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为什么都不记得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为什么都不记得

    秘书的介绍还未说完,两个人已经异口同声的发出了惊呼。【,ka~

    瞿流枫穿着一套深色系的西装,没一条缝隙都被熨烫的直直的,俨然一副精明商人的模样,和新闻中所报道的消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到了嘴边的问话,被梗在了喉口处,她忽然记起了伊藤说的话。其实,瞿流枫早就在外面自立门户了,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关系一直没有能够对外宣布罢了。

    “你好,我是慕雪的冷琴。”敛去心中的惊讶,她迅速的将话锋一转,变成了公式化的问候和介绍。

    “瞿流枫。”踟蹰了几秒,瞿流枫没有太多的犹豫,也很爽快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两个人互相介绍之后,便相携走进办公室。

    摒除其他的各种关系不谈,冷琴交上去的样稿,的确是很棒的!在看过稿子,一切的公事都处理完毕之后,瞿流枫淡淡的开口询问,“你……最近还好吧?”

    “不知道瞿少指的是什么?”

    眉懒懒的一抬,没有敷衍的意思,却也没有了昔日里熟悉的那股温柔的语调。

    “你的身体状况,还有……孩子!”

    “多谢瞿少挂心,我和孩子都很好。”一提及孩子,她的脸色便有了细微的变化。疏离的话语,透露着陌生的气息。

    “瞿少,样稿如果没有别的问题,我就告辞了!”

    清脆的声音,没有太多的情绪,淡然的好似清泉一般。

    “已经是中午了,冷小姐赏脸的话,不如一起吃顿午餐吧?”

    “荣幸之至。”迟疑了一下,她也没有过多的矫情,很自然的就答应了。

    他们是合作关系,一起吃顿饭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更何况,难得有可以独处的机会,她可得好好的把握!

    他们才走出办公室,手机的铃声剧烈的响动着,“瑶瑶,什么事?”他说话的语气,并不是太好,甚至可以说,带着一丝浓重的不悦。

    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顾青瑶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从前那样的热情,甚至出现了淡淡的厌烦。虽然不是很严重,却还是真实的存在。

    “流枫,你现在在哪里?我肚子饿了,你不是答应了中午和我一起去吃饭吗?”

    “中午我没有时间,你自己去吃吧!”

    “可是,你明明答应了和人家一起吃午餐的……”电话那头的传来顾青瑶不满的声音,甚至夹杂着尖锐的嘶吼声。

    就连站在他身旁的冷琴都听到了她的声音,眸波一转,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她径直朝前走去,也不知道是因为脚步不稳,还是地滑的原因,她的脚步竟然打了一个趔趄,身子不稳的朝前一斜,差点摔倒。

    所幸的是,她及时扶住了一旁的橱柜,虽然没有摔跤,却还是不可避免的发出了一声惊呼。清脆的声音不偏不倚的,正好顺着电话,传到了顾青瑶的耳内。

    “流枫,刚才那是什么声音?你的身边有女人,是不是?你现在在哪里?你是不是去外面找别的女人了?你……”

    “不要再闹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这样1”话音落下,他便狠狠的的挂断了电话。

    疾步朝前走去,扶住冷琴的身子,担忧的询问,“小琴,你没事吧?”

    “我的脚好像扭到了!”

    她动了动自己的脚踝,却发现脚踝处传来了丝丝的刺骨疼痛。啐,看来果然还是不能做坏事啊,才想要假装摔倒,竟然还真的扭到了脚。

    她在心中暗自轻啐着,小脸因为疼痛已经狠狠的皱在了一起。

    “你动一动看,还能不能走?”

    冷琴努力站直身子,试图着迈出步子,可是脚都还未抬起,身子就重重的倒向了一边。

    瞿流枫的神色一变,抱起她,放在一旁的沙发上,蹲下身子,解着高跟鞋的细带。

    “瞿少,不,你不能……”

    “乖,给我看看!”

