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四十章 新娘是妓,女
    换上衣服之后,两人相携走下陡坡,走了好一段路程之后,终于来到一片稍微平坦的地段。

    再走了好一段路程之后,出现了一堆建筑物的废墟,按照那些建材的材质和样式,分明就是古代的材料,只有一块牌匾竖立在废墟之中。

    上面画着几幅形象怪异的画像,在图像的后面还配有几行文字,按照他们这些日子所学到的古文知识,只能够看懂简单的一些字词,最重要的是,他们看懂了其中最重要的几个字——“褚溟”。

    “看来,我们没有找错地方。”瞿流枫取出随身携带的小型相机,将上面的图像和文字都照进了其中。

    “可是,这里已经变成了这样子,我们要到哪里找暗道?”冷琴微微蹙眉,环视着这四周的环境,担忧的开口。

    “四处找找,总会有线索的。”

    在废墟里翻腾了许久,沿着一条古老的碎石子小路,他们仔细搜索一番之后,在一座假山处,找到了一个被大石头堆砌的洞口。

    乍一看,一切都很正常,但是仔细一看,就能发现这座假山还是有细微区别的。

    瞿流枫抬手推了推,发现堆砌的石块虽然很重,但是并不是完全砌死,不可以推动的。

    “小琴,你退后点,这个石头是可以推动的!”

    费了好大的劲之后,堵在石洞口的石块终于被搬空了,里面立刻露出了一道石门,一旁有一个石狮子形状,类似扳手的开关。

    瞿流枫的神色微微变了一下,他的直觉果然没有错。

    打开开关之后,一条隐秘的暗道,顿时出现在眼前。瞿流枫取出手电筒,照亮了前面的道路,两人便顺着暗道朝下走。

    诚如传闻中所说的一样,路上倒也真的有不少的机关。

    但是,犹豫时代久远,一部分的机关已经因为年代遭到了破坏,剩下的那些机关,在瞿流枫的眼中也都只是小意思而已。

    顺利的通过那些机关之后,可是走到尽头,却只有一堵石墙堵在前方。

    抬起手,瞿流枫试图去触碰一下石墙,可是手还未触及到,便被一道不知名的力量狠狠的弹开。他预备再次开始动手的时候,又被那股神秘的力量狠狠的弹开。

    试过好几次之后,都是这样子。

    这个异常的状况,引起了两人的注意。瞿流枫朝后退了几步,换冷琴上前,可是所遭遇的,依旧和瞿流枫所碰到的一样。

    两人互觑一眼,心中已然有了想法。

    “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回去,等明日再来吧。”瞿流枫轻声道,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石墙。

    回到酒店,冷琴通过视频电话,将这边的状况告诉了伊藤,同时也将心中的疑虑告诉了他。

    听过她的话之后,一直坐在旁边仔细聆听的东岩,狠狠的皱起了眉头,须臾,才沉重的开口,“冷小姐,你和瞿少之间该不会有过怨怼吧?”

    “这……”冷琴迟疑着,自己和瞿流枫之间,怎么可能会没有怨怼!

    “冷小姐,该不会……你和瞿少之间曾经有过诅咒之类的决绝吧?”

    东岩试探性的开口,眸中已经闪动着了然的眸光。

    冷琴的神色陡然一冷,沉默了几秒之后,才缓缓的道出了自己和瞿流枫之间发生的事情。

    听罢她的话之后,东岩安静了许久,才缓缓的开口,“想要拿到古镜,必须先将你和瞿少之间的血咒解了。”

    “我和他……”冷琴喃喃的重复道,却迟疑着说不出什么来。

    “你和瞿少之间的血咒一日不解,古镜便无法现世。”

    “怎么会……”冷琴不解的微微扬声。

    “古镜是神物,它通晓世间的人性。它本是瞿家的东西,早就已经将自己视作了瞿家的一份子,任何会伤害到瞿家的事物,它都会产生排斥。你和瞿少之间的血咒已经形成,便已经成了一道屏障。”

    “这要如何解?”

