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不败战神 > 第六百五十四节 降临野人洲
    野人洲极北之地,正在发生一场大战。

    上百个部族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支大军,在宽阔的雪原对峙。在野人洲,战争的频率远远比圣域其他地方要高得多。崇尚力量的风气,严酷的环境,让部族之间的征战不休。

    位于阿坝山之南的山铁王庭,位于广袤雪原的北雪王庭,这些年摩擦不断。终于双方失去所有的耐心,带着他们所属的大小部族,决一死战。

    这场战争将深刻影响着整个野人洲北部的格局。

    双方队伍的最前方,摆满大大小小的祭坛。熊熊火焰,把房子大小的铁锅长在半空,各种荒兽的血肉在铁锅内翻滚,鲜红的血雾在铁锅上方凝而不散,拼命地蠕动。

    大大小小的祭坛上,各个部族的巫师,都在拼命地拼舞着他们手中骨杖,神态狂热,状若疯癫。

    每个王庭之下,部族数百,每个部族崇拜的图腾皆不相同,祭祀也各不相同。战前祭祀,是野人洲战争最常见的形态,它可以大大激发战士体内的力量。

    这也其他人认为野人洲未开化的原因所在。

    一股股奇异的力量,从一座座祭坛升腾而起,它们在雪原上空汇集。

    大约半个小时后,双方的君王,忽然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惊容。

    野人洲最崇拜力量,每一座王庭,都由一位君王所建。每一位君王,都是绝世强者。在这片蛮荒之地,单纯依赖智慧是无法组建王庭。

    山铁君王铁棘,北雪君王阿思明,都是这样的强者,他们对能量敏感程度远超常人。

    但是此时,他们却面色凝重地看着天空,他们察觉到不对劲。

    像这样的大战,战前的献祭再常见不过,双方的祭坛升腾而起的献祭之力,按理说应该在天空厮杀争斗,这才是大战的序幕。

    可是,如今各部族的献祭之力,竟然在天空汇集融合,不分敌我。

    这样古怪的情形,他们从来没有遇过。

    很快,祭坛上的巫师们也察觉到不对。天空就像有一个看不见的漩涡,正在疯狂地抽取着他们的力量,他们感觉脚下祭坛的力量,以惊人的速度涌入天空。

    嗡。

    一名部族战士忽然发现他手中的兵器,在嗡嗡轻颤,仿佛要从他手中挣脱。

    他心中骇然,连忙转脸望去,入目所及,所有的兵器都在颤动。

    嗡嗡嗡!

    骤然响起的颤音汇集如潮,令人头皮发麻。

    铁棘和阿思明脸色同时大变,天空中凝聚的力量,短短的时间,急剧膨胀有如可怖的风暴。强如两位君王,亦不由心惊肉跳。

    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空浮现无数有如流星般的光痕,这是高速能量流和空气摩擦产生的光芒,它们从四面八方汇集,朝雪原上空那个无形的漩涡涌去。

    万千光痕汇集成一个耀眼的漩涡。

    漩涡眼愈发炽亮耀眼,可怖的波动,如同巨浪般的轰然四逸。

    震慑人心的强大力量,让这些勇悍的部族战士无不骇然。扑通,不知谁膝盖一软,跪倒在地,犹如涟漪般扩散。正在对峙的双方大军,纷纷跪拜,他们把脸埋在雪地里,心中充满敬畏和恐惧。

    雪原之上,只有两位君王顽强站立,在与这股强大得惊人的力量抗衡。

    令人头皮发麻的颤音骤然消失,天地一片寂静。

    天空中那个明亮的漩涡停止转动,它就像一座嵌在空中的光门。

    忽然,两名君王瞳孔猛地扩张。

    一个身影从光门中缓缓走出来,紧接着又是一个,源源不断的身影,如同潮水般缓缓从光门中走出。

    英魂!

    竟然如此众多的英魂!

    两名君王震撼莫名,呆呆地看着天空。

    在野人洲之外,人们称之为魂偶,但是在这片蛮荒的土地,它们被称之为英魂。英魂被认为是先人的护佑,能够得到英魂的人,就能够得到先人的护佑。铁棘和阿思明的见识当然比起普通人要多得多,他们知道英魂实际是某些强者在死之前,由于强烈的执念而生。像在其他地方,英魂,也就是魂偶,是可以买到的。

    可是……

    不断涌出的英魂,他们身上的装束一致,队形森严,这显然是一支军队。

    英魂兵团……

    要知道,在野人洲生成英魂有两个条件,一个是有强烈的执念,另外一个是生前要足够强大。在野人洲,只有君王死后,才有可能形成英魂。

    英魂兵团……那他们活着的时候,岂不是一支君王兵团?

