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又一个泰坦
    所谓的跌宕起伏,就是在故事一如既往的平静节奏中忽然以神展开和超展开的方式爆发开来,而且往往总是往不好的方向发展的。这也是所谓主角的特权啊!而身为主角的陆希,对于这样的展开早已经见惯不惯云淡风轻了。

    陆希施施然地叹了一口气,在女巫小姐恶狠狠的目睹中摸出了一瓶清水喝了两口润了润喉咙,接着才慢吞吞地拔出了黎明骑士之剑,另外一只手则唤出了世界树权杖。整个过程显得非常平淡和镇定,简直就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实例,装出来的格调顿时高得一塌糊涂。当然,女巫小姐和剑豪阿姨都注意到了,陆希的右眼又一次变成金黄色,以前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他似乎总能提前预警,避免了团队的好几次重大伤亡。

    “这是一种可以预知危险的瞳术吗?看上去倒是蛮帅气的,可我却从来没有见过。是奥鲁赛罗大师开发出的新咒文吗?”女巫小姐看似随意地问道。

    “是大宇宙的意志赐予我的中二……啊,天赋神力,你估计一辈子都是学不到的,完全可以忽略。”陆希也用看似随意的口吻解释道。在他面前跳出来的半透明全息地图中,代表自己和同伴们以及宠物傀儡们的五个蓝点所在的房间中,不知道何时已经多出来了一个黄色的光点。

    绿色代表中立偏友善,那黄色自然就是中立偏敌视了,也就是说,它随时都有可能变成代表敌人的红色。

    一团青紫色的烟气从祭坛下喷了出来,在房间中央位置汇集起来,然后渐渐凝结成躯干、四肢以及头颅。

    “雾妖?蜃精?还是什么别元素生物?”合法萝莉睁大了眼睛,盯着这雾气组成的人形脸上越来越明显的五官,右手和左手已经捏出了繁复的法印。似乎是在准备什么大招。

    至于格莉莎女士也已经抽出了自己那两柄杀气腾腾的双头剑,温和的目光瞬时变得比鹰隼还有锐利,上下打量着着图案诡异的“雾人”。

    陆希毫不怀疑。一旦这“雾人”做出半点不和谐的举动,必然会招至一连串暴风骤雨般的侵攻。

    “先不要动手!还不一定是敌人呢。”陆希大声说。

    “至少也不会是朋友。”女剑豪冷冷地道:“我感觉到了他的敌意。”

    这个时候。雾气终于渐渐地凝结成型了,并且也从淡薄飘渺的气体渐渐化作了拥有实质的固体。随着它模糊的外貌越来越清晰,在一旁摆出了战斗准备的大家也张开了嘴巴,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这是一个两米左右高的人形生物,青蓝色的皮肤,浑然一体的金色眼眸,火焰般捕捉不到形态的头发。雕像般的五官,活脱脱便是一个泰坦巨人,只不过是微小迷你版的。

    “这这这……”女巫小姐瞪大眼睛盯着这个迷你的“泰坦巨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把准备好的法术丢过去。女剑豪也迟疑地垂下了剑。仔细地看着这出乎意料的乱入者,最后却也不得不用询问的目光瞥了陆希一眼。

    陆希自然是在场中人最淡定的。他沉吟了一下,眼睛提溜地一转,接着便眨巴了一下,如果是万分熟悉他的卡琳和赛希琉。自然是知道他又有什么无节操的鬼主意新鲜出炉了。陆希将剑收了回去,摊开了手,确切地表明了自己和平的意图。

    他看着刚刚成型,正用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环视着四周环境的迷你泰坦,用异常冷硬的口吻道:“陌生的泰坦。你是朋友亦或是敌人?”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才是。”比起正常的泰坦缩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泰坦”用更为生硬的口吻道:“人类,你们应何来到这巨人的古都?”

    “我们的目的,已经向你的同伴道明了。我不准备再说一遍。”陆希扬起了手腕上代表城市vip客人的臂环,正好让对方能看见:“我现在是古德特亚斯的客人,没有被这里的自律人偶攻击的理由。”

    迷你泰坦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陆希手腕上的臂环,眼神显得有些迷离和飘忽不定。他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最终却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环绕在其周身的雷电也随即褪去。

    迷你泰坦解除了战斗态势,陆希也微笑着朝同伴们打了个手势,示意她们也收回兵刃。

    “这里已经没有活着的泰坦了,只有失落的亡灵和游荡的欺诈者。”迷你泰坦望着陆希,浑然一体的眼神中充满了深沉的沧桑和哀痛,让每一个人都能感觉到他心情的沉重和忧郁。

    “我的名字是诺伽戈尔。古德特亚斯最后的泰坦。”

