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三十五章 不该维护她吗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五百三十五章 不该维护她吗

    第二天,报纸上很自然的都报道了咖啡厅的报道,跟在后面的却是另外一则关于顾青瑶的新闻。【‘上面有不少她和瞿流枫的亲密照,那程度简直可以称的上是香艳,每一张照片的尺度都很大,只是关键部位都被打了马赛克,只留下两个人的面容。

    报道了他们之间的那点私情之后,下面出现了一张医院的诊断书,是顾青瑶要切除###,不能生孕的诊断。

    至于她不能生孕的原因,却并不是顾青瑶和瞿流枫都知道的。而是,因为堕胎过多造成的。而堕胎的原因,更简单,就是冷琴当时怀孕了,瞿流枫不能做出对不起冷琴的事情,不能再让别的女人在怀孕。

    一瞬间,她从昨天还被人唾弃的第三者,狠毒的恶女人,变成了一个值得人同情和理解的可怜女人。

    被推到风口浪尖不再是她,而是瞿流枫,人人都开始责备起了他的无情,并且将他从前的那点花边新闻都挖了出来。

    不少记者围堵在公寓下,只是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人,只看见顾青瑶一个人可怜兮兮的走了出来,让他们不要再等了,瞿流枫根本一晚上都没有回家。

    她的话在不知不觉之间,又将瞿流枫的恶质推到另一个程度,事件的发展已经彻底的转变了方向,没有人再去说她是不是坏,而是在讨论,瞿流枫这个人到底有多么的坏!

    启峰文化公司,总裁办公室。

    当天的报纸,被瞿流枫狠狠的撕碎,丢在地上,阴沉的脸庞上写满了狠戾。

    顾青瑶,你居然敢这么胡诌!

    看来,我还真的把我对你的纵容,当成理所当然了,这胆子真的是越长越肥了,眸色一暗,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林朗,是我……封锁所有的消息,明天我不想看到任何关于我们三个人的报道……另外,派人把顾青瑶从公寓接出来,送到凯文酒店常住房去!”

    挂断电话,瞿流枫的脸色变得愈发的阴沉了,眸中也闪动着点点的复杂的光芒。

    稍坐了一会,他拿起手机,又拨通了另外一串号码,“是我,十五分钟之后,把你查到的资料送到我办公室来!”

    不等对方回话,他已经很果断的挂断了电话,深邃的眸中涌动着暗潮……

    凯文大酒店,vip客房3068号。

    午餐时间刚过,服务生才将餐盘收走,瞿流枫后脚就出现了。

    “流枫……”看到他出现,顾青瑶整个人顿时有了精神,叫唤着他的名字,径直朝他奔了过去。

    可是,瞿流枫却只是微微一侧身,一闪避,躲过了她的拥抱。

    “流枫……”她可怜兮兮的道,却引不来他一丝的怜悯。

    “消息是你放出去的?”

    “不,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会把这种事情告诉别人!”她急切的开口,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诚恳。

    “到这个时候,就不要再装?除了你和我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难道你想说是医生曝光的吗?顾青瑶,你别把我当傻子来耍!事情闹到这一步,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婚礼我可以答应照常举行,但是我是不会和你拿结婚证的……”

    “为什么?你明明答应了娶我,你不能……”

    “再要求多的,你就什么都没有了!”冷然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我……”抿抿唇,她却没有勇气继续说下去。

    “记住你自己自己的身份,别想再背着我做出任何逾越的事情来!若是被我知道,后果你自己是知道的……”

    “流枫,你不能这么对我,我……”

    “再多说一句,我直接对外宣布婚礼取消!”

    瞿流枫眉色一冷,绝然的开口,成功堵住了她所有的话。交代完了这些之后,瞿流枫没有再做逗留,径直离开了。

    他没有注意到,一直盯着他离开的顾青瑶眼眸里闪烁着浓浓的恨意……

    “总裁,记者找不到你和顾小姐,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冷小姐的身上了。”

    瞿流枫才坐上车,林朗的电话便追着打过来了。

    “是吗?冷烨自然会帮她解决的。”他微微怔忡了一下,压制住前去帮她的想法,淡然开口。

    “冷烨昨天傍晚时分,已经带着慕念雪出国旅游了,整个慕雪公司现在都由冷小姐在打理。”

    “该死的!”

