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给黑科技跪了
    就算是圣明烛照算无遗策冰雪聪明如露西女神,恐怕也万万想不到这具无头女尸的身上会带着一件对讲机,而且还是远程操控自己这边根本没办法关机的那种。在这一刻,他切实地体会到了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是何等的艰难,可怜的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和随时跳出来的“命运的捉弄”和“人生的巧克力”们相爱相杀,但依旧能够健康而欢乐地活着。从这个道理上来讲,每一个认真地在这滔滔恶世上生存的人,都是一位英雄啊!

    以上不知道是苏格拉底还是佛洛依德式的超现实主义哲学式的感慨放在现在这个场景里终究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于是陆希的思维只是发散了一下就赶紧重新合拢了。可在这个时候,即便是他将自己大脑的转速调到最高甚至把cpu都烧爆,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应付这样的局面。

    “艾格妮丝,为何不回话?”那边传来的魔将军疑惑的发问声,而陆希也只能冲着同伴们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他靠着系统酱赋予自己的金大腿,能够在短短的一秒钟内掌握一门极为晦涩的语言或知识,却也不可能让已经变成死尸的魅魔小姐站起来替自己说话。

    陆希深深地呼吸了两口,房间中弥漫着魅魔小姐和悍魔纯爷们的尸身留下来的血腥味,这股充满了刺激性和猎奇向的气息终于让我们的伪娘从无所适从的虚无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他咬了咬一口纯白的糯米呀,接着便对自己默默地使了一个巧舌术。这是一种由变化学和精神学结合起来的高等咒文。能够使被施法者在短暂的时间内发出任何人乃至于任何动物的声音,堪称奥术领域中最无节操的骗术之一。巧舌术的使用效果看上去和大多数口技达人的表演没多大区别,一看就不是什么太正经的魔法,但其实它在奥术体系中却是7环的尖端咒文,比虹光守护和阳炎爆裂这样声光效果和威力都蔚为可观的对军级战斗咒文还要高端一些。当然了,对施法者的要求自然也更加苛刻。

    用巧舌术模拟出来的声音可以和原版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以上的契合度,几乎天衣无缝,可即便如此。陆希的心里依旧在轰隆隆地打着鼓。要知道,每个人的语法和说话都是有着细微的习惯差别的。巧舌术虽然可以让自己完美地模拟出艾格妮丝的声音,却无法让自己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摸透一个人的语言习惯,哪怕是有10级名演技和10级名口才加成也是非常勉强的。

    除此之外,对方却是个聪明狡诈的蛇魔将军,而且貌似还是一位t倾向严重的强势大姐头,一看就知道手中有一个弥漫着百合芳香的水晶宫。谁知道这位无头的魅魔小姐在头还在的时候是不是和赛碧娜大姐头有什么喜闻乐见大发福利的微妙关系,万一真的有,那对方自然应该非常熟悉魅魔小姐的言谈举止乃至于口癖性癖。说话的习惯自然也不例外。

    罢了,死马当活马医吧。而且用水晶进行通讯看上去虽然很高大上,其实仔细一想这清晰度还比不上在偏远山区用10086呢。估计通话中的失真度也挺高的。对方应该没那么容易识破吧?大概……陆希托着下巴如此地想着。

    “艾格妮丝,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魔将军的声音继续从水晶石中传来,难以掩盖其越来越焦急的语气。

    “我没事,姐姐大人。”陆希稍微安了一点心,硬着头皮用尽量显得平静无波动的声音轻松地回答道。从刚才语气中便可以听出,蛇魔将军对魅魔小姐的关心明显已经超出了普通上下级的范畴。陆希完全可以肯定这两只女恶魔之间的确有点喜闻乐见的关系。陆希之所以称呼对方“姐姐大人”而不是“赛碧娜大人”,也正是基于这一点考虑。

    陆希似乎隐约从水晶后听到了释然的叹息,但很快便被蛇魔将军仿佛雪山般冰冷而凛然的声音所掩盖:“艾格妮丝,刚才为什么没有回话?”

    赌对了!陆希庆幸地捏紧了拳头。

    “刚才出现了一点小状况,姐姐大人。我遇到了一些自律傀儡的埋伏。”

    “如果只是一点点自律傀儡。应该是不可能对你造成妨碍吧?”

    “这个……都是一些泰坦的古代自律傀儡,实力都很让人惊讶。和学识联盟的近代傀儡相比起来,先进得太多了。”

    “这一点,在行动之前我们不就已经很清楚了吗?艾妮格丝,你是否以为,这样的废话能够掩盖你们此次行动的失态?你是否以为,我对你的宠爱是可以让你肆无忌惮无视军令的理由呢?”

