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八十八章 节哀顺变
    听完凯尔的话,慕冷睿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就凭戴雨潇那点小本事,她若是真的想离开自己,也果断不会有这么周密的计划。

    况且,她出事之前,打电话给自己的时候,那愉悦的口气是真真切切的,没有任何一丝敷衍的味道。

    “凯尔,我要见这里的黑,老大!”

    凯尔是国都的本地人,他的家族在国都算上数一数二的涉,黑大家族,而他更是这个家族里的长孙。

    凯尔在这个国,家里也算得上是名人,家族和声望足以称得上是贵族,完全可以享受被人伺候的安逸生活。

    只是,家族越大,动荡也越大。时逢某此动乱的时候,机缘巧合的被慕冷睿救了一命。之后,他便自愿当起了他的手下,为他做事。只不过,在他为慕冷睿做事的时候,同时也并未丢弃自己家族的事业,甚至还将商业上面的一些管理手段用到了家族管理上,这才让家族有了如今的安稳。

    “我立刻去安排!”

    说完,他便起身走到一旁打电话,一连串的英语之后挂断了电话。

    “慕总,半个小时,琴岛咖啡厅!”

    “嗯。”

    慕冷睿凝重的答应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并不好看。

    “慕总,夫人她……不会有事的!”

    凯尔并不清楚戴雨潇的情况,只能喃喃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安抚他。

    “嗯。”沉默了许久,慕冷睿才缓缓的吐出了这么几个字。

    她不会有事的,他也不会允许她有事!

    所有试图伤害她的人,他都一定会狠狠的报复回去!

    得到了当地最大黑,帮的帮助,对慕冷睿来说,简直如虎添翼,在整个城市里的搜索便也变得简单了起来。

    “慕总,有夫人的消息了!”在戴雨潇失踪了将近二十个小时候之后,终于传来到了一个好消息。

    “她在哪?!”

    原本靠着沙发,一脸疲惫的慕冷睿几乎是跳起来的,脸上写满了惊喜。

    “城东。”说出这话的时候,凯尔的声音带着一丝淡淡的颤意,但是沉浸在喜悦之中的慕冷睿粗心的没有发现。

    城东?!

    慕冷睿不自觉的皱皱眉,那边人迹罕见,她怎么会到那里去?

    但是,他已经顾不得想那么多,他现在只想要见到她!

    凯尔开着车,朝城东出发,东拐西拐了好久之后,才在一间风格冷森的屋子前停住。

    “凯尔!?”

    虽然没有任何标注性的显示,可是慕冷睿还是敏感的闻到了空气之中散发的消毒药水的味道。

    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这里是当地警署的一个法,医鉴定处!

    莫非……雨潇出事了?!

    “慕总,您跟我进去就知道了!”凯尔脸上有一丝淡淡的为难,不忍心将实情告诉他。

    慕冷睿在车上坐了好几分钟,最后,还是抬步走了下来。

    在说明自己的来历之后,他们很快被带到了一间验尸间。

    “死者是从山坡上滚落的……期间受到了不少尖锐物体的碰撞,容貌已经模糊不清……但是,按照体貌特征,和慕太太的年纪很相符,而且已经有两个月的生孕……”

    穿着白袍的法,医好似背书一样的如是说道,看向慕冷睿的视线中有淡淡的不安。

    “慕总,节哀顺变。若是您还不放心的话,可以让我们到你们的住处,提取慕太太的皮屑和发丝,供我们做dna检测,进行进一步的确认……”

    法,医还在不断的开口,慕冷睿狠狠的皱起了眉头,没有应声,只是不耐的开口,“你们都出去吧!”

    灼热的视线,紧紧的凝睇着躺在床上,可以称得上已经血肉模糊的人,眸中流转着沉痛的悲戚。

    为什么?!

    为什么要做出那么偏激的行为?我都已经找到最好的医生团队,在研究治疗的方法了,为什么你就等不到这个时间呢?

    傻女人,你怎么那么傻!

    就算没有孩子又怎么样,我们还有一对可爱的子女,有他们就足够了!

    就算你真的得了不治之症,我也一定不会嫌弃你的,为什么要把所有的痛楚都一个人承担?!

