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百九十四章 突然的惊喜
    掐断电话之后,柯西莫?茜茜的脸色也并不好看,她的眸光紧紧的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个露出魅惑笑容的男人,眸中危险的光芒在不断的凝聚。

    奥古斯?培文的手段虽然称得上残忍,可是,他毕竟是通过叛变上,位的。怎么也不会将柯西莫家族所有的人都杀掉,甚至手段残忍的,连他们家养的小狗都不放过。

    如此赶尽杀绝的事情,在阿多维亚,是要受到谴责的!

    但是,他却紧接着做出了那么多对国民有利的事情,将叛乱的事情,压了下去。他无端端的怎么会有那么大的一笔钱?

    这个疑问一直缠绕着她,直到她得知戴雨潇被救走的消息,她才恍然顿悟。

    这一切,不过是慕冷睿为了报复自己所采取的手段罢了!

    想到慕冷睿,柯西莫?茜茜的身子陡然一僵,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慕冷睿确实是一个难得的优质男人,她也是真的为他倾心过。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称得上是她最纯情的年代,虽然她的身子并不如她的感情经历一样的清白,但是她却是真正的将自己最美好的感情交给了他。

    即便,在不到两个月之后,他便对她提出了分手,可是她的心中对他依旧是存着最初美好的记忆。

    为了皇位奔波的那几年,对她来说,是最痛苦的时候。

    因为她的父皇柯西莫?波顿早就已经看出了她的野心,一直在压制,甚至为了保住自己的皇位。在一次国,宴上对她下了药,将她送给了一个联盟国的王子。

    由于他下药的分量太重,导致她日后的身体发出了异样的变化,从前单纯的姑娘,已经变成了彻底的“欲,女”,一日不与男人交,媾,便会全身奇痒难忍,七天之后便会因为性,饥渴而亡。

    柯西莫?波顿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为了让她放弃皇位,甚至将她软,禁起来,不给她吃、不给她喝,更不给她男人。

    为了活下去,她不得不妥协,重新获得新生之后,她对权势愈发的渴望了。她瞒着所有的人,表现出一副乖乖女的模样,暗地里用自己的身子和不同的人做着交易,一点点的得到权势。

    在她的努力下,她终于亲手将柯西莫?波顿从皇位上拉了下来,将他唯一的男性子嗣,她的哥哥杀了,将自己的母亲推上皇位。虽然很多贵族都有意见,可是她的裙下之臣太多,没有人敢和拥有军,队的势力对抗,便只有默认了她的一切“恶行”。

    在权势的熏染下,她早就已经丢失了最初单纯的模样,所以,再次遇到慕冷睿的时候,她的心中才会迸发出那么饥渴的欲,望。

    似乎,只有在他的身边的时候,她才能够感觉到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单纯的自己……

    她多想自己永远都只是一个单纯的姑娘,被心爱的人呵护在手掌心中,哪怕天塌下来都不用感到害怕……

    就为了那么单纯的想念,她不顾一切的想要将慕冷睿重新拉回自己的身边。

    可是,她做了那么多,不但没有将他重新夺回来,相反,还搭上了自己整个家族!

    慕冷睿,你可真是绝情啊!

    我对你的不忍心,竟然变成了你伤害我的武器。如今,我还要找什么借口才能够说服自己,不去报复你呢?

    慕冷睿,你今日加诸在我身上的,我一定会还给你!你所在乎的家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我也一定要让你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越是这么想着,她心中的恨意就愈发的浓郁,掌中的手机都快要被她捏的变了形状。

    ……

    圣玛丽医院。

    “慕总,秦小姐下午去了银行,向这个账号汇入了两千万英镑!”凯尔将一张详单条子递到了慕冷睿的面前。

    慕冷睿没有动手,只是懒懒的抬眉,扫了一眼,“账户是谁的?”

    “阿多维亚人,里恩?芬妮!”

    “敖马德的妻子?”

    虽然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凯尔调查来的资料,可他还是牢牢的记住了所有的资料。

    “是的。”

    “阿多维亚那边的消息呢?”

