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百三十章 我要你
    “念城,结果拿到了吗?”

    “嗯。”

    “给我看看。”

    “医生说一切都很正常,就我随手丢垃圾桶了!”

    “慕念城,你怎么可以这样子,我都还没看呢!”

    “都说了没事的,你还不相信我吗?”

    ……

    犹记得,他那天甚至还不让她一起跟着去取结果。

    和这些天,如胶似漆黏在一起的表现比起来,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就在这个时候,慕念城淡淡的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时间不早了,漫漫,早点去休息吧!”抬手揉了揉她的发丝,他宠溺的说道,“我还要处理一些公事,你先睡。”

    “嗯。”

    俯首,在她的脸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他先上了楼。

    看着他颀长的背影,欧阳曼青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眸中流转着异样的色彩。

    他这样的表现,明显是在回避、隐瞒什么。

    慕念城,你到底在极力隐瞒什么事情?

    猛地,眼前闪过一道精光,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迅速闪过。

    该不会是他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吧?否则,按照他的之前的表现,她在他的身边睡着,他怎么可能会没有任何的举动。

    担忧一点点扩散,没有再迟疑,欧阳曼青很快出门,直奔医院。

    可是,几番追问下来,只得到他是实习医生,已经转院到别处工作的消息。

    慕念城的身体到底有没有问题,到最后还是没有弄清楚。

    就在欧阳曼青走出医院的同一时间,公寓的书房里,慕念城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我……她去了?没有露馅吧?……嗯,我知道了……这边的事情,我会尽快解决!”

    挂断电话之后,慕念城的眉皱的更深了。

    漫漫,你这样担心我的身体,算是已经原谅我了吗?可是,现在的我,恐怕已经没有拥抱你的权力了……

    我把自由还给你,好吗?

    指尖在书桌上的照片上缓缓的滑过,眸中闪动着浓郁的悲戚,指尖的动作陡然一变,将相框直接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内……

    十几分钟之后,欧阳曼青回到了公寓,慕念城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酒杯,不急不缓的浅酌着。

    “你回来了。”低哑的声音,冷冷的。

    “嗯。”

    “这么晚出去,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一个女孩子出门很不安全的!”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不满的接道。

    “呵呵……”慕念城轻笑出声,抬手在她的鼻尖刮了一下,“在我的心中,你永远都是小孩子!”

    “哼!”欧阳曼青不高兴的扁了扁嘴,那模样无疑就是一个小孩子。

    “漫漫,陪我喝点酒?”举了举手中的酒杯,他轻声问道。

    “你知道的,我根本就不会喝酒!”她的酒量并不好,只要喝上一点就会醉。

    慕念城撇撇嘴角,讪笑着道,“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学会喝酒吗?”

    “慕念城!”他怎么可以揭她的短。

    “陪我喝点吧?反正明天是周末!”

    就当做放纵一次的理由吧!

    “可是……”

    就在她迟疑的时候,他已经倒了一杯酒,塞进了她的手中,大有赶鸭子上架的意味。

    “这是我自己的调的酒,试试看,味道不错的!”

    端起酒杯凑到鼻尖闻了一下,并没有刺鼻的酒气,相反有一股淡淡的果香味道,小抿了一口,水果的清香味顿时在她的唇间散发开来。

    “唔,好好喝!”她由衷的赞叹着。

    慕念城只是笑笑,没有接话。

    欧阳曼青嘀嘀咕咕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之后,客厅里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慕念城的嘴角依旧噙着淡淡的微笑,但是眸色异常的深沉,让人探究不到任何的情绪。

    “漫漫……”

    低哑的嗓音,透露着点点的无奈,和难以控制的别样情愫。她的心猛地一紧,强烈的第六感告诉她,他要和自己说的事情,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嗯……”她小心翼翼的答应着。

    “你恨我吗?”

