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不平等条约
    冷琴的镇定,让他有点吃惊,“既然你已经看到了瑶瑶,那我也就不用再隐瞒了……”

    “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吧!”

    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有什么还奢望的?其实,结果早就已经注定了,不是吗?

    苦苦坚持到现在的,就只有她心中那一点点希望的小火苗罢了。

    “我现在和瑶瑶在一起。”

    神色复杂的睨她一眼,他斟酌着,自己要怎么说出来,才不会伤害她。到了最后,还是选择了最原始、最直白的方法。

    “嗯,然后呢?”冷琴沉吟一声,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淡。

    她的淡漠,让他的心底一抽,莫名的有一股抑郁悄然爬上。

    “我和瑶瑶的事情,你必须帮我隐瞒!”迟疑几秒,瞿流枫淡漠的开口,丝毫不认为自己的话语有什么伤人的地方。

    秀气的眉微微一皱,她难以置信的看向被月光笼罩着的男人,他刚才说什么?

    要她帮忙隐瞒他和顾青瑶之间的事情?他这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帮助他开展地下情的工具吗?

    “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离婚的事情绝对不能让第三人知道!”

    到了嘴边的“抱歉”,硬生生的被瞿流枫这句话堵了回去。这个男人,似乎总是能够找到理由来堵住她的嘴。

    “瞿流枫,你这是要我帮着你暗度陈仓吗?”

    就在他开口提出要她帮忙的这一刹那间,冷琴似乎明白了什么,顷刻间顿悟了许多。

    “你要这么理解的话,也没有错!”

    她隐约之间的变化不太明显,却还是让他感到了一丝异常,深邃的眸子在黑夜中紧紧的捕捉住她,试图看透点什么,但一切都只是徒劳。

    在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冷琴整个人都变了,从她的性格到她的心,一点点的都变了。她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只会傻乎乎的等他,什么都听他的冷琴了。

    “如果,你不能按照约定的做,我又何必要独自遵守约定呢?不平等的条约,我为何要答应?”

    朱唇微启,唇角勾着一道淡淡的微笑,眸中闪烁着深意。

    他要她帮忙隐瞒?可以!

    他说离婚的事情,不能外漏?也可以!

    ……

    他所要求隐瞒的一切,她都可以帮忙隐瞒下去。只是,她为何非得要做单方面付出的那一个?!

    既然是两个人之间的约定,那就该是公平的对待。

    “你这话什么意思?”

    听出其中的深意,瞿流枫警觉的挑眉,沉声追问。

    “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唇角的深意越来越浓,冷琴所有的模样,都在这一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困了,先睡了。”

    说着,她便钻进被窝,闭上了双眼。

    看着那微微拱起的被窝,瞿流枫的眼底掠过一丝阴沉,心中涌动着各种复杂的情绪。

    为什么他会觉得,眼前的冷琴已经完全变了,让他觉得无比的陌生呢?

    心中那莫名的抑郁,此刻愈发的强烈了,一下下猛烈的撞击他的胸膛,将他硬是拽进了摸不着边际的黑暗之中,

    理不出任何思绪的瞿流枫,干脆便将这件事暂时搁置在了一旁,草草的冲洗一番之后,也睡觉了。

    本来以为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琢磨出她话里的深意。但是,一切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来得快。

    第二天,早餐时间。

    “流枫,我想喝豆浆……”清脆的声音,在空中飘荡。

    “徐妈不是给你准备了牛奶吗?”

    瞿流枫有点不耐的皱眉,扫了一眼她面前的牛奶。

    “可是,我还想喝豆浆!医生说,豆浆所含的黄酮体多,对孩子的发育有好处!”

    冷琴淡淡的开口,自己都为自己的反应快速而折服。

    “医生也说了,那东西不能多吃。”

    “可是,人家今天就是很想吃嘛……”微微嘟起唇,冷琴难得的露出了撒娇的模样,双颊因为牛奶的热度泛着淡淡的酡红,发丝慵懒的垂下几丝,这样子的她,娇俏中带着妩媚,让人眼睛一亮。

    “大少奶奶,要喝豆浆是吗?我现在就去准备!”

