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零六章 我们履行协议吧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五百零六章 我们履行协议吧

    冷琴轻蹙眉头,淡然的扫了瞿夫人一眼,幽幽的开口,“妈,我累了。【,”

    温婉的语调就好似浮云一般,轻飘飘的,感受不到任何的真实性。

    这个累,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累,也有心灵上的。

    单纯的她,一直以为,她和瞿流枫之间的关系,就算没有实质上的进展,多少还是有些变化的。

    可是,就在她怀揣着美好的憧憬,以为他们终究会幸福的在一起时,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一幕。

    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改变!

    原来,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她太过美好的妄想罢了。他在家中所表现的一切,也不过是在做戏,为的就是安抚她……

    有什么东西在欣赏狠狠的扎了一下,生生的疼,悲凉自心底不断扩散,眸光也顿时变得暗淡无光,再没有了出门之前的那般明亮清澈……

    一直关注她的瞿夫人,自然感受到了她情绪的变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扶着她率先走了出去,只是在经过瞿流枫身边的时候,低声道了一句,“流枫,我和小琴在下面等你。”

    店内只剩下瞿流枫和邹婷两人。

    “流枫,你不是说你不喜欢那个女人吗?为什么你刚才还要护着她?!”邹婷的语气咄咄逼人,骄纵到极点。

    “她是我老婆。她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飘然的话语轻巧的落下。

    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冷琴那张黯然失色的小脸,胸口一阵莫名的压抑。

    这时,导购员已经将金卡递了过来,接过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说。

    “流枫,瞿流枫!”

    不管她怎么呼唤,瞿流枫还是直接走了,根本没有一丝的留恋。

    她只能气得在原地直跺脚,怒气没处撒,抬手将店内的一排衣服哗啦的扫下后,这才气冲冲的离开了。

    到家之后,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冷琴便以休息为名上了楼。

    “臭小子,还不赶紧去哄哄小琴!”抬手推了他一把,瞿夫人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的怒气。

    “妈,我……”瞿流枫为难的睨了母亲一眼,看到母亲眼底的怒气,最后只能将话咽下。

    咚咚咚

    三下敲门声之后,房门打开了,紧接着响起了脚步声。

    冷琴闭着双眼,倚靠在贵妃椅上,呼吸平稳,就算不去看,她也知道来的人是谁,那沉稳的脚步声,她再熟悉不过了。

    “小琴……”呢喃的唤着她,他却不知道到底应该和她说些什么。一向对女人攻无不克 的他,继欧阳曼青之后,第二个让他不知所为的人出现了。

    “小琴,我和邹婷的关系……”

    他迟疑着,是要坦白?还是按照母亲所说的,哄哄她呢?

    “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不想知道。”她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依旧闭着双眼,脸上的表情淡然。

    “……”一句话堵得瞿流枫哑口无言。

    “我从一开始就应该想到的,你这么一个优秀的男子,早就习惯了在百花丛中穿梭,什么样的女子没有见过。怎么会因为这毫无特色的一朵小花,怎么可能引起你的兴趣……想要得到你的爱,更是奢求……”缓缓的话语,带着一丝淡淡的叹息。

    “冷琴……”

    胸口溢出一股异样的情绪,眼前这个女子,似乎离他更远了。

    “我知道,若不是为了孩子,你是断断不可能娶我的。能够和你有这么一段交往,已经是我生命中最美丽的回忆了……”紧闭的眸子缓缓的睁开,眸底散发着淡淡的幽暗,“瞿流枫,我们履行协议吧……”

    心脏猛地一阵紧缩,颀长的身型怔忡在了原地。

    履行协议?她这是……

    “瞿流枫,我把自由还给你。按照我们之间的约定,在孩子十六岁之前,我们还会继续住在这里……”

    她的话语像是袅袅的余烟一般,不断的在空中盘旋,飘散着,不停的回荡,一下下的直接撞击着他的胸膛。

    “我们约定的时间是两年……”瞿流枫不知道自己到底现在是怎么样的心情,为何听到她说傲旅行协议,他会觉得郁烦。

    “现在也不过是提前罢了,瞿流枫,你这样偷偷摸摸的也很累吧!不如,就干脆直接了断了吧,也省去了爸妈他们拼命隐瞒的辛苦……”