    低声咒骂了一句,瞿流枫飞快的切断电话,倒车,直奔慕雪大厦。

    在去的路上,他心乱如麻,脑海中总是回荡着冷琴悲伤的小脸。他记得,她从来都是不会应付这些记者的。

    有一次他们一起外出逛街,被几个狗仔盯上了,她们竟然趁着她上厕所的时候,疯狂轰炸,直逼问的她差点掉眼泪,若不是他发现不对劲及时出现,只怕她真的就那么在记者面前哭了。

    现在又有那么多记者出现,若是他们见到小琴,逼问她各种问题的话……

    一想到她委屈的快要掉泪的模样,瞿流枫的心脏狠狠的一阵猛抽,倏地将马力拉的更大了。

    车还未接近慕雪大厦,他便已经看见了一大堆的人群,随便找了一个车位,将车停稳,他便昂首阔步的朝前走去了。

    一见到他出现,记者们就好像见到了老鼠的猫一样,急急地冲了过来,随之而来的问题也是铺天盖地的袭来。

    瞿流枫站定,淡淡的扬了扬手,“各位记者朋友们,请稍安勿躁。我知道,你们很着急的想要知道,发生这么多事情之后,我会怎么处理现在的状况。在这里,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和顾青瑶的婚礼,依旧还会照常举行,届时欢迎各位记者朋友参加观礼。但是,请各位也尊重一下我前妻的私生活,她因为我的关系,已经遭受了太多,请你们不要再将矛头指向她。”

    “瞿少,你这样子,很容易让人误解成你在维护你的前妻!”一位记者大胆的站了出来,厉声追问。

    “她是我的前妻,是我孩子的母亲,我难道不应该维护吗?”瞿流枫轻哼一声,回答的相当自然,就好似保护她,是他必须的一样。

    只是,眉峰一转,凌厉的视线紧紧的瞪视着那个记者,将他的容貌记牢,就连他面前的吊牌也都记得清清楚楚。

    “瞿少就不怕你的现任未婚妻会误会吗?”

    “再多的误会,我要亲自澄清的对象也是她,而不是你们!八卦到一定程度,也差不多可以收手了!明天报纸上,我不希望再看见任何关于我们三个人的消息,任何去骚扰冷琴和顾青瑶的人,我都不会轻饶!”

    他的话音落下,人群里响起了淡淡的戏谑声,似乎是在说他已经脱离瞿家,已经一无是处。

    “不要以为我和瞿家脱离关系之后,就一无所有了!想要对付你们,还是不成问题。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试看……”说到最后,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微笑,温柔的弧度里带着强烈的阴鸷气息,让人不由的浑身一抖。

    记者们都很自觉的闭了嘴,没有人再继续追问什么,毕竟谁也不敢真的拿自己的前途去尝试。

    既然新闻不能报道了,他们也就没有了留下来的必要,三三两两的便离开了慕雪大厦。

    站在设计室的窗前,冷琴冷眼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幕,脸上的表情一直都很淡然。倒是一旁的伊藤在不断的发出感叹,或是赞叹他的无情,或是在赞许他的果断……

    “伊藤,你不觉得有点吵吗?”

    “有吗?不会呀,很安静呢!”伊藤信以为真的竖起耳朵听了一会。

    冷烨知道慕念雪做设计的时候,喜好安静,所以特地给设计室装上了最好的隔音设备,怎么可能会吵呢?

    “那我怎么一直听到有苍蝇,在耳边嗡嗡嗡呢?”冷琴嫌恶的挥了挥手,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

    伊藤微微怔忡一下,很快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小琴,你不能这么欺负我这个外国人,我中文很差劲,听不懂你这样子的暗语!”

    冷琴转首,淡淡的扫他一眼,没有接话,只道,“顾青瑶那边,你联系了吗?”

    “我办事,你放心!她已经彻底上钩了。”

    “这一次,我一定要让她彻底的身败名裂,再无翻身之日!”

    清秀的眉狠狠的一拧,皱出了淡淡的眉纹,娇美的脸庞上满是阴沉狠戾的神色。

    “明白,小的一定按照女王大人的吩咐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