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百零一章 欧阳琛第失踪
    慕念城脑海中的计划和想法,还有很多,每一个计划和想法,都完美无缺。他甚至都想好了,明天要采取怎么样的行动,才能再一进步的和欧阳曼青接触。

    只是,在一夜好眠之后,他竟然没有勇气再将计划在施展下去了。

    那一夜,有欧阳曼青在身边,慕念城睡得很沉、很香,即便是进入梦乡之后,嘴角都噙着淡淡的笑意。

    而他的梦境里,更是充满了她俏丽的身影,娇俏的笑颜。

    梦里的她,是现在的这张容颜,却是从前的性格。她娇俏的笑着,好似所有的不愉快都不曾发生过一样,她依旧温柔、体贴,依旧寸步不离的跟在他的身后,做着他的“小尾巴”。

    除却模样,她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变化……

    他们在西餐厅用烛光晚餐;相携一块去海边约会;夜晚的时候,他载着她到山顶欣赏夜景;他们在游览车上热烈的拥抱亲吻……

    她小鸟依人的偎在他的怀中,在他的耳畔低低柔柔的唤着他的名字,说她想要嫁给他,说她要做他的新娘子,说她需要他……

    慕念城很激动,紧紧的拥着她,热情的回应着她的心意。

    两个人热情的拥抱,激烈的亲吻,之后的一切,便一发不可收拾。

    还是那间卧室,还是那张熟悉的大床,还是那样柔和的灯光,他们不断的彼此占有,不断的纠缠……每一次都让他**到了极致,她还是一样的娇美,温柔、紧窒的让他欲罢不能,他狂热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她哭着说不要了,他才终于止住了自己狂热的索取。

    浑身舒爽的颤抖着,有什么温热的东西缓缓的从体内流出,慕念城浑身一颤,猛地从睡梦中惊醒了。

    他微微动了一下身子,胯间传来黏黏腻腻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掀开被子一看,眸色一暗,他快速的再次盖上了被子。

    自己竟然做了十几岁青涩少年才会有的行为梦,遗!

    一抹懊恼自眸底快速的闪过,他不过只是和漫漫有了那么一点点亲密的接触罢了,竟然就有了这么大的反应,还真是丢人!

    所幸的是,欧阳曼青此刻并在病房,他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毁尸灭迹。

    慕念城刚走进洗手间,正要将身上黏腻的裤子脱下,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慕念城,慕念城?”低柔的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

    轻柔的音调,稣酥软软的,让他再次想起了那个梦境,在那里她的音调也是这么温柔的。

    热切纠缠的画面,更是不断的在他脑海中闪过。

    心中一热,###猛地一紧,胯间很快鼓起了一个小帐篷。

    oh,shit!

    慕念城在心中暗自诅咒了一句,俊脸上的懊恼似乎更深了几分,现在想要毁灭证据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打开水龙头,他拿漱口杯接了一杯水,咬咬牙,直接泼向了胯间……

    “慕念城,你在里面吗?”欧阳曼青的声音隔着玻璃门传了过来,她似乎隐约听到了水声。

    “哗啦”一声,门从外面被拉开了。

    欧阳曼青吓了一跳,有点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状况,浑身湿哒哒的,他这是在搞什么?

    “慕念城,你在干嘛?”

    “我想自己冲个澡来着,可是水势太猛,一只手控制不住,然后就……”当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才好。

    什么理由不好找,偏要找这种理由,若是她待会再帮他洗一次澡,他晚上还要不要睡觉了?

    欧阳曼青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这个男人昨天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病人,今天就想着自己要做这做那的,哪里有把自己当做病人了?

    “脱衣服!”欧阳曼青轻叹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嗯?”

    “你不是要洗澡吗?我帮你……”说话间,欧阳曼青已经开始动手解他的衣服扣子了。

    “不,不用了。”慕念城赶紧抓住她的手,急急地说道。

    “你不是要洗澡吗?”她的动作微微一顿,不解的看向他。

    “不,不用了,我现在已经不想洗了,换下衣服就好了。”他的手死命的抓着胸口的衣襟,一副要被人非礼的模样。

    开什么玩笑,再来一次,他只怕会更加欲火焚身了!