    似乎又回到了再瞿家大院的时候,他也是用这样平和语气和自己说话的。眸光微微黯然了一下,里面闪过了比之前更加暗沉的恨意。

    瞿流枫小心翼翼的将她的鞋子脱下,入眼的情景,让他倒抽了一口气,她的脚踝已经高高的肿起了一个包。

    “会疼吗?”他抬起手,轻轻触碰了一下,立刻引来了她的抽气声。

    “我送你去医院!”

    不等她开口说出疼或不疼,他已经替她做出了回答。

    “不用了,我回去擦点药酒就好了。”她淡淡的道,以退为进,也是一种手段。

    “不行,都肿成这样子了,不看医生不行!”

    他的固执一向吓人,不待她说话,他已经以手指勾起她的鞋,抱起她朝电梯处走去。

    “医生,她的脚没事吧?”

    即便老中医已经看过了,做了按摩,也擦了药膏,瞿流枫还是很担心的询问道。

    “没什么大碍,最近一段时间,注意脚不要用力,药膏每天擦两次,要想好的快一点,就多做舒经活络的按摩,不用一个星期就好了!”

    “谢谢。”

    向医生道谢之后,他又抱着她走出了老医馆。

    “瞿少,麻烦你了!”

    因为他抱的姿势有所偏差,她只能抬手环着他的脖颈才能撑住自己的身子不摔下去。

    “不要和我说这种客气话。别忘了,你可是在我公司摔跤的,我也有责任!”

    她的客套,让他不悦的微微皱起了眉头。走到车前,他按下了遥控锁,弯了弯身子打开车门,将她轻手轻脚的放在了副驾座上。

    冷琴笑了笑,低声道谢,然后看着他转身,绕过车头坐到了驾驶座上。

    “好像,碰到你的时候,我总是会惹上麻烦进医院,这一次在公司扭伤了脚,上一次……”到了嘴边的话,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的脸色已经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上一次,上一次,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紧皱着眉头,努力思考着什么,可是脑子里却只是一片空白,似乎有什么记忆要蜂拥而出,却又受到了严重的阻碍。

    “上一次的事情,你……不记得了吗?”瞿流枫不安的询问着,眸中有淡淡的惊愕。

    “我明明记得,那天在电梯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什么记不起来了呢……”她的表情有些痛苦,双手紧紧地抱着脑袋,用尽了全力的试图想起什么,可是依旧只是徒劳。

    看着她痛苦的模样,瞿流枫忽地想起了那天慕念雪说的话,“她患上了重度抑郁症,她会产生各种幻觉……”

    心脏狠狠的一阵抽疼,他的右手狠狠的攥成了一个拳头,骨节都微微泛起了白色,胸口更是涨满了莫名的悲恸。

    “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为什么?我到底忘记了什么……”她努力摇晃着脑袋,甚至抬起手敲打着自己的头部,脸上痛苦的表情也愈来愈厉害。

    “小琴,那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任何犹豫,他将她紧紧的搂进了自己的怀中,没有留下一丝缝隙,脸上的表情也受到了她的感染,散发着淡淡的忧愁。

    “不,你骗我,那天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冷琴明显不相信他的话,挣扎了几下,试图从他的怀中挣脱,可是他却将她搂得更紧了!

    “没有,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是电梯发生了故障,你太害怕,晕过去了而已……”

    剑眉狠狠的皱起,他的眼中散发着浓重的阴沉和痛苦。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希望可以和分担她的痛苦,不要让她一个人承受,这样子的痛苦,实在是太煎熬了。

    这样子,对她,太不公平了!

    “你……骗人!”

    “没有,我没有骗你,真的只是晕过去了!”他不知道冷烨和慕念雪在她醒来之后,到底是怎么和她说的。

    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已经没有办法向他们求证,只能兀自猜测着,将自己的谎言进行到底。

    “真的吗?”

    或许是他的固执,让她敛去了怀疑的思绪,不太相信的喃喃的开口。

    “真的。”他坚定的应声,察觉到她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也就放松了自己的钳制,只是一下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

    在他的抚慰下,她的情绪终于一点点的缓和了过来。

    “不好意思,我失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