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一十九章 血的诅咒
    几个人同时回头,却见穿着家居服,带着月子帽的冷琴站在门口。【ka"她不急不缓的走过来,边走边低低的开口。

    “她顾青瑶害死了我一个孩子,这样的报应,是她理所应当的承受的!在我看来,顶多也只算赔了我孩子半条命!这样子,已经是我对她的最大的宽容了。你竟然还说我们过分?瞿流枫,你忘了吗?那孩子的体内还流着你的一半血液!都说虎毒不食子,你竟然可以为了一个女人,狠心不管自己孩子的死活!”

    “冷琴,这根本就是两码事,你不要混为一谈!瑶瑶还只是个孩子,这么做,未免太残忍了!”

    瞿流枫有点急躁的开口,孩子的过世,对他来说也一个沉重的打击。只是,逝者已逝,他何必苦苦的纠缠在那悲伤之上呢?

    再说了,就算瑶瑶真的有错,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方法来惩罚她啊!

    她还只是一个孩子!

    一直漂浮的视线,终于挪到了他的面前,冷琴定定的看着他。

    良久,才扯唇,肆笑了一声,眸底渐渐的升起了寒意,“竟然这样,那我也就不用顾忌什么了!你、瞿流枫,她、顾青瑶欠我孩子的一条命,我一定会讨回来!”

    她过分,她残忍是吗?

    那她就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真真的狠心、残忍!

    她这样的改变,让瞿流枫短暂的惊愕了几秒,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回应。

    就在他晃神的时候,冷琴取下了手上的戒指,摊在左手掌心中,右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匕首。

    “小姐……”她的动作吓到了轻玄。

    冷烨倒是一脸的镇定,似乎知道她不会伤害自己一样。

    匕首一抬,落下后,她的手掌已经破了,鲜血顺着纹路,缓缓的朝掌心移动。

    她却好似完全没有感受到疼痛,嘴角勾着一抹冷笑,朱唇微启,一字一顿的道,“以我之血为咒,从今往后,你我恩断义绝。再见之时,我定要以你的血祭奠我的孩子。”

    鲜红的血液,在掌心凝聚,钻戒在阳光下,被鲜血包裹着,散发着诡异的色彩,一道无形的血咒就这么在悄然之间形成。

    瞿流枫定定的看着她许久,怎么也想不到一向温柔、恬静的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这是代表她要和自己决裂了吗?

    她的人生,以后和自己再也没有关系了吗?

    莫名的落寞,不断的扩大,将他的心狠狠的胀满。他也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的,他也希望孩子可以平平安安生下来的……

    可是,眼下,似乎他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

    冷琴淡淡的笑着,覆手一翻,手中的钻戒掉落在石板路上,反弹了几下,跌进了草丛之中,鲜血顺着重心,也滴落了几滴在石板上,溅开一道浅浅的痕迹。

    张了张唇,瞿流枫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只能看着冷琴缓缓的转身,一点点的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一点点的从他的世界离开……

    瞿流枫不知道身边的人究竟是何时散去的,更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样再次回到医院的。他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完全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要去哪里,或者是要做些什么事情。脑子里不断的盘旋的,只有冷琴那冷若冰霜的话语,以及那决绝的背影。

    回到医院的时候,病房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顾青瑶醒后,得知自居要切除###的消息,就好似发疯一样的,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最后,竟然坐在了窗台上,一副意欲跳楼的模样。

    医生和护士不停的在安慰她,但却起不到任何作用。

    “瞿先生,你总算是回来了,你赶紧去看看顾小姐吧,她吵着要自杀呢!”

    瞿流枫的眸色一紧,疾步走进病房,却见病房的窗户打开,顾青瑶穿着病号服坐在窗沿上,肆虐的风刮过,吹起了她的发丝,露出那张憔悴的小脸。

    “瑶瑶,你干什么,赶紧下来!”

