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孩子没了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传入林朗耳内的,只是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宁静的就好似天籁一样。林朗耐心的又打了好几次电话,得到的结果依旧没有改变。

    中心医院。

    医生一接到人,便直接推往了手术室,手术室的灯倏然亮起。

    就在焦急等待的时候,得到消息的瞿家夫妇也赶到了,他们想向冷烨询问些什么,却只得到冷漠的对待,就连慕念雪的态度也是淡淡的。

    一时间,他们也只能无奈坐在等候椅上,静候消息。

    “少爷,小姐的腹部受到了重创,孩子未必可以全部保全!”

    良久,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消毒手套上还沾着鲜红的色彩。

    “腹部受到撞击?”

    冷烨喃喃的重复了一遍,身上寒冷的气息,越发的凛冽了。

    小琴在这之前,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

    “少爷,是保大人,还是?”

    “救不了她,就拿你自己的命来抵。”

    阴沉的声音,散发着浓烈嗜血的味道,体内潜伏许久的暴戾因子,纷纷跑出来作祟。

    “是,少爷。”医生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再次进入手术室。

    在他走后,冷烨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沉声命令,“轻玄,全城搜寻瞿流枫的下落,我要立刻见到他。”

    慕念雪不由得皱了皱眉,她知道,这一次瞿流枫是真的踩上雷区了。

    就在等待瞿流枫的时候,冷琴已经从做完手术,被推到了重症病房。

    三个孩子,两个男孩,一个女孩。

    两个男孩,一个因为受到撞击,造成脑部重伤胎死腹中,另外一个男孩,因为和他同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本就没发育好的机能更虚弱了。

    状况比较好的女孩子,因为胎位最靠后方,而且胎位也正好避过了冲击,所以才幸免于难,没有受到太严重的冲击。

    只是,即便这样,作为早产儿的她,一样面对着存活的问题。医生做了检查,虽然她的身体状况比起哥哥要好一些,可是心肺功能发育还未完全,也只能在暖箱里躺着,一点点的适应母体外的世界。

    两个孩子本应该还在母亲肚里呆上三个多月的孩子,此刻只能躺在保暖箱里,依靠着外界的救助,一点点的撑下去……

    而他们的母亲,比她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怀了三胞胎被撑大的###,本就薄弱的脆弱无比,被那猛烈的一撞,造成了细微的破口,有羊水顺着流出,沾染了其他的器官。

    虽然已经做了清理手术,但是这并不能确保之后一定不会有感染的可能性。

    再加上失血过多,整个人更是虚弱到了极点。

    瞿流枫被找到的时候,正陪着顾青瑶在一个甜品店吃甜点,正你一口我一口的喂着冰激凌。

    “瞿先生,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是你,有事?”瞿流枫认出了他,他是那天跟在冷琴身边的男人,还是冷烨的左膀右臂。

    “小姐正在医院抢救,少爷请你过去。”

    顾青瑶就算再愚蠢,也算是明白了轻玄的意思,急急地开口,“哟,冷琴她自己留不住人,就搬出大哥来唱苦情戏了吗?真是不要……”

    她的话还未说完,脖子已经被人生生的掐住,“唔,松,松手!咳咳……”

    “别让我再从你口里听到诋毁小姐的话,哪怕一个字!”

    狠戾的话语透露着死亡的气息,手下的力道又是猛地一紧,顾青瑶这才算是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可怕。

    “你要找的是我,和她无关!”

    冷哼一声,轻玄松开了手,侧了侧身,“瞿先生,请吧。”

    “流枫,我也要去……”她倒要去看看,那个女人到底在演什么戏,是不是真的要死了!

    轻玄微微迟疑了一下,颇有深意的凝睇了顾青瑶一眼,眸中闪过一丝深奥的精光,到了嘴边的异议,猛地顿住。

    “请吧。”

    医院里等候的几个人,看见瞿流枫竟然带着传闻中的绯闻情人出现的时候,都十分震惊。

    “她怎么样了?”

