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小脸,贴向他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三百二十二章 小脸,贴向他

    慕念城愤怒不已,没有去向欧阳伊漫的班主任请假,下车之时,甩给慕念雪这个任务,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向自己的教室走去。

    慕念雪在他的身后摇摇头,先去请假,然后回自己的教室。

    中午他们在学校用餐,慕念城拿着自己的饭盒往教室走去,身后一个胖墩墩的男孩追了上来。

    “阿城,今天你的尾巴没跟着?”何剑一往四周看了看,他确定从慕念城进入餐厅之后,就没有看到那个欧阳伊漫的影子,心里有些诧异。

    自从他知道慕念城是慕念雪的哥哥开始,就想要接近他,后来又亲眼看到他智斗伊琳娜的事儿,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五年来,他们在一个学校上学,如今他下定决心,这辈子都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慕念城。

    他心里知道,欧阳伊漫是慕念城命定的小女友,所以常偶尔的开上一两句玩笑,虽然每次都是如履薄冰,时时有被慕念城秒杀的危险。

    “你的话很多?”

    慕念城站住,挺直着背,微微回头,睇了他一眼,不悦的问道。

    “没有没有,我刚刚嘴麻,说什么都是自动的。”他赶紧解释着,小步跑向自己的教室。

    下午放学后,车载着慕念城和慕念雪回到家里。他站在高大的别墅前,迟迟没有进入房子里。

    “城城哥哥,你回来啦。怎么站在雨里呢?会生病的。”欧阳伊漫欢快的叫着,从刚刚进门的慕念雪的怀里挣脱出来,扑向他。

    他收回目光,落在那个粉紫色的身影上,眉头皱了皱。

    “城城哥哥,你终于回来了?你今天给我请假了吗?老师有没有告诉你我们的作业是什么?今天要学的功课,我不理解,你给我讲讲好不好?”

    双臂抱住他的胳膊,一脸灿烂的欧阳伊漫,找不到丝毫生病的痕迹。

    他心里的气恼还没有消去,她竟然已经恢复的欢蹦乱跳了,这还有道理可讲吗?

    心里隐约着不悦,可没有显露出来。

    “松开胳膊。”他低头看着她抓着他的胳膊的小手,冰冷的眼神没有一丝温度,漠然的神情让欧阳伊漫心里一扯,痛了一下。

    微微咬唇,她怯怯的抬头,弱弱的问道,“我松开了,哥哥就给我讲功课了吗?”

    慕念城幽深的黑眸凝了凝,唇角抽搐了两下,条件,从小这个丫头就一直在拿着一个又一个的条件和他交换。

    而他总毫无理由的退让,就如现在,他不答应,她就会一直抱着他的胳膊,挂在她的身上。

    他捏着书包带子的手因为用力,有些发麻。僵硬的点点头。

    “哥哥真好,谢谢哥哥。”欧阳伊漫松开他的胳膊,他心里微微一松,可瞬间他整个身子又紧绷起来。

    欧阳伊漫毫无征兆的扑入他的怀里,毫无间隙的抱紧了他的腰。

    “你……走开。”他气恼的低头,抬手要往外推她。

    “这是我给哥哥的奖励。”欧阳伊漫并没有抱住不放,瞬间离开他的怀抱,调皮的眨了眨灰色的眸子,浅浅一笑,率先走进客厅。

    慕念城的手僵直保持着刚刚推的姿势,冷清的眸子里闪过波动,臭丫头,故意的,她一定是故意的。就是要挑战他的耐性。

    他呆立了片刻,提着书包进了房间,嘭的一声关上房门,将书包往沙发上一丢,走到沙袋前,狠狠的猛击几下,一直到拳头疼痛,才甩甩手,心里畅快了一些。

    “城城,雪雪,洗手吃饭了。”

    戴雨潇将外面的一幕看在眼里。低头笑了笑,抬手抚摸拍了拍欧阳伊漫的肩膀,冲着她挑了挑大拇指。

    欧阳伊漫乖巧的将碗筷摆好,嘴角一直噙着笑意。

    “阿姨,城城哥哥答应帮我补功课了。”欧阳伊漫夹起一片泰国香笋,放在慕念城的碗里,眯眯一笑说道。

    “哦,城城,真的啊?看来城城已经是真正的小男子汉了,会爱护妹妹了?妈咪为城城骄傲。”

    戴雨潇夸奖着,将盘子中的鱿鱼丝分别拨入欧阳伊漫与慕念雪的碗中,想起第一次欧阳伊漫给慕念城夹菜时的情景,她就忍不住的开怀。

    那时候,欧阳伊漫五岁多一点,有一天吃饭时,她突然夹起一根青菜放入慕念城的碗里。当时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这一幕,因为慕念城从小就有个习惯,不喜欢别人给他夹菜。

    所以,吃饭时,没有人为他夹菜,欧阳伊漫是首例。

    当时他重重的将饭碗往桌上一顿,怒目看着身旁小小的欧阳伊漫,冷冷的命令道,“夹走。”

    “为什么?哥哥嫌太少了吗?那我再给你夹,哥哥不要着急。”说着,她竟然又夹起几片肉丝放入他的碗中。

    所有人看着这带着喜气的一幕,眼睁睁的看着慕念城不屑的看了她一眼,端起碗吃起来。那一眼,很明白:听不懂话的蠢丫头,和你计较纯粹浪费感情。

    于是,第一次,慕念城吃别人夹的菜。

    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顿饭欧阳伊漫都给他夹菜,一直到现在,他对她夹菜的动作没有丝毫反应。

