他的庄园,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慕念城学着她的腔调,淡淡的开口,眸中闪烁着一丝笑意。

    “慕念城,你真卑鄙!”

    “所谓‘无商不奸’,这就是他觊觎我的女人,所付出的代价!”

    “呸,慕念城,我才不是你的女人,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她不屑的冷啐了一口。

    “啧啧,几年不见,你的脾气倒是见长了!不过,不管你承认与否,在法律上,你还是我的妻子!这一点,不论你逃到哪里,都改变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