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怀孕了
    冷琴回家之后,给冷家别墅增加了不少的人气。毕竟冷烨不在的时候,只有慕念雪一个人,佣人又不会和她说话,唯一热闹的,就只有儿子时不时的哭声了。自从别墅里多了一个乐观开朗的冷琴,几乎只要是能够呆人的地方,都一定会有她的身影,她就像装了电动马达一样,永远都不会觉得疲倦。“小雪嫂子,你看,你看,这个衣服好可爱哦,小豆丁穿一定会很可爱的!”由于冷烨限制了她们的行动,无聊的时候,只能看电视、浏览站打发时间。冷琴就是在这个时候,迷上了电视购物,尤其是儿童专栏。时间一到,她便准时拉着慕念雪坐在沙发上,然后对那些有用没用的婴幼儿产品,进行一番品头论足。“还好吧!”也就那样而已!慕念雪没有说出实话,以她的眼光和水平来看的话,那样的衣服根本完全都入不了她的眼。只是,她不明白,冷琴明明也在米兰呆了那么久,怎地就连这么一点欣赏水平都没有呢?何况,她还是学服装设计专业的!一抹疑虑,迅的自她的心闪过,她狐疑的扫了一眼冷琴,心涌过太多的疑问。“小雪嫂子,你干嘛这样子看着我啊?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冷琴不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好像特别喜欢小孩子……”冷琴的脸色顿时一变,有一抹不自然快的闪过,她讪讪的笑笑,急急地道,“小孩子那么可爱,谁会不喜欢呢……”合情合理的解释,让慕念雪找不到任何的破绽,附和的笑笑,她也不再说话。D市,某幢小别墅的地下室。一个穿着素色旗袍的女子,站的笔直,嘴巴嘀嘀咕咕的正在说着什么。“主人,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继续按计划行事。”坐在椅子里的男人,背对着她,声音冰冷的吓人。“是。”“把冷琴的消息告诉瞿流枫,最好做点什么事情刺激刺激瞿流枫。但是,要注意方法,现在还不是他们翻脸的时候!”男人站起了身子,他的身上披着长长的黑袍,将整张脸在遮住,看不清楚他的面容,更不知道他此刻是怎么样的表情。“是,小蝶明白。”“真是个好孩子。”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令人发憷的寒意。“是主人不嫌弃。”叫做小蝶的女人微微屈身,一副恭谨的姿态。男人的视线,停留在墙壁上的照片上,所有的照片都是冷烨和慕念雪的,不是两人进出别墅的,就是他们在外面吃饭约会的,还有他们和别人接触的照片。一张他们的亲密照,被冲洗的很大,高高的挂在墙头。冷烨的面容上被狠狠的划下了一个红叉叉,慕念雪的脸上更是用红色的笔写了一个大大的“死”字。“过来!”男人低沉的开口,朝她挥了挥手。“是,主人!”女人恭谨的答应着。“帮我解决!”说话间,他已经撩起了黑袍的衣摆,露出了穿着西裤的下半身。“是的,主人。”女人缓缓的解开了裤腰带,褪去内裤,将男人的昂扬包裹在手掌里,一下下轻轻的###着。“谁准你用手的,用嘴!”啪的一声,男人的手掌用力的拍了下来,她的手臂立刻起了一阵红色。“是,主人。”依旧还是那恭谨的态度,女人跪下身子,伏在他的身下,将他的硕大缓缓的吞下,熟练的吞吐、舔舐着。昂扬在她的嘴里不断的变大,她自己也开始变得难耐,双手不停的在身上抚摸着。“够了,把裤子脱掉,转过身去!”女人听话的照做,而且度极快。“屁股撅起来。”一转身,臀上青紫的颜色,顿时闯入他的视线。“这鞭痕,都已经一个星期,怎么还没消退?”“主人,小蝶的身子偏弱,不是那种容易恢复的身子,所以才会……啊!主人,您轻点。”她猛地惊呼出声,“主人,您还没有擦油,小蝶会受不了的!”“受不了?等会你还不是要高声尖叫,让我再快一点,深一点吗?”男人不屑的嗤笑一声,手掌重重的在她的臀部落下,一个清晰的巴掌印顿时浮现。“主人,您不要再挤了,好难受,啊!”“叫,大声的叫,叫的越大声,我就越兴奋!快叫,快点!”男人的巴掌不断的落在她的臀部,手掌印一个接一个的开始浮现。诚如男人所说的那般,女人很快就从不适缓神,大声的尖叫起来,“啊啊啊!主人,好爽,你弄小蝶好舒服,唔,啊,再深一点,啊,再快一点,啊啊啊,小蝶要受不了了,啊啊,主人你真棒……”###的一幕,在地下室里进行着,反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天色暗沉下来,才结束。