    心脏一阵阵狠狠的抽疼着,慕冷睿的视线已经渐渐的变得模糊了起来。

    一抬手,竟然触碰到了冰凉的液体。

    他,哭了……

    在城市的另一端,有人正将这一幕看在眼底。

    “看见了吧?这就是你深爱的男人,他根本就认不出你!我不过就是随便找了一个替死鬼,就可以轻易的将他哄得团团转……哈哈……真是可笑!”

    茜茜的声音尖锐的刺耳,让被绑住手脚的戴雨潇不自觉的蹙了蹙眉头。她的视线定定的看着显示器上的那道颀长的身影,在心里的不断的呼喊着。

    “冷睿,那不是我,我还活着,我还活着……你不要被他骗了……”

    所有的呼喊,在看见那一滴晶莹泪水的时候,猛地顿住!心脏狠狠的抽疼着,她的眼眶也不由自主的微微泛红起来。

    冷睿……不要哭,那不是我,那不是我……

    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茜茜的视线又再次回到了画面上,也发现了慕冷睿的眼泪。

    尖细的手指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她的表情变得狰狞可怕,再没有了平日里的风度优雅!

    他哭了!

    他居然为了那个贱女人哭了!

    慕冷睿,你好样的!既然你那么宝贝她,我就更要好好的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的活着。

    唇一勾,茜茜露出一抹嗜血的邪佞微笑,啪嗒一声关掉了显示器,“把那个贱,人给我带上来!”

    戴雨潇被两个男人一边一个架起,抬到了茜茜的面前。

    “戴雨潇,真是看不出来……你竟然有那么大的本事,将睿睿迷得团团转就罢了,你死了,他竟然还会哭……难怪娜娜不是你的对手了!啧啧,就连我……也不得不承认你是个有本事、有手段的女人……”

    茜茜的声音阴阳怪气的,脸上的表情也是不断的变幻着。

    “听说你在中,国的时候,可是迷倒了一大群的人呢……什么庄语岑,什么东方啊,什么欧阳啊,都曾经为你疯狂过呢……”

    戴雨潇的手脚被舒服被束缚着,没有办法反抗,只能定定的看着她,眉头深锁。

    “你说……如果我把你的这张笑脸,划花了,他们还会为你着迷吗?”

    茜茜的脸上闪动着阴晦的表情,说完这句话之后,自己率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倏地,她忽然敛去了笑意,仿似想起来了什么,扬了扬手,“撕掉她的胶带……听不到你的反驳,可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胶带在戴雨潇的嘴上封了很长的时间,撕下来的时候,深深的扯疼了她的嘴角。

    “嘶”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吃疼的闷哼。

    看着她痛苦的模样,茜茜很快露出了微笑,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

    “哎呀,我发现我还真是坏心,看见你痛苦的样子,我竟然觉得很开心呢……”

    茜茜笑呵呵的说道,双手交握在胸前,视线固定在她的身上。

    戴雨潇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眼眸中闪动着各种各样的情绪,这个女人已经陷入了一种病态之中。

    “戴雨潇,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幸运……”茜茜脸上的表情忽然又是一变,笑意尽数消散变成了一副痛苦的模样。

    “你何其有幸,能够得到睿睿全部的爱,那是我们这些人,拼了命都想要得到的东西……你却不费一兵一卒就得到了……”茜茜不断的自言自语。

    说着自己对慕冷睿的爱慕,说着戴雨潇的幸运,责怪着慕冷睿的无情……

    到了最后,竟然还呜呜的哭了起来,一旁的侍从,都很镇定,似乎早就已经见惯了她这样子的反应。

    哭完之后,她又乐呵呵的笑了起来,转眸看向戴雨潇,见她一脸的淡定从容,心中的怒火蹭蹭蹭的窜起。

    “贱,人!你一定在心里偷笑,是不是?你一定在笑我,怎么没有得到睿睿的爱,竟然让你这个贱,人得到了……贱,人,你个贱,人……都是你,要不是你的话,睿睿一定会和我在一起的!贱,人,贱,人!”

    茜茜不断的骂骂咧咧,抓起身旁的东西,向她砸去,不管是软的靠枕,还是茶杯,或是上千万的古董花瓶,都被她拿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