    两位君王已经完全被震撼,一名名英魂,寂然无声从光门中走出来,源源不断,就好像光门之后,有无穷无尽的英魂。

    眼前这支英魂兵团的规模,已经让两位君王感到头皮发麻。

    忽然,一抹墨绿色的身影,出现在光门,两位君王愣住。

    天空中,少女身着军装,头戴英仙王冠,黑色长发飘扬,俯瞰大地。

    唐天一行的回归,大大震慑宵小。

    纪山这些探哨全都安静下来,这些随行士兵们浑身散发的杀气,令他们心惊胆战。当这支船队驶入商洲,他们发现绘有徐记和白家徽章的战舰,更是让探哨们为之色变。

    徐晋和白越听到唐天返回,半路追上来。

    徐记是天下有数的武器商,而白家同样是南域根基深厚的豪门,小小的商洲,竟然和这两个势力有联系,没人敢轻举妄动。

    纪山和雷蒙默契地再也没有提过共同夺取商洲的这件事。两人第一时间,把这里的情报传回去,然后安心地做着苦力。

    “大人!”唐丑啪地向兵行礼。

    “干得不错!”兵吐了个烟圈,满意地点点头:“照这样下载去,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超过我了!”

    唐丑肃然:“属下必然会超越大人!”

    “那你要努力哟!”兵哈哈大笑,一点都不生气。

    谢雨安几人大气都不敢喘,唐丑在他们心中,已经是战神一类。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魂偶,竟然连唐丑大人都要尊称一声“大人”,他们心中顿时生出高山仰止之感。

    老板的势力,真是深不可测啊。

    森林剑堡已经大变样,焕然一新。

    徐晋和白越由鹤陪同着参观森林剑堡,出身世家的鹤,接人待物无可挑剔,这类事情一般都由他出面。

    “匠心独具!”白越赞不绝口:“我见过各类要塞,但是如此匠心独具的要塞,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不知这要塞是何人所创?”

    白越身边的徐晋精神恍惚,他还没从那黑色荒滩的冲击中回过神来。黑石荒滩一眼望不到尽头,那蕴含着多么惊人的财富。哪怕他从来没缺过钱,但是在这片黑金海洋中,依然感到迷失。

    白越同样深受震撼,但是他被震撼的不是那片黑石荒滩,而是这座森林剑堡。

    鹤微笑道:“我们的首席机关师。”

    白越若有所思,既然有“首席”二字,说明不止一位。

    “不知能否引见?”白越一脸仰慕道:“这等大师,白某若能请教一二,死而无憾。”

    “很抱歉,她不在这里。”鹤一脸歉意。

    “那真是太遗憾了。”白越满脸遗憾,心中却是转过万千念头。

    一开始对于猛男,白越就相当看好,认为其有足够的潜力成为白家的盟友。随着时间的推移,猛男给他的惊讶越来越多,逐渐暴露出来的实力,也让白越不得不重新审视双方之间的关系。

    这些天,谢雨安他们脱胎换骨的蜕变,他看在眼里。

    白越本身就是名将,但是如此残酷严苛的训练,还是第一次见到。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谢雨安他们既然坚持下来。

    猛男,是一头猛虎,他的爪牙已经成形。

    白越忽然有些同情繁星洲,身边有这么一只猛虎酣睡,大概已经寝食难安了吧。

    白越的猜测一点都没错,杨子清和赫斯基早已经寝食难安,他们发现之前是何等低估了商洲。杨子清来之前拟定的方案再次被推翻,因为老将赫斯基很明确地告诉他,商洲的实力在繁星洲之上。

    繁星洲现在就像一个到处漏风漏雨的房子,风雨飘摇。而商洲却是生机勃勃,大有一飞冲天之势。

    杨子清第一次见到唐天,这位商洲的真正统治者。

    真是太年轻了!

    杨子清心中惊叹,但是他不敢有半点小看对方。能够如此年轻,便成就这番霸业,谁又有资格轻视?

    他的眼角余光,瞥见在唐天身边吞云吐雾的兵。在这个家伙面前,任何花招都没有半点意义。杨子清和兵打过交道,对兵的难缠有着十足的了解。

    “我们希望能与商洲结盟,不知洲主意下如何?”杨子清没有拐弯抹角,很直接道明来意。对于现在的繁星洲来说,时间最为重要,把时间浪费在试探上,反而因小失大。

    “结盟?可以啊!”兵吐了个烟圈,嘿然接口道:“就看贵洲出什么价码了。”

    宰大户的感觉,总是很美妙的。

    杨子清早有腹案,没有犹豫:“我们愿意把光海浮桥,送给洲主。”

    唐天和兵同时愣住,他们想过繁星洲会出个大价钱,但是没有想到,繁星洲愿意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

    那可是光海浮桥,独一无二的光海浮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