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不是谁的江湖 > 第三十一章 看日出引发的一系列事
    “扣扣、扣扣。”

    我心下一惊。自来了这个所谓的天启王朝,没闹钟,而且我也听不见鸡鸣,所以不然就是一觉睡到自然醒,不然就是婢女来叫我。

    这个时间,外面显然还没亮堂,这会儿是……噢,对了,印苍说来带我看日出去的!……

    “扣扣、扣扣。”

    “额,等一下,掌门。”我有些尴尬…

    “好。”

    也不知是错觉还是这个时间的问题,听着他的声音我竟觉得有些沉醉。

    因为天色暗淡,加上我也没有带多少衣裳,随便捡了件也就穿上了。至于化妆、首饰什么的,自上了山我也就不再打扮了。虽然以前也不怎么弄……

    “掌门。”开了门我看见他正坐在院前的石椅上,朝前走了走,朝他福了福身。自惠儿来了后,我便央着他派人收拾了我屋子旁的一间房给惠儿,一是我本就不太需要人伺候着,二是若让她住在我房里,也觉得有些不习惯。

    “恩,妆儿我们走吧。”

    “是。”

    因为困倦,走路都有些吃劲。本是跟着他的,渐渐地有些力不从心了,距离也越来越大。

    “掌、掌门,”我摆摆手,“歇、歇一会儿,我,我吃不消了。”

    印苍没有开口。过了会儿,说道,“还能走?”

    我深吸了口气,大义凛然地说,“恩!”

    可是又走了几步,我就深切地意识到逞强的后果。

    “呀!”

    “妆儿怎么了?来,先坐下。”

    “我、我,扭伤脚了可能。”我有些羞恼,都是自己不争气。

    “那,我扶你回去吧。”

    “唔,没事,我在这休息就好,掌门你去山顶看吧。”唉,都是自己!

    “你这是何话!难不成你以为我是为了看日出来的!”

    ……

    “唉,我该拿你怎么办好!妆儿,我瞧你也没有那些女子矫揉造作之态,稍有得罪了。”

    话落我便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抱起,耳边是呼啸的风声,鼻腔里嗅着好闻的奶香。

    虽心有害怕,不过还好,不多时,已达及山顶。

    我怕他会怪自己,坐下便赶忙说,“掌门不碍事的,若不是掌门相助,今日怕是见不得日出了。”

    他冲我微微一笑,有一瞬我觉着自己被晃着神了。

    “小妆儿你不怪我就好。瞧,日头快要出来了。”

    我望去,可不是嘛,天空是一片浅蓝,颜色很浅。转眼间天边出现了一道红霞,慢慢地在扩大它的范围,加强它的亮光。只一会儿,在那个地方出现了太阳的小半边脸,红是真红,却没有亮光。这个太阳好像负着重荷似地一步一步,慢慢地努力上升,到了最后,终于冲破了云霞。一刹那间,这个深红的圆东西,忽然发出了夺目的亮光,射得人眼睛发痛,它旁边的云片也突然有了光彩。

    旭日东升,雾气渐薄。雾在微风的吹拂下滚来滚去,像冰山雪峰,似蓬莱仙境,海市蜃楼……使人感觉飘飘欲仙。阳光中透露出橘黄的光晕,整个太阳像个大柿子,雾气逐渐消逝了。染红了云霞,给远方黛色的山峦镶上了金边,给打的镶上了金光,在雾的重托下主宰了整个世界。

    “真美。”我由衷地感叹,都忘了脚上的疼痛。

    “妆儿,日后,你叫我玉虹可好?”印苍此时却说了句前不搭嘎后不着尾的话。

    “啊?”我掉头看他,不知是不是太阳的光泽,打得他脸上红彤彤的。

    “我叫你妆儿你不介意,那么,你定也不介意叫我玉虹吧。”

    ……我无语……是你要这么叫的好吧,我叫你叫我卫姑娘你要听我的侬!

    “额,这个……”

    “妆儿你知道吗,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走了,那时候爹爹一心只顾着练武,都是娘一个人照顾我。有一天娘累了,她就跟我说她要我去找爹爹回来。可是我怕,因为爹爹练武的时候会很凶很凶。后来娘闭上眼睛,我就坐在她的身边,牵着她的手,可是我等了好久好久,娘都没有醒过来。过了几日,爹爹回来了,爹爹把娘带走了,就这么走了……”

    “爹说娘再也回不来了。然后爹爹性情变了,他不再天天练武,而是每天陪着我,教我写字武功,可是我还是怨,一定是我最后不听话去叫爹爹,娘才不要我的……”

    “后来,我慢慢长大了,也明白了。虽然还是恨爹爹,因为是他的无情害死了娘。可是这么多年,他没有再娶妻纳妾生子,我也就不那么怪他了……”

    “妆儿,那日我瞧见你就觉得你与旁人不同,我是真心想待你好的……我时常会做梦遇见娘亲,她会叫我玉虹,玉虹。妆儿,你……”

    我朝前俯下身,伸出膀臂保住了他。手一下一下地拍打他的背。原来,他的故事……

    “莫要再说话了,玉虹。”

    他蓦地从我怀中探出头,眼中的精光闪烁。我冲他笑笑,“每个人都会经历一些事,让人成长的事,不是吗?”

    他点头,又重新搂住我。这下我倒是有些尴尬了。

    “咦,玉虹,你的字可是‘美人如玉剑如虹’的玉虹?”

    “恩哼。”这音竟是带了哭腔。

    “哈哈,我说你怎地这般美……”

    印苍抬眸,泪汪汪的眼眸哀怨地看着我,我觉得心都要揉碎了。本来是想说个笑话调节下有点暧昧又有点悲伤的气氛的,结果…

    “咳咳,好了,我们回去吧。”

    “好。”说罢便抱着我又蹭蹭蹭地下山了。

    ------题外话------

    恩,明日夙夙要去浙江了,应该有两天会更不了。而且快开学了,文估计要一周更一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