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百四十三章 闹剧
    几天之后,慕念城平安的归来了,只是方式并不光荣,是躺着回来的。

    见到他的时候,慕冷睿依旧一如既往的冷静自持,只是眸中多了担忧。戴雨潇一直都感性,自然是哭了双眼,只能偎在慕冷睿的怀中,任他替自己擦拭着泪滴。

    倒是本该最悲伤的欧阳曼青,表现的出奇的镇定,明明眼眶了闪烁着点点的泪光,却硬是没有让眼泪流出。朱唇一直勾着淡淡的微笑,那么的恬淡,那么的满足……

    从一开始,他不在的消息,到如今的情况,她已经觉得很欣慰了。

    至少,现在的他,是活生生的出现在她面前的,这已经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惠了。虽然他不会说、不会动,可他至少在她的身边!

    她已经知足了!

    “伯父伯母,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请你们把念城交给我,让他和我住在一起!”

    “这怎么行,你现在是孕妇,自己都照顾不了,怎么能再照顾念城呢?”开口的是戴雨潇,“漫漫,你以后就住在家里吧。你现在已经怀孕了,家里人多,大家也好方便照顾你。”

    “伯母,我又不是第一次怀孕了,上次怀着琛琛的时候,我还在外面打工呢!不会有问题的……”

    “亲爱的,就让漫漫带念城去吧!她和念城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比我们都要多。有她在身边,或许念城会好的更快!”慕冷睿淡淡的开口。

    “可是……”

    “你要是实在不放心,随时都可以去看他们的!”

    迟疑了一会,戴雨潇最后还是答应了。

    就这样,慕念城被欧阳曼青带回了公寓,每天慕冷睿都会陪着戴雨潇过去,做一些吃的,帮她一起替慕念城擦澡什么的,有时候也会和慕念城说说话。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平淡无奇,无波无澜。

    慕念城回来之后,慕念雪也就只有前几天来看过她,之后就没有再出现。

    她也没有主动和他们联系过,介于她做事一向都很有自己的主意,大家也都没有多在意这些,直到后来出现的一个报道,才让大家重新将视线转移到她的身上。

    “慕家小姐未婚先孕,孩子的父亲是谁?”

    偌大的标题下,是她进入医院的照片,还有她进出妇产科医生办公室的照片,还有她和何剑一单独在一起的照片,以及上次她和冷烨相携离开的照片。

    只是,上次偷拍的记者被何剑一抓了个现行,威胁他不准将照片发出去。

    那个记者,也正因为这样被杂志社开除了。她于是将这笔账记在了慕念雪的头上,不断的跟踪她,终于拍到了这些照片。

    报道的内容很不堪,一下子将她从一个高傲的公主,贬得连路边拉客的妓(女)都不如。

    慕冷睿看到这个报道之后,自然是震怒,他平日里将她捧在手中,悉心保护着,没想到竟然会将她宠成了这样。

    训斥自然是少不了的,但是不管他怎么问,慕念雪都只是缄默不语,死活不肯告诉他,孩子的父亲是谁。

    “慕念雪,你给我说话,这肚子里的野种到底是谁的?!”

    “伯父,雪雪肚子的孩子是我的!”一道低哑的声音响起。

    循着声音望去,竟然是何剑一,他的身后还跟着他的爷爷。

    “是你的孩子?”慕冷睿狐疑的问道。

    “是的。伯父,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雪雪,将她推到了这样的境地!”何剑一微微垂首,一副忏悔的模样。

    何老爷子重重的咳了一声,脸上有一抹尴尬,“咳,冷睿,小孩子不懂事,做事太莽撞了!给你们带来这么多负面消息,还真是抱歉!”

    “何叔,你别这么说,雪雪自己也有责任!”他似乎已经相信了何剑一的话。

    “我今天带剑一过来,一是来负荆请罪的,最重要的,是来提亲的!”

    “提亲?”慕冷睿有一丝震惊。

    “冷睿,你看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对雪雪的名声实在是有损!让她和剑一结婚,是最好的办法了!”

    慕冷睿没有说话,扫了慕念雪一眼,似乎在思考着他的意见。

    这个办法,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已经订婚的两个年轻人,一时没有把持住,大家也是会理解的。

    “何叔,那咱们以后就是亲家了……”慕冷睿只是如是说道。

    “哈哈,是啊,亲家!”

    两个家长说笑着,便到书房去讨论结婚的事宜了。

    客厅里,只留下慕念雪和何剑一两个人面面相觑。

    “我不需要你的帮忙!”她冷冷的说道,没有一丝谢意。

    “我本来就没有奢望你会感激我,我只是不想你陷入困境!”

