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三百二十五章 雨中,心比伤痛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三百二十五章 雨中,心比伤痛

    “闪开。”他冷漠的说道。声音不大,可带着不容置疑的霸气。

    平地里,掠过一阵冷风,道路上长期累积的垃圾,若落叶卷过。几个小青年身子抖了抖,原本阴沉的天色夹杂着寒冷的雨丝,若有若无的落下。

    “大哥,我们走吧,你看看,下雨了,为了一千块钱和自己过不去,不值得。”胖子胆怯的说着,就想要逃走。

    “你胆敢离开,我打断你的腿。”光头狰狞的扭曲着一张脸,满眼凶光的瞪着他。

    慕念城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去。镇定高傲的好似面对着那些崇拜者,尊贵之态流露于神色间。

    几名地痞青年节节后退。

    “你站住,再不站住的话我们就出手了。”光头从腰间拔出匕首,寒光闪闪,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慕念城没有说话,只是步步紧逼,他们的距离在渐渐拉近。

    “上,这小子太狂了,教训教训他。”

    光头一声呼叫,几个流氓一拥而上,朝着慕念城打来。

    慕念城只是粗略的练过拳击。他承认平时他的大多数时间都在电脑上。他更知道自己只要一个命令,全世界顶尖的杀手就会蜂拥而至。

    所以他觉得他不需要杀伐于片刻之间的防身术。

    在打斗了几个回合之后,他发现,他错了。

    他今天因为要躲避那个臭丫头,落单了。

    胳膊上,重重的挨了一拳,他稍显单薄的身子一抖,趔趄了一下。而光头的匕首刹那间就到了,他急急往另一侧夺去。可没留神那个瘦子竟然一个横扫腿,他就狼狈的跌倒在地。

    “大哥,这小子终于倒下了。今天我要打个痛快,刚刚他可是打了我一拳,”眼圈乌青的胖子狂叫着,浑身的兽性被激发了出来。

    “打,给我狠狠的打,将刚刚我们挨的拳头都找回来。”光头一声命令,几双拳头落下。

    “住手,你们这群流氓,不许打城城哥哥。”

    欧阳伊漫尖叫着冲过来,小小的身子扑在了慕念城的身上。

    男人的拳头落在她的背上,她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肋骨一阵针扎似的疼痛,冷汗顺着脸颊落下来。

    她咬紧了牙关,没发出一声痛呼。

    也只是刹那间,如雨的拳头落在她的背上,她的胳膊上,她的腿上,全身上下,无一例外。

    雨丝,稠密起来。

    慕念城感到身上的重量,明白是欧阳伊漫的瞬间,一股无法抑制的怒气突然爆发出来,他起身将她掀翻在地。怒吼一声,挥动着手中的书包打响那几个地痞流氓。

    欧阳伊漫突然跌落在地上,更深的刺痛传来,她感到有什么扎入了某个器官上。疼得她浑身发抖,牙龈咬出了血。

    她跌跌撞撞的站起来,牢牢的站稳了,向着慕念城身边的那些流氓冲去。

    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肋下好似插着一根尖刀,割裂着她身上完好的肌肤。

    “城哥哥,我来帮你。”她呼叫着,冲到慕念城的身边。

    “滚开。”他暴躁的推开她,狂怒的向着那些流氓冲去。

    “噗通”一声,她好似不堪承受他的推力,栽倒在地,这一次,她没有快速的站起来,整个苍白的小脸泛着死寂的灰色,她闭着眼,疼得无法呼吸。

    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来。再次站起来。她不要让他看到她受伤了,她不要让他觉得她是个累赘。

    汗水泪水混作一团,混合着渐渐稠密的雨滴,落在泥土里。

    “大哥,这个人纯粹是个疯子,我们还是撤吧。”胖子嘶喊着,想要逃走。

    “是啊,大哥,我感觉他会将我们都杀死在这儿,他浑身的杀气太重了,不行,胖子,老大,保命要紧,这钱我不要了。”

    瘦子哀叫着,扭脸往身后逃去。

    他一逃,胖子更是不甘落后,紧随他的后面,逃命要紧。

    光头一看,心里打起退堂鼓,再看看慕念城,他双眼血红,喷射着两道灼热的火焰,浑身上下犹如复仇的天神,逼人的气势让人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转身叫了一声,“快撤。”

    撒脚就逃。

    这时,天色渐渐暗下来,雨下得大了。打在慕念城的身上,毫无痕迹的融入他湿漉漉的衣服上,了无踪影。

    “城城哥哥。”欧阳伊漫从身后走过来,拉住他的胳膊。

    “滚开,别跟着我,谁让你护着我的?谁让你跟着我的?我的事儿自己会处理,你凭什么插手?”

    慕念城野蛮的一把推开她,朝着她狂怒的吼着。

    他不需要别人的保护,更不需要一个女孩子的保护,她以为她是谁?她以为自己是金刚之躯吗?竟然自以为是的替他挡拳头。

    欧阳伊漫的身子如破碎的娃娃,撞在一旁的墙壁上,原本折磨得她喘不过气来的疼,入了骨髓。

    她闭了闭眼,泪,流入了心里,苦涩的无法下咽。

    慕念城不喜欢哭泣,因此她不允许自己的哭泣。哪怕痛得眼睛里流血。

    “车已经走了,我们只有淋雨了。”回头瞥见她苍白的脸色,他的心突然被戳了一下。声音不自觉的缓和了,冷冷的说完,提起书包,擦了一下唇角的血丝,往前走去。

    “城城……”

    欧阳伊漫叫了一声,却将最后两个字失落在风雨里。

    低头跟了上去。

    雨大起来,秋雨如注,浇在他们的身上。阵阵夜风冰冷的刮过,吹动着他们早已淋湿的衣服。

    欧阳伊漫每走一步,都觉得心里被刀割了一下,犹如一只尖嘴的鸟兽,一下一下的啄食着她的心脏,那种分崩离析的疼,撕扯的疼,###的疼,割裂的疼,噬咬的疼,袭击着她。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她摸摸自己的身上,上下好好的没有任何的伤口,可,为什么就是这样要人命的疼呢?

