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一十八章 需要摘除子宫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五百一十八章 需要摘除子宫

    冷琴的情绪自那天之后,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她开始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病情好的很快,一个星期的观察期过去之后,便也到了可以出院的时候了。

    来接她出院的,不只有冷烨和慕念雪,还有瞿氏夫妇。

    在她出院之前,瞿氏夫妇就来找过他们,央求他们,苦苦哀求着,说了一大堆话。说无论如何都要将孩子交给他们,否则孩子便会丧命。

    冷家兄妹怎么都不肯定会答应,将他们的话也理解成了唬人的理由。

    见他们的态度坚决,瞿海东到这个时候,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将瞿家的秘密告诉了他们。

    听完他的话,他们依旧不是很相信,可当他们看到瞿海东手臂上,还未消失的一个类似纹身的胎记。再想到孩子手臂上那个浅浅的有着小小轮廓的小斑点,隐约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为了孩子,冷琴思忖再三,和大哥商量一番之后,还是答应搬进瞿家的另外一座宅子。

    “小琴,我们可以去看孩子吗?”

    将他们送到了宅院后,瞿夫人小心翼翼的问着,眉宇间也透露着小心,她害怕自己一句话就会将原本紧张的关系弄的更加尴尬。

    走在后方的冷琴,脚步微微顿了一下,迟疑了几秒,才缓缓的转首,淡淡的应声,“嗯。”

    瞿海东的脸上露出了释然的微笑,是着儿子还是有机会来挽回的,可是下一秒,他就听到了她冰冷的开口,“只是,在这里,我不希望看到除你们二老之外的瞿家人。否则,我会不惜带着孩子冒险离开这里的。”

    虽然没有看到他们的表情,可她还是从他们轻微的抽气中察觉到他们的意图。

    要她和他重新在一起?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伯父伯母,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去歇着吧!我们还要整理东西,恐怕也招待不了你们!”

    开口的依旧是冷琴,她微微侧了侧身子,浅笑嫣然的看着他们,那样恬静的模样,实在让人无法苛责,“大哥,嫂子,我们走吧!”

    瞿海东和妻子互觑一眼,不好执意强求,也不愿意留在这里看人脸色,便坐上车离去了。

    两拨人,谁都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路虎,驾驶座上的人,视线一直停留在这边,深邃的眸子如一潭黑泉,让人猜不透其中的深意。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起,里面传来了林朗的声音,“总裁,有人将顾小姐送到了公司,她……的状况不是太好,请您回来一趟!”

    “我知道了。”剑眉微微一拧,眸光闪动了几下,他迅速的发动引擎离开。

    瞿氏,总裁办公室。

    “她人呢?”

    “顾小姐在办公室里,她怎么都不愿意呆在休息室里,特别害怕和人接触。”林朗简单的交待了自己的所看到的一切。

    “嗯。你去忙吧!”浅浅的应了一声,瞿流枫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一打开,一阵轻淡的血腥味便扑鼻而来,眉头很自然的皱在了一起,眸色也不觉的暗沉几分。

    自从冷琴出事之后,他只来进来过一次办公室,即便是要办公,也都是林朗进来拿的资料。因为只要他一进来,那淡淡的血腥味道,总是会刺激他的感官,即便保洁员已经拿消毒水清洗了一遍又一遍,可那清晰的血腥味怎么也无法从他的鼻尖消逝。

    只要他微微一合上双眼,他便几乎可以想见到冷琴惨白着一张小脸,整个人都浸泡在血泊之中的模样,他的心便会不由自主的紧缩。

    顾青瑶蜷缩着身子坐在墙角的一隅,身上还是那天露肩短裙,只是已经起了很多褶皱,还沾染着一团团的污渍。

    她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瑶瑶……”

    纤细的身子微微瑟缩了一下,顾青瑶缓缓的抬头。直到这个时候,瞿流枫这才算是看清楚了她的模样,苍白的脸上脏兮兮的,双眸空洞洞的,没有任何焦距。

    “流枫,流枫……”喃喃的唤着他的名字,她颤抖着想要站起身子,却没有办法。

    “瑶瑶,你这是怎么了?”