    “漫漫,能让城城哥哥讲功课,那可是你的殊荣哦,所以加油,一定不要……”慕念雪看了一眼冰冷到面瘫的慕念城,放下碗筷,冲着慕念雪无声摆出口型,“不要放过他。”

    欧阳伊漫微微点点头,和她互相眨眨眼睛,两人之间总有默契,这点儿是毋庸置疑的。

    晚饭后,灯下。

    慕念城在二十分钟内,所有的作业全部完成。

    开始给欧阳伊漫讲功课,欧阳伊漫听得很认真,很快接受了所有的知识。慕念城原本凝成一股绳的眉头微微展开,臭丫头,头脑还说得过去。

    “哥哥,这个字我总写不好。你再教教我。”

    就在他收拾书包准备回卧室的时候,欧阳伊漫拿着本和笔,软着声音说道。

    他不解的看向她?刚刚不是都会了吗?

    “皮囊的囊字,我总是写的歪歪扭扭的,哥哥写的好帅。”欧阳伊漫将手中的本放到他面前,小脸也凑了过来。

    慕念城低头看着那个躺着的囊字,抬头看了一眼她,她正苦恼的盯着那个字,好似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

    “你看着。”他从她的手里拿过笔,手触到她的小手,软软的,他眉色一沉,捏紧了笔,一笔一划的写着。

    “看清楚了?”他写好后,挑眉看着她。

    “没有。”她摇摇头,脸色更加郁闷。

    “写个我看看。”他将本和笔推到她面前。

    欧阳伊漫重新写了一个,继续瘫软在地。

    “你怎么那么笨?这么简单的字都写不好,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成为优秀生的?”他教训着指责着,野蛮的拿过她的手,粗鲁的一笔一笔写着。

    “哥哥,你弄痛我的手了。”

    欧阳伊漫带着哭腔叫道,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委屈的抬手,擦去眼泪。小小的鼻子抽了抽。

    “收回你的眼泪,这么简单的字都写不好,还委屈了?”慕念城冷声数落着,重新拿过她的手,“这次是最后一次,看到了。”

    “嗯。”欧阳伊漫擦干眼泪,哽咽着说道:“哥哥,你扯得我的手腕好疼。”

    慕念城停下手上的动作,他想无视这个丫头的话,可目光还是落在了她的手腕上,果然,白皙而细弱的手腕上,是一道红痕。

    大力扯过她,拉入怀中,握住她的手,快速的写下字。

    “记住了?”

    “再写一遍,刚刚写得太快了,没看清。”怀里的她低低说道,小脸在无影灯光的照射下,泛着微微的红晕。

    “笨死了。”慕念城握着她的手,再次写下,速度明显慢了许多。

    戴雨潇牵挂着他们,走过来透过门缝,看到了灯光下重叠的身影。

    慕念城稍显单薄的身子覆盖着女孩娇美的一切,一笔一划的写着。隐隐约约的,她看到他脸上呈现出来的只是专注。

    她放心的笑笑,拉着偷偷跟过来的慕念雪,离开了。

    一直到写了满满一张纸,一个“囊“字才端端正正的出现在欧阳伊漫的笔下。

    慕念城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发觉手里还握着欧阳伊漫软软的小手,用力甩开她的手,迅速起身离开她。

    快速将书包整理好,转身回卧室。

    “等等我,城城哥哥。”欧阳伊漫胡乱的将书塞进书包里,跟着出了书房。

    “你的被子呢?”慕念城来到卧室里,看到只有他自己的被子在,蹙紧了眉头,不悦的盯着她问道。

    “在隔壁。”欧阳伊漫转身拉开衣柜,踮起脚尖去拿他的睡衣。可胳膊伸了又伸,也没拿下来。

    转身就去搬小凳子,慕念城粗鲁的一把拉开她,阴着一张脸将睡衣扯出来。

    “哥哥也帮我把睡衣取下来。”欧阳伊漫在他的拉扯下,微微踉跄了一下,扑在床上,赶紧起身拉开一旁的另一个衣柜,回头说道。

    正要拿着睡衣进入###间的慕念城站住,慢慢转身,看到拉开的衣柜,全身瞬间散发出冷厉的气势。他怒气冲冲的走过来,推开欧阳伊漫。抓狂的扒拉着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怒声问道:

    “谁让你将衣服放入我的柜子的?谁允许你这么做的?你征询过我的意见吗?”

    “你不在家我怎么征询你的意见?哥哥,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明天就将这个柜子抬出去,将我的两个柜子抬进来。”

    欧阳伊漫陪笑着,拉过他的手,抱在怀里。

    “放开我的胳膊。”慕念城大力扯出自己的胳膊,瞪了她一眼,看着这个陪伴了他八年的卧室,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熟悉的好似自己的身体,可如今,却闯入一个臭丫头来。

    失控,一切都失控了,怎么会一切都失控了?

    他双手撑在窗台上,瘦削的身子呈僵硬的弧状,他的目光定在玻璃窗上映出的那个人影上,就是这个丫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耐性。他的手渐渐的握成拳头,目光冷厉起伏的胸口透过单薄的衣服,显而易见。

    欧阳伊漫胆怯的看着他透着森寒的背影,蹑手蹑脚的搬来一张凳子,爬上凳子将自己的睡衣拿下来,又溜到###室,洗漱之后,拉开被子,钻了进去。只露出一个小小的嫩脸。

    半个小时过去了,慕念城渐渐的平静下来。转身,看着床上的欧阳伊漫蜷缩成小小的一团,拿起睡衣转身进入###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