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百八十三章 火苗,迅速蔓延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四百八十三章 火苗,迅速蔓延

    “漫漫,相信我,我一定会平安的回来的!”坚定的语气,并没有让欧阳曼青信服,她依旧不依不饶的,双手还勾在他的脖颈上,脸蛋不断磨蹭着他的,试图想要借此得到一点安全感。“念城……”“漫漫,相信我!”她的语气有点凝重,将她的身子扳正,让她直视自己,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她的眸竟然闪动着点点的泪光,娇娇柔柔的模样,让他心疼到不行。长长的叹了口气,慕念城细细的###着她的脸颊,以自己的额头抵着她的。“傻漫漫,不会有事的,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你就当我只是出去旅游一趟,很快就会回来了……”慕念城不安慰还好,他这一安慰,欧阳曼青的眼泪怎么都忍不住了,豆大的泪滴,啪嗒啪嗒的掉下,砸在他的手背上,冰凉了他的手背,也让他心疼。“傻丫头,都说不会有事了……”低沉的语调,充斥着浓烈的无奈。他本来就不会安慰人,面对着哭泣的她,就更是没有办法了。捧起她的脸颊,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他心疼的更加厉害了,微微倾身,细细的吻去她的泪滴,轻咸的味道入嘴,顺着喉口一直到达他的心脏。泪水的味道,让他的心压抑的有点难受。温润的吻,移到了她的唇边,慕念城毫不犹豫的吻上,辗转着,不断的加深。嘤咛了一声,欧阳曼青的唇微微轻启,趁着这个间隙,慕念城强势的闯入,温柔的不断搅拌着。勾在脖子上的双手,不知道何时已经移到了他的胸前,摸索着开始松开衣服的扣子,急切的在他厚实的胸膛上游走着。火苗,一点点在两人身上蔓延开来。自他醒来之后,一直都没有碰她。深埋的野兽,只需要轻轻一勾搭,便已经苏醒。欲、望的火苗,一经点燃,更是无法收拾的热切燃烧起来,将两人的理智一点点的蚕食,将他们推向美妙的巅峰……他的吻细细碎碎的吻着,像是在膜拜一件圣品,动作轻柔的像是羽毛,生怕自己的动作粗鲁了会碰碎她一般。“漫漫,我爱你……”低哑性感的嗓音说着情话,让原本就暧昧的空气之间,陡增更加缱绻的迤逦。“念城……”欧阳曼青娇羞的微眯着眸子,望进他的眸子,在他的幽黑的眼眸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心口一动,原本空荡荡的心,在这一刻似乎得到了填满。阳刚的身躯,将温度一点点的传递给她,她的身体也一点点的配合着他,从一开始的被动接受,渐渐的化为主动柔软的身子弯曲成各种弧度,不断的向他贴近,迎合着他的粗野的动作,任由他引领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愉悦的顶点。现下,唯有这样的亲近,才让她感到多一点的安心……瞿流枫这么一闹,瞿流晨果真没有再找她的麻烦,甚至在刻意回避着她。整个瞿家大院里的气氛,忽然之间变得有点诡异。两天之后的深夜,欧阳曼青悄然从瞿家大宅搬走,没有任何前兆,也没有和任何打招呼。就她走后的第二天,各方面便传出了慕念城便被不知名的人保释的消息。这个消息一经传出,便被各大报纸、杂志竞相报道。霎时间,整个城市都在讨论慕家为何会惨遭毒手,慕家夫妇究竟是怎么死的。慕念城是为何被押解的,又是何人有那么的能力可以让警方放人的,甚至就连被警方贴上封条的慕家庄园都解放了。只是,不管新闻报道的多么汹涌澎湃,当事人也一直没有出来表态或是澄清什么,大家的兴致也渐渐的淡下来。慕家庄园。主书房的灯光通亮,窗帘被放下,整个房间可以说是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甚至不透一丝风。真皮沙发上,两个男人相对而坐,其一个是慕念城。对面的男子,穿着一袭黑衣,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头上戴着一顶毛毡宽边帽,整个面部都被遮住,看不清楚他真实的面容。“念城,你要求的,我们都照做了,什么时候才能取回我们要的东西?”男子的声音压低着,听不出真实的情绪。“风芮,你应该很清楚,他们并不是什么简单的小毛贼。否则,你们也不可能找到我们。但是,既然我答应了帮你们拿回东西,就一定会做到。只是,不管怎么样,你们都必须保证我太太他们的安全!”慕念城的眸色一冷,异常坚定的说道。“我到国这么久,听到的传闻,都说你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看来,他们还是只看到你的表面,其实,你根本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嘛……”风芮的右手承载下巴下,大拇指一下下###着下颌,语带笑意。只是,慕念城明显没有和他谈笑的意思。“你们要的东西,我会交给你。在这之前,不管我做什么,你们都不能插手。”