    “反正衣服都已经湿了,干脆就冲个澡吧!”欧阳曼青硬是拉下了他的手,动手拉扯他身上的衣服。

    即便慕念城再不愿意,仅凭一只手的力量,终究还是斗不过欧阳曼青。最终,身上的衣服还是被她扒了下来。

    当温热的水柱喷在他的身上,他只能在心中不停的哀嚎,然后接受这“磨人”的享受。

    等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浑身都绷得紧紧的,好像一根弦,只要轻轻一触碰,便会断裂一样。

    接下来的日子里,慕念城都表现的很乖巧,更是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一个星期之后,在医生的详细检查之后,确定他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便让他办理出院手续出院了。

    出院之后的欧阳曼青又恢复了从前冷淡的模样,再遇到慕念城的时候,态度冷冷的,对他更是没有半句关心的话语。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慕念城有点沮丧,自己努力了那么多,还是根本一点进步都没有。

    所有他觉得切实可行的方法都已经试过了,他甚至连看人家都用上了。但是,她还是一如从前的冰冷。

    眼看着两人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一丝的缓和,甚至还朝着僵持的状态发展,慕念城的开始着急了。

    最可恶的是,那个该死的庄园主jack又再次出现了。

    他依旧看上去精神焕发,似乎丝毫没有受到那次事情的影响,每天都开着车到隔壁报道。

    然而,最让他生气的不是这个,而是欧阳曼青对他亲切的态度,以及儿子和他亲昵的模样。

    慕念城伫立在窗前,看着两大一小在草坪上戏耍的场景,心中憋着一口气,迸发不出来,几乎让他窒息。

    该死的!

    那是他的老婆和孩子,凭什么自己只能在这里看着,而那个男人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自己的老婆谈笑,和自己的儿子戏耍!

    简直气死他了!

    怒火,一点点的燃起,随着那边欢笑声的加剧,不断变得旺盛,最后将他的理智一点点的蚕食。

    她不是最疼爱欧阳琛吗?不是把他当做命根子一样看待吗?

    那他就拿儿子下手,只要儿子在自己的手上,他就不信她不会向自己低头!

    这么想着,慕念城的理智也开始一点点的回来了,不过片刻的时间,他的脑海中就有了切实可行的计划。

    几天之后,欧阳曼青被主编安排到加州去跟进一条新闻。

    她拖着行李箱,在机场的候机室等待着登机的消息。

    等候了许久之后,她抬手,不耐的看了一眼手表,上午八点一刻,距离起飞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真是够等了。

    欧阳曼青抬手掐了掐眉心,流露吃一丝淡淡的疲惫,就在这个时候,手袋里的手机顿时铃声大振。

    来电话的竟然是jack!

    “jack,怎么了?是不是琛琛在你那里不乖了?”欧阳曼青的话语里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曼青,不好了,琛琛他被人绑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焦急,听上去并不像是在说笑。

    “你说什么?!”她的音调不自觉的上扬几分,猛地站起身来。

    她太过剧烈的动作立刻引起了周遭人的侧目,她抬抬手,比了个不好意思的手势,拖着行李箱朝洗手间所在的方向走去。

    “jack,你在和我开玩笑的吧?琛琛怎么会被绑架呢?”

    “早上起床之后,琛琛和我一起在摘果子,突然闯进来几个穿黑衣服的男人,他们抱起琛就跑,我想追都没追上!”

    “jack,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赶过去!”

    “我在xx警局。”

    “好,我马上……”她接下去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手中的手机就被人抽走了。

    抬首,欧阳曼青竟然看见了慕念城那张帅气的脸庞。修长的手指按下了挂断,然后将手机收入了自己的口袋之中。

    “是你?!”疏离的声音,带着一丝淡淡的惊愕。

    他怎么会在这里?!

    “警局就不用去了,就算你去了,也找不到欧阳琛的!”低沉的声音,透露出一丝淡淡的寒意。

    这个该死的女人,不把孩子交给他照顾,反而交给了那个男人!

    看他到时候,怎么收拾她!

    欧阳曼青的脑子停顿了一下,须臾,便恍然大悟。

    “慕念城,是你派人抓走了琛琛!”欧阳曼青用的是陈述句。

    “是。”慕念城还不避讳,直接承认了自己的行为。

    “慕念城,你这是绑架!”

    “是吗?他是我的儿子,我带他回家,有什么不对的?就算你报警,又有谁管得了家事?嗯?”轻淡的语气,带着绝对自信的气势。

    “你……”欧阳曼青语塞。

    “想见孩子吗?”慕念城淡淡的出声,音调微微上扬。

    欧阳曼青没有说话,只是怒目瞪视着他,那模样恨不得将他直接吞进腹中才好。

    “你只要答应我的一个要求,我就让你见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