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九十章 从胯下钻过去
    阿多维亚,某幢神秘的楼房里。

    戴雨潇昏昏沉沉的睡着,半夜的时候,被一阵寒意刺激的清醒,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透过小小的天窗望去,只看得见稀稀拉拉几颗星星。

    砰咚一声,就在她望着天空出神的时候,铁门从外面被打开了。

    那两个侍从又走了进来,冷着脸,一言不发的将她提起,拎着朝外走去。

    戴雨潇是聪明人,知道这个时候反抗没有任何作用,微微动了动身子,也不反抗。

    诚如她所料的那般,他们又带着她去见茜茜了。

    “贱,人,贱,人,贱,人……都是你害的,就是因为你,我才变成了一个废人,贱,人,贱,人……”

    茜茜没骂一句,便在她脸上狠狠的甩下了几个巴掌,因为用力太猛的关系,她自己的手也微微泛起了疼痛感。

    “取我的马鞭来!”

    “是。”侍从恭谨的答应,很快取来了马鞭。

    “贱,人,贱,人,我要打死你个贱,人……”

    扬起鞭子,茜茜没有任何迟疑的便朝着她挥了下去,一下又一下,很用力。很快,戴雨潇身上的衣服便被鞭子抽打着破碎了,露出一道道血红色的印子,就连空气中也隐隐的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戴雨潇的身子因为疼痛微微蜷缩着,她尽力护着自己的腹部,不让茜茜抽到自己的腹部。

    可是,她毕竟是被捆绑着的,多少还是受了几鞭子。

    好一会之后,茜茜似乎也打累了,将鞭子摔在地上,“把这个贱,人给我拖下去……”

    从那之后,戴雨潇的日子里,再没有黑夜和白天之分。

    只要茜茜一个不高兴,她就会让两个侍从带她过去,用各种方法折磨她,###她。

    不过几天的时间,她的身上已经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伤痕,抽打的伤痕,掐痕,扎伤,烧伤……

    茜茜将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人的方法都用在了戴雨潇的身上。后来,干脆放了戴雨潇,让她做起了自己的下人,服侍她的起居生活。让戴雨潇跌落到更深一层的地狱之中,因为随便一件细小的事情,都很可能换来一顿暴打。

    “戴雨潇,去给我倒杯水!”手中的细鞭一挥,打在戴雨潇的身边。她不过刚刚才打扫完卫生,都还不曾歇息一分钟呢!

    戴雨潇疲惫的扫了她一眼,想要开口发作,一想到自己被押扣着,甚至连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也只好作罢!

    “快去,还杵在这里干什么?想偷懒啊?找死,是吧?”鞭子一扬,又是重重的一下,抽打在她的身上。

    “呸,这么冷,你要我怎么喝?去换杯温水!”接过戴雨潇递过来的水杯,喝都还没喝,茜茜又开始发作。

    “妈的,这么烫!贱,人,你是想烫死我,是吧?!”戴雨潇再换了水过来,依旧还是得到她的责骂。

    “贱,人,贱,人,你想变着法子害死我,再逃跑是吧?我告诉你,除非你死!否则,这辈子,你都别想从我这里逃走!”

    茜茜咬牙切齿的说道,眸中闪动着浓郁的恨意。

    “冷睿会来救我!”

    被压榨的已经完全没有往日精神的戴雨潇,说出了几日里来的第一句话。

    “救你,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来救你?戴雨潇,你别痴心妄想了……你就乖乖在这里等死吧,哈哈……”

    茜茜狂肆的笑着,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吓唬她,戴雨潇的心狠狠的提到了嗓子眼,忍不住的开口询问。

    “冷睿他出了什么事情?他到底怎么了?”已经完全红肿的脸部,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只有清亮的眸中闪动着明显的担忧。

    “想知道是吗?好,只要你从他们几个人的胯下钻过去,在屋子里爬上五圈,边爬边学狗叫,我就告诉你!”

    浅睨了她一眼,茜茜倨傲的开口,唇角勾起了一抹邪肆的微笑。

    戴雨潇怔怔的站在原地,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说话的本能。她这是明摆着要侮辱她,要将他的自尊踩在脚底下……

    “怎么?不愿意了?哈哈……还口口声声的说着爱,原来,你对他的爱也不过如此而已!真是肤浅,可笑!”

