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温柔的杀手
    瞿流枫的反应,让顾青瑶微微皱了下眉,眸底有不悦迅速的闪过。只是,脸上的表情没有表选出太多的变化,心中却已然有了防备的意识。

    他这个状况,是要吃回头草,预备将自己置之不顾了吗?

    狭长的眸,微微眯了一下,眸底迸射出一道寒光,看向冷琴的视线里更是多了几分阴沉。

    冷琴却一副镇定的模样,将她所有的敌视尽数吸收。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浓烈,似乎在嘲笑着她……

    看着她那张淡定从容的笑脸,顾青瑶气得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真想冲上去撕碎了她的小脸。可是,即便心中有多少激动的想法,她还是不能采取任何的措施。

    “哈哈……瞿少可真是会猜,这一猜,就猜了个准。只可惜啊,郎有情妹无意!我也就只能默默地做她的护花使者了。那些伤害她的人,我一个都不会轻饶。尤其是……害死了她孩子的罪魁祸首!”

    伊藤说话的时候,俊美的脸庞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身上散发的儒雅气质,无害到了极点。只是,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神色却陡然发生了变化,之前的淡定、笑意尽数消失不见了,只剩下浓浓的阴鸷气息,棕褐的眸底更是闪动着嗜血的色彩。

    依偎在瞿流枫怀中,一直努力假装镇定和平淡的顾青瑶,终于不能再继续假装了,眸色微微一紧,脸上不自觉的多了一丝恐惧。

    她虽然并不是道上的人,却并不是不谙世事。在日,本学习的那几年,她参加过不少地区的培训,到各地都去表演过,对于当地的一些传说还是有所耳闻的。

    伊藤家族的势力自然是不必说了,关于伊藤至北的信息,她也知道的不少。

    伊藤至北活了二十八个年头,有一大半的时间都耗费在中,国。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在日,本的发展。

    即便他不是伊藤家的长子,但是他在备好到的名气,却丝毫不必他大哥伊藤至南差。他处理事情的手段,甚至比大哥更多了几分冷酷和绝情。

    再加上,他每次“办事”的时候,总是洋溢着温柔的笑容,因此得到了“温柔杀手”的外号。有人将他的笑容刊登在报纸上,一瞬间便挤下那些知名的明星,成为了日,本女人们心中可遇不可求的“男神”。

    他说话向来算话,从不虚夸,他说要对自己动手,那就一定不会饶过自己。

    想到传闻中,他经常使用的“十大酷刑”,她的身子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若是他用那些手段来对付自己,她恐怕根本连第一道都挨不过去吧!

    真想不到,冷琴白喉,竟然还会有着这么一个厉害的角色撑着。看来,她似乎太低估了冷琴,也太低估了冷烨的势力!

    瞿流枫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面的话题,就在这个时候主持司仪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也及时化解了他的尴尬。

    周遭围观的人群,一看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也就没有了围观的兴趣。这个样子,根本就不会开战,没有什么看头了!

    一番问候和感激之后,宴会很快正式开始。

    注意力一被打散,顾青瑶便急急地拉着瞿流枫去了别的地方。若是再和伊藤呆在同一块地方,她恐怕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因为心跳过快而亡的人!

    到了看不见伊藤至北和冷琴的地方,顾青瑶的情绪很快便恢复了正常。似乎发生了之前的事情,并未对她造成任何的影响。

    她穿着那袭红艳到了极点的礼服,摇曳着裙摆,穿梭在人群之中,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的好似一朵鲜花。

    不远处,瞿流枫微微蹙眉,凝睇着她花儿一样的身姿,眸中闪动着深意。

    和顾青瑶在一起这么久,她永远都是这样一副无忧的样子,好似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对她造成影响一样。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她,看在他的眼里,却多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心中总莫名的有一股抵制的冲动,对她的一言一行更是反感到不行。

    原本焦灼在她身上的视线,渐渐的没有了之前的热切了,到后来也就不自觉的转移了。两道眸光好似有自己的生命一样,在人群中搜索着另外一道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

