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百零九章 我看不起你
    欧阳曼青不知道庭审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从里面走出来的。

    此刻的她,只感受到刺骨的寒意,凉飕飕的。悲痛像成千上万只蚂蚁,不断啃食着她的心脏,吞噬着她的骨血。

    陪在她身边的,只有同来的律师而已。

    这个城市,本就不属于她。当年,为了年少的冲动,她固执的前来。

    在这里,她丢失了陪伴自己至亲的机会;在这里,她丢失了单纯美好的自己;现在,她又在这里丢失了自己最最宝贝的儿子……

    这里,根本就不是一个好地方,这里,只会让她越来越伤心,越来越迷失……

    同来的律师,想要安慰她什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才好。

    欧阳曼青扶着墙壁站着,惨白着一张脸,看着从隔壁门走出来的慕念城,眸中闪动着寒意。

    她踉踉跄跄的朝他走过去,红着眼眶,沙哑的开口,“慕念城,现在你满意了吧?你终于可如愿将琛琛从我身边抢走了,你满意了吧?!”

    她的泪水,让他不知所措,他想过无数种可能,她倔强的讨要孩子,她聪慧的想办法夺回孩子……

    唯独,没有凄厉的控诉和绝望的眼泪。

    她不是一向倔强,一直都很有办法的吗?

    见两个人似乎有话要说,双方的律师都识趣的离开了,只留下两个面面相觑。

    “漫漫,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继续呆在我的身边!”辩解的声音显得力不从心,说出来的话语也根本没有一点说服力。

    “慕念城,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你是我的前夫,现在是,以后也会是!这一辈子都改变不了的!就算你再怎么逼我,我和你也绝对不可能回到从前!”

    坚定冷情的话语,犹如一把刀子狠狠的剜着他的心,他的眸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哀戚,“为什么?破镜尚可重圆,玉碎也可修补,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回去?!”

    “慕念城,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拼了命的想要和我重新在一起?”噙着泪水的眸子,望进他的眸子,似要看穿他的心思。

    “我……”到嘴的爱意,因为强烈、高傲的自尊,没有能说出口,只能卡在喉咙处。

    “是想要报复我吗?报复我从前对你的纠缠?报复我从前打扰了你的生活吗?”欧阳曼青自嘲的笑了笑,抬手擦了一下眼泪,“慕念城,我一直都知道你睚眦必报,可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残忍的想要拆散我们母子……你以为拆散我们,你的目的就达到了,是吗?那么,我恭喜你,你的目的达到了!我现在很难过,很心痛,痛的不能呼吸,痛的想要死掉……”

    “漫漫……”慕念城哑着嗓音开口,伸手想要抱住她。

    “你不要碰我!”她近乎歇斯底里的大声喊道,身子朝外退出几步,“慕念城,你明明知道,琛琛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动力,你明明知道我把他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你为什么还要抢走他?你为什么就非得要这么折磨我呢?我已经为你死过一次,你还要我因为你,死第二次才满意吗?”

    凄厉的声音,带着浓郁的绝望,或许是因为悲痛到了极点,一阵晕眩迅速的袭来,她的身子一阵虚弱,软软的就朝地上倒去了。

    “漫漫”慕念城大声唤着她的名字,伸手接住了她。

    “你别碰……”虚弱的话语没有能够继续说下去,她眼前一黑,已经倒在了慕念城的怀中。

    “漫漫,漫漫……”

    中心医院的vip病房里。

    欧阳曼青无神的躺在病床上,右手扎着点滴。

    慕念雪被哥哥召唤来,替失魂的他做着办理住院手续等一系列的事情。

    “雪雪,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低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安和淡淡的懊恼。

    慕念城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她冰凉的左手,不停的搓着,希望她的体温可以快一点升上来。这样冰凉的温度,让他的心里极度的不安,尽管医生说她只是气急攻心晕倒罢了。

    慕念雪的心紧了紧,眉头微微皱着,抬手拍拍他的肩,低声安慰道,“哥,放心吧,漫漫,她……不会有事的!”

    眼神不安的扫了一眼床上的人,慕念雪也不知道,三年不见的欧阳曼青到底是怎么样的个性,只能如是安慰他。

    “雪雪,你告诉她,我不和她争了……”慕念城反握住妹妹的手,颤颤的道,“抚养权……我让给她了。以后,我也不和她争了!你告诉她,我不和她争了,我也不逼她了!只要她赶快好起来,好好的照顾自己,我什么都不争了!”