    合法萝莉和女剑豪不由自主地面面相觑,但她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油条,虽然心里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但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古井无波。

    “……这可真是奇闻呢。一个小时以前,将这枚臂环交给我的泰坦,好像也叫诺伽戈尔。”

    “那是一个出神入化的变形者,大师级的伪装和欺诈的高手。”迷你泰坦似乎终于从忧郁的心情中恢复了过来,眼神又一次恢复了刚出场时的深邃和犀利:“镜像的基尔德卡,年轻的人类魔法师,你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吧?”

    “……在今天内,我听到的最多的就是这个名字。”陆希毫不避让地直盯盯着“泰坦”的眼睛,那双仿佛太阳融化之后形成瞳孔:“那边那个诺伽戈尔已经无数次提醒我应该小心那位深渊领主,而您这位诺伽戈尔,又有什么可以教我的吗?”

    “这正是这位深渊领主最可怕的地方。”迷你的泰坦叹息着道:“他可以伪装成他用身体接触过的任何一个生灵的外形、气味、音调和神态,甚至能够全盘复制原体的记忆和能力。即便是诸神的眼睛,也难以识破他的伪装。他会用看似最为合情合理的指示诱导他人,让人在不知不觉中被带入深渊。”

    “你的意思是,之前那个泰坦是深渊领主假扮的,而您才是真货吗?”女巫小姐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这不过只有两米的“泰坦”,忍不住露出了戏谑的笑容:“可是。您如何证明您的身份呢?嗯……至少从尺寸来说,他看上去比您更可信一些。”

    “那是因为,我佩戴了这个。”“诺伽戈尔”抬起了手臂。向众人展示在套在他右前臂上的黄金色护腕:“这也是我族的宝物之一,法拉赞云岭护腕。可以让佩戴者在必要的时候改变形体的大小。你要知道,我们的身体,对于其他的智慧种族来说过于巨大,外出交流也有许多的不便。在和其他种族进行平等交流的时候,我们都会使用这件宝物将身体缩小到现在这个尺寸,这是基于礼仪方面的考虑。”

    “也就是说,这件宝物并非只有一件?”

    “每一个泰坦巨人在出生的时候都拥有一件。这也是区分泰坦和普通巨人的标志之一。”泰坦巨人扫视了众人一眼,看到大家眼中的怀疑并没有褪去,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在现在这种状况,我也不奢求你们能完全相信我。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通过更冷静和更客观的思考后。再做出决断而已。”

    “可现在的信息量不足以让我们做出决断啊!”陆希耸了耸肩,指了指女巫小姐:“您认识她吗?”

    迷你的泰坦认真地辨认了一下罗莎莉的样貌,却认真地摇了摇头:“……不,我并不认识这位女士。”

    “在三百年前和五十年前,她都来过古德特亚斯。如果您真的是这里留守的泰坦一员。应该不会一点映像都没有吧?这说明,您是假货?”说到最后,陆希的声音骤然冷了下去。

    泰坦巨人却苦笑着摇了摇头:“年轻的人类魔法师,三百年前,我们的确发现宝藏库有生人进入的气息。但却没有见到真人。当时还引起了极大的骚动呢。”

    “你现在还不知道当时怎么进来的?”陆希低声问着表情纠结的女巫小姐。

    “我要知道就不会纠结上整整三个世纪了……嗯,梦游的状况谁能说得清楚呢。我现在已经当成是艾露恩在冥冥之中的指引了呢。”

    “至于五十年前……和深渊领主基尔德卡,还有大群入侵的高等恶魔的战斗牵扯了我所有的精力,如果没有那位人类的女剑圣,或许在那个时候,古德特亚斯便已经会落入恶魔之手了吧。”

    “……女剑圣?”