    视线在人群穿梭了许久,终于,他在跳舞的人群中,找到了个那个熟悉的身影。

    伊藤环着她的腰,领着她在舞池中摇曳。两个人,男的俊,女的俏,不论从哪个角度上看都是一对璧人。

    这个认知突然之间窜进他的脑中,他的身子好像被电触了一样,猛地一震,

    “你说的是真的吗?那个真的是瞿大少的前妻吗?看上去很有气质,很美的啊……”

    “就是啊!真不知道瞿大少在想些什么东西?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要,反而,去娶一个没气质没家世的小模特。”

    “哎哟,最重要的不是这个!你们刚才难道没有听见吗?那个顾青瑶害死人家一个孩子啊!”

    “真的啊?!啧啧,娶一个害死自己孩子的人,瞿大少的品位还真的极端!”

    ……

    几个女人围在一起,毫无顾忌的议论着,即便是看见瞿流枫就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也没有闭嘴的意思。

    她们的议论,让瞿流枫不由得皱了皱眉。

    忽然之间,他想起了那两个才出世不久的孩子。想到自己竟然只能从视频录像上看自己的孩子,胸口好似压着一块大石头,让他喘不过气来。

    炙热的视线,依旧紧紧的跟随着冷琴。

    看着那道俏丽的身影,在别人的手臂下画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心中好似被成百上千只蚂蚁啃咬一样,丝丝密密的疼麻着。

    一曲终结,伊藤至北牵着冷琴的手缓缓的走出了舞池。

    “小琴,能请你跳支舞吗?”

    他的脑子里还只是有这么一个想法,还没有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付诸实际行动,他的身子已经不自觉的做出了反应。

    他的出现,让人有细微的吃惊。

    “伊藤先生,不介意我和你的女伴共舞一曲吧?”瞿流枫淡淡的开口,看向他的眸中闪烁着未知的敌意!

    “当然不介意!”

    伊藤至北浅笑道,脸上的表情依旧轻淡,微微抬手,将冷琴的手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冷琴也没有做出反对的举动,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踏进了舞池。

    双手一换上她的纤腰,他就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心砰然跳动了一下,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在不断的扩张。

    伴随着这异样感觉的,还有一股难得的满足和归属感,似乎这具身体的主人,就应该是自己的,她就应该是自己的。

    交握的双手,浅浅的传来她之间微凉的温度,剑眉不由的微微皱了一下,他记得她怀孕的时候,手也是一直这么冰凉的。

    “你的身子,似乎调理的并不太好……”

    难得两个人单独面对面的时候,他终于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

    冷琴的眉微微一扬,浅笑了一声,淡淡的道,“我的身子,无需瞿少牵挂。”

    疏离的话语,好似一道无形的墙壁,将他们之间的距离生生的隔开,冷琴的眸子微微眯起了一点,睨了他一眼,不过是半个多月不见面,再见到他的时候,她的心中竟然会有一种强烈想要作呕的冲动!

    “小琴……我们……难道就不能做朋友吗?”

    他的视线渐渐的没有了焦距,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她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他的心中却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别人或许可以,但是我们……只能做仇人!”

    他当她还是那个好欺骗的冷琴吗?还是那个什么都围着他打转的冷琴吗?只要他一句话,自己便会沾沾自喜的乐上半天吗?

    他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

    “小琴……”

    瞿流枫急急地唤着她的名字,圈在她腰间的手臂,不由的加重了力道,两个人的身子更加贴近了一些。

    “瞿少,你的未婚妻就在不远处看着呢,注意点自己的行为。若是落下什么把柄,回家可就不好交差了!”

    她的话并没有让他松开她,相反,似乎还更紧了几分,只要动作稍微偏大,她甚至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隔着布料皮肤之间的摩擦。

    他的眸光灼灼的盯着她,她的脸上是淡然的微笑,眸中闪动着未知的星芒,只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