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四十二章 除非她死
    说话的时候,冷琴的脸上一直挂着淡然的微笑,那模样是似乎在嘲笑她。

    女人的脸色陡然一变,她是清楚冷琴的身份的,对于冷烨的背景多少还是有点害怕。只是,在瞿流枫的面前,她可不允许自己示弱。

    “你坐上瞿太太位置,所用的手段,似乎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不就是仗着肚子里有了孩子,所以才猖狂的吗?”

    “何莉,够了!”

    就在冷琴预备开口反击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瞿流枫,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低喝的吼声,带着明显的怒气和不悦。

    只是,让人想不明白的是,他到底是有什么好生气的!

    “瞿少……”何莉不依不饶的,跺着脚撒娇的喊着他的名字。

    她好歹也是这个城市里名门千金,身材样貌也是出色的,她就不信,他不会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多嘴。她,你更没有资格诋毁!”

    说话的时候,瞿流枫的视线一直都在冷琴的身上,灼灼的视线透露着别样的情绪,只是不是太明显,让人想要捕捉,却又捉摸不透。

    “瞿流枫!”何莉因为他的话恼羞成怒了,想不到自己一腔的热情,竟然贴在了冷屁股上。

    “滚!”

    薄唇微启,他狠绝的吐出这么一个字,低喝的话语里,阴鸷的气息更加的浓郁了。

    都已经被人如此的贬低了,何莉也没有脸面再留下来了,她愤懑的瞪了冷琴一眼,悻悻的离开了。

    瞿流枫的视线,跟着在冷琴的身上转了一圈,今天的她穿着一袭浅色的礼服,搭配着干净素雅的发型,整个人显得清爽干练,又透露着点点的调皮的可爱妩媚。

    视线焦灼在她的身上,迟迟的不肯移走。似乎每一次和她遇见,她总能带给他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他从未触碰过的,也是他从未遭遇过的。

    冷琴不说话,也不离开,任由他这么赤,裸,裸的打量自己。

    空气中,顿时穿梭着暧昧的气息,他似乎也隐隐的嗅出了不正常的味道。急急地收回自己的视线,转身便要离开。

    “瞿流枫!”

    那道清亮的呼唤声,让他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了。

    “我们交往吧!”

    后面说出的那句话,更是让他的颀长的身形明显的僵了一下。

    “你说什么?!”

    良久,颀长的身型才缓缓的转过来,他不敢相信的看向她,俊朗的面容上更是写满了惊愕。

    是他听错了吧!是他产生幻听了吧!

    对面那个女人,可是被自己已经伤的体无完肤的女人!她应该很恨他,才对的!怎么可能会开口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听错了,一定是他听错了!

    “我说,我们交往吧……”

    冷琴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她缓缓的朝前迈出几步,就在距离他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站定。仰起头,望进他的眸中,一字一顿、清晰的再次开口。

    娇俏的小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双颊不知道是因为气候的原因,还是其他的原因,有着两团淡淡的红晕。

    一瞬间,时光快速倒流,他仿似又看到了那个一心只为他,愿意为他付出所有的冷琴,那个一直深爱着他的冷琴!

    心口仿似裂开了一道口子,隐隐的,有什么东西被浇注了进去,搅得他的心一团糟。各种情绪交错着,让他自己都弄不清楚,自己的心情究竟是怎么样的!

    似乎有狂喜在其中,又似乎有无奈,又似乎有叹息……

    “冷琴,你喝多了!”

    最终,他如是说道,之后便绝然的转身。

    “我没有喝多……瞿流枫,我很清楚我自己在说什么!”冷琴笃定的开口。

    “抱歉……”瞿流枫直觉性的拒绝。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自己要和她再次扯上关系,交往、结婚……他的心里便会有一阵莫名的紧张和抗拒!

    “瞿流枫,你不要那么着急的拒绝!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好好的考虑,如果三天之后的这个时候,你还是这样的答案,我便接受!”

