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零八章 要离婚,除非我死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五百零八章 要离婚,除非我死

    一切结束之后,瞿流枫餍足的将她紧紧的搂在怀中,四肢依旧交缠。【

    “放手!”

    随着冷淡的声音,冷琴已经挣脱了他的怀抱,随手捡起破碎不堪的睡衣,遮挡自己的身子,朝浴室走去。

    “老婆,你这是邀请我一起共赴鸳鸯浴吗?”

    邪魅带着沙哑的声音响起,他右手撑着脑袋,浅笑着凝视着她。

    眸光微微黯然了一下,冷琴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只是重重的打开了浴室,门,以此宣泄自己的不满。

    就在浴室、门快要阖上的那一刹那,她感觉到自己的腰上多了一支手臂,那熟悉的味道,就算是不回头,她也知道是谁。

    赤,裸的身子紧贴着她的,她清晰的感受到有灼热的东西紧紧的贴着她,小脸又是一阵绯红。

    “瞿流枫,放手!”她又开始挣扎起来,身子扭动的时候,摩擦着他,才歇火的小流枫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老婆,乖乖的,不要再动了,否则,你今天一晚上都别想睡了!”低哑的嗓音威胁着。

    她的身子一阵紧绷,害怕他真的会压榨自己一个晚上,不敢再有所动作。

    拦腰将她抱起,长腿一跨,走进了浴室,打开花洒,让温热的水冲洗着她的身子。

    不知道出于什么情绪,瞿流枫的身子明明的憋的慌,却硬是没有再勉强她,将两个人冲洗完之后,擦拭一番,便抱着她回到了卧室,甚至还体贴的替她换上了新的睡衣。

    “老婆,该睡觉了,晚安!”

    在她的额头印下一个吻,将她搂在怀中,他率先闭上了眸子。

    不消一会,身边便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甚至还带着轻微的鼾声。

    他这是睡着了吧?

    假寐的冷琴缓缓的睁开了眸子,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脑海中掠过很多画面,有他们在西西里初遇的,有在米兰的深夜畅谈的,有那一夜激情的……

    她一直都以为自己和他的距离很遥远,她永远都无法走进他的生活、他的世界。

    现下,他就躺在她的身边,她真的走进了他的生活。

    她却发现自己和他隔着的距离,根本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一点。他们之间根本就是隔着宽广的银河,没有办法靠近,即便她再怎么样想要触碰,最终还是只能以失败告终。

    想着他心中还住着一个人,想到他和别的女人亲昵的画面,想到他们刚才所做的事情,她的手缓缓的攥成了一个拳头。

    瞿流枫,你明明都答应要离婚了,为什么还要对我做那样的事情,难道在你的心中我就只是一个泄欲的工具吗?

    悲戚迅速的闪过,离婚的想法更加坚定了……

    第二天,起床吃过早餐之后,瞿流枫还和从前一样和她道别,准备上班。

    “流枫,你今天上午有时间吗?”就在他打领结的时候,她低声询问。

    “有事?”动作一顿,他微微蹙眉,转首问道。

    “我们去一趟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一下吧!”温婉的声音,好似在说着无关紧要的事情,神色更是轻淡到了极点。

    已经将这件事情搁置的瞿流枫脸色陡然一变,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催促着和自己离婚,本以为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多少还会对自己有所留恋的,不会再提这件事情的,毕竟在他的心底,并不是那么想要和她离婚的!

    “冷琴,你就那么巴不得和我离婚吗?”

    身形微微一顿,她艰涩的开口,“是!”经过一夜的思忖,她总算是想明白了。

    冷琴一直都记得,慕念雪在他们结婚之前,对自己所说的一句话,“小琴,长痛不如短痛,时间一久,伤疤总会愈合的,若是你和瞿流枫之间的关系,一直得不到改善,就早早的放过自己吧!”

    小雪嫂子说的对,一直和他这么不清不楚的继续着,真正受害的只有她自己!

