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如厕也需要 帮忙吗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三百九十九章 如厕也需要 帮忙吗

    直到转身的时候,慕念城才看清楚来人,心下一阵后悔,想收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着烟灰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欧阳曼青的眼角微微###了一下,身子微微一侧,烟灰缸硬生生的砸在了墙壁上,然后掉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视线冷冷的扫了一眼地上的烟灰缸,欧阳曼青无法想象,这若是砸在人的脑袋上,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琛琛,你到护士姐姐的办公室找jame玩一会,妈咪有事要和叔叔说。”隐忍着怒气,欧阳曼青轻柔的说道。

    “哦,好的。”看了两个大人一眼,欧阳琛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了。

    孩子的身影一消失,欧阳曼青这才将视线转移到了慕念城的身上。

    “慕念城,你到底有完没完?”

    “我不要特护!”慕念城一字一顿的说道,模样看上去就和一个闹别扭的大小孩一样。

    “那你就自己一个人呆着。”说着,欧阳曼青便转身要离开。

    “欧阳曼青,我是病人,需要照顾!”他忍不住低声吼道。

    “我看你的精气神都很好,一点都不需要人照顾,就算真出事,医院还有护士。”

    “欧阳曼青,欧阳曼青……”不顾慕念城在后面的呼唤,她径直走出了病房。牵着儿子走出护士办公室,她担忧的看了一眼病房所在的方向。

    不过就是有点发炎罢了,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回到家,带着儿子吃过晚餐,两个人便早早的睡了。这个晚上,欧阳曼青再一次被噩梦惊醒,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她扫了一眼床头的静音闹钟。

    时间是凌晨一点四十分。

    噩梦的余力还未散去,一旁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

    她的身子猛地一震,颤抖着手拿起电话,看向上面的号码,竟然是医院护士办公室的。

    “喂……”

    “欧阳小姐,请你赶紧到医院来一趟吧!慕先生又开始发高烧了。”

    “什么?”欧阳曼青明显吃惊不小,下午她离开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怎么就由开始发烧了呢?“我马上过来。”

    从衣橱拿出一床薄毯子将儿子包裹住,欧阳曼青抱着他便直奔医院。

    病房里,慕念城处于半昏迷状况,嘴唇苍白,可是两腮却泛着莫名的红色。

    “医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十二半的时候,我例行查房,替病人测量体温和血压。到了慕先生这里,不管我怎么叫他都没有反应,伸手去推他才发现,他竟然发烧了……”

    “他下午都还好好的,怎么可能无端端的就发烧了呢?”

    “慕先生应该是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或者是强行做某些不能做的事情,才会造成伤口再次发炎。”值班医生如是说道,“欧阳小姐,慕先生的病情虽然不严重,但是他受伤的部位接近手腕,行动很不方便,这个时候,应该有人在身边看着才对。”

    末了,医生的话里带着一丝淡淡的责备,就好似她###了慕念城一样。

    “我……”欧阳曼青张了张嘴,没有继续说下去,她没有必要和一个陌生人解释什么。

    简单的嘱咐几句之后,医生便带着护士离开了。

    欧阳曼青捋了捋欧阳琛身上的被角,转而坐到了慕念城的床头。

    她默默的看着那张俊秀的脸庞,眉头深锁。

    这个男人不是一向很会照顾自己的吗?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她不过是想要和他撇清关系罢了,为什么他就是要不停的打扰她的生活呢?

    回忆的片段,在她的脑海中迅速的闪过,记忆中的慕念城是一个冷酷的、有仇必报的人。

    有仇必报!?

    他这么做,难道是要报复当年自己对他的打扰吗?

    慕念城,为了报复我,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在心中冷哼了一声,欧阳曼青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慕念城,既然你这么想要我留下来照顾你,那我就如你所愿,一定好好的“照顾”你!

    几瓶点滴打下去之后,慕念城的烧还未完全退下,欧阳曼青只得按照护士所说的,用湿毛巾包着冰袋给他降温。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他的烧已经完全退下去了。

    到了这个时候,欧阳曼青心中紧绷的那根弦,总算是松开了。她都来不及到隔壁的床上睡觉,就这么趴在床头睡着了。

    她刚睡着不一会,慕念城便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首先入眼的竟然是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俏脸。

    脸色稍微有一点憔悴,纤长的睫毛下,有两道浅浅的阴影。

    看样子,他的苦肉计是奏效了,她真的在医院照顾了自己一个晚上。

    慕念城扯唇,露出一抹苦涩的浅笑。

    原来,在爱情的面前,真的没有身份贵贱之分。就算他再成功,再高高在上,在爱情的面前,依旧还是一个小丑。要为了赢得自己的爱情,采用这样那样的手段,耍尽这样那样的花招。

