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地下室的神秘人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四百八十一章 地下室的神秘人

    瞿家大院。一家人正围坐在客厅里喝甜汤,门外响起了熟悉的刹车声,接着便是车库门打开的声音。这个声音,冷琴已经很熟悉了,那是瞿流枫的车。不消一会,瞿流枫果然走进了客厅,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女子,她微微低垂着脑袋,看不清楚她的脸庞。只是,依稀可见,在她的怀抱着一个小孩。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冷琴终于看清楚了那个人的面孔。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欧阳曼青。嘴角的笑容,在这一刹那猛地僵住,冷琴定定的看着瞿流枫搀扶着她进来的温柔模样。那样的他,比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要温柔的多了,这样的他,对她来说,是彻底陌生的!“流枫,这是……?”瞿父一脸的疑问,虽然早就已经认出了她,却还是决定不动声色。“爸妈,慕家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慕家的房子也已经抵押出去了,曼青带着孩子,已经没有地方住了。所以,我想让她住在我们家里!”“大哥,你在开玩笑吧?让她住在我们家里,那嫂子怎么办?”瞿流枫的话音落下,瞿流晨便急急地开口,在接触的这些日子里,他已经彻底接受了冷琴这个嫂子,不争不吵,不夺不抢,恬静的就好似水间的一朵莲花,静静的绽放着属于她的美丽。“流晨,一码事归一码事,你不要都混淆在一起!曼青只是在这里寄住,对小琴不会造成任何影响……”瞿流枫的神色有一点严肃,似乎有生气的迹象。瞿流晨冷哼一声,正欲在开口,瞿父适时的开口了。“我和慕家虽然算不上莫逆之交,出了这种事情,我也很是很惋惜。既然流枫都这么说,欧阳小姐若是不嫌弃,在你找到住处之前,就暂且先在寒舍住下吧。”瞿父的声音不轻不淡,却在不经意间,透露出强势的威严。那意思就是,这里只能暂住,你还是赶紧的找到住处搬出去,以免彼此难堪。欧阳曼青没有回话,只是浅浅的笑笑。既然当家人都开口了,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再反对。冷琴只是一直低垂着脑袋,几缕发丝掉落,遮挡了她的容颜,让瞿流枫看不清楚她此刻的表情。察觉自己对她投注了太多的关注,瞿流枫急急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他不过就是答应冷烨,暂时照顾她而已,其他的事情,他何必管那么多呢!“爸,隔壁的那偏楼不是一直没人住吗?我就安排曼青住在那里了,所有的一切我都会安排妥当。”瞿父皱了皱眉,对于他的过于殷勤有一丝淡淡不悦,只是没有表现出来。欧阳曼青带着女儿欧阳瑾就这么住下了,瞿流枫倒也没有安排太多的事情,只是将慕家的管家接了过来,由他继续照顾她的起居生活。有了管家在,基本上所有的一切事情都不需要瞿流枫操心,他的生活节奏,和从前基本上保持着一样的步调,只是回家之后会先到偏楼看一看欧阳曼青。这一切,让冷琴的心,陷入了一片煎熬。她可以忍受他对自己不好,可以忍受他对自己冷淡,却无法忍受亲眼看着他对另外的女人那么好。瞿家上下,对于欧阳曼青的出现,也都是不欢迎的,只是表现各不一样。瞿流晨一直都是直爽的性格,对她的排斥很明显。如果不小心在花园里撞见,总忍不住会对她一番冷嘲热讽。面对他,欧阳曼青倒也显得镇定,没有慌乱,表现最多的还是淡然。不管瞿流晨说什么,她都只是默默的转身离开。“欧阳曼青,你给我站住!”瞿流晨的声音有点大,惊动了正在外面除草的几个园丁,也引起了客厅里瞿氏夫妇的注意。“我叫你站住,你难道没有听到吗?”见她依旧径直朝前走去,瞿流晨忍不住伸手去抓她的手腕。却被她一个反手,擒住了手腕,一个用力的下压,手腕处传来剧烈的疼痛。吃疼的闷哼了一声,他顺着她的手势一反,轻松的挣脱了自己的手腕。“哟,看不出来,还是个练家子。只可惜,我一向不打女人,否则,还真想和你切磋切磋呢!”欧阳曼青冷笑了一声,刚才擒住自己手腕的力道,那么重,根本就是想将她的手腕弄断了。“我可不觉得,你会因为我是女人而手软。”她讪讪的笑道,轻淡的眸不自觉的扫过不远处的冷琴。她,就是那个爱慕了瞿流枫好几年的女子吗?纤薄的身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单薄了,虽然她的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可是身上却散发出浓浓的悲伤……那是为爱神伤的气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让人心疼!