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零五章 夺衣之战
    太过尖细讨好的声音,让瞿夫人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厌恶的感觉顿时横生。【

    微微转首,却见邹婷那张笑意盈盈的脸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邹小姐?”语调上扬,瞿夫人的眉头皱了一下。

    这个叫做邹婷的女孩子,是京畿一个官,员的女儿,在重要的聚会上见过几次面,长相倒是甜美可人,但是据说私生活很混乱,她本就排斥这种不懂洁身自好的女孩子。再加上,她还和儿子以前有过不清不楚的关系,她就更不可能对邹婷有什么好感了。

    “伯母,您不要这么严肃啦,叫我婷婷就好了啦!”邹婷可以拉近自己和她之间的距离,讨好的意味十足。

    瞿夫人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表现出太过明显的厌恶。

    “瞿伯母,您也在孕妇装区,是要给您的儿媳妇添置东西吗?您可真是个好婆婆呢!”马屁的话,说的是很好听,可是听在瞿夫人的耳中,却不是那么好听。

    她是不是一个好婆婆,难道还需要别人来评判吗?

    “是啊,我儿媳妇啊,人长得漂亮,性格又好,而且又乖巧又听话,最重要的是啊,她在和流枫结婚之前啊,都没有和别的男人牵过手。这么单纯、讨人喜欢的女孩子,我怎么舍得不疼她呢?”瞿夫人脸上的表情微妙的变化了一下,笑意盈盈的开始细数着冷琴的好。

    话语的挖苦也很是明显,邹婷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却假装不知道,继续追问着,“我姐姐也怀孕了,我正想买几套孕妇装送给她,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瞿伯母,您应该比我有经验,不如你帮我出出主意吧?”

    “抱歉,恐怕我的时间不够用呢,小琴的衣服我都还没有选好呢!”瞿夫人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说完便掉过头,继续挑选衣服,不再看她一眼。

    邹婷很的牙痒痒,可是又不能发作,只能在心里狠狠的诅咒。

    死老太婆,要是我进了瞿家的家门,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你赶出瞿家!

    张了张嘴,邹婷还想要说什么,一道颀长的身影走到了她的身后,冷冷的道,“邹婷,你闹够了,可以走了吧?”

    熟悉的声音陡然响起,瞿夫人震惊的回头,竟然真的看见了儿子。

    “妈,你怎么在这?”见到母亲,瞿流枫有点惊愕。

    只是妈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瞿夫人皱着眉,还来不及说话,更衣室的门已经打开了。

    冷琴缓缓的走出来,粉蓝色的孕妇裙,点缀着小小的素色花朵,高腰的设计勾勒出她的腰线,微微捧起的裙摆,正好遮住了她隆起的腹部。这样的设计,不仅凸显了她娇好的身材,也让她透露出知性、母性的魅力。

    “妈,您……”抬首,她一下子便见到了伫立在门口的瞿流枫,眸中掠过一丝惊愕,可是当她看见他身边的邹婷时,脸色又是一变。

    她不是那天生日的主角吗?她为什么会和流枫在一起?

    “小姐,你穿这件衣服真是好看,瞿太太,您可真有眼光!”导购员的声音显得有点突兀,却意外的消除了空气中尴尬的气氛。

    瞿流枫的视线停留在她的身上,这些日子,他都早出晚归的,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活动”的她。

    她面色红润,神情悠闲,一点难过的样子都没有。看来,没有他的日子,她一样过的很潇洒吗!

    这个认知,让他的胸口莫名堵了一口闷气,呼吸不由得深沉了几分。

    “流枫,你太太穿的这件衣服,可真是好看呢!姐姐穿一定也很美,我就买这个送给她吧!”

    见瞿流枫的视线停留在冷琴的身上,邹婷不乐意了,她急急地开口,摇晃着他的手臂,唤回了他的思绪。

    “随你。”简单的两个字,干净利落,又带着一丝淡淡的敷衍。

    “小姐,我也要一件这个衣服!”邹婷急切的开口,说话间,已经从包中拿出了一张金卡,大喇喇的伸在半空之中。

    瞿夫人不耐的扫了她一眼,目光掠过金卡,见到那独特的花纹和设计,神色顿时变得暗沉。

    她手上拿的居然是他们瞿家特别定制的金卡!

