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三百八十章 帮忙洗澡
    “欧阳依漫——”

    在彻底晕过去之前,欧阳依漫似乎听到了慕念城的叫唤声,之后再没有了知觉。

    欧阳依漫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的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和最爱的他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亲友在身边,偌大的教堂只有他们两个人。

    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们还在牧师的见证下,成为了夫妻。

    他们手牵着手,一块走出教堂,就在过马路的时候,一辆卡车飞驰而来,将她的身子撞飞很远,四周都是血,满满的都是血,血染红了她洁白的婚纱,也染红了他的双手,他不断在叫唤她的名字,“漫漫,漫漫……”

    那么的急切,那么的害怕……

    是错觉吧,一定是错觉,他怎么可能会害怕,他最希望的,不就是和自己划清界限吗?他最希望的,不就是想要摆脱自己吗?

    噩梦,渐渐的开始在她的脑海中消散,浅浅的,不断有人的呼唤声从她的耳边传来,低低的,柔柔的,让她心醉。

    谁,是谁在呼唤她的名字?这个声音,为何如此的熟悉?

    纤长的睫毛蒲扇了几下,最后艰难的睁开了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戴雨潇担忧的脸庞。

    “漫漫,你终于醒了,真是吓死我们了。”

    “慕妈咪……”欧阳依漫喃喃的开口,许久未说话的嗓音里带着一丝淡淡的沙哑。

    戴雨潇的神色微微一变,带着一丝淡淡的不悦,“漫漫,你都已经和念城结婚了,还怎么称呼我呢?”

    “妈咪……”欧阳依漫的神色有点小小的紧张,但是旋即恢复了正常。

    “哎……”戴雨潇高兴的应声,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欧阳依漫有点小尴尬,只能扯扯嘴角,露出一抹附和的微笑,没有说话。

    只是,为什么妈咪会在这里?她不是慕念城在一起的吗?她的视线不自觉的在病房中搜寻着。

    “漫漫,你在找念城吧?公司临时有事要处理,他过去一阵马上就回来。”

    “哦……”欧阳依漫轻轻的应声,清秀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敏感的戴雨潇注意到了这一点,心中掠过一丝不安,“漫漫,你和念城之间,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啊?没,没有……”欧阳依漫幽幽的开口,眸底有淡淡的忧伤一闪而过,速度快的戴雨潇都没有来得及抓住。

    “真的没有吗?”

    “真的没有啦,妈咪,你在这里,难道都不要去陪爹地吗?”

    即便是结婚这么多年,慕冷睿和戴雨潇的感情还和热恋时期一样,每每欧阳依漫看见的时候,都是艳羡不已。

    如果,自己和念城之间,也有这么好的感情,那该多好啊……

    只是,一切都只是如果罢了,她和他之间,注定是没有未来的吧,即便是他被迫娶了自己也是一样。

    “少陪他一天,也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还是看好我的宝贝儿媳妇比较重要!”

    欧阳依漫浅浅的笑笑,没有说话。

    “话说回来,漫漫,你和念城两个人也真是的,再激情似火,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啊!你的手上可是有伤啊,不注意轻重就算了,竟然还挑在浴室那种地方,你看伤口又裂开了吧?又感染了吧,还好问题不严重,只要打点滴和吃点消炎药就可以了……”

    戴雨潇絮絮叨叨的责备带着一丝淡淡的宠溺和关心,让欧阳依漫的心中感到暖暖的,在她的身上,欧阳依漫看到了母性的光辉。

    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戴雨潇顿住了,缓缓的转首看向欧阳依漫,“漫漫,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不,我只是想说,你真是一个好妈咪……”欧阳依漫喃喃的开口,不禁开始怀念起自己的双亲。

    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妈妈对自己也一直都很疼爱的。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再见到自己,是不是还是会那么的疼爱呢?

    欧阳依漫的思绪渐渐开始飘远,追逐着记忆中的颜色,寻找关于母亲的那抹色彩……

    在医院打完点滴之后,欧阳依漫便在戴雨潇的护送下,回到了别墅。

    欧阳依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眼紧紧的盯着电视的屏幕,只是眸子里却完全没有焦点。

    寂静,犹如纤细的针尖,一点点的扎进她的皮肤,进入她的骨髓,达到她的心脏。

    这么安静的地方,哪里有一点新婚的气息,有的只有浓烈的郁结和压抑。

    天色一点点的暗下来,很快便陷入了一片浓重的黑暗之中,那道熟悉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