    眼见着,空气中似乎飘起了硝烟的味道,徐妈急急地站出来打圆场。

    “徐妈,你不准去,我就要他去!”

    下巴微微昂起,冷琴居然难得摆出了一副大小姐的傲慢骄纵姿态,让瞿家夫妇都微微一惊,这还是那个乖巧的小琴吗?怎么和从前大不一样了呢?

    “我才……”拒绝的话,在接收到她威胁的目光之后尽数收回,“既然老婆想喝,我哪里能不准备呢!老婆大人,稍等片刻,我现在就去弄!”

    他近乎咬牙切齿的说道,吐出的声音和语调依旧正常。

    只有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不断的交替,早已经砰砰砰的开战了。

    瞿家夫妇都没有察觉不对劲,只在心中感叹,竟然也有人能够制住一向倨傲不羁的儿子了,这算不算是好事呢?!

    将他们之间的暗斗看在眼中的,只有瞿流晨一个人。

    他的个性虽然有时候也缺根筋,但是,他可不觉得一个深爱丈夫的女人,会对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亲热完全不顾。

    他担心一夜,就怕哥哥和嫂子之间会吵架。眼下,他们依旧表现的十分恩爱,看上去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这样子的情形,不但没有让他放轻松,反而让他愈发的担心了。

    视线在两人之间不断的徘徊,却始终没有从她们的表情中读出什么。

    待瞿流枫将准备好的豆浆端出来的时候,冷琴已经拿着纸巾擦拭唇角了,见到他,懒懒的道,“流枫,你好慢哦……我都已经吃饱了,再也吃不下了,怎么办?”

    清灵的眸中,闪烁着明显的笑意和讥诮,瞿流枫恨得牙痒痒,却又不能当着父母的面发作,只能继续将好丈夫的角色发展到极致,“吃不下,就不吃了,明天早上老公再给你做!”

    “谢谢你,流枫,你真好!”

    说着这话,冷琴自己都替自己感到恶心。

    “和我客气什么,我可是你老公,对你好是必须的!”抽出纸巾擦拭手,他转首看向她,继续道,“老婆,吃好了,我们可以出发去公司了吧?”

    “嗯,爸、妈,我们走了!”

    “好好,路上当心!”

    瞿夫人急急地答应,还没有完全从儿子的变化中回神。

    “冷琴!”

    她才上车坐定,暗沉的低喝声,便猛地传来。

    “嗯?”她应答的轻淡,和他的暴跳如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是故意的!”

    “是。”她轻声答应道,细心的系好安全带,“既然游戏已经开始,我就该好好的享受游戏中的乐趣,首先要做的,当然就是好好的行驶‘瞿太太’的福利!否则光是帮你,我得不到任何好处,岂不是太亏了?”

    说话的时候,她不曾看他一眼,唇角一直保持着浅笑,只是笑容里更多的是淡漠,再没有了从前的那种留恋。

    “你……”

    瞿流枫语塞,伶牙俐齿的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

    “瞿流枫,游戏是你说开始的,可不代表规则也全部都由你定!若是不满意,那就直接把离婚的消息公开吧!”

    脑袋可爱的歪了歪,她的嘴角笑容愈发的灿烂了。

    她根本就是笃定了,他不会公开离婚的消息!

    爷爷对她虽然好,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爷爷,而她,终究隔了一层亲。亲人之间尚且都能够冷若寒霜了,别说只是一个毫无关系的女人了!

    若是真的将她逼急了,将所有的事情都公开,爷爷恐怕就不是住院那么简单了!

    “冷琴,算你狠!”

    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道,眸中散发着阴鸷的气息,那模样简直和吃人的怪兽没有什么两样。

    “都是被你逼的!”

    见到他跳脚的模样,她应该感到高兴的。

    可是,之前得逞的喜悦,已经在顷刻之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抑郁。

    瞿流枫,如果不是你对我太过无情,我又何必要这么做?

    这一切,怨不得我!

    鹰眸微微眯起,瞿流枫阴沉的盯着浅笑嫣然的女人,心中涨满了愤懑的情绪,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

    就在这个时候,瞿流枫的手机响了,见到上面显示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