    冷琴淡淡开口,低柔的声音虔诚而又真挚。

    她的话说完,并未得到瞿流枫的回应,他只是迈开步子径直朝前走去。

    看着他愈行愈远的背影,她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浅笑,眸中闪动着异样的波光。

    不用三天的时间,瞿流枫,你一定会答应的!

    冷琴的话,瞿流枫看上去似乎一副完全没有听进去的样子,可是心中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面对别的女人,他或许能够很绝然果断的拒绝。可是,她不是一般的女人,他们朝夕相处生活了那么久,她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甚至还因为他,失去了一个孩子……

    他是孩子的父亲,他比任何人都能够理解那种失去孩子的痛苦。都说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她一定比他还要痛上几十倍、几百倍。否则,也不会那么决绝的立下血咒了。

    若是自己应允她的要求,再和她在一起。如果自己的心,依旧还是没有办法接受她,那岂不是对她的第二次伤害?

    可是,如果不答应……

    罢了,长痛不如短痛!

    她既然都说了三天之后等自己的答复,到时候,他只要一口咬定不答应,不就行了!?

    瞿流枫如是打着小算盘,却不曾想,所有的一切都完全脱轨了……

    海上的夜晚,格外的平静。

    瞿流枫因为冷琴的事情,弄的一整晚都没有睡意,他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冷琴的身影,和她说过的话!

    他拼命的想将她的身影挥去,可是越是这样,她的身影就越是清晰。连带着,他的心情也越来越浮躁,堵在胸口的郁结就愈发的明显和弄类!

    最后,他干脆起身,走出了客房,预备到甲板上透透气。

    只是,他还未走到甲板上,便看见有人甲板的栏杆外的船沿,甚至还缓缓的张开了双臂,那姿势就好像泰坦尼克号真相里的rose一样。

    勾勾唇,瞿流枫露出了一抹戏谑的微笑,嘲笑着这个被电影洗脑的女人!

    可是,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他的心脏就跳动的愈发的强烈。

    为什么,那个身影看起来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像冷琴!?

    浑身打了一个机灵,瞿流枫疾步朝前走去,透过灯光,他从侧面看清楚了那个人的面容。

    正是他所担心的冷琴!

    她这是想要干嘛?她难道不知道这样的举动很危险吗?

    忽地,他想起了她的病情,莫非,她是病情发作了,所以才会……

    不祥的念头,让他的心脏狠狠的一抽,他不敢有所怠慢,更是加快了脚步,就在他快要靠近她的时候。

    他看见冷琴竟然动了一下,她朝前微微倾出了一个角度。

    心脏猛地一个收缩,前所未有的恐惧,在他的心间缠绕,让他几乎快不能呼吸。瞿流枫顾不上其他,他几步冲上去,将她紧紧的拉进了自己的双臂之间,隔着栏杆死死的抱着她!

    “啊!”冷琴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惊呼,“你是谁,快放开我!”她拼命的挣扎着,试图从他的手中挣脱!

    “冷琴,下面是海水!”

    熟悉的低喝声响起,冷琴认出了他的声音,终于不再挣扎。

    “瞿流枫,你松手啦,你箍的我好痛!”

    她的身子被他紧紧的箍住,被硬硬的铁栏杆梗着,着实难受的很。

    “你也知道痛?你要是从这里跳下去,那种被水呛得滋味,会更难受!”瞿流枫的声音饱含着浓郁的怒气。

    一想到,她要从这里跳进冰冷的海水之中,他的心就狠狠的抽疼,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从他的生命中抽走一样,让他恐慌,让他不知所措……

    “跳下去?”尾音微微上扬,冷琴不解的开口,“瞿流枫,你在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跳海!”

    她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在家等着她回去呢!她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愚蠢的事情来!

    “那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手下的力道微微放开了一点,可是却还是没有松开她。

    “欣赏风光,和大海亲近啊。”她风淡云轻的开口,沉默了几秒,接着沉重的继续道,“听说,这里是和大海最亲近的地方,也是和地府最接近的地方……他们说,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