    “谁说我陷入困境了?”她不屑的冷哼,这种事情,她有的是办法可以解决,大不了,她就学漫漫,到国外把孩子生下来。

    等个几年再回来,还有谁记得这件事情?

    “雪雪,忘记他吧,别再等他了!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否则,到了这个地步,他为什么都不曾出现呢?”何剑一字字真诚的说道。

    慕念雪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甚至没有一丝的波澜,她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转身朝楼上走去,留下何剑一孤零零的站在原地。

    不管慕念雪如何抗拒,婚事终究还是定下来了,甚至还向外公布了婚期,就在一个星期之后。为了防止她出逃,慕冷睿甚至还派了专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紧跟着她,就怕她会突然玩失踪。

    一个星期之后,一场豪华的婚礼在本市最豪华的酒店举行。

    慕念雪穿着婚纱,手中拿着捧花,耳畔还回荡着慕冷睿说的那句话,“若是你敢在婚礼上闹出乱子,我就立刻带你打掉这个孩子!”

    不得不说,慕冷睿很残忍,也很睿智。轻易的就看出了她舍不得腹中的孩子,轻易的就抓住了她的软肋。

    低垂着脑袋,右手轻轻的抚上尚还平坦的小腹。

    或许,这样子也好,至少他/她一出生就会有一个父亲,而且一定会将他/她宠上天!

    想着,绝美的唇角也不自由的微微勾起,露出了一道恬静的微笑。

    来迎接她的何剑一,看到这道微笑,彻底的沉沦在其中,甚至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直到伴郎催促才想起。

    婚礼有条不紊的举行着。

    新人正式上场,司仪说完了冗长的铺垫,牧师也开始了正式的证婚。

    “在场的诸位,还有谁反对这场婚礼……”

    “我反对!”一道突兀的声音,自门口响起,在平静的湖面丢下重重的一块大石头。

    那道熟悉的声音,让那个慕念雪的身子猛地一震,有什么东西迅速的在她的心间缠绕。

    他怎么会出现!

    在大家的注目下,冷烨嘴角噙着冷笑,径直朝慕念雪走过去。

    “冷烨,谁都有资格反对,唯独你——没有!”何剑一将她护在自己的身后。

    “我是不是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小雪,过来!”后半句的声音,充斥着蛊惑的柔魅,何剑一清晰的感受到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不由得便将她护得更加严实了。

    “小雪,过来!不要让我再说第三次!”

    慕念雪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却没有迈出那一步。此刻,在她的眼中,他就好似一个恶魔。

    “看来,你决定将不乖进行到底了?”抬起右手,在空中微微一挥,迅速的有不少黑衣人从正门闯入,还有一些从席间站立起身,他早就已经有了埋伏。

    黑衣人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何家的人和慕家的人。

    虽然他们都会一些护身的功夫,可是在这些不要命的练家子的眼中根本就是小菜一碟,更何况冷烨早就在现场喷洒了**,药,药物早就随着呼吸进入了他们的体内。

    很快,就连慕冷睿和何剑一都被擒住了。

    慕家的人,何家的人,两家人的脑袋上都被两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

    冷烨嘴角噙着一抹得逞的微笑,缓缓的朝她伸出手,慕念雪咬了咬下唇,看了一眼被擒住的双亲和欧阳曼青,只能无奈的妥协。

    “婚礼重新开始……”冷烨对已经虚软无力的牧师沉声命令。

    他身上的冰冷气息,让牧师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拿起圣经,强撑着身子颤颤巍巍的重新开始婚礼。

    “新人互换戒指……”

    冷烨像是别魔术一样,变出了两个戒指,一个递给她。

    “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掀开薄纱,他在她的唇上印下一个吻,然后不顾她的尖叫和抗拒,将她打横抱起,直接朝外走去。

    其他的黑衣人也随着他的离开,渐渐散去……

    慕家小姐在婚礼上被人抢走了,成了这个城市里最大的新闻。

    诡异的是,并没有任何报刊和杂志刊登现场的照片,唯一的一张照片,是冷烨穿着白色的西装将慕念雪抱出大门的照片。

    甚至,在民众的口中,更是流传着一个这样一个版本。

    其实,根本一切都是何剑一在从中作梗。慕念雪和冷烨本就是一对,只是因为身份地位不符,慕家人才狠心的将他们分开,逼迫她嫁给何剑一。

    原本的闹剧,瞬间转身变成了为爱勇敢的催泪故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