    慕念城就这么默默地凝视着她的睡颜,不动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似乎这样就可以是一辈子。

    直到欧阳琛起床,他才恍然回神,一番附耳细语之后,两个人合力将欧阳曼青弄上病床之后,蹑手蹑脚的相继出了病房。

    欧阳曼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而且还是被饿醒的。

    “漫漫,你醒了啊?护士刚送了午餐过来,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叫醒你呢!”慕念城的声音很轻柔,仿似天边的浮云,让人莫名的心头一软。

    “琛琛呢?”环视病房一眼,并没有看到儿子的身影,她急急地追问。

    “他说在医院太无聊,要去幼稚园,我就送他过去了!”慕念城小说道,眸中不经意的闪过一丝狡黠。

    “是吗?”欧阳曼青狐疑的扫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儿子那不安分的个性,还真是有可能吵着要回幼稚园的!

    “是我送他过去的,对了,老师说,让你下午去接他。”

    “我知道了。”欧阳曼青淡淡的应声。

    “该吃午餐了。”说话间,慕念城左手端着餐盘走了过来,手中的餐盘一阵晃荡,餐盘中的饭菜摇摇欲坠。

    欧阳曼青小说,迅速的接过了餐盘,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那嫌弃的表情,明显就是在说“没那个能力,就不要瞎胡来。”

    慕念城讪讪的笑笑,并没有接话。

    将餐盘搁在桌上,欧阳曼青细心的分成了两份,一份放在慕念城的面前,然后自己便开始开动。可是,慕念城只是默默的看着她,自己却不动手。

    “吃饭!”她冰冷的说道。

    “医生说,我的右手,不宜再做高难度的动作!”

    欧阳曼青脸色一沉,有点不耐的扫了一眼他完好的左手,她已经可以想见到他的回答。便也懒得和他争辩了,拿起筷子和调羹,一口饭一口菜的喂他。

    等到两个人都吃完午餐之后,慕念城又开始了挂新一轮的点滴。

    欧阳曼青在一旁用电脑浏览网页,好不容易安静了一会的病房,又响起了慕念城的声音。

    “漫漫,我想上厕所。”

    “自己去。”

    “可是,我的手受伤了。”

    “还有左手!”

    “左手要拿点滴瓶。”

    “厕所有挂钩!”欧阳曼青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耐。

    “左手力气太小,不够力气脱裤子。”慕念城如是说道,眼眸中闪烁着点点的戏谑。

    “那就憋着!”

    “好吧,那我就憋着。大不了,就让护士来换床单被褥好了。”

    慕念城点点头,应承着她的话,锐利的眸光中却闪烁着点点狡黠的光芒。

    病房里,一室的安静,谁都没有出声,似乎在考验着彼此的耐性。

    最终,欧阳曼青还是选择了投降,她可不想再被那群无聊的护士审视。蹙着眉头,欧阳曼青不耐的起身,抬手取下了点滴瓶。

    “起来,去上厕所!”

    “哦。”他急急地应声,看上去似乎真的很急。

    欧阳曼青举高点滴瓶,陪着慕念城一起进了洗手间。

    等慕念城站在了马桶前,她很自觉的背过了身子,可是,等了半天,他却根本没有一丝动静。

    她愤懑的转首,怒目瞪视着他。

    “漫漫,我手麻了,没有力气。”

    “你……”欧阳曼青无奈,这个男人是要她帮他宽衣解带吗?

    “算了,我还是不上厕所了,等护士来换被单好了。”慕念城看似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说着便要转身出去。

    “站住!”

    “嗯?”

    “过来!我帮你就是了。”

    不就是脱裤子吗?谁怕谁!

    慕念城站回了原处,欧阳曼青踮起脚尖,将点滴瓶挂在挂钩上,走到他身后,两只手扯住病号服的两边,用力一扯,裤子瞬间掉落在了脚踝处。

    “好了,上厕所!”

    “漫漫,你忘了,里面还有内裤……”慕念城的声音极度无害,若不是欧阳曼青此刻已经气极了,早就能够听出其中隐含的笑意了。

    欧阳曼青深吸一口气,再重重的吐出,双手扯住平角裤的边缘,又是用力往下一扯,可是中途却似乎碰到了什么障碍,她用力扯了好几下,才将裤子扯下来。

    “哦……”也就在那个时候,慕念城发出了一声类似###的低呼,“漫漫,你这简直就是在谋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