    “暂时还没有人去取款,账户暂时还没有任何动静。”

    “时刻紧盯着,注意不要打草惊蛇。”

    “是。”

    汇报完公事之后,凯尔站立在原地几秒,须臾,才缓缓的开口,“慕总,你休息一会吧,夫人我来看着……”

    从夫人被绑走之后,他就没有好好休息过。本来以为找到夫人,慕总终于可以休息了,却没有想到……

    “我要等她醒过来。”

    慕冷睿的视线一直停在对面的女人身上,眸光里有无尽的温柔,还有浓浓的歉意……

    雨潇,你一直都不是贪睡的人,都已经睡了这么久了,也该醒了!你难道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吗?

    求求你,赶紧醒过来吧……

    “慕总……”

    凯尔欲言又止,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劝慰他。

    “你去忙吧。”

    他还没有想到理由,慕冷睿便已经下了逐客令,神色凝重的看了他一眼,凯尔只能长长的叹了口气,“慕总,我就在外面,有事就叫我!”

    “嗯。”

    淡淡的应声,慕冷睿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凯尔也不介意这些,转身离开了。

    门才阖上不一会儿,又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还有事?”

    “慕总,秦小姐来了!”凯尔站在门口,恭谨的开口。

    慕冷睿的表情明显一变,眸子眯了眯,并没有立刻给他回复。良久,才缓缓的站起了身子,“我出去见她,你替我守着夫人……”

    即便只是在外面,他却还是不放心她的情况,在发生了这些事情之后,他不能让她再冒险……

    “冷睿哥哥……”

    见到他出来,秦秋立刻迎了上去,脸上漾起了甜腻的笑脸,星眸中闪动着一种叫做,爱慕光芒。

    “凯尔说,你找我?有事?”

    慕冷睿在离她大约有两米的地方站定,有点生疏开口。

    “我……”

    他的生疏、冰冷的态度,让她有淡淡的心惊,虽然他对自己的态度一向都是如此。可是,那个时候的自己毕竟没有做过任何亏心事……

    “嗯?”

    慕冷睿眉头不自觉的拧在一起,身上散发出来的压抑的气息,让她更加局促了,双手狠狠的绞在一起。

    “我听说雨潇嫂子还没有脱离危险期,我……我来看看她……冷睿哥哥,我可以进去看看她吗?”

    秦秋问的有点小心翼翼,难怪人家说做贼心虚,她现在已经紧张的快要冒冷汗了,若不是她的手指狠狠的抠进了手掌心之中,那浓重的痛意在提醒她不要慌张,只怕她早就已经落荒而逃了。

    “医生说在她清醒之前,暂时不能见任何人,我也只能守在外面看着她……”

    “那,那我也在外面看看她……”

    秦秋的声音变得愈发的小了,额头上已经隐隐的渗出了冷汗,身子也因为紧张发出细微的颤抖,虽然不明显,却还是被慕冷睿看在了眼中。

    眸子微微一眯,危险的光芒从眸底一闪而过。

    “跟我来。”

    慕冷睿淡淡的开口,率先走进了房间。

    秦秋怔怔的站在原地,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允许自己去探望戴雨潇,他不是应该将她保护的好好的,不让任何人见才对的吗?

    得到了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的答案,秦秋变得更加紧张了。

    “秦秋?!”见她站在原地没有动作,慕冷睿不自觉的开口唤了她一句。

    她这才猛然回神,急急地跟上了的步伐,走向房间的每一步都显得格外的沉重。

    凯尔见到他们进来,微微有点吃惊,点点头,便离开了。

    “她就在那里,还没有醒过来……”

    说到戴雨潇,慕冷睿的语气里多了一丝淡淡的落魄,虽然不是很浓重,却还是清晰可见。

    秦秋站在隔离窗前,双眸定定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双手紧紧的握着皮包,呼吸不自觉的变得急促起来。

    那个自己一心恨着的人,终于如她所愿,生不如死了等她醒来,发现自己的孩子没有了,她一定会苦不堪言的!

    可是,为什么,她却高兴不起来呢?!

    难道因为她是慕冷睿的妻子吗?

    因为自己见不得慕冷睿不高兴吗?还是因为自己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