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六百章 不是意外
    轰隆

    一声巨响,划破了医院里的沉寂。连带着医院的楼房也在猛然之间抖了抖。

    站在楼梯上的几个人,身子也跟着房子摇晃了好几下,扶着墙壁这才站直了身子。

    晴雪的眉头微微皱起,她很清楚刚才的那一声巨响是什么。她转而看了戴雨潇和秦秋一眼,她们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惊慌。

    她不追问什么,只是沉寂的指引着她们继续下楼。

    “晴雪,刚才那是什么声音?”戴雨潇不解的追问。

    “医院最近在装修,估计在做爆破吧!”晴雪冷然的开口,脸上的表情轻淡到不行。

    “可是,我听着怎么不像,更像是爆炸的声音……爆破的声音,不是应该比较沉闷吗?而且,医院也没有下通知,要是被有心脏病的人听到了,还不得吓出病来?”

    一向不爱追究的戴雨潇,竟然在这个时候变得聪敏了起来,不停的发出疑问,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不行,我得上去看看……”说着,她边作势要上楼。

    “慕太太,这是医院的事情,轮不到我们操心,先生还在下面等我们,我们走吧!”

    晴雪的视线阴沉的在秦秋的身上滑过,里面隐含着太多的情绪。

    这个时候的秦秋已经不再是小孩子,她忽然之间就明白了晴雪眼眸中的含义,在想起那一束被自己丢在垃圾桶中的玫瑰,脸色陡然之间发生了变化。

    “可是,我还不放心……”

    “雨潇嫂子,你的身子才好,不适合这么奔波,还是我去看看吧,你跟晴雪小姐先下去吧!”

    她幽幽的开口,走回去的步伐,每一步都显得格外的沉重,眉头更是深深的皱着。

    千万不要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可是,等到她走到楼上的时候,才赫然发现,所有的一切正如她所想的那样。

    爆,炸的原点,就是她丢了玫瑰花的垃圾桶!

    她的身子狠狠的怔忡在了原地,脑海中不断回想着自己买花之后的场景。因为急着赶来医院,在街角的转角处,撞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外国男人,原本包扎好的鲜花散落了一地,男人很诚挚的道歉,之后甚至还很热情的坚持要重新赔她一束!

    这束鲜花是那个男人给她的,这是他早就已经预谋好的一切。

    想到竟然有人在背地里预谋着想要害戴雨潇,她便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她没敢多做逗留,急急地下了楼,这个情况,她应该有必要向冷睿哥哥报备一下吧?

    “秋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医院在做爆破,不小心多加了剂量。”秦秋浅浅的笑着,眸中看不出多余的情绪。

    得到这样的回复,戴雨潇也就不再多问,再加上慕冷睿一直在旁边说着什么,她的注意力很快便也跟着被转移了……

    一行人将她护送到家,这才各自散去,慕冷睿将她安排妥当之后,便进厨房为她准备爱心午餐了。

    因为戴雨潇才出院,并不能吃太过油腻的东西,不用太久的功夫,慕冷睿便已经做好了饭菜。

    “回家的感觉就是好,自由太多了!”

    在医院的时候,因为不放心她,晴雪时时刻刻都跟在身边,回到公寓之后,晴雪也跟着休息了,整个人放松了不少。

    “你呀……”慕冷睿端着饭碗从厨房走出来,满是宠溺的嗔了一句。

    见到餐桌上已经摆上了虽然轻淡却又不失色香味的菜式,戴雨潇肚子里的馋虫又开始作祟了,叽咕叽咕的直叫唤。

    “唔,肚子好饿!”

    话音落下,身体就好似牛皮糖一样黏在了餐椅上,拿着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果然还是冷睿做的饭菜比较可口!

    就在她感叹的时候,正午新闻里播出了一条新闻,“今天早上九点,圣玛丽医院住院部发生了一次爆,炸事件……所幸,爆,炸发生的时候,正是低峰期,并未造成人员伤亡!”

