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她是凶手
    将寻找古镜中该注意的事情交代一番之后,东岩便开始着手给孩子诱出蛊虫。

    他点燃了三支香,插在香炉中,围在孩子不停的走着,嘴里碎碎念念着旁人听不懂的词句,紧接着丢了一些糯米在地面上。

    接着,再取出了一个别致的小铃铛,举在空中轻轻的摇晃了几下,却见孩子的右脚缓缓的动了一下,他继续的摇动了几下,却见孩子们的右脚晃动的更加厉害了。

    隐约之间,似乎有什么小小的东西,在腿上爬行着,东岩的眉头一皱,迅速的抽出一根金针,在孩子的腿上飞快的扎了一针。

    就在东岩试着将蛊虫引出来的时候,正在参加一场服装发布会的顾青瑶,身子猛地一僵,脸色陡然一变,急急地起身,向人道别离开。

    她快速的回到了凯文大酒店的房间,打开包内的一个红色小盒子,却见里面的有一只常常的虫子,身子在不断的蠕动着。

    顾青瑶清楚蛊虫的每一个特性,这只蛊母之所以有这样的举动,是因为有人正在动她的“孩子们”。

    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蛊虫的痕迹?还找到了人诱虫?看来,她似乎小觑了瞿家人的本事和智商!

    但是,这些可都是以她的血养成的蛊虫,若是能够那么轻易的诱出,岂不是白费了她的一番功夫?

    唇角一勾,顾青瑶露出了一抹邪肆的微笑,和她素日里所表现出来的模样完全是两个样子,她从包内取出了一个小巧的铃铛,摇动了几下,口中念念叨叨着,另一只手指伸进了嘴里,一用力,指尖便破了,鲜血一滴滴的顺着滴在蛊母的身上,蛊母应和她的念叨,有节奏的不断扭动着身子……

    那头的东岩很快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蛊虫的行走路径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变化。一见到细微的动作,他便快速的下针,一针针的距离心脏的距离越来越近。

    东岩的眉头紧紧的皱起,加快了手中摇铃铛的速度,嘴里的念叨也更加快速了,下针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所幸的是,被大人抱着孩子,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依旧睡得很香。

    好一阵子之后,东岩下针的速度跟着缓和了,也从心脏的位置移了下来,紧接着,只听得孩子同时“哇”的一声大哭,同时发出了砰的拉稀声音,紧接着地面上多了两团黑乎乎的东西。

    在那一堆黑色的物体中间,有一条白色的虫子,还在不停的蠕动着。东岩的嘴里还在继续念叨着,扬手丢了一把糯米过去,点燃几张符纸,丢在糯米之上……

    直到这个时候,东岩紧绷的身子这才算是放下心来,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略显疲惫的坐在了沙发上。

    伊藤从未见过他露出如此疲惫的模样,他并不是没有给人结果蛊毒,为何这一次会如此的疲劳?

    “东岩?”

    “少爷,没事的,我只是奔波的有点累了。”

    在日,本接到伊藤的吩咐,他便离开乘专机赶了过来,一下飞机便马不停蹄的给孩子们诊断,之后又到了瞿家大院,接着诱蛊,期间没有停顿过一下子。

    “东岩先生,谢谢你了。”冷琴将孩子紧紧的抱在怀中,虽然没有量体温,她还是清晰的感受到孩子的体温已经呈现下降的趋势。

    “小事一桩。不过,有件事情,你们必须注意,下蛊的人,很可能还在这个城市里。刚才就在我有诱蛊的时候,她通过蛊母操纵在蛊虫,试图夺走孩子的性命……”

    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进入心脏了,若不是他的道行够高,只怕两个孩子早就已经毙命了。

    “在下蛊的人还未调查出来之前,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你们还是辞退家中的佣人比较保险。”