女人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了别墅,身心满足之后的她,并没有注意到,在自己的身后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一个人…………慕念雪还来不及发现冷琴到底是哪里不对劲,赶在这之前,她发现了一个更加劲爆的消息。冷琴怀孕了!这天上午,慕念雪正被冷琴拉着在看电视。佣人端来了发奶的鸡汤给,嫌太烫,慕念雪便暂时搁在了茶几上。鸡汤浓郁的香味,顿时在客厅里散发开来,冷琴的脸色也紧接着变了,从一开始的皱眉,到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直接捂着嘴冲去了洗手间。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慕念雪急忙跟了过去,只见冷琴抱着马桶,正干呕的天昏地暗。“冷琴,你该不会……怀孕了吧?”低柔的声音,在空回荡几下,然后直接飘进了她的耳朵,冷琴的脸色陡然一变,没有惊慌恐惧,只有担忧。“没,没有的事,我只是胃不舒服!”冷琴急急地为自己辩解。慕念雪自然不会轻易被她欺骗,秀眉一挑,不急不缓的淡淡道,“我是过来人,你骗不了我的!或者,我该把这件事情告诉烨,让他带去医院去确定一下?”“不,拜托你不要告诉大哥……”冷琴急急忙忙的扯住她的衣摆,小脸煞白。“不想让你大哥知道?也行,那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孩子是瞿流枫的?”被猜心事的冷琴,脸色又是一变。为什么在他们的面前,她的心事总是那么轻易的就可以被猜出来呢?“小琴?”“孩子……是瞿流枫的!”“你和他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秀气的眉揪在一起,单纯如她,怎么可能会认识瞿流枫呢?“我……这样从几年前说起了。”五年前,冷琴刚刚被冷烨从伦敦送到米兰。那时候的她,才只有17岁,正是少年懵懂,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瞒着保镖,她自己偷偷一个人去了西西里岛。美名曰要去那里欣赏风景,实则是想要去意大利看一看传说的黑,手,党,是不是和大哥的秦帮一样厉害。几番打听下来,得知黑,手,党,会举办一次宴会,她便千方百计的弄来请柬,乔装打扮一番之后前往。东方女性,在欧洲本来就不多见,尤其是像她这样一个稚气未脱的单纯女子,就更是少见了。宴会上的那些单身的、有家室的男人,都怦然心动。不断的上前搭讪,意图获得她的好感。从未踏入过社会的她,哪里懂得什么人情世故,见大家对她热情,很自然的将其理解成了大家对她的喜爱。于是,便很自然的接受着大家的好意,将他们递上来的酒一杯杯的喝下。那些酒,会是什么东西,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东西。危险正在一步步的接近,冷琴却浑然不觉,甚至还和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谈论着国的美事。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着药效就快要发作,这个时候一个东方男子出现了。他走了过来,见她光明正大的揽进了怀里,亲昵的叫着她的名字,亲吻她的脸颊,然后在男人们的抗议声硬是将她带出了宴会现场。这个男人就是瞿流枫!好不容易混进黑,手,党,的宴会,就这么被破坏了,冷琴的心情自然是糟糕的,逮着瞿流枫便骂了一顿。瞿流枫好脾气的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她塞进车,带离了现场,朝自己下榻的酒店开去。到了酒店之后,药效已经开始发作。瞿流枫只是冷眼旁观,看着她一点点的被药物控制,一点点的失去理智。“我好难受,求求你救救我……”最后,娇弱的身子缠上了他,不断的扭动着,考验着他的理智。美女当前,瞿流枫很难不心动,可是看这个女人的气质模样,似乎还是未成年人。想了想,还是打消了想法,便将她拎起,直接丢进了浴室,打开莲蓬头,任凭冰冷的水柱洒在她的身上。冷琴在冰冷的浴缸里,泡了整整一夜,这才控制了药效。清醒过来的冷琴,对他自然是感激的,在两人分手之前,便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住址告诉了他,只道他以后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