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四十一章 蛊咒解除
    男人在说话的时候,眼眸一直盯着顾青瑶,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只是笑意未曾到达眼底。

    可是,在别人的眼里看来,他这是最最“深情”的凝视。

    “原来,他竟然是顾青瑶的姘头之一!”

    “听他的口气,顾青瑶的相好不少呢!”

    “真是可惜了瞿大少爷,才全身心的准备开始一段新生活,竟然遇到了这样子的女人,啧啧……”

    “那么怜惜他的话,那你就去嫁给他啊!”

    “我也想嫁给他,可惜啊,他的眼中只看得顾青瑶,还有他的前妻和小孩,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下手!”

    “现在不就是一个好时机吗?说不定,你可以趁着这个时候见缝插针呢……”

    女人喋喋不休的讨论声,在顾青瑶的耳边响起。

    她们竟然敢当着她的面讨论,怎么从她的身边夺过流枫?!她们难道当她是透明的了吗?

    “像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觊觎流枫,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

    “我是没身材没长相,可是比起某些人,至少我还有节,操。不像有些女人,一面假装自己是贞洁烈女,一方面又四处勾搭男人,背着自己的未婚夫搞什么一,夜,情,3。p,4。p,n。p的!”

    被点名的女人,是一个大企业家的千金,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你……”

    “怎么?被我说中了心事,所以恼羞成怒了吗?敢做还怕别人说啊?人贱就不要怕别人揭穿!”

    “你——”

    顾青瑶怎么样也没有想到,一个千金小姐,竟然会如此牙尖嘴利,再加上瞿流枫解除婚约的冲击,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女人还在不断的嘀咕着,每说一句话,便将她的自尊剥落一点。

    最后,她真的恼羞成怒了,扬起手,冲着女人的脸颊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只是,她并没有机会打到女人,她的随身保镖站了出来,扣住了她的手腕,反手给了她狠狠的一记重力推。

    顾青瑶趔趄了几下之后,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

    看戏的人见不会有什么精彩的戏份上演了,便三三两两的离开了。只是口中还在不断的念叨着……

    顾青瑶就这么坐在地上,期间也有工作人员上前扶她,可是她就是不愿意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人群已经全部消散,工作人员也已经将会场收拾干净了,只有她还独自坐在地上。

    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她才缓缓的起身,提起婚纱的裙摆,朝外走去。

    酒店外,已经是一片灯红酒绿的繁忙景象,和她的心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脑海中不断闪过冷琴的面容,甚至已经想到了她此刻笑容灿烂的模样……

    冷琴,你居然派人害我!还让我在婚礼上这么丢脸!

    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这么想着,俏丽的脸上闪过了狠戾的色彩……

    顾青瑶在婚礼上,被新郎当众抛弃的新闻第二天传遍了整个城市,她的那些艳照也被一些有心人事传到了网上。

    这一次,她再没有了那么好的运气,根本没有人愿意帮助她,更没有人会再相信她的无辜!

    “伊藤,这件事情,是你安排的?”

    看着报纸上的报道,冷琴低声开口追问,脸上的表情看不到多余的喜悦。

    “不是我。”

    迟疑了大约一秒钟,伊藤开口道。

    “不是你?”秀气的眉微微皱起一道痕迹,冷琴狐疑的看着他。

    伊藤怔忡一下,接受和她的直视,“真的不是我。我的计划,你是清楚的,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他的计划,虽然和眼前所发生的事情,没有多大的区别。但是比起这个还要劲爆,这个人的照片和画像都是打了马赛克的,他所要提供的东西,可是完全无码的!

    而且不单单的妓,女,n。p,私生活混乱这么简单。他的少走红可是还有她另外一些秘密的照片……

    只可惜,一切都已经没有了发挥作用的时候!

    不是伊藤!?

    冷琴的身上明显的微微一僵,眉纹拢的更深,除去他们之外,还会有谁和她有那么大的仇?

    忽地,她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瞿流枫的面庞,也记起了瞿流枫所说的那句话。

    心尖微微一颤,莫非……是他做的?!