    “流枫,医生说我要做###摘除手术……这是真的吗?”怯怯的开口,她似乎在等待着最后的宣判。

    “不是的,你不要听医生瞎说!”临了,还不忘狠狠的瞪了医生一眼。

    “不,你骗我,你在骗我,医生都告诉我了。如果我不摘除###,我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它会感染周围的器官,不用半年的时间,我就会死了……”她喃喃的说道,眸中已经含着点点的泪滴。

    “流枫……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想念我?会不会记得我?”

    “瑶瑶,你说什么傻话呢!赶紧下来!”

    瞿流枫的心中涨着郁结的气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细细的哄她。

    “可是……如果没有###,我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我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甚至都没有办法当一个母亲……”

    她的声音极度悲凉,带着彻骨的绝望。

    “不能生,我们可以去领养孩子!瑶瑶,乖,你先下来。我答应你,等你出院了,我们马上就结婚……”

    瞿流枫的劝说,终于起了作用。顾青瑶的身子明显的顿了一下,她缓缓的回头,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流枫,你、说的是真的吗?就算我变成这样,你……还要和我结婚吗?”

    徐徐的凉风吹散了她的发丝,将她的脸遮去了一大半,以至于没有人发现,她眸底一闪即过的那抹兴奋的精光。

    “是,就算你真的不能生孩子,我也一样会娶你!”

    瞿流枫说的肯定,听上去似乎是在安抚她的情绪,却又更像是在安慰、说服自己。

    “瑶瑶,乖,到我这里来。”

    他的声音轻轻的,安抚着她的情绪,同时慢慢的朝她靠近,趁着她一个不防备,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抱下了窗沿。

    在他一番细细的安抚下,顾青瑶的情绪渐渐的恢复了正常,终于不再吵着说自己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手术也在两天之后进行,或许是因为年轻的关系,她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只是一个星期的时间,便已经可以出院。

    顾青瑶出院之后,瞿流枫便直接带着她回了瞿家大院,向父母宣布了自己要和她结婚的消息。

    不用说,瞿氏夫妇肯定是反对的,可是不管他们怎么反对,瞿流枫依旧执意坚持,甚至还要给她一个浩大、奢华的婚礼。

    不顾父母和爷爷的反对,他甚至还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对婚事进行大肆的宣扬。

    瞿老爷子被他气到不行,差点再次进医院,为了落得个眼不见心不烦,他干脆直接去了西班牙。

    瞿家别院。

    和奶妈一起照顾两个孩子睡着之后,冷琴下了楼,才走到客厅,电视里便传来播音员甜美的声音,“瞿氏现任总裁瞿流枫,将在三个之后与当红模特顾青瑶结婚,据悉,这是瞿大少爷的第二次婚姻,但是声势和准备明显比上次要浩大许多,由此可以看出去瞿大少爷对这次的婚事很用心……”

    嘀嘀咕咕的声音还在继续,慕念雪却果断的切换了频道,轻啐了一声,“恶心!”

    冷琴的眉微微动了一下,轻笑出声,“嫂子,你和大哥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呢?”

    “我觉得现在这样子挺好的,未必要结婚,烨,你说呢?”

    小琴才遭遇了那样的事情,原本预定在一个月之后举行、还未来得及公布的婚礼,也被两人无限期的往后推了。当然,这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告诉小琴的。

    “嗯,我们还想多享受享受二人世界,这么早结婚,我怕你嫂子会早早的就嫌弃我!”冷烨半开玩笑的说道,黑眸中闪动着温柔的波光。

    冷琴笑了笑,她或多或少还是知道他们的犹豫,只是在心中记住了他们对自己的付出,却也没有揭穿他们的谎言。

    “大哥,那件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帮里的兄弟,没有动她吧?”好看的脸上有着淡淡的担忧,虽然相信大哥的为人,可是却不敢保证那些久未碰过女人的男人,不会在见到顾青瑶这样的大美女之后失控。

    “帮里的兄弟自然不会做这种事情!带她过去d市,本来就只是想要吓唬吓唬她罢了。你醒后第二天,我就已经让轻玄送她回来了。”

    提起这件事情,冷烨的眸色微微变了一下,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大胆的给他栽赃,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