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不败战神 > 第六百五十五节 各自算盘
    如果说,繁星洲最值钱的是什么,那一定就是光海浮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圣域,洲与洲之间的通行,需要通过能量海。每一个洲,就像广袤的能量海之中散落的一个个气泡。在有些“气泡”之间,存在一种特殊的能量带,这种能量带的性质非常稳定,能够把能量海的“海水”隔绝开来,这就是光海浮桥。

    沿着光海浮桥前进,就像在洲内前进一样。

    虽然人们早已经懂得制造舰船,在能量海之中穿梭来往,但是依然意味着风险和高昂的成本。危险的能量海,有着大量未知的危险,每年有不计其数的船队葬身于能量海。对圣域人来说,他们的历史,就是与能量海抗争的历史。

    沿着光海浮桥前进,不仅意味着更安全,而且还更快速,成本更低。

    南域总共有三座光海浮桥,每一座都是南域的大动脉。繁星洲所处的那座光海浮桥,是最长的一座,连接二十四洲。

    繁星洲控制着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段,连通明洲、元洲、里海洲,是整座浮桥的黄金段。这三洲都是南域排名前二十的大洲,加上繁星洲,四大重洲相连,其价值不言而喻。

    繁星洲之所以能够积攒如此众多的财富,就是因为他们控制这段光海浮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光海浮桥是繁星洲的根本,所以当唐天和兵听到繁星洲把光海浮桥拿出来做筹码,都惊呆了。饶是两人想痛宰繁星洲一顿,但也压根不敢打光海浮桥的主意,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拿出来……

    唐天和兵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疑惑。

    杨子清把这句放说出来,反而觉得莫名的轻松,见两人疑虑重重的模样,挑了挑眉:“难道阁下还觉得这价码不够高?”

    兵的表情恢复平静:“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杨子清惨笑:“如果不给贵洲,在我们手上也留不住。实不相瞒,最近光海浮桥多地段遭到了攻击,我们已经快守不住了。如果贵方愿意结盟,那么速度要快,我们能坚持多久,谁也不知道。我方的条件很简单,用光海浮桥换飞角尖洲。”

    “飞角尖洲?”兵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冷笑:“贵方真是打得好算盘,放弃本来就守不住的光海浮桥,我们得帮你们挡下绝大多数的防守压力,再用飞角尖洲,扼守要道,这下真是固若金汤。”

    繁星洲地势最开阔,防守难度最大的一段,就是光海浮桥相连的区域。虽然繁星洲忍痛割下一块肉,反而局面一下子安全下来。接手光海浮桥的他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守住光海浮桥,根本没时间找繁星洲的麻烦。

    飞角尖洲是一个像商洲一样的小洲,扼守着繁星洲另一侧的航道。但是由于繁星洲更多的依赖光海浮桥,对航道的利用很少,飞角尖洲一直不受重视,那里盘踞着一伙海盗。( 平南文学网)

    如果夺下飞角尖洲,只需要派一支兵团驻守,便可以对进攻繁星洲的敌人构成巨大的威胁。

    唐天也回过味来,想出这个策略的人非常厉害,但是繁星洲洲主壮士断腕的决心,也让他感到佩服。这块肥肉肥美无比,但是想吞下去,却极有可能把他撑死。

    “光海浮桥值得贵洲花点力气。”杨子清寸步不让,他坦然道:“虽然它注定要失守,但是若非结盟,它也不可能落到贵方之手。对贵方来说,这是唯一得到光海浮桥的机会。”

    “光海浮桥我们要来干嘛?”兵冷笑:“钱吗?你觉我们会缺钱?”

    唐天瞥了兵一眼,心里想,这家伙装得真像,不缺钱?见面第一句就讨钱的是谁?

    杨子清很镇定:“虽然在下和洲主初次见面,但是洲主雄心大志,我相信洲主能够做出正确的决断。”

    “光海浮桥我要来。”唐天突然道:“但是那个什么飞角尖洲你们自己去取。防守光海浮桥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我相信你们也不希望我们拦不住其他洲吧。”

    “好!”杨子清一口答应下来,飞角尖洲只不过是个添头,只要繁星洲的兵团,从漫长的防守线撤回来,他们有足够的力量,攻占飞角尖洲。

    等杨子清和赫斯基满意地离开。

    走出房间,杨子清有些恍惚:“没想到他们真的答应下来。”

    “当利益足够多,自然就愿意铤而走险。”赫斯基面无表情。

    两人心中都充满忧伤,对于繁星洲来说,失去光海浮桥意味着他们将失去最主要的财政来源,在之后的很长时间,他们都要过苦巴巴的日子。更让两人伤感的是,强大繁荣的繁星洲,转眼间就如此穷途末路。

    杨子清深吸一口气:“我们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赫斯基眼中亮起一团火焰:“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让猛男和他们去争去斗吧,我们蛰伏在后方。我们在恢复元气,他们在不断消耗,时机成熟,我们一定可以重新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

    “没错!”杨子清脸上恢复坚毅:“我们一定可以夺回光海浮桥!”

