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二十八章 他也会难过?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五百二十八章 他也会难过?

    瞿流枫明显的忽视,让顾青瑶心生不悦,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抿抿唇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一想到如今的状况,害怕会再次激怒了瞿流枫,她也不敢继续张扬,只能默默地将不开心咽###中。

    “流枫……”她幽幽的开口唤着他的名字,清幽的声音里带着怨怼,希望可以借此引起他的注意。

    “哎哟,你看我这什么眼神,竟然忘记了瞿少的未婚妻还在这里!真是不好意思啊,顾小姐,本人一向眼拙,对于那些不太干净的东西,总是会自动忽视,还请你不要太在意!”

    听上去诚意十足的道歉,其实饱含了浓郁的贬低和不耻,这让一直都备受男人疼爱的顾青瑶心中更是不悦,眸中燃烧的火焰,愈发的热切了。

    “流枫,我们走吧……”

    强迫自己隐忍着怒气,努力将情绪平复,尽力让自己的语调变得平淡。

    “伊藤先生,请吧……”瞿流枫依旧自动忽视了顾青瑶的话,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微微侧身。

    伊藤倒是一点都不客气,牵着冷琴的手,朝前走去。

    冷琴一直都保持缄默,什么话也没有说,更没有和他们有任何的肢体和眼神的接触。

    只是在经过瞿流枫的身边之后,递给了伊藤一个微愠的眼神,似乎在责备他的自作主张。伊藤却好似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怒气,环在她腰际的力道微微紧了紧,嘴角一直噙着淡淡的微笑。

    走在他们后面的瞿流枫,看到他们之间亲昵的模样,只觉得心中堵得慌,有一种急欲发泄的苦闷纠结在心间,无法得到释放。

    进了餐厅之后,四个人挑了一个隐秘的包厢,只是还未坐下,冷琴便低声惊呼了一声,“糟了,我的手机还在车上。”

    “不过就是吃顿饭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伊藤,你忘了吗?我还在等电话呢!”她娇嗔的抱怨着,转而向其他两人说道,“失陪一下,我去取下手机马上就回来!”

    “我陪你一起去吧?”伊藤淡淡的开口。

    “不用了,就在停车场而已。”

    冷琴离开之后,包厢里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顾青瑶一直微微颔首,不敢正视伊藤,他的眼神让她感到极度的恐惧!那天,他在宴会上说的话,忽然在耳边回荡,想着他的狠毒,心中的恐慌不由的加剧了几分。

    本就抑郁的瞿流枫,就更是没有话题可说了,只是阴沉着一张脸,漠然的坐着,脑海中却不断回荡着冷琴的身影。

    终于,他还是按捺不住了,站起了身子,轻淡的道,“抱歉,我去一趟洗手间!”

    “流枫,我也和你一起去……”见他要离去,顾青瑶自然不肯了,急急地站起身子,要跟去。

    但是,瞿流枫怎么可能会允许她跟?

    “瑶瑶,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乖……”强忍着心中的那抹轻淡的嫌恶,他耐着性子说道。

    “可是,我害怕……”说话间,她怯怯的睨了伊藤一眼。

    却见他俊美的脸上挂着绝美、勾魂的笑容,看上去那抹的无害,却让她心中的寒意陡然之间又升了一个等级。

    “这里是餐厅,又是大白天的,有什么可怕的?瑶瑶,不要任性!”微微上扬的尾音,透露着淡淡的不悦气息,这是自从和家人决裂之后,他第一次给她脸色看。

    最终,害怕他会反悔,和自己解除婚约,要维持住和他婚姻的想法战胜了所有的一切。

    出了包间之后,瞿流枫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转身走向了直通地下停车场的电梯。

    冷琴从车中取出了手机,才关上车门,一转身却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何时站了一个人。

    “瞿少,人吓人,可是会吓死人的,可不兴你这么玩的!”

    微微怔忡了一下,冷琴的眸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惊愕,只是稍纵即逝。

    “不做亏心事,你有什么好害怕的?!“本是想要开口询问她的近况,可是一想到她和伊藤亲热的木有,说出口的话,就完全变了调,酸楚的味道十足。

    “不做亏心事,也怕鬼敲门!毕竟这个世界上的好事鬼,太多了,不是吗?”冷琴倒是回答的清淡,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发怒。

    “瞿少,你已经是有未婚妻的人了,不应该和我这个前妻在有过多的交集。你不想宴会那天的事情,再发生一次吧?”