“没问题,我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拿回东西罢了。”风芮倒也一点都不罗嗦,很爽快的便答应了下来。“风芮,这快地方太小,你在这里是不是太引人注意了点?”逐客的意思,很是明显。“哈哈,我也没打算多做逗留,莫斯科那边还在等我过去呢!接下来的事情,就全权交给李德处理,你有什么需要只管和他开口,他会全力配合你的。”语毕,风芮便起身,一副要离开的样子,只是脚步还没迈开就因他的叫唤声顿住,“风芮……”“嗯?”“别忘了,这单任务做完之后,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即便是真的有缘再见面,也都只是陌生人而已。“真的不打算离开?”风芮缓缓的转身,神色难得的认真。“嗯。”慕念城回答的很快,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他是商人,从小就懂得衡量,所做的每一个选择,都必定是对自己最有利的。当初加入,就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出各种任务以来,也一直都没有出什么岔子,退出不退出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便也不想要不要退出。可是在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他的想法便改变了。他不能让他的家人在面对那一份可能失去他的恐惧,他更不能让他的家人,因为自己而涉险……尤其是,现在的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身上的责任更是沉重了,他不能允许自己再出任何的差错。“既然你已经打定了主意,我也不勉强你。”风芮的语气带着一点凝重,“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尽管来找我。当然,是以朋友的身份……”话说完,他抬起了手,举在半空之,慕念城很配合的扬起手。一声击掌之后,风芮没有任何停留的离开了。这一分别,便是永远在不见面了。即便慕念城真的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他也决绝不可能会来找自己的。脱离了这个组织之后,谁都不会愿意再回来,这是他担任这个领头以来,掌握的规律。轻叹了一口气,风芮抬手推了推墨镜。看来,他又得开始寻找新的成员了。风芮前脚才走,慕念城的手机便嗡嗡的作响,显示的号码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你好……”“慕先生,恭喜你终于出狱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刻意压低着,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森寒。眉头微微一簇,慕念城飞的打开了电脑。“那还得谢谢林先生,若是没有你到处奔走,我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出来呢?林先生的大恩大德,慕某深记在心。”嘴里说着奉承的话,慕念城的双手已经飞快的在键盘上敲下几行字母。“哈哈哈……慕先生,咱们就不说什么客套话了。我就开门见山了,你预备什么时候将那个东西物归原主?”电话那头的声音已经变了调,更是多了几分寒意。“林先生,你不要那么急嘛,东西到底流落到谁的手上,我还不知道呢!你总的允我些时间慢慢调查吧?”“哦?慕念城,我顶多再给你半个月的时间,要是你还不能拿到我要的东西,可就不要怪我对他们动手了……”那人也不是省油的灯,闷着声,说出狠话来。“你若是对他们动手,那你这辈子,都别想拿到东西!”慕念城的脸上依旧平淡,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慕念城,我警告你,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争个鱼死破,对你对我都不好。”“若有必要的话,我不介意和你同归于尽!”慕念城的声音狠戾阴沉,带着凛冽的寒意。电话那头的人,明显没有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沉默了好几秒都没有说话。须臾,才缓缓的道,“慕念城,你若是不能按时将我们要的东西拿来,那么等待你的,就只有你老婆他们的尸体!就算你想要与我同归于尽,也掂量掂量你自己的分量,和我斗,你没有胜算的……”电话那头的男子说的很笃定,慕念城甚至可以想象得到,他此刻的嘴角一定是微微上扬的。没有等慕念城回话,那人已经挂断了电话。略显烦躁的将手机丢在一旁,他的视线移到了全家福上,漆黑的眸子,在光线的反射下,闪耀着点点的星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