    及时扶住她,瞿流枫担忧的追问,他注意到她裸露在外面的手臂和腿上到处都是青青紫紫的颜色。

    “流枫,我,我……”我了半天,眼泪簌簌的往下掉,却都没有说出下文。

    最后,不知道是因为激动的,还是因为什么,她竟然就这么晕过去了。

    中心医院,vip病区。

    “医生,她怎么样了?”

    “瞿先生,我们借一步说话。”医生警惕的看了周围一眼。

    到了办公室,医生谨慎的关上了办公室门。

    “瞿先生,顾小姐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譬如,失踪之类的?”

    “她确实消失了好几天,她到底怎么了?”

    “她下,体被严重撕裂,她之前应该受到了不止一人的粗鲁暴戾的性侵害!而且,她的下,体被灌输了太多的污染物,###已经严重发炎坏死,必须立刻做切除手术。同时,顾小姐还受到了严重的###,身上有多处瘀伤,而且还有好几处软骨质挫伤……”

    医生后面喋喋不休说的该注意的事件,他已经没有心思再听下去。

    瞿流枫的脑子里,一直回荡着冷烨那天说的话,“秦帮的兄弟们很久都没开荤了,将她送去秦帮,犒劳犒劳兄弟们!”

    他猛地站起身,惊得医生立刻闭上了嘴,警惕的看着他,还以为是自己说了什么话让他生气了。结果,瞿流枫却默默地转身离开了,只是浑身散发的阴鸷吓人的厉害。

    瞿家别院。

    “少爷,瞿流枫来了!”

    收拾安排好一切,冷烨才坐下,轻玄便上来告诉了他这么一个消息。

    “他来干什么?告诉他,小琴是不会见他的。”

    他拿小琴当什么了?高兴的时候就哄哄?不高兴了就将她丢弃在一旁不管不问?

    “他说他是来找少爷你的。”

    “哦?”冷烨的眉微微一挑,嘴角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微笑,“告诉他,我没时间。”

    “是。”

    轻玄退下去了,本以为他也该识趣的自己离开了。却不曾想,外面竟然响起了打斗的声音。

    循着声音,透过落地窗看过去,竟然是瞿流枫和轻玄动手了。

    薄唇不由得微微朝上勾起,阴鸷的眸子里闪动着嗜血的色彩,手中夺过报纸被随意一丢,他站起身缓缓的朝外走去。

    “轻玄,住手,这可不是我们的待客之道。”

    “是,少爷。”轻玄的身手属于迅捷型的,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他便已经收掌,闪退到了冷烨的身边。

    “哼,冷烨,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见到他,瞿流枫第一个反应,便是冷嘲热讽。

    “瞿少的火气看起来似乎很大呢!不知道,冷某哪里招惹到你了?”

    冷烨邪肆的笑着,背后隐隐的有一股黑暗的气息在不断的聚拢,将他团团的围住。

    “冷烨,伤害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你未免太过分了吧?”

    “哦?手无寸铁的女人?莫非,你说的是顾青瑶那个小贱,人?”眉一挑,冷烨不急不缓的道,“能够将小琴伤成那样子,怎么可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怎么着,也能够在晚上招待二三十个男人吧……”

    贬低、嘲讽的话,淡淡的说出,冷烨的脸上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插在裤兜里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冷烨,果然是你做的!你为什么要那么伤害瑶瑶?她才只有十八岁啊!切除###,她以后的一辈子就都毁了!”

    “哦?是吗?”冷烨轻淡的声音,眉微微跳动了一下,心中闪过疑问,却没有表达出来,“那又怎么样?与我何干?”

    “如果不是你派人把她送往秦帮,去犒劳你的那些兄弟,她怎么可能会变成那样!”

    “就她?我还嫌她脏了我们兄弟的身子呢!”

    冷烨嫌恶的皱了皱眉,一副不屑的样子。

    “冷烨,就算你要为冷琴报仇,一而不应该伤害无辜的人。”

    一想到,顾青瑶因为自己遭受到了那样非人的待遇,甚至以后都不能生育,他的心就忍不住一阵抽紧,虽然没有疼痛的感觉,却还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