    窗外的天气,也陡然之间变了脸色,皎洁的月光,竟然被乌云掩了,徐徐的凉风也开始变得狂烈地来,每一下都带着强劲的力道,偌大的樟树,也被风吹的枝干摇曳。

    轰隆轰隆,几下厚重的雷声之后,几道闪电划破黑寂的天空,紧接着,噼噼啪啪的雨点,一下下的砸在窗户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那道熟悉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

    雨后的气温骤降,寒意也开始一点点的渗入,欧阳依漫蜷缩在沙发的一隅,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

    夜,一点点的深沉,电视里的节目也变换了好多个,但是那道熟悉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直到墙上的时钟指向了“12”,才传来了汽车进院的声音,继而是停车的声音,紧接着便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一开始,欧阳依漫还以为是电视里的声音,直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她才惊觉一切不是在做梦,是慕念城真的回来了。

    她还来不及开口,啪嗒一声,慕念城已经按下了客厅电灯的开关。

    刺眼的灯光,让欧阳依漫微微眯起了双眼,只能以手微微挡住光线。

    慕念城似乎也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条,不悦的皱了皱眉,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最后决定决定无视她,径直朝楼上走去。

    “念城……”

    “有事?”

    欧阳依漫满腔的热情,都被他冰冷的语调给打断,只能呆坐在沙发上,尚还麻木的身子,让她做不出任何的动作。

    “没事,我只是想问问,你吃过没……”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的声音就连她自己都听的不真切了。

    虽然是背对着她,他的脑海中,却不自觉的闪过她苍白的小脸,心猛地一拧,冷酷的话, 到了嘴边,竟也走了样。

    “我吃过了,你呢?”

    “我……吃过了。”她只是诺诺的说着谎话,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的关心,没有让她觉得温暖。相反,有一种未知的不安将她的心狠狠的缠绕。

    慕念城冷冷的眯了一下眸子,没有揭穿她的谎言,即便不去厨房和餐厅,他都猜得到,她根本就没有吃东西。

    “不舒服,就早点休息,别让病情加重了。”

    “哦……好的。”欧阳依漫有一瞬间的停顿,察觉到他隐含的关心之后,心中一阵雀跃,也顾不得身上的麻木,起身便朝楼上走去。

    脚才刚踏第一层阶梯,她的身子就一阵不稳,幸好慕念城及时扶住了她。

    宽阔厚实的怀抱,不仅仅温暖了她的身子,更让她那颗不安的心得到了极大的抚慰。

    慕念城扶稳她的身子,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似乎在等着欧阳依漫先迈出步子。

    当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主卧室,欧阳依漫从衣橱中拿出一套换洗的衣物,便要朝外走去。

    “你去哪里?”慕念城没有察觉,自己的口气里带着一丝淡淡的不悦和担忧。

    “那个……我去客房睡。”

    他说过的,他不可能和自己同房的,她可不想留下来遭白眼。

    紧蹙着眉头,慕念城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样乖巧退让的模样,让他的心中很不悦。

    “都结婚了,还睡什么客房。给妈知道,又该说我欺负你了!”随着冰冷的声音,传来了一声落锁的声音。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真是啰嗦。该去冲澡,睡觉了!”说话间,慕念城已经褪去了自己的外套,卷起了衬衫的袖子,拖着欧阳依漫朝浴室走去。

    “啊,念城,你,你要干什么?!”

    “冲澡!”

    “可是,我自己可以……”

    “闭嘴,你的手要是再碰到水感染,妈非得杀了我不可!”冰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悦,两栋剑眉不自觉的拢在一起。

    “可是……”男女授受不亲的啊!

    “再啰嗦,你就直接睡觉!”

    欧阳依漫乖乖的噤声,这种天气,若是不冲澡就睡觉,浑身都会难受得紧啊!好吧,他帮忙冲澡就冲澡吧,反正再亲密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她就脸皮厚一点吧!

    “自己脱衣服!”

    “哦……”欧阳依漫绯红着一张脸,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却还是止不住的面红心跳。

    “快点!”

    一咬牙,将身上的衣服脱去大半,双手环在自己的胸前,欧阳依漫娇羞的问道,“那个,可不可以关掉灯啊!”

    “你当我会夜视?手拿下来,你身材没什么可看的。”该看的,早就看过,这个时候害什么羞,真***爱装。

    欧阳依漫的脸色变了一下,若是被别的男人这么说,她肯定是无所谓,但是说出这话的人是慕念城,那就不一样了。

    没有一个女人,不在乎自己在最爱人心中的形象的。

    “手抬起来,转过身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