    就算生下孩子之后,她和孩子都必须继续住在这里。但是清明的关系,至少不会让她有心理的负担,也不会再有不该有的幻想,更是可以放心的等待属于自己缘分的到来。

    “好,既然你那么想和我离婚,我就如你所愿!”

    愤懑的低声道,他加快了打领结的动作,可是,他的手指却突然之间像是中了魔咒一样不听使唤,折腾了好几下,都没有将领结打成功,

    胸口一阵烦躁,他干脆扯下了领结,随意丢在了桌上,径直朝外走去,“我在楼下等你!”

    冷琴自然能够感受到他的怒气,可是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他究竟是为何生气。

    大概,是因为被她提出离婚,面子上挂不住吧!

    最后,她如是下了结论。

    “大哥,怎么了?什么事情那么生气?”见到瞿流枫怒气冲冲的模样,瞿流晨忍不住开口询问。

    “要你多事!”口气很冲的回答,让瞿流晨碰了一鼻子的灰。

    “流枫,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和小琴拌嘴了?”瞿海东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深吸了一块口气,瞿流枫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冷琴下来的时候,就看见大家一脸的严肃,看上去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的样子!

    难道……他们已经知道了!?

    抬首一看瞿流枫,他依旧还是气鼓鼓的样子,让她猜测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琴,过来妈这里。”瞿夫人挥了挥手,脸上挂着慈爱的笑容。

    “妈……”

    乖巧的坐在她的身边,冷琴低低的唤道。

    “小琴,告诉妈,你和流枫,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因为那个邹婷……”到了嘴边的话,因为看到瞿海东冰冷的脸色,没有继续说下去。

    “小琴,告诉爷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是不是臭小子欺负你了?告诉爷爷,爷爷替你做主!”

    瞿老爷子低沉的开口,这些日子他虽然呆在郊外养身体,却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瞿流枫和邹婷那点小事,更是不可能逃过他的法眼。

    见大家都如此护着自己,冷琴的眼眶不由得微微泛红,她站起身,面对着瞿家的大家长们,深深的鞠了一躬,“爷爷,爸、妈,我知道你们都很疼我,对我也没有半点嫌隙。我也知道,做出离婚的决定会让你们伤心,但是,我和流枫之间真的没有缘分……”

    “离婚?!”

    屋内的几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表情各异,却都是震惊万分。

    他们的反应,让冷琴微微一怔,他们这样的反应,似乎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情的,莫非……

    视线缓缓的转向瞿流枫,却见他此刻已经消去了怒火,神态镇定的坐在那里,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有深邃的眸子里闪动着丝丝得逞的精光。

    恍然间,冷琴明白了,这个男人无法开口向他们说出离婚的事情,便让一切都让自己来承担。

    如是想着,和瞿流枫对视的眸子里充满了忿恨。

    只是,她并不知道,瞿流枫故意这么做,为的不是不敢承担,而是让他们来帮忙留住她。

    “爷爷,爸妈,这件事情,我……”

    冷琴的诺诺的开口,试图解释些什么。

    “臭小子,你给我站起来!”低声怒吼的声音,让整幢别墅都抖了三抖,瞿老爷子敲动着手中的手杖,怒火冲天。

    瞿流枫倒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只是浑身姿态都懒懒散散的,看上去俨然一副雅痞的模样。

    “那腿是在晃什么呢!给我站直了!”

    随着说话声,砰的响起手杖敲击地板的声音,瞿老爷子气得很厉害,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脸都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爸,你有高血压,不要动怒,这小辈们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瞿海东急急地站起身,安抚着父亲的情绪。

    “你还有脸说!早就叫你把这臭小子管严一点了,你倒好,拿我说的话当耳边风。这才结婚几天,就弄出这么多的事情!那些花边新闻就算了,还要离婚?瞿流枫,我们瞿家的颜面都被你败尽了!”

    “爷爷,这种事情,您也不能只怪我啊!我是商人,也是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是难免的!况且,我也没有苛待她啊。她吃的、穿的、用的,不都是最好的吗?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瞿老爷子闷闷的一手杖打断。

    “混账,我们瞿家怎么生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