    泰坦巨人露出了缅怀和感动的神采:“是的,那是一位英勇而高洁的女士。在她离世之后,我便把她的遗体火化,将她的骨灰和遗物带到了这里,泰坦一族用于纪念为巨人文明和世界作出巨大贡献的外族伟人的灵堂。”

    “这正是剑圣菲妮丝?林奈尔的后人,格莉莎?林奈尔女士。”陆希指着一言不发,但表情一直充斥着复杂情感的女剑豪,大声地道。

    “诺戈伽尔”微微地一怔,随即便不由自主地回头打量着女剑豪,仿佛是在分辨此事的真假。这位泰坦巨人虽然尺寸迷你,但目光却依旧如他巨型的时候,充满了压迫感和直指人心的能力。些许的宵小和谎言在那双璀璨的眼神中根本无法遁形,但“星辰眼”的女剑豪却抬起头,和泰坦深邃的目光平静地对视着。

    过了好一会,诺戈伽尔忽然微微地垂下了头,用恭敬和感佩的语气道:“您的眼神和您的母亲一模一样,格莉莎女士。您的母亲是近一千年来第一位有资格进入这个纪念堂的外族伟人,当然……或许也是我们历史中的最后一位了。她是位伟大的女战士。”

    “谢谢。”格莉莎也默默地垂头回礼。此时,即便是身经百战,见惯了世间沧桑的“星辰眼”,语气中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如果可以的话,诺伽戈尔大人,我希望能够带走家母的骨灰和遗物。”

    “这是您应有的权力。”泰坦巨人走到了菲妮丝的灵牌前面,微微地抚摸了一下青蓝色的石面:“非常抱歉,我并没有什么雕刻的天赋,无法将她生前的仪容还原出来。”

    “您已经尽所能给予她最大的哀荣了,诺格伽尔大人。”

    “只要您不介意就好……这个灵牌是保护先人遗物和遗骨的最后一道保险,只有我才知道如何打开。”泰坦巨人露出了一丝微笑,用手轻轻地按了一下灵牌,这青蓝色的石牌刹那间便变得一片雪亮。上面射出的光芒并不是散射的普通光线,却在石牌前方的虚空中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白光投影而成的按键。

    投影键盘?你妹的,这种黑科技咱的老家也刚刚开始用好不好,你们这里就用来当墓穴的保险柜使了?

    和巨人们接触得越久,陆希就越觉得,自己才像个没见过世面的野蛮人。

    巨人伸出手,在投影键盘上迅速地按了几下。墙壁后便发出“咔嚓咔嚓”的机械振动声,青蓝色的灵牌缓缓地向外一点点地伸展了出来,带出了一个和自己连在一起的石质隔层。隔间层里放着一个白银色的罐子,应该就是女剑圣的骨灰盒;一个绿色的叶形护身符,估计正是指引格莉莎女士前来的双子护身符的另外一半;以及两柄特别宽大的连鞘阔刃剑,估计是剑圣生前使用的武器。

    女剑豪缓缓地走上前去,步履甚至有些蹒跚,她犹豫了好久,这才将那银色的罐子慢慢地举了起来:“真是讽刺啊……你这个得意洋洋的女人,仿佛是世界末日都可以活蹦乱跳的女人,现在竟然就装在这样一个小小的罐子里吗?”

    “……我很抱歉,格莉莎女士。”

    “我并没有埋怨你啊!诺戈伽尔大人。家母的生前是个性情恢廓,不客气地说,甚至有那么点没心没肺的人。如果我真的在她的灵前嚎啕大哭,她反而会在天国不得安宁我呢……呵呵,这次之所以不请自来,打扰沉眠中的泰坦古都,也就是找到她的遗骨,肆意地嘲笑她一番,然后告诉她,在没有她陪伴的日子里,我的人生并没有虚度。”

    女剑豪的声音和语气都显得平淡如水,但大家都能感受得到她内心深处的悲痛和哀思,但同样也能感受到一种仿佛达成夙愿之后,心境突然释放出来的轻松和豁达。

    陆希其实很不习惯这种气氛,有些不自在地扰了扰头发。这个时候,他的脑海内也传来了一阵熟悉的系统提示音,以及一首陆希再熟悉不过,但放在此情此景中却充满了诡异和谐感和超现实主义感的音乐。

    (系统:骨肉相聚的美妙时刻,在任何时候都让人感动呢,哪怕是老朽只是个系统,没有骨肉……555555,因为老朽觉得任何的音乐都不足以表达这样的心情,所以请欣赏经典金曲《世上只有妈妈好》。在动人而伤感的旋律中,恭喜宿主完成a级任务“世纪后的母爱”,奖励经验20000,属性点15,技能点5。)

    这就完了?说好的保镖强化装备呢?

    (系统:哦,差点就忘了,真是前所未有的大失态啊!一定是老朽最近忘记去找圆神……啊不对,老板补魔了。)

    ……你刚才似乎是又口不择言道出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事实啊喂,给我解释清楚啊喂!

    (总而言之,请宿主不要忘了向格莉莎?林奈尔女士索要升级装备哦,以现在的好感度,无论什么都会给你的。勿谓言之不预哦,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