    到了这个时候,她忽然豁然开朗了,为何家中会没有杂质和报刊,电视会没有新闻频道,一切都是瞿家人为了防止她伤心而做的措施。

    她的豁达,让瞿流枫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更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继续挽留还是顺应她的话。

    “这件事情,让我好好考虑考虑。”

    良久,他只是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说完便直接离开了。

    躺在贵妃椅上的冷琴,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眼泪在门彻底阖上的刹那,陡然滚落,一颗接一颗,顺着脸颊,掉落下来……

    双手轻放在拢起的腹上,一下下轻轻的抚摸着,宝宝,妈妈现在只剩下你们了!

    床头还挂着他们的结婚照,窗户上还贴着大大的字,颜色依旧鲜艳。字都还未曾撕下,他们却已经要分道扬镳了……

    卧室的门被瞿流枫摔得重重的,沉闷的声音引起了楼下人的注意。

    抬首,却见瞿流枫一脸暗沉的走下楼,浑身散发着阴鸷的气息。

    “大哥……”瞿流晨淡淡的开口,试图询问点什么,却被他狠狠的一个瞪眼逼了回去。

    谁都没有开口再问,任由瞿流枫就这么走出了家门。

    离家之后,瞿流枫开着车上了沿海公路,将马力拉到最大,快速的飙车。

    车窗被他打开着,夹杂着海水的清新味道的海风,狂肆的卷入,将他浮躁的情绪一点点的安抚下来。

    行进了好一段时间之后,他猛地打转方向盘,开车朝市中心行进。

    怡可酒吧。

    某间包厢的桌上,摆着好几瓶打开的烈酒,有好几瓶甚至已经见底了。

    瞿流枫坐在真皮沙发上,一边坐着一个女人,包厢里另外还有个男人,他们也左右各自环着一个女人。

    “瞿少,你可不能再喝了,喝醉了回家,跟弟妹可不好交代啊!”男人开口提醒道。

    “交待啥,我都快要成孤家寡人了!”

    “瞿少,这话可不敢瞎说,你和弟妹才结婚多久呢!”

    “老徐,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了?”喝酒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瞿流枫难得的认真。

    叫做老徐的老人微微怔忡了一下,将一叠钞票扔在桌上,扬了扬手,“你们先下去吧!”

    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拿过钱,乐呵呵的走了。

    “瞿少,你是说真的,还是在开玩笑呢?正是新婚燕尔,可不敢胡说!”

    “在你面前,我还能瞎说吗?”一仰头,又是一杯酒见底了。

    老徐怔忡了一下,须臾,接着问道,“莫非是邹婷的事情,被弟妹发现了?”

    瞿流枫最近和邹婷走到近,已经是圈子里大家都清楚的事情,甚至又不怕死的报社都进行了报道。

    沉默几秒,瞿流枫重重的点了点头。

    “嗨,这种事情,你哄哄弟妹就是了。男人嘛,哪有不在外面逢场作戏的!”老徐是徐氏企业的现任总裁,年纪已经四十,早已经是有妻室的人,在外面也是一个胡来的主,但是他老婆却一直被他哄得服服帖帖的,从未出过事情。

    对于这种事情,他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也更是有了一套高明的应对政策,否则,又岂能压制住家中的母老虎。

    “她要和我离婚!”

    “离婚?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吧?她不是都已经有了你的孩子吗?”

    “要不是为了孩子,我又何必娶她!”娶她就是为了防止孩子会发生意外,可是现下……

    早知道这样,他一开始就不要娶她了,真是自找麻烦。

    老徐似乎明白了一些缘由,须臾,淡淡的开口,“既然你们之间没有感情,她执意要离婚的话,就离吧!天下的女人何其多,你还怕找不到一个和你情投意合的吗?”

    瞿流枫愣了愣,却没有说话。

    情投意合!

    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要遇到是何其的难啊!

    他爱欧阳曼青爱了那么多年,为她付出的虽不算多,却也不少。可是,最终还是一场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