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一、夜情长
    这一等,又是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再见到他,已经是几个月之后,他带着一个躺在病床上的女子,经过米兰,在那里小住了几天。从他那深情的眼神,她看出来了,那个女人就是他一心挂念的女子——欧阳依漫。仅仅只是匆匆一瞥,欧阳依漫甚至还在昏迷,可她却还是清晰的感受到,欧阳依漫和自己的不同。她的气质那么的恬静,而自己,却是那么的聒噪……她还来不及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甚至都不曾鼓起勇气好好的看欧阳依漫一眼,瞿流枫带着她匆匆离开了。这一走,好几年都没有再出现过。直到慕念雪需要避难的时候,才再次联系上了她。本以为他要自己照顾的是欧阳依漫,一见面才发现,竟然是自己未来的嫂子。冷琴一直住在国外,除了上课之外,所有的时间都在家呆着。对于国内的事情,并不知晓,慕念城他们的事情,她就更不可能知道了。若不是冷烨提前将慕念雪的照片发给她,她恐怕还不知道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多了一个嫂子,还有一个未出世的侄子/侄女。所以,当慕念雪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冷烨。慕念雪被带走之后,瞿流枫也来过一次,追问关于慕念雪的事情。她听从哥哥的安排,什么都没有说。追问不到什么,瞿流枫便又离开了,只是神色看上去有点忧伤。之后,瞿流枫又断断续续的来过米兰好几次。只是,心情一直都不太稳定,有时候心情会很好,精神奕奕的拉着她到四处游玩;有时候则将自己闷在酒吧里,直喝的昏天暗地才罢休。她不想追问他是为何神伤,也不敢追问。她害怕从他嘴里听到关于另外一个女人的消息。那样,她会崩溃的。她就这么小心翼翼的在她的身边呆着,分担着他每一点的喜悦和悲伤,唯独不敢将自己的感情说出来。就在两个月之前,瞿流枫又一次来到了米兰。这一次,他没有联系她,而是直奔酒吧。甚至在醉酒之后,和其他的客人大打出手。酒保和他们都是老熟人了,见此状,便立刻给她打了电话。冷琴赶到的时候,瞿流枫已经喝得烂醉如泥,身上的衣物也因为打架,被撕扯的变了原来的模样,整个人显得格外的狼狈。“曼,曼……”他的嘴里不断嘟哝着,那个名字她在熟悉不过,那是他最深爱女人的名字,她怎么可能会忘记。心脏微微一疼,却还是被压抑住,她搀扶着他的身子,回到了他在米兰的房子。“流枫,流枫?”唤了好几声,他依旧还是没有反应,看样子是彻底的醉了,“我去给你弄点醒酒汤!”瞿流枫和她见面的日子,有一半时间都是在喝酒,不知不觉,她已经煎得了一手好醒酒汤。瞿流枫迷迷糊糊的,隐约间,似乎答应了她一声。冷琴也顾不上那么多,急匆匆的去厨房准备。“流枫,流枫,咱们来喝点醒酒汤,这样你会好过一点!”在她不断的呼唤,和轻轻拍打下,瞿流枫的意识似乎回来一点,他微微撑开了眸子,打量着眼前的女人,语调哀伤的道,“曼,为什么你就是看不到我对你的感情,心心念念的只想着那个伤害你的人呢?为什么?为什么……”心心念念想着的,只有那个伤害你的人!一句话,撞进了冷琴的心田,她又何尝不是这样。明知道,他喜欢的人不是她,她却还是固执的留在她的身边,执意要为他付出……“漫漫,漫漫……”就在冷琴晃神的时候,他张开双臂,将她紧紧的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流枫,流枫,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欧阳依漫,我是冷琴!”她急急的说道,双手推拒着。冷琴?瞿流枫的理智有一瞬间的回神,他眯着眸子,看了她许久,她的面容不断的在他的眼前摇晃,只是渐渐的,变成了欧阳曼青的模样……“漫漫,漫漫……”他再一次将她狠狠的搂进了怀里。“漫漫,你知不知道……我对你的爱,一点都不比慕念城对你的少……我比他还要爱你,我比他爱你还要爱的久……”苦涩的话语,带着浓浓的不安和伤情,让冷情感到心酸。“漫漫,漫漫,你忘掉他,和我在一起,好不好……”他的声音急切而又悲恸,让人无法不为之动容。