    两人对视一眼,不由齐齐哈哈大笑。

    这个计策是赫斯基这位老将提出,经过深思熟虑,他发现商洲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漫长的防线,会让他们的兵团捉襟见肘,可以预见,商洲和其他洲之间的战争,会持续不断,双方的力量会不断消耗。

    而失去光海浮桥这个累赘,收缩防线,他们的处境一下便会稳定下来。而这些年积累的财富,也能够让他们恢复元气,甚至变得更加强大。那到时,他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夺下光海浮桥,踏平周围几洲。

    房间里,兵苦笑:“肉是好肉,但太肥,我们吞不下去。”

    光海浮桥不仅是交通命脉,而且沿途的城市,都是重镇,人口众多。对于现在商洲来说,人口同样是很重要。

    好处很多,但是弊端也很多,漫长的防守线,对于任何一个势力来说,都是个沉重的负担。繁星洲看似是被唐天他们击败,其实从某种程度来说,是被光海浮桥拖垮的。

    “如果我们不吞呢?”唐天语出惊人。

    “不吞?”兵愣住了。

    “我们来圣域是干嘛的?”唐天自顾自道:“我们不是来赚钱的,也不是来打地盘的,我们是来解决掉我们的敌人,光明洲。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要吞掉?我们可以把它拿出来,分给大家,这样大家就是一伙了,我们还可以给他们提供秘宝啊什么的,只要他们帮我们打光明洲,他们也很讨厌光明洲。”

    兵面色呆滞地看着唐天,半晌才道:“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是啊!”唐天一脸理所当然。

    “你这家伙开窍了嘛。”兵啧啧称奇,但是他心里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好办法,精神振奋:“没错,联盟,我们要组建一个联盟,这光海浮桥独吞是有点噎,大家一起吞,就容易多了,不错不错,好想法!但我们得找个有份量的中间人,这样才能让其他洲相信。”

    “白家和白沙洲。”唐天道:“只要里面给他们一份,他们肯定愿意。”

    兵看唐天的目光就像见鬼了一样。

    “你那是什么表情?”唐天不满道。

    “你不会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吧?”兵围着唐天转圈子。

    “没有啊,我是终于想通了。”唐天扳着手指头算:“我们才多少人呢?哪怕把大熊座的人全都搬来,也不过就相当于一个大点的洲吧,可是比起光明洲还是差得远。这要等我们一洲洲打下去,壮大自己,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所以呢?”兵下意地问。

    “所以就收买大家啊。”唐天得意洋洋:“我在白沙对付金蔷薇,只花几百亿,就灭了他们。”

    “什么?”兵的眼睛一下瞪圆了,勃然大怒:“几百亿?我在这里穷得掉渣,你居然为了灭掉一群小混混,花了几百亿!气死我了!”

    “这种小事就不要在意了。”唐天打着哈哈:“我就在想,为什么不用这种方法对付光明洲呢?很多人都讨厌他们啊。钱收买不了他们,我们就用可以收买他们的东西,光海浮桥就可以啊!把大家都收买了,光明洲也吃不消。”

    “我们可以收买,光明洲也可以收买。”兵道。

    “不,他们不会。”唐天摇头:“比如光海浮桥,我们会拿出来,光明洲会吗?光明洲的野心是统一圣域,他们天生是其他洲的敌人。他们要其他人服从他们,做他们的下属和仆人,抢走其他洲的财富。我们不是,我们对圣域又没有野心,我们只是要和他们做朋友。我给朋友一点好处,让朋友帮个忙没问题。我给别人一点好处,让别人做我的仆人,大家可不愿意。”

    看到兵震惊得连烟忘了吸的表情,唐天心里爽翻了,得意洋洋:“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很厉害?士别三日,当刮木相看。要刮了木头才能看得见,懂了吧!”

    兵冷笑:“这种败家的行为,你还以为很光荣么?我先刮了你!”

    忽然唐天咦了一声。

    兵正准备把手指夹着烟送到嘴边,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三魂城的消息,螺丝醒了。”

    啪嗒,兵手上的香烟掉落到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