    到了这个时候,茜茜的心中似乎有一丝平衡。

    原来,他们之间山盟海誓的爱情也不过这样而已!

    慕冷睿,真可惜你不在旁边,看不到她此刻的模样!

    这就是你爱的女人,她根本一点都不在乎的你,甚至连这么一点点小小的自尊都不愿意牺牲。

    茜茜脸上的嘲讽,越来越深刻,显得格外的刺目。

    只是,戴雨潇却没有心思顾及那么多,她紧紧的咬着下唇,怔忡的站在原地很久,须臾,才开口说道,“只要我爬了、钻了,你真的就会告诉我冷睿的消息吗?”

    在这幢房子里,茜茜明显是最大的人,只要她不开口,自己就完全没有办法接收到外面的消息!

    听到她的问话,茜茜微微怔忡了一下,淡淡的点了点头,“是。”

    “好,我爬!”

    声音落下,戴雨潇已经砰咚一声跪在了地上,几个侍卫听从茜茜的话,早就已经叉开了双腿站在屋子中间。

    戴雨潇好似一个小孩子,在地上不断的爬走着,慢慢的到了侍卫的面前,见到她不断的爬向自己,几个大男人都觉得吃惊。

    任何一个有点自尊的人都明白,从别人的胯下钻过去,是多么屈辱的一件事情。

    他们虽然和这个叫做戴雨潇的女人没有太多的接触,多半也只是看着她挨打,和接受命令走她。

    但是,她给他们的感觉就是高傲、清冷!因为不管她受到了多么严重的挨打,也都是默默地咬牙忍着,怎么都不会哼出一声。

    可是现下,她却为了一个在他们眼中简单到不行的消息,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让他们震惊了,若不是碍于茜茜公主的身份,他们恐怕早就已经抽身离开了……

    看着戴雨潇缓慢的动作,茜茜狂肆的笑着,嘲讽的味道一如既往的浓烈。

    可当她看见戴雨潇面无表情的从侍卫的胯下爬过去,一圈又一圈,她的脸色倏地变了!

    不,怎么可能?!

    她怎么可能真的钻了?!

    那么屈辱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诊的做了!

    怎么会!

    戴雨潇的行为带给茜茜的冲击很大,原本平衡的心态,再次变得病态!

    五圈很快便爬完了,戴雨潇缓缓的站起了身子,目光定定的看着她,“我爬完了,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了?”

    “哈哈哈……贱,人就是贱,人,让你爬就爬!既然你那么想知道,那你就好好看看吧!”

    茜茜近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将身旁的一叠报纸丢了过去,重重的砸在了她的脸上。

    戴雨潇也顾不上那么多,急急地捡起,退到一旁看了起来。

    报纸是前天的了,内容也很简单的。只说慕冷睿从警方那里领回了“戴雨潇”的尸体,火化之后,他就陷入了疯狂的工作状态,连续三天三夜不吃不喝的工作。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却被人发现晕倒在了公司。

    本来以为不过就是疲劳过度罢了,结果一番检查下来才发现,他不仅仅有胃病,还有心脏衰竭的迹象。胃病通过初步检查,很有可能是胃癌,心脏衰竭的迹象也比一般人要严重的多,很有可能会导致早衰、早死!

    戴雨潇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怎么会!

    他那么健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

    泪水缓缓的滑下,顺着脸颊缓缓的掉落,吧嗒吧嗒的掉在报纸上,晕开一道道的痕迹。

    手指颤抖着抚上了报纸上那张照片,泪水完全模糊了她的视线……

    同一时间,在圣玛丽医院的vip病房。

    “慕总,你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那些人很有可能会因此而撤掉对我们的支持。”凯尔看着报纸上,关于他病情的报道,不由的微微蹙起了眉头。

    “无碍,我就是要趁着这个时候,检测一下,身边人的忠臣度!”

    慕冷睿的唇角勾着一抹淡笑,精神奕奕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报道中所说的快要死的人!

    “但是……”

    凯尔顿了顿,许久,才缓缓的继续道,“慕总,如果柯西莫?茜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