冷琴的眸色微微变了变,察觉到他将自己搂的更紧了,便随着自己的心意,喃喃的说道,“好,我答应你,我和你在一起……”瞿流枫喜不自胜,捧着她的脸颊,狠狠的吻了下去,浓重的酒味从舌尖传递过来,连带着,冷琴都醉了,她已经忘记了要反抗。他的吻很急切,带着浓烈的喜悦和……不安,他在不断的摸索,他需要得到她的抚慰,他需要得到她的身体给予他肯定的答复。“漫漫,漫漫……”他的嘴里唤着欧阳曼青的名字,一点点的对她进行侵占,从她的脸颊,到脖颈,还在不断的往下进军。冷琴很清楚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却没有阻止的意思。她就任由他将自己身上的衣物一点点的剥除,任凭他将自己揉圆搓扁。他强烈的进入,硬生生捅破了那层薄膜,强烈的痛楚几乎快要将她的身子撕裂。天然的屏障,让他有一瞬间的失神,理智也陡然之间全回来了。眼前的人,模样渐渐的变得清晰,不再是欧阳曼青的模样。冷琴的痛楚,他清晰的看在眼里,眼角的泪滴,更是格外的刺眼。他不应该和她发生这种关系的,她在他的心只是一个小妹妹啊,他们不应该这样的!他在心里不断这么告诫着自己,可是身下的硕大,被她的紧窒狠狠的包裹着,那样的温热,那样的密切,这样**的感觉,是他从未体验过的。他的身子,不想停下来,他还渴望更多,他想要她……“小琴,小琴……”他低低的唤着她的名字,心不知为何,胀满了莫名的柔软,他不忍心见她落泪,更不忍心看见她难受。自己的名字,被他喃喃的唤出,她有一瞬间的惊愕。只是,稍纵即逝,她的脸色陡然一变,急急地想要推开他的身子。如果他还在醉酒,她或许只会因为成了替身而难过。可是,如今,他那么清晰的唤着她的名字,她不知道他会怎么看待自己!他一定会以为是她主动勾引他的,他一定会看不起她的!她的心只有这样一个想法,她只想要赶紧逃离,远离这里。她的身子因为挣扎,不住的扭动着,却意外的将两人的身子贴合的更紧,他蓬发的欲,望更加急不可耐了。若是换了平时,瞿流枫或许还有一丝理智可以阻止自己的疯狂,可是,已经被情,欲充涨的脑子,再加上酒精作祟,他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只想狠狠的侵入她,将她据为己有。“小琴,小琴,小琴……”他声音犹如蛊毒一般,将她的心彻底的吞噬,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所在,只能在他的身下化作一摊水,在他的引领下,攀上从未到达过的巅峰。一、夜激情之后,瞿流枫才惊愕的从满腔的热情回神,猛地坐起身子的动作,惊醒了一旁的冷琴。看到身旁的冷琴,瞿流枫的脸上顿时满是懊恼。“小琴,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喝多了这样的借口,他实在是说不出口。因为,到了后来,他根本就是清醒的。“没关系的,我知道你喝多了!”冷琴急急地替他辩解,同时也是在为自己找出路。“我会负责的!”白色床单的落红,显得那么的刺眼,这是她的第一次。那**的紧致感觉,又再次浮现,他的下身猛地一紧,还在沉睡的小兄弟,陡然之间便昂起了头。该死的,什么时候,他也变成下半身思考的种马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冷琴急急地开口,“你不用负责的!”“小琴!”她的太过大方,让他有点受伤,同时,也难以接受。在他的心,她一直美好就像个邻家妹妹一样,思想单纯,没有那么多的心计,也没有那么多的不堪……可是,现下……她却那么大方的和他说,这样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让他如何接受?又让他情何以堪?“小琴,我……”在女人面前从来都巧舌如簧的他,第一次变得哑口无言。“那个,我想起来,我上午还有课,哎呀,要迟到了……流枫,我先走了,拜拜!”随意编造了一个理由,冷琴急急地起身,穿戴整齐之后,匆匆离开。只留下,瞿流枫一个人站在原地,暗自神伤。他气恼的握起拳头,狠狠的砸在床上,黑眸里闪动着懊恼的神色!该死的,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