在冷琴的身上,她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当初的自己也就是这样守在慕念城的身后的……“欧阳曼青,看到了吧?那才是我大哥的女人,她的肚子里怀着我们瞿家的第一个孙子呢!像你这种见异思迁的女人,就连给她提鞋都不配。”维护冷琴的心,占据了一切,瞿流晨已经顾上什么风度不风度了。“替我转告她,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她一定会等到自己想要的……”张了张嘴,她心堵着无数的话,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只是说了这么一句漂浮的话语。话音落下,她便径直转身离开了,不顾瞿流晨在后面的嚷嚷。“靠,我凭什么要给她带话啊……”嘴里虽然如是碎碎念着,却还是一字不落的将她的话告诉了冷琴。她和瞿流晨的反应一样,不知所谓,只是深深的记住了这句话。这个小插曲,因为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很快便被人忘记。只是,到了晚上,瞿流枫一回家,便径直冲到了瞿流晨的房间,不由分说的直接朝他揍了一拳。“流枫,你这是干嘛?无端端的,怎么一回家就发火?”“爸,你问问他自己对曼青做了什么事情!”瞿流枫很激动,身子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着,手的拳头攥得紧紧的。一提到欧阳曼青,瞿流晨的脸色变了,“大哥,长这么大,你这是第一次对我动手,居然是为了那个女人!她跟你告状了,是不是?我不过就说了她几句话,你就心疼的不得了吗?你怎么不转身看看嫂子,她天天都在为你伤心、为你掉泪……”“瞿流晨,你自己的事情,不要扯上小琴。曼青无家可归,只是在这里暂住罢了!这样子,你们就容不下她了吗?那好,既然这样,我就让她住到我的公寓去!”不知道为何,从弟弟的口,听到关于冷琴的消息,就是让他很不爽。胸口更像是堵着什么似的,难受到了极点。“行了,都别闹了!流晨,你以后少去招惹那个女人,流枫,你马上就是当爸爸的人了,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瞿父的脸色很难看,含着怒气的语气里满是威严。屋子里顿时一片安静,没有人再开口,瞿父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淡淡的道,“那个女人才住进来多久,就把家里弄得乌烟瘴气的。瞿流枫,不管你和她到底有什么关系,一个星期之内,你必须把她弄出去!”说完,瞿父便在瞿母的搀扶下,走出了房间。瞿氏夫妇离开之后,瞿流枫也跟着离开了,径直去了偏楼。大门还是敞开的,似乎就在等候他的到来。一进门,管家四处打量了一番之后,点了点头,瞿流枫径直朝走廊的尽头走去。小房间的门敞开着,暖暖的光线散射出来,欧阳曼青站在门口等候,见他走来,转身朝隔壁的杂货屋走去。杂货屋里一片漆黑,里面摆满了各种杂物,借着窗外的光线,欧阳曼青在墙上摸索着,顺着墙壁往下,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按下了一个小小的按钮。嗤嗤嗤,响起了几声闷声,门口的地板缓缓的挪开了,一道楼梯顿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两人对望一眼,欧阳曼青率先走了下去,瞿流枫紧随其后。猫着腰,走了好长一段距离,终于见到了昏黄的灯光。这是一件结构简单的小房子,除了小茶几、沙发和床铺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灯光下,坐着一个黑衣男子,他背对着他们,手提电脑放在大腿上,手指在键盘上不断的飞舞着。“流云,漫漫,你们来了……”他们还未开口,男子已经开口说话,那低沉独特的声音,正是属于慕念城的。“魔城,现在情况如何?”“还差最后一道关卡,我和毒手、黑方正在努力,情况还不明朗。设置这个程序的人,水平远远在我们之上……”瞿流枫没有说话,担忧的皱了皱眉。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担心,慕念城缓缓的转首,露出一抹安心的微笑,低低的开口,“流云,你只要稳定好外面的局势,保护好漫漫他们就行,其他的一切,就交给我们吧!不出两天,我们一定会拿到他们的绝顶机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