    新闻里的报道,不偏不倚的落进了戴雨潇的耳内,她的神色微微变了变,她的视线定格在电视上,良久没有动作!

    早上九点!?那不正是自己办理出院的那阵子吗?

    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爆,破,也不是什么意外!自己猜的没错,那是爆,炸的声音!

    很快的,她想起了晴雪和秦秋的不对劲。晴雪瞒着自己这个消息,她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连秦秋都要隐瞒这个消息呢?

    莫非,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老婆,老婆?!”

    慕冷睿连续唤了好几句,这才唤回了她的理智。

    “啊?”

    “老婆,你在想什么呢?”

    “没事……”

    轻声答应了一句,她迅速的收回自己的思绪,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饭桌上,有一口没一口的扒着饭。

    慕冷睿笑笑,没有出声,只是夹了些菜放在她的碗中,凌厉的视线不找痕迹的扫了一眼电视。

    看来,就连秦秋的身边都已经不安全了!

    柯西莫?茜茜这手伸的还真是长呢!

    吃过午餐之后,戴雨潇又觉得困了,便回卧室去了。见她沉沉的睡去,慕冷睿这才安心的回到书房联系凯尔。

    “那个男人的行踪追踪到了没有?”

    “人已经找到了,我们也已经追问过了。他也是一大早接到了一个电话,说让他将花送到住院部去,等他出门的时候,花和钱都已经在门口了。快到医院的时候,那人又打电话让她碰到秦秋,换了手中的花……”

    “对方一直没有露面?”

    食指不断轻叩着桌面,他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没有,他只说联系他的是一耳光女人,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继续派人盯着他,敖马德那边有什么进展?”

    “他已经被奥古斯家族的人抓住了,只是一直都不肯透露柯西莫?茜茜的下落!”

    “愚忠!”慕冷睿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对于他这样的行为鄙视到了极点。

    “慕总,我们接下来是要采取b计划吗?”

    “不着急,先将敖马德拿下。这边慢慢的等,她很快就会按捺不住和我们联系了……”

    绑了秦正,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报复他和雨潇吗?

    再不动手,可就不像她茜茜的风格了……

    诚如慕冷睿所料的那般,第二天,茜茜的电话便打到秦秋那里去了。

    来电显示的是当地的一个陌生号码,秦秋迟疑了一会,终究还是接了起来,却只听见那头传来一道如鬼魅般的声音,“秦小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茜茜的存在,在她的心中已经是噩梦般的存在,乍一听到她的声音,秦秋惊得差点将手机整个丢了出去。

    做了一个深呼吸,她才强作镇定的开口,“抱歉,我并不认识你,你打错了。”

    说完这句话,不等电话那头的人说话,她便狠狠的将电话掐断了,转而将手机丢在了办公桌上。站立了大约有半分钟,还是不放心,将手机拿过来,按下了关机键,这才瘫坐在沙发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自从戴雨潇回来,她心中便背负着沉重的罪恶感。直到向慕冷睿坦白之后,她才总算是轻松了一些。再接到茜茜的电话,就好似将她那些不堪的过往又重新揪了出来,赤,裸,裸,的重新曝光在阳光之下。

    这样的负罪感,实在太过沉重,她不愿意再背负一次。尤其是在戴雨潇毫不犹豫的说服慕冷睿,让他帮自己找寻父亲下落之后,她真的不能再昧着良心再做出伤害戴雨潇的事情来。

    就在她陷入沉思中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陡然之间响起,惊得她整个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浅睨一眼,竟然是公司的内线电话,她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秦助理,前台有你的电话,是一个叫做茜茜的小姐打过来的,要替您接过来吗?”前台小姐的声音甜腻的传递过来,让人倍感清新。

    可是,说出口的话,却让秦秋身子猛地一怔。

    “不用,就说我出去了。”秦秋便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便急急地挂断了电话。

    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变得愈发难看了,抓起手机,她急速的奔向停车场,在途中拨通了慕冷睿的电话。

    “冷睿哥哥,她,她打电话给我了……”

    她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