    东岩的意见被采纳了,很快,家中的佣人在拿到一笔丰厚的薪资之后,三三两两的离开了瞿家,最后留下的,就只有一直跟着冷烨和冷琴的管家。

    为了避免出现状况,也为了方便寻找古镜。在东岩清除了房内残留的蛊虫之后,冷琴和伊藤便也从别院搬回了主宅。

    听从东岩的建议,为了避免引人起疑,他们依旧还是和平常一样上下班,只利用下班之后的时间寻找古镜的下落……

    就在他们搬回去之后第三天,消失许久的顾青瑶,又再次找上了瞿流枫。

    “流枫……”她守在瞿流晨所在公寓的大门外,终于等到了就要出门的瞿流枫。

    “有事?”他的反应一如既往的冷淡。

    自从在那里发现了她的身影之后,对她的厌恶愈发的浓厚了,心中的疑云也就越来越大了。

    “还有半个月,就是我们的婚礼了,我想和你一起准备!”她依旧表现的得体,一副柔柔弱弱的形象。

    “婚庆公司包办了一切!”又不是和自己心爱的人举行婚礼,他何必要去亲自准备?

    “可是,人家想要自己参加。”

    “钦慕婚庆,自己找办理人。”

    “流枫……”

    瞿流枫冷然的说完婚庆公司的名字之后,便转身朝车库走去,不管她在背后再怎么样叫唤,也没有回头。

    看着渐渐远去的车影,顾青瑶脸上的笑意缓缓的散去,眸中慢慢的凝结出了阴鸷的气息。

    瞿流枫,你要是胆敢做出一点让我难堪的事情来,我一定不会再手软分毫!

    就在同一时刻,瞿家大院,冷琴和孩子们的卧室里。

    “伊藤,你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冷琴的声音陡然上升了几个温度,充满了浓浓的寒意,让人不寒而栗,黑色的眸中已然升起了冷冽。

    “蛊虫很可能是顾青瑶下的!根据他们的报告,她在东岩诱虫的时候,迅速的离开了服装发布会,那可是一个成名的大好机会,可是她却离开了,根本就不符合她的个性!而且,她再从酒店出来的时候,手指头上有淡淡的伤痕!”

    “可是,我们不能光是凭借这个就判定一定是她,或许她只是不小心碰伤了手指头?”

    冷琴的表情依旧漠然,只是眸底多了一丝沉稳。

    “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她的身边总是带着一个小小的布袋子,不允许任何人触碰。即便是要参加重要的发布会,她也都会临时到贵重物储存间找一个保险柜,把那布袋子放进去。按照东岩的说法,那么小的袋子,正好容得下一个铃铛,和一个小盒子……”

    伊藤的眉头微微皱起,若不是他早就对她起了疑心,一直派人跟着,恐怕到现在都还不会怀疑到她的头上吧!

    只是,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年纪那么轻的女子,竟然会深通蛊毒之术,本事甚至还可以和东岩做一番抗衡。

    “我要那个袋子。”只要拿到那个东西,才可以确定下蛊的人到底是不是她!

    “我已经派人去‘取’了,不出意外的话,半个小时候之后就会到。”

    他就好似她腹中的蛔虫一般,似乎对她的每一个举动都能够猜测的透彻。

    得到他的回答,冷琴没有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在摇篮里睡得正香的两个孩子,眸中寒意聚拢的更加深刻了。

    顾青瑶,最好不是你做的,否则,单单是让你身败名裂,已经不足以宣泄我心中的恨意……

    半个小时之后,有人将东西送到了瞿家主宅。

    东岩看过之后,很快便得出了结论,盒中的虫子和那天的蛊虫是一个种类,应该就是他们的“蛊母”。

    顾青瑶下蛊的身份已经暴露无遗。

    “小琴,你现在要怎么做?”

    “东岩,要怎么做,才能将这东西弄死,又不被她发现?”冷琴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转首问起了东岩。

    “这蛊母是以鲜血喂养而成,按照一般的习惯,它只能够适应一个人的鲜血,若是触碰到除她之外的鲜血,活不到三日便会死。而且,这种蛊母很嗜血,嗅到鲜血的味道,若是不在一个小时内喂养,也会死。”东岩淡淡的开口。

    冷琴沉默了几秒,须臾,扯唇勾起了一抹冰冷的微笑,她将袋子递给伊藤,“伊藤,你知道该怎么处理的,对吧?”

    “当然。”

    伊藤笑着开口,一副俨然明白了她心事的模样。

    送东西来的人,又急匆匆的拿着东西赶回去了。

    一个半小时之后,在顾青瑶参加通告的路上,发生了一场交通意外。

    一辆屠宰场的车撞上了路边的护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