    这么想着,她竟然猛地站起了身子,急切的朝外走去。可是,到书房追问瞿流枫,也只是得到了一无所知的回答。

    如果他说的是真话,那么做这一切的人,到底是谁呢?

    这件事情,没有留下太多的线索,也没有人继续追问,记者们对做这些新闻的热情也在一天天的消减。

    紧接其后,让人注目的是,瞿流枫和冷琴之间的事情。

    婚约一解除,瞿流枫重新回到了瞿家大院,为了解咒的事情,他再次开始了和冷琴同进出的日子。

    两个人的表现也一直亲昵,在旁人的眼里看来,似乎大有复合的意思。

    但是,只有冷琴自己知道,所有的这一切,都不过是在演戏罢了。她必须要在这个时候激起顾青瑶心中的愤怒和恨意,让她做出更为疯狂的事情来,只有这样子,她才能够彻底的将她——毁灭!

    而能够激起她的愤怒和恨意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瞿流枫!

    在东岩的帮助下,解除古镜上面蛊咒的办法也已经找到,所有的条件都已经准备妥当,只差最后的解蛊咒语。

    东岩细致的研究了一段时间之后,最后终于得出了破咒的咒语。

    至此,缠绕在瞿家人身上已经有百年千年之久的蛊咒,彻底的解除了。

    蛊咒解除的第二天,冷琴便不发一言的带着孩子,和伊藤一起离开了瞿家。

    习惯性一大早起来就去看孩子的瞿流枫,并没有见到孩子们的踪影。他不安了一夜的担忧,最终还是变成了现实。

    看着空荡荡的婴儿房,他顿时觉得心中少了些什么,好似他的心间也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随着消失了一般!

    瞿氏夫妇没有看到孩子的身影,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便失望的转身离开了。

    冷琴和孩子的离开,让偌大的一个瞿家,突然之间变得空荡和沉寂。

    成日陪在孩子们身边的瞿氏夫妇,觉得生活中顿时变得无聊,没有了寄托。可是,他们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干扰孩子们的私事,干脆就学着瞿老爷子,出国旅游,去外面暂住了。

    瞿氏夫妇一走,房子里便更加的冷情了,本就不太乐意回家的瞿流枫,现在就更是不愿意回家了,干脆就住在了公司。

    命运好似一条百转千回的河道,歪歪扭扭的将你的人生引向这样一个低谷,之后又将你带入另外一块高地。

    将一个惊喜送到你的面前,就在你开始习惯的时候,又忽然猛地抽走,之后又时不时的将她推出来,引诱着你的视线和嗅觉……

    一门心思将注意力都放在工作上的瞿流枫,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的日子,参加各种各样的酒会、宴会。只是他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左拥右抱的和各种女人纠缠在一起。而是,很自动的和她们保持着距离。

    可是,即便他再怎么想要保持距离,却还是不断的有女人主动贴上他。遇上大胆的一点的女人,甚至直接撩起了裙摆勾,引他,坐上他的身,试图对他用“强”。

    最糟糕的是,每一次发生这种事情的时候,总是会不偏不倚的被同样参加宴会、酒会的冷琴碰到。

    这一次,是在一艘大型游轮上参加聚会,聚会的时间从下午一直到隔天的中午时分。所以,一上船,客人们便去选了客房,之后才开始正式的宴会。

    宴会的内容很丰富。只是,冷琴一向都不喜欢这种东西,甚至可以说对这种宴会是讨厌的!即便是在参加了这么多次宴会、酒会之后,她依旧还是讨厌!

    较为正式的那一段时间过去之后,她便走出了宴会厅,走上甲板,呼吸着海洋的气息。

    路过一条小廊道的时候,她听到了女人娇媚的声音。

    “瞿少,来嘛,给人家嘛……你看人家都已经湿成这样子了……人家真的很想你,很想,要你……来嘛……”

    又是那个男人!?

    冷琴的眉不由得微微皱了一下,她都还来不及开始自己的计划,他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