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横刀夺爱
    人群里再一次炸开了锅,大家都在心底猜测着原因,记者们也拿起了话筒开始追问。【 但是瞿海东只是冷着一张脸,什么都不说,只是在保安的护送下,推着父亲朝外走去。

    有记者想起了之前的记者招待会,恍然之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瞿先生,听说你和家人一直都不太支持瞿大少和顾青瑶之间的婚事。请问你这一次和瞿大少脱离父子关系,是不是因为瞿大少要和顾青瑶结婚的关系?”

    记者的问话,倒是一点也不含糊,所说的话每一句都直击要点。

    瞿海东离开的步迟疑了一下,身形也跟着停了下来,他缓缓的转首,看向发问的记者姑娘,定定的盯着她几秒。

    之后,才缓缓的开口,“既然他非要因为一个女人,抛弃全家所有的人,我们又何必再固执的强求,放他自由岂不是更好?”

    瞿海东的话说的轻松,唇角也随着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他的视线甚至都不曾转移一下,完全将距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儿子忽视。

    话音落下,整个会议室里都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豪门家族对于身份地位十分介意,已经不是第一天听说了。但是因为这种事情,将儿子驱逐出家门的事情,他们却还是第一次听说。

    毕竟,豪门之中,对血脉可是十分的重视,家中的儿子更是如稀世珍宝一般的珍贵!

    可是,瞿海东为什么会狠得下心,将瞿流枫驱逐出家门呢?难道顾青瑶真的像报道中所说的那么差?还是说,在这背后,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大家的好奇心,再一次的被卷起……

    不管记者们再怎么追问,瞿海东都没有再做出回应,他只是默默的推着父亲走出了会议室,继而离开了瞿氏。

    他们一走,大家的注意力便立刻转移到了当事人之一的瞿流枫身上。

    “瞿大少,你不顾家庭的反对,无论如何都要娶顾青瑶到底是为什么呢?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瞿大少,你父亲都执意要和你脱离父子关系了,你还要坚持和顾青瑶小姐在一起!你觉得你们之间的爱情能够有多长久呢?”

    记者们的提问一个个的,接踵而至,让瞿流枫一时间竟然无法招架。

    他只能默然的面对着那些记者,神色一点点的变得难看起来。张了张嘴,到了喉口处的脏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惹不起,他总躲得起吧!

    如是想着,他便迅速的站起了身子,快步朝外走去。

    难得有好新闻可以报道的记者们,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

    他们亦步亦趋的在身后跟着,不断的继续追问,若不是瞿流枫的手脚够快,只怕要被这些记者们“生吞活剥”了。

    瞿流枫被驱逐出家门的消息,比起前一个消息要轰动的多。

    新闻一经报道之后,立刻在这个城市掀起了轩然###。只是,各自的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看法。

    有人赞同他的行为,觉得为爱勇敢的男人格外的帅气,瞿家的家长们做的未免太过火;有人支持瞿家家长的做法,一个为了爱情,连家人都不顾的男人,留在家中也没有什么意思;也有人觉得,这豪门家族里的事情就是复杂,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

    各种议论和见解都有,只是态度都有一个明确的态势,那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些事情对他们来说,也不过就是茶余饭后的一点谈资罢了!

    可是,在有些人的眼中看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窝在家中顾青瑶看到新闻报道之后,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直转。就连瞿流枫回到家,都差点忘记了要掩饰自己的情绪。

    所幸她反应及时,很快便轻松的将话题换衣,这才没有被发现。

    同样掀起波澜的,还有瞿家别院。

    “他还真的敢娶那个女人!”

    伊藤浅睨了电视上的人一眼,语带嘲笑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冷琴冷笑一声,淡淡的说道。

    像他那么自负的人,只要他想做,怕是玉皇大帝来了,也阻止不了!

    “啐,你可真是了解他呢?!”

    伊藤忍不住轻咒了一声,语带酸楚的说道。对于冷琴这样的态度,着实有点不高兴。

    “伊藤,我们上次下的料,是不是还不够猛?”