    该死的臭小子,竟然把家族特制的金卡交给那个女人!

    “抱歉,邹小姐,这件衣服是限量版的,这位小姐身上的已经是最后一件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店里还有其他款式的……”

    “我就要她身上那件!”再一开口,娇蛮的个性顿时暴露无遗。

    “邹小姐,真的很抱歉。”导购员面带歉意,她也隐隐的感受到了几个人之间的波涛暗涌,说起话来也是小心翼翼的。

    “流枫,你说说话嘛,这可是你们家的商场……”邹婷拉扯着他的手,很自然的撒娇,根本就不把瞿夫人和冷琴看在眼里。

    “既然没了,你就换别的吧!”

    瞿流枫有点不耐的皱了皱眉,邹婷一直都是很懂得节制的,怎么今天就变得会这么霸道,不讲理了呢?

    “我不,人家就是喜欢那件,人家就要那件嘛……”她还在不依不饶的撒娇。

    冷琴的眸色黯然了几分,从他们之间的对话,以及亲昵的举动不难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亲密。

    至于是那种亲密,即便不去猜,冷琴也已经想得到。

    商场里的一个小小导购员,都可以清楚的叫出她的姓氏,她的地位已经昭然若揭。

    “邹小姐,你买孕妇装,不过就是拿来送人罢了,何必要那么执着究竟要哪一件呢?反正都不是你的,为何非要夺人所爱呢?”满含隐喻的话,淡淡的响起,瞿夫人双手交握在胸前,一副贵妇人的姿态,眸光凌厉的看向邹婷。

    “瞿伯母,我从小就有一个习惯,只要是我喜欢的、我想要的,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一定要得到。哪怕只是昙花一现,我也要将它据为己有!”

    针锋相对的气氛,顿时变得明显,只是对象有点小小的别扭,一个是姿态优雅的贵妇,一个是年纪尚轻的名门小姐。

    冷琴一直都保持着颔首的姿势,没有看他们一眼,也没有说话。

    这样衣服柔弱无助、任人欺凌的模样,让瞿流枫的心中莫名窜起了怒火。

    该死的女人,她难道都听不出来,抢衣服是借口,实则是在争夺他吗?她就一点都不在乎他是不是会被别的女人抢走吗?

    “不就是衣服嘛,随便拿几件衣服就行了!”低沉的开口,瞿流枫的语气带着浓重的不耐。

    见他发怒了,邹婷也有点紧张,神色一变,转身朝冷琴走去。

    “瞿太太,你看这衣服你现在穿着也不过刚刚合适而已,再过个十天半个月的就穿不了,与其放在家中浪费,不如就成人之美,将它让给我吧?”

    轻柔的声音,说的合情合理,语气也很是诚恳。那一刹那,冷琴差点就脱口答应她了。

    只是,一抬首间,她竟然看到了邹婷眼中强烈的妒火和怨怼,那窜起的不忍,便迅速的隐去了。

    自己才是流枫的妻子,她不过就是他在外面的一个情人罢了!自己为什么要向她退步?

    “抱歉,邹小姐,这件衣服,我也很喜欢呢。就算将它留在家中,收到发霉、烂掉,被虫蛀了,我也不会让给你的。”

    深吸了一口气,冷琴鼓足了勇气说道,清灵的眸中闪烁着坚定的眸光,让人无法忽视,沉吟了一声,她接着道,“况且,这件衣服我都已经试过了,已经留下了我的气息。邹小姐,难道你就那么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即便是别人用过、穿过的东西,也都无所谓吗?”

    “你……”邹婷似乎没有想到,看上去单纯好欺负的冷琴,竟然也会有胆子反驳。

    同时感到震惊还有瞿氏母子,只是两个人相继的反应各不相同。

    瞿夫人眸中的吃惊一闪即过,很快被欣赏所代替,唇角勾起了一抹欣慰的微笑。

    果然不愧是他们瞿家的儿媳妇,在关键的时刻,就是能表现出强大的魄力!

    瞿流枫的神色有点复杂,眸中流转着各种各样的情绪。

    她为了自己勇敢争夺的话语,让他涌动的心潮闪过一丝喜悦,那样的狂喜几乎快要将他淹没。只是,随即跟来的,是更加浮躁的情绪……

    邹婷的心中憋着一阵怒火,不能发泄的她,只好将目标转向导购员,“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