    沉默了将近半分钟,他才缓缓的道出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

    “如果当年在澳洲的时候,你不曾遇到我,也就不会不顾一切的从澳洲来到这里……你就可以一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做他们手中的掌心明珠,他们也很可能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欧阳曼青嘴角的笑容,猛地僵住了。

    她没有想到,慕念城竟然会将那段尘封的记忆翻出来。

    “念城,你……”

    “你那么执着的跟在我身后那么多年,可是,我却让你吃了那么多的苦!背井离乡,和爸妈分离,甚至……就连他们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还让你一个人流浪在外,经过生孩子的痛苦,带孩子的艰难……而我这个做父亲的,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甚至都不知道他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眉角掠过了一丝悲戚,虽然速度很快,但是悲伤却是那么的浓烈,就连她都感受到了。

    “那是因为……”我隐瞒了自己还活着的消息。

    “最可恶的是,我还让你经历了火灾的浩劫,甚至将你推到了绝望的深渊之中……”

    说到这里,他眼眸中的哀戚就更深了,他将酒杯搁在茶几上,走过去,执起她的手。

    “不要!”欧阳曼青急急地低声吼道,挣扎要抽回自己的手。

    可是,她的力道终究抵不过慕念城,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不顾她的挣扎,执意解开了左手腕上的丝巾,顿时,一道丑陋的疤痕暴露在空气之中。

    欧阳曼青的脸色顿时一变,身子微微一抖,手中的就被滑落,掉在地毯上,猩红的液体在白色地毯上晕开。

    这是慕念城第一次看见她手腕上的疤痕,歪歪扭扭的,凸起一道痕迹,就好似一条小小的蜈蚣趴在上面,让人不寒而栗。左手紧紧的钳制着她的手腕,右手轻轻的抬起,似乎想要去触碰那道疤痕。

    “不要……”欧阳曼青哀痛的惊呼了一声,以自己的右手覆上了,不断的摇晃着脑袋,抗拒他的触碰。

    “漫漫,乖,给我看看……”低柔的嗓音,带着一丝暗哑,隐约之间透露着淡淡的邪魅的味道,蛊惑着她的心,捂在手腕上的力道不由的松了松。

    修长的手指覆上了那道丑陋的疤痕,一下下轻轻触碰的,动作轻柔的就好像是在呵护宝贝一样,指尖带着宠爱、怜惜和心疼……

    “很疼吧?”

    抿抿唇,欧阳曼青神色复杂的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她不懂,为何他会提起从前的事情,又为什么会露出这么温柔到了极致的反应?

    “都过去了……”她如是说道。

    听到自己的回答,欧阳曼青也在这一刻释然了。

    原来,一切都过去了……

    慕念城没有说话。只是在手腕上的疤痕上印下了一个吻,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唇间散发开来,直达欧阳曼青的灵魂深处。

    “漫漫,你受苦了,我……”想好的还她自由的话,最终还是说不出口。

    “?”

    “我爱你……”所有一切的情绪,都化作了最简单最真挚的三个字。

    深情的告白,性感的声音,诚挚的眼神,每一样都在蛊惑着欧阳曼青。心跳一阵猛地加速,身子也有了自己的思维,自动的走向了他,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浅尝辄止的吻,怎么能够满足慕念城的胃口,长臂一捞,将她紧紧钳制在自己的怀中,一个俯首,封住了她的唇,将对她的爱恋,通过唇齿间的温柔倾诉出来。

    滑溜的舌,搅动着她口腔中的###,与她的舌不断的纠缠。

    欧阳曼青的呼吸因为这激烈的吻,变得急促起来,身体也渐渐的软了下来,只能紧紧的环着他的脖颈,以此撑住自己的身子不滑落到地。

    吻的越累越热切,两个人的理智顷刻间烟消云散,此刻,他们只想将自己交给彼此。

    随着吻的加深,他的手也开始不老实了,衬衫的扣子都已经被他解开,饱满的山丘,裹在内衣中,在空气中隐隐的露出几点诱人的光芒!

    “漫漫,你真美……”满是情(欲)的嗓音,说着勾人心魂的情话。

    白嫩的脸颊浮起两朵红云,她羞涩的低垂着脑袋,不敢看他的双眸。

    细细密密的吻,在她的脸颊上不断的游走,顺着光滑的颈线不断的往下,滑过性感的锁骨,将脑袋埋在山丘之间,细细闻着她身上的香味。

    “漫漫,我要你,给我,好吗?”情动之时,他沙哑着开口。

    欧阳曼青微眯着眸子看着她,臊红着脸颊,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许可,慕念城便更加的激狂了,细碎的吻更加的热烈了,滑舌在山丘间不断的舔,舐着,麻麻痒痒的感觉,将深埋的欲,火一点点的勾起。

    “嗯,念城……”

    “漫漫,哦,我的漫漫……”慕念城低哑的唤着她的名字,眸中闪动的情,欲色彩更加深厚了。

    “念城,要我,狠狠的要我……”欧阳曼青迷离的半眯着眸子,情动的唤着他的名字,羞人的要求从朱唇中轻轻的吐出。

    “遵命,我的宝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