    纤细的手指翻看着手中泛黄的古书,冷琴的眉微微拧着,似乎是在考究什么。

    “那顶多不过就是点皮毛罢了,怎么?小琴这是想要给他们下猛料吗?”

    “不急,一步步来,我们有的是时间!”

    急急忙忙的将他们整死,岂不是太便宜他们?

    她要看着他们一点点的受尽折磨,直到她觉得满意只有,才开始动手将它们最后解决。

    伊藤倒是也没有多在意,只是浅浅的笑笑,淡淡的询问,“那你现在是有什么打算?”

    “横刀夺爱!”

    泛黄的书本被阖上,冷琴的表情淡然。

    “嘎?!”绝美的脸庞,掠过一丝淡淡的惊讶。

    “顾青瑶最在意的,不就是瞿流枫吗?那我就把他抢过来!”

    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只是那笑意冰冷的彻底,不带一丝温度,让伊藤的心也不由的微微一寒,棕褐的眸似乎也感染了她的冰冷,浮起了一丝阴鸷。

    顾青瑶!

    是你将那个善良、天真、单纯的小琴杀死了,这个仇,我一定会细细的跟你算来!等到冷琴玩够了之后,就该是我来对付你的时候了……

    瞿流枫和瞿家脱离关系之后,身份和地位在一瞬间下滑到了极点,除却几个真正的朋友之外,其他的人都不再和他联系。

    哪怕是不下心遇到了,也都是匆匆告别,一副害怕他会黏上自己的模样。

    这种情形,早就在瞿流枫的意料之中。面对的时候,情绪也就没有多大的起伏。倒是顾青瑶不淡定,承受不住了。

    “啐,什么人嘛……不打招呼也就算了,竟然还假装不认识!他难道忘记了,上个月他还求着你帮忙替他公司度过难关呢!”

    看着匆忙离去的背影,顾青瑶没好气的说道,一张小脸更是气鼓鼓的。

    “好了,瑶瑶,没什么可气的。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了!”瞿流枫浅笑着。

    表面上看上去,似乎真的不在意,可是,心中还是记住了那个人的名字。

    “可是,人家就是生气嘛,这些人简直太过分了!”

    顾青瑶不满的抱怨,跟在瞿流枫的身边好几天,她已经看过了太多这样的情形。

    “没什么大不了的,总有一天,他们会为自己的愚蠢而后悔!”

    眉微微一挑,瞿流枫笃定的说道,深邃的眸中闪过了几丝光芒。

    他们以为他瞿流枫真的就这样“死”了吗?他们未免也太天真了!

    突然之间,他觉得被驱逐出家门也未必不是一件坏事。至少,让他看清楚了更多人的伪善嘴脸……

    “好了,瑶瑶,不要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你不是肚子饿了吗?咱们去吃午餐了,乖……”

    磁性的嗓音,带着淡淡的宠溺,顾青瑶没有再迟疑,很快便从之前的情绪之中恢复了过来,跟在他的身后上了车。

    市内某西餐厅的停车场。

    顾青瑶才从车上走下来,却见对面也停进了一辆车。车子的牌,照和车型,看上去都有点熟悉的样子。只是,她的注意力都在瞿流枫身上,并没有多注意。

    等到瞿流枫下车,两人一齐转身离开的时候,才赫然发现车内的人竟然的伊藤和冷琴。

    忽然撞见的几个人,都有微微的震惊,不过伊藤他们明显要镇定的多。

    “哟,瞿少,真巧啊!你也来这里吃饭?”

    率先开口的是伊藤,说话的时候,他的视线刻意避开了顾青瑶。他们还未完全走出来,冷琴的身子藏了一半在他的背后,让人看不真实她此刻的表情和模样。

    “是啊,真巧!”

    瞿流枫敷衍的答应着,脸上是皮笑肉不笑的微笑。

    灼灼的视线不由自主的朝他的身后望去,那道纤细的身影,虽然只是轻微的一闪,他甚至看不清楚她的容颜,却还是紧紧的攫住了他的视线。

    “相请不如偶遇,既然咱们这么有缘,不如就一起用餐吧?多个人,也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