    慕念雪的心被重重的敲击了一下,他们是同胞兄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哥哥是有多么的倨傲。如今,他却说着如此卑微的话语,一定是悲痛到了极点,一定是害怕到了极点!

    “哥,我会告诉她的。”看了一眼床上昏迷的人,慕念雪的心情异常的沉重。

    爱情啊,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让这两个人,为了你苦了那么多年,伤了那么多年,直到现在都不曾痊愈!

    “漫漫……就拜托你照顾了,我先走了!”说着,他便起身想要离开。

    “哥,你真的就这样放弃了吗?”

    刚到门口的身影猛地一顿,慕念雪的问话,让他的心更疼了。

    “不放弃,又能怎么样?”难道真的要逼得她,再一次走上绝路吗?

    他做不到!

    “哥,你若是放手了,这辈子,你和她可就真的错过了!”慕念雪语重心长的说道,虽然她不懂得爱情,但是她看多了周遭的爱情,深懂其中的一些道理。

    错过吗?

    他和她,不是早就错过了?就在三年前……

    只是,这话只在他的心里嘀咕了一番,却没有说出口。

    “慕念城,漫漫为了你,吃了那么多的哭,受了那么多的罪!她的一颗心,被你伤来伤去无数次。可是,你何曾看见她轻易放弃了?你不过就是受了这么一点小小的打击,就不坚持不下去?想要放手了吗?”

    慕念城的身型微微僵着,脸色也更加凝重了。

    “慕念城,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爱她,想要弥补她吗?你就是这样弥补她的吗?你若是真的想要弥补她,至少把她所受过的苦,一个个的去尝一次。只是这样小小的打击,你就受不了,喊着要退出。我真怀疑,你对她的爱,不过就是嘴上说说的!慕念城,你若是真的这么放弃了,我会看不起你的!”

    慕念雪的声音清脆的犹如黄鹂一般,说出来的话语,却丝毫不温柔,甚至带着凌厉的责备。

    可是,她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深深的扎在了慕念城的心上,让他无法不正视。

    寂静,充斥在空气之中。

    良久,慕念城才缓缓的开口,“雪雪,漫漫出院之前,就拜托你照顾了!”

    平淡的话语,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也摸索不到任何头绪,但是慕念雪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唇角勾起了一个弯度,她娇俏的点点头,欢快的应声,“放心吧,一切都有我呢!”

    “爸妈那边……”

    “我会帮你瞒过去的,但是那些新闻,就得靠你自己了!”

    “嗯……走了!”

    目送哥哥离开病房,慕念雪看着床上已经换了容颜的欧阳曼青,执起她的手,嘴角的笑容一点点的淡去。

    漫漫,你所承受的痛苦,我可以一点点的帮你讨回来。

    只是,拜托你,千万千万,不要就把哥哥就判了死刑。

    如果没有了你的存在,哥哥又会变成那个没有生气,只会埋头工作的机器人。你对他有多重要,时间会一点一点的向你证明!

    欧阳曼青住院的事情,被瞒的滴水不漏,就连慕冷睿和戴雨潇都没有察觉慕念雪的异常。

    在慕念雪的照顾下,欧阳曼青两天之后便出院了。

    出院的当天,慕念雪没有出现,倒是慕念城来了。

    见到他,欧阳曼青顿时变了脸色,语气也变得很差,“你来干什么?!”

    “我来接你回家。”俊朗的脸庞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

    “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清冷的声音,带着决绝的气息。

    “漫漫,不要再闹脾气了。”磁性的嗓音,带着独特的性感,温润的语调,更是让人的心为之一软。

    心跳莫名的加快了一个节拍,欧阳曼青皱着眉,不悦的道,“我说的是事实!”

    “之前的事情,是我做错了,我不该和你争夺抚养权的!”道歉的话语,满是诚意,让人听不出任何的虚假,“孩子是你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我不该独断的抢走!”

    真挚的话语,让欧阳曼青有点震惊。

    一向高高在上的他,竟然会向自己道歉?

    是她在做梦?还是她听错了?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眸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漫漫,我们回家吧!”慕念城笑着对她展开了手臂。

    轻柔的话语,蛊惑着欧阳曼青的心,她甚至差点伸手去迎合他。

    猛地,某段记忆快速的冲击着她的脑子,所有的理智即刻全部归位。欧阳曼青微微朝后退却几步,定定的看着他,语带戒备。

    “慕念城,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