    冷琴幽幽的开口,唇角勾起了淡淡的微笑弧度,只是眸底却有不屑和嘲讽闪过。这一切,自然都没有逃过瞿流枫的眼睛。

    只是,不知道为何,他却忽然之间没有怒气。

    “那天的事情,实在是太抱歉了。瑶瑶她太孩子气了,给你造成的困扰,我在这里代替她向你道歉!”他淡淡的开口。

    “做错事情的人,是她,不是你,就算你代替她道歉,也不能够弥补她所犯下的错误!”

    冷琴的眸色陡然一变,眸中的淡然早已经尽数消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刺骨的寒意,即便是和各种人都打过交道的瞿流枫,心中都冷不丁的微微一颤。

    “更何况,有些事情,可不单单只是道歉就可以解决的!”

    清亮的眸中突然闪过一丝狠戾,冷琴的表情也在陡然之间变得阴沉。嗤笑了一声,冷琴越过他,朝电梯所在的方向走去,没有再搭理他的意思。

    看着她瘦削纤细的背影,瞿流枫的胸口莫名的一阵涨疼,有抹不安快速的闪过,脑海中忽然记起了,那一日冷琴发下诅咒的场景。

    “小琴,孩子的事情,我也很难过……”他亦步亦趋的,跟着进了电梯,抢在她的前面,按下了西餐厅所在的楼层号码。

    “你也很难过?”冷琴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看向他的眸子里淡然的就连怨怼都没有。

    “一个要娶害死自己孩子的男人,说他为孩子伤心,瞿少,您这是在说高级冷笑话吗?”

    “小琴,那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不心疼?”

    心疼?!他也会心疼?

    冷笑了一声,冷琴冷冷的睨了他一眼,眸子里除却疏离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其他的情绪。

    她冷笑的模样,和完全不相信的眼神,让他的心好似被百根针同时扎了一样,疼痛的无以复加,整个人更像是陷入了一片迷雾之中。

    “小琴……”

    他喃喃的唤着她的名字,却发现自己根本发出另外的声音。

    从什么时候开始,在面对她的时候,他竟然会有了如此沉重的压抑感?

    陡然的沉默,忽然降临,两个人各自站着,视线都紧紧的盯着电梯紧闭的门。就在瞿流枫预备再开口的时候,头顶的灯光剧烈的闪耀了几下之后,电梯也跟着剧烈的晃动了几下,一震巨大的撞击之后,整个电梯停止了运做,灯光也在骤然间熄灭了。

    待到电梯完全停稳之后,她急急地打开手机,却发现电梯里根本连一格信号都没有,完全没有办法打电话求助。

    突然间来临的黑暗,让冷琴的心陡然一寒,恐惧好似藤蔓一样,从她的脚下开始生长,顺着身体不断的向上、向上……

    在恐惧将她完全吞噬之前,她抬手不断的拍打着紧闭的门,大声的呼唤着,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别喊了,我猜的不错的话,我们现在在第五层,这里正在进行装修!”

    瞿流枫的声音,不急不缓的响起,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老天爷还真是帮他,他正愁没有机会和她独处、好好说话呢!电梯就在这个时候出故障了……

    今天是周末,大厦的管理一般都不会在岗位上,要发现电梯出来故障,至少也得等半个小时之后了。

    冷琴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还在不断的拍打,呼喊,得到的结果依旧是一样的。

    “小琴,听我的,不要再浪费体力了,他们发现电梯故障,至少也得等上一个小时。今天是周末,他们多半都在休息。”

    冷琴不听他的,继续挣扎了一会,才终于放弃了。

    她朝后退了几步,倚靠着冰凉的电梯,墙壁,将手机里的照明功能打开,手机被她死死的攥在手中,她只能借此抚慰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可以安心一点。

    只是,手机的电源毕竟是有限的,再加上她前一天忘记给手机充电,不消一会,手机便因为电量不足关机了。

    电梯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