    瞿流枫淡然的开口,视线扫过冷烨,白色的衬衫的下摆已经被鲜血染透,干涸后形成了一块块皱巴巴的痕迹,看上去不仅触目惊心,更是多了几分无尽的悲凉。

    “瞿少,新人在怀,还会有心思,管你的前妻吗?”眉色微沉,冷烨阴鸷的盯着他,眸中闪烁着**的恨意。

    “前妻?!流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瞿海东追问。

    “瞿先生还不知道吗?他们早就已经协议离婚了,只是为了顾及瞿老爷子的身子,这才没有告诉你们。”

    冷烨肆虐的笑着,眸中尽是嘲讽

    “畜生,你,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来……”瞿海东骂骂咧咧的,瞿夫人也是一脸的痛心疾首。

    “瞿先生,你的家事,自己关起门回家去说。别在这里叨叨,打扰医生救小琴。瞿流枫,你告诉我,在办公室的时候,你到底对小琴做了什么?为什么腹部会有撞击?你对她动粗了?”

    这个妹妹,他从小就呵护在掌心里,就算是出门都带着保镖,别说是挨打了,根本就连一句大声的责骂都没有受过,他竟然舍得对她动手?

    “是我推的她。”瞿流枫倒是很男子汉的,替顾青瑶扛下了罪责。

    只听咔啦一声,一支手枪已经抵在了他的额头上,“瞿流枫,我说过,你若是敢伤害小琴一个手指头,我就让你陪葬!她被你害成这样,我要让你瞿家全家陪葬!”

    “不,你不要伤害流枫,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是我推的冷琴,是她先泼了我咖啡,我才推她的,跟流枫没有关系,你不要伤害他!”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顾青瑶竟然挡在了瞿流枫的面前,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你也有份?”

    冷烨的视线,这才回到了她的身上,上下打量了她几下,肆笑一声,冷声道,“很好,轻玄,把这个贱,人给我带下去,毁了她的脸,再丢回秦帮,送给那些许久未开荤的兄弟!”

    话音落下,轻玄的手下已经将人架起,退到了一旁,喋喋不休、吵闹的小嘴,也已经也被封住了。

    “冷烨,这件事情,和她无关,一切都是因我而起,你有什么都冲着我来!”

    “你以为你逃得过吗?”戏谑一笑,冷烨的唇角勾着嗜血的微笑,食指一勾,手枪收回了裤兜内,“等小琴平安无事之后,我会一点点把你欠她的讨回来!”

    “我能见见她吗?”见冷烨转身要走,他急急地开口。

    透过病房门上的小窗口,他看到了躺在了床上的冷琴,因为有医护人员在照看着,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并不知道她此刻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

    可是看见病床周遭的那些滴滴哒哒的仪器,他便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心中也莫名的升起了一股胆怯。

    “是你把她害成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见她?”

    这一次开口不是冷烨,而是一直保持静默的慕念雪,冷艳的脸上都是愤怒和嘲讽。

    “瞿流枫,我真后悔把小琴交给你。我这辈子做过最愚蠢的事情,就是相信你会对小琴好。如果小琴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慕念雪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慕念雪丢下狠话之后,跟着冷烨走进了病房。

    瞿流枫呆呆的站在远处,定定的看着阖上的房门,他说不出来,自己此刻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情。

    为什么会害怕呢?为什么会有点不安呢?

    因为她是被自己害了吧……

    他只能如是的说服自己,然后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医院,就连双亲在背后的不断呼唤声都没有听见,更别提是已经被禁锢的顾青瑶了!

    冷琴在沉睡了两天两夜之后,终于醒了过来。

    睁开双眼,她首先看向了自己的腹部,原本隆起的腹部已经变得平坦,她的心一阵猛烈的刺疼。

    再看到一旁的保暖箱,隐约间,她看到了一双小手微微动了一下,所有的担忧在那一刻尽数消散了。

    “小雪嫂子,我想看看孩子……”

    慕念雪面露难色,迟疑着,若是这个时候告诉她那个消息,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

    “小琴,你才醒来,再多躺一会,孩子还在保暖箱,不能抱出来。”

    她的迟疑,引起了冷琴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