    看样子,这位拥有百合水晶宫的蛇魔熟女将军的脾气不太好,思维多少也有点跳跃,难不成是已经到了更年期了?陆希一边腹诽着一边琢磨着格妮丝在这种情况下应有的说话口气,小心翼翼地道:“我……我绝对不敢有这样的想法。请姐姐大人明察,我们确实是受到了中枢塔内自律傀儡的袭击,连那个……呃,连小阿斯坨都受了很重的伤呢。”

    陆希一边说着一边向合法萝莉小姐使着眼色,意思是让她做好变声魔法的准备,如果蛇魔将军让被已经被爆头了的悍魔纯爷们搭话,就只有靠她来应付了。

    “为什么你扮妹纸我就要去扮一个蠢头蠢脑奇形怪状的悍魔莽汉啊?”女巫小姐同样也用“悲愤”的眼神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但终究还是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伪娘死宅和合法萝莉女汉子虽然看上去是两种大相径庭完全不同的物种,但作为诡异的非正常生物。其思考回路在很多方面却似乎都有着同相性的波段,陆希和罗莎莉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默契得仿佛一对合作了十几年的老搭档。

    罗莎莉捏了一个手印,嘴唇微微抽动几下,念出了几个无声的字符。一阵轻微得会被绝大多数人忽略的微风随即凭空而起,轻轻地浮到了女巫小姐的唇边,化作了一道肉眼几乎无法捕捉得到的螺旋气流。

    这是精灵魔法的一种,被浑身上下都是文艺腔的精灵们命名为“信风之息”。据说是一种来源于自然拟态的幻象魔法,虽然原理和奥术中的巧舌术大相径庭,但效果上却非常相似。

    有了这道几乎看不见的小螺旋,即便是玉雪可爱的女巫小姐也一样可以发出悍魔督军那粗声粗气的纯爷们声音。

    女巫小姐向陆希比了一个大拇指,示意自己准备好了。

    “要不,我让小阿斯坨给您说两句?”陆希看了看跃跃欲试的女巫小姐,握着水晶答道,“他受了很重的伤,可能活不了多久了。但如果有了姐姐大人的鼓励,说不定……”

    “受伤了?嘿嘿,似乎这放在阿斯坨身上不算是新闻吧?如果他的头脑有肌肉的十分之一的水准。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当然。或许这样一来,我们也会少很多乐趣吧。”提到悍魔督军,蛇魔将军的话锋忽然一转,语气中顿时便充满了露骨的鄙夷和嗤笑,“这便是下位种族永远无法逾越的天堑吧。放心吧,艾格妮丝。你的宠物是个生命力顽强的大虫子,没那么容易死掉的。”

    看样子,这位悍魔中的标准纯爷们即便成为了高级军官,在大领导和高等魔族出生的同僚眼中,依旧不过是个用来取乐的小丑而已。真是得为他抹上一把辛酸和同情的泪花啊!

    陆希心想我靠种族歧视血统论神马绝逼要给差评啊!而且那位悍魔大汉虽然用手砍导弹那么纯爷们那么威武霸气,可这也不能表示人家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脑匹夫啊!也许他智商不高读得书也不多。但作为一个几乎就要在职场上逆袭成功的屌丝凤凰男,应有的生存智慧其实还是很值得我们敬佩的。大家难道没看到他之前马屁拍得那是一个无相无形润物无声,低姿态摆得那是一个卑躬屈膝毫无节操。这样的货怎么可能会是个单纯的无脑匹夫呢?如果不是陆希突然起来的那四枚弹丸结束了他的天运,未来就算是出现一个悍魔出生的魔将军甚至深渊领主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说白了,只有把别人当笨蛋的人才是真正的笨蛋呢。

    陆希倒是不好直接骂蛇魔将军是笨蛋,更不可能纠正她那满脑子注定应该被淘汰的血统论和种族歧视,只能干巴巴地赔笑了几声。

    看样子,这位出生白富美的蛇魔大姐头根本不想和阿斯坨这样的屌丝说话呢。既然如此,如临大敌地让女巫小姐早早开始准备配合演戏的自己岂不是像个傻瓜?早早的给自己上了个“信风之息”的女巫小姐岂不是更像个傻瓜?

    一想到这里,陆希便再也不敢去看罗莎莉的眼睛。因为不用看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女巫小姐无论是眼神和表情一定都分外的精彩,但也分外的危险。

    “阿斯坨暂时先不必管了,说回正事吧,艾格妮丝。中枢塔底下的祭坛,你是否已经找到了?”

    陆希沉吟了一下,点头道:“已经知道了,姐姐大人。”

    “祭坛有否破损?”

    “根据我的检查,完全没有。姐姐大人。”陆希道。他想了一想,随即又补充道:“我也已经检查过了祭坛外封印的术式构成了,以我目前所掌握的知识,根本找不到破坏它的办法……不,甚至我连它基本的魔力结构都摸不着头脑。”

    “呵呵,就连你这么优秀的施法者和魔道学者都拿它一筹莫展吗?看样子,阿斯莫德斯这一次倒是难得地说了一句真话呢。”蛇魔将军的声音中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意外,她道:“总而言之,既然你搞不懂,那就交给可以搞得懂的人来处理吧。艾格妮丝,先把空间法阵画出来。”

    “遵命,姐姐大人。”陆希一边答应一边则暗暗叫苦,心想老子怎么知道你们恶魔系的空间法阵是怎么花的,眼珠子一转,干脆便硬着头皮道:“可是姐姐大人,阿斯莫德斯……一直以来所作所为都让人摸不清头脑,实在是不得不防啊!我们这次,难道就真的这样被他牵着鼻子走下去吗?”

    话刚刚一说完,陆希便有些后悔了,水晶的那一头却骤然安静了下来,随后是一阵让人心惊胆寒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当陆希觉得这难言的沉默已经化作阴森的牢笼将自己包裹的时候,蛇魔将军的声音忽然又一次响起,这一次,她的声音却冷得仿佛可以将空气都冻结:“你不是艾格妮丝,你到底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