    “解咒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找到戒指,再以血解咒便可了。”

    “可是,戒指已经被我丢了……”

    “戒指在我这。”瞿流枫轻淡的开口,说话之间,已经从口袋里取出了那枚依旧闪亮的戒指。

    看着躺在他手中的戒指,冷琴怔忡在了原地,怎么也想不到,那枚早应该消失不见的戒指竟然好端端的躺在了他的掌心。

    抿抿唇,她压制住心中的好奇,狐疑的睨了他一眼。

    她并不知道,在她下了血咒之后,瞿流枫在某个晚上,摸着黑夜潜进了瞿家别院,将那枚戒指重新找回……

    东岩淡淡的笑笑,缓缓的说出了解咒的方法,按照他所说的,冷琴所下的血咒很快便解开。

    血咒被解除之后,第二天两个人再去的时候,就没有再受到任何的阻碍,很顺利的便拿到了古镜。取回古镜之后,两人便急急地开车回了瞿家。

    本以为事情应该很轻松就可以得到解决。

    可是,东岩在拿过古镜之后却告知他们,就连古镜都已经被人下了蛊咒,必须还得先破除古镜上被下的蛊咒之后,才能够解开瞿家人身上的蛊咒。

    就在他们拼命试图解开身上蛊咒的时候,时间也一天天的过去,半个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瞿流枫和顾青瑶的婚期也如期而至。

    瞿流枫将婚礼的事情交给婚庆公司打理之后,一直都没有进行多余的管理。婚礼上所有的事情,都是顾青瑶一手在操办。

    婚礼如期举行,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只是到了证婚人说话的时候,一个陌生的身影走上了小台,拿过了司仪手中的话筒。

    轻咳一声之后,他便缓缓的到处了自己的目的,“新娘子曾经做过妓,女,拍过三,级片,和男人玩n,p的女人,这样一个私生活混乱的女人。瞿大少爷,还是遭执意要娶她?”

    男人的话音落下,周遭立刻响起了窃窃私语,视线不断的在顾青瑶的身上扫过。

    “看来,大家似乎还是不信我的话,那我就给大家看点火爆的东西!”

    话音落下,帷幕上已经出现了断断续续的画面。

    顾青瑶身上不着一缕,赤,裸,裸的躺在床上,一个男人正在她的身上驰骋,另外还有一个男人正对着她的上半身做着猥,亵的动作。

    她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亲吻着私密处,身后还有个男人不断的在摆动腰杆,进出她的体内……

    每一段画面,每一张照片,都极尽淫,靡,大家根本没有办法将她和眼前这个穿着婚纱看上去高贵、优雅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看到这些之后,瞿大少爷,还是执意要娶她吗?”

    男人戏谑的声音响起,大家的讨论声立刻停住了,将视线都转向了瞿流枫,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可是,他只是兀自冷着一张脸,什么话都没有说,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流枫,你听我说……”

    顾青瑶的脸上写满了惊慌,她比任何都清楚,那些照片和画面不是虚构的,那是自己前阵子遭遇的事情。

    只是,事情并不如那个男人所说的那样,是她的私生活混乱,而是她……

    “说?还有什么可说的?”

    瞿流枫的眉微微朝上一扬,语调淡淡的,甚至没有多余的怒气。

    “流枫,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些……”

    “是虚构的吗?”凌厉的眸微微一眯,看着她,让她几乎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

    “顾青瑶,我和你之间的婚约,就此取消!以后,你我形同陌路,再无瓜葛!”

    “流枫……”

    缓缓的抽出被她紧紧圈住的手臂,瞿流枫淡淡的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顾青瑶一个人怔怔的站在原地,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冷琴,这样的结果,你应该满意吧?!

    瞿流枫一走,顾青瑶算是彻底的成为了弃妇,周围的人,对着她不断的指指点点,讨论着。

    就算不仔细去听,她都可以清楚的听到他们口中的谩骂,她已经彻底的从一个备受人们同情的受害者,变成了一个淫,荡无耻、活该的贱,女人!

    站在小台上的男人,看到这样一幕,会心一笑,不急不缓的跳下来,作势朝外走去。

    “你给我站住!你到底是谁?是谁怕你来污蔑我的?”

    顾青瑶不顾形象的拉住了男人的衣袖,急切的追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