    雨水中,她渐渐看不分明前面慕念城的身影。那个男孩的身影,在她的视线里,永远都是时远时近,若有若无的。

    正如此刻,她明明看不见他了,可是突然之间,看到他冰冷的身影就在前面站立着,一动不动。偶尔一盏路灯的余光下,他好似黑夜中一个单薄的使者,就站在那儿。等着她。

    她扶着一盏路灯的电杆站住身子,否则她会摇摇欲坠的倒下去。

    她不能倒下去,不能。

    定了定神,她继续往前走,她不能让慕念城在雨中等她,她会心疼的。她已经感到了疼,比身上的疼更碎心的疼。

    慕念城没有回头,可他能听出她的脚步,有些踉跄,可依然向着他走来。

    等她渐渐走近了,他又迈开步子往前走。

    他告诉自己,因为担心妈咪生气,所以他才这么照顾她的。一路上,他都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压抑住心里那个跳动的担忧。

    脚下一滑,欧阳伊漫往前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几步,“啪”的一声趴在地上,脸贴上了一个大大的水坑。泥水顿时溅落在她的头发上脸上。

    鼻息间,痒痒的,被呛住了。

    而肋下的疼痛更是清醒的提醒着她,她动不了了,全身僵硬的犹如不停使唤了一样,她无法抬起手臂,更无法站起来。

    吃力的抬起头,看着前面模糊的身影。他停了下来。

    “城城哥哥。”她求救的叫道。

    声音微弱,淹没在哗啦啦的雨中,被一阵紧似一阵的冷风吹落在黑暗里,这条道路上,行人很少。

    黑暗,像是魔鬼张开血盆大口,要吞噬一切有生命的东西。

    她哭了。在黑暗里,在暴雨里,在冷风凄厉的嘶鸣里,她放声大哭起来。

    似乎,只有哭,才能释放她忍了多少年的冷漠与无视。只有哭,才能让她的疼痛轻一些,只有哭,才能让她的心暂时忘记锥心的失望与沮丧。

    哭声,若飘荡在秋夜里的孤魂。使得这场秋雨染上血的色彩。

    凄风苦雨,悲恸哭嚎,夹杂在一起,传入慕念城的耳中。

    他已经僵硬的脸上掠过动容,可也只是瞬间,更坚硬的冰层冻结起来。

    臭丫头,想用哭来打动我,又想实施什么雕虫小技?

    想哭那就狠狠的哭,哭完了就回你的澳大利亚。

    你走了,我的生活才恢复正轨。

    两道身影,一个站着,一个趴着。在黑暗里,僵持着。

    渐渐的,哭声小了。

    欧阳伊漫闭上了眼睛,她不想在挣扎了,她要休息一下,太累了。如今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痛无可痛。

    她惨白的脸上浮现着凄凉的笑,原来痛也可以习惯。那就继续吧。

    意识渐渐的模糊起来,她觉得眼前不断的晃过无数星星般的亮点,一点点,花了她的眼。往前一栽,她枕着手臂,失去了意识。

    慕念城的耳边,只留下风雨声。

    怎么不哭了?

    他以为她要哭上一阵子的。

    转脸,看向她,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只觉得心被猛然扯了一下,转身向着她走来。

    汽车灯光犹如两道射线,闪了几下,停在了道边上。

    门被急切的推开,慕冷睿焦急的走了过来,“城城,终于找到了你,漫漫呢?”

    慕念城弯下来本要抱起欧阳伊漫的身子,直了起来。看着慕冷睿,鼻翼间酸酸的。

    “爹地。”他张了张嘴,身子晃了晃,慕冷睿冲过去,扶住了他。

    冲入雨中的戴雨潇一眼就看到了地上趴着的欧阳伊漫,惊呼一声,“漫漫。”扑过去,抱住了地上晕过去的欧阳伊漫。

    “老公,快,漫漫晕过去了。”

    她哽咽着叫嚷道。

    “爹地,我没事儿,快救她。”慕念城推开慕冷睿,脸上恢复了清明。

    “你先回车里。”慕冷睿不放心的看了他一眼。慕念城的手腕上撕裂的伤口还在往外渗血。

    顾不得许多,抱起地上冰冷的欧阳伊漫,回到了车里。

    “痛……痛……好痛。”

    欧阳伊漫苍白着脸,毫无血色的唇呢喃着,眉头紧紧皱着,眼泪从她长长地睫毛下溢出来。

    戴雨潇眼中潮湿了,晕过去的时候都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伤在哪儿了?

    “罗院长吗?我这儿有两个病人,全力以赴,准备抢救,要快。”慕冷睿挂断电话,车呼啸着往市内冲去。

    “爹地,慢些。”慕念城低低的说着,眼睛看向后视镜。

    戴雨潇在上下抚摸着欧阳伊漫的身体,她要先看看伤在了哪儿?

    “妈咪,你这样只会让她更疼。”他烦躁的回头,丢下一句,倔强的转脸。他在担心她,他真的在担心她。该死。

    限量版的黑色别克刚刚驶入医院,担架就被推了过来。

    很快,欧阳伊漫就被推进了容检查与治疗一体的急诊室。

    慕冷睿扶住戴雨潇的肩膀,安慰道:“宝贝, 没事儿的,一定会没事儿的。”

    “城城,你怎么能让漫漫伤成那样?”戴雨潇突然想起什么,转身质问一直跟在身后的慕念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