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三百三十七章 瓦解同盟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算是陆希再怎么口嫌不乐意也必须要承认,如果没有系统的存在帮自己作弊,自己和所有的小伙伴们恐怕就会在无声无息中成为突然出现的恶魔大军的包围圈中。恶魔军队很少留活口的习惯,往往更乐意将俘虏当做军粮。

    对于这些生活在混乱世界中的怪物来说,在每次战斗结束之后都会开始一天辛苦的劳作。人类,或者说别的智慧种族精壮强健的战士肌体,是上天的恩赐。经过长时间的强烈运动之后,他们的肌肉得到了充分的活动,肉质鲜嫩多汁,再配以汗液的盐分。这样稀有的食材,配合朴素直接的使用方法,使得这份食物更加地弥足珍贵。

    当然,被充作恶魔军队们改善生活的食材还算是便宜的了,虽说肯定会死无全尸但从实际的意义上来说顶天了也不过就是个死字,但对于陆希这种直接干掉了蛇魔将军好姬友的大仇人来说,估计被人家整治一番下来怕是连灵魂都不可能是囫囵的了。他向来都是不吝以最大的恶意来估算高等恶魔们折磨人的手段的,被各种闻所未闻的花样手段折磨得快要形神俱灭但就是不灭的前辈的姓名可是足够排上一本两千页的黄页的。

    必须要阻止他们!可是,我该怎么样通知大家呢?一旦自己有什么异动,被挟持为人质的卡琳一定会被当机立断地割喉的吧?他可不认为一个深渊领主会有半点的怜香惜玉之心,哪怕这位深渊领主是怎样在外表上表现得彬彬有礼。

    某异位面的纯爷们在被割了吼功力大减的情况下依旧可以东征西讨马踏四方专治各种不服建立起强盛的大帝国,但陆希不觉得这种开了挂般的经历一定会出现在卡琳的身上。何况那边毕竟是一个胡子拉碴的抠脚大汉,哪怕是被割了喉咙从此变成了猎奇的破锣嗓子也根本无伤大雅,但卡琳好好一乱国祸水级的大美人,音质仿佛黄莺出谷,但偏偏又洋溢着永不褪色仿佛太阳般耀眼的活力和魄力,从此以后如果变成开不了口的哑巴可就实在是大煞风景了。就算是陆希也觉得自己的人生一定会从此少了很多乐趣的……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可是,就在其他人急的团团转的时候。当事人本身似乎却已经从刚被挟持时的震怒中恢复了过来。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世界第一公主殿下那张倾国的脸蛋上便爬上了玩味的笑容,还好,并不是那种特有的美丽和危险并存的“迪玛希亚式”的笑容。

    “我说。既然是要挟持人质,你总得有点绑匪的敬业精神吧?一边用刀子压着我的脖子一边却在和不知道人在哪里的老情人打情骂俏。既不提条件也不讲道理,甚至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哪里有您这样的绑匪啊?”

    “那可真是失礼了。不过您也知道啊,咱是一个老恶魔,混乱邪恶阵营的老怪物做事不都是那么不着调吗?”深渊领主似乎这才想起身前还顶着一个被自己挟持的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这才用标准的奥克兰语做出了回答。他的发音字正腔圆,仿佛是在奥克兰生活了一辈子似的。

    “您也真不愧是我们的宿敌克诺乌斯的后人啊!您也应该是第一次能体会到被人挟持的经验吧?我能够从您身上体会到屈辱,愤怒以及现在的镇定自若,但惟独没有最应该出现的惧怕呢。”

    “哈。区区一头客串绑匪的恶魔就必须要害怕了?这个世界比恶魔可怕的东西可是数不胜数的。”

    “……您说得可真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那么,把您的条件提来听听如何?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您耗到下一个世纪去呢。”

    “话这么说也没错,人生苦短,圣泉皇室的殿下却还有那么多理想需要一步步去实现。自然不是我这个悠闲的老恶魔可比的。那么,不如就由您出头,劝说一下我的老朋友诺伽戈尔先生,帮我那被压了半个世纪的可怜本体放出来如何?”

    “这我可做不了主。他不是我的部下,严格意义上甚至还算不上朋友。我可不认为泰坦先生会我这个认识还没超过一天的人做出那么大的牺牲。”

    “这的确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在这里所有的人都死在这里,我也绝对不可能解除封印的。”泰坦巨人答道。他的语气淡然得可怕,仿佛是在叙述客观事实般理所当然。听到这番话的在场中人都不由得是心头一紧。他们知道。越是这种平静淡然毫无起伏的语句,往往才更能代表毋庸置疑的决心和意志。没有人会怀疑,如果真到了事不可违的情况下,泰坦巨人一定会动用一切的手段,将自己连同这座城市遗迹和深渊领主的真身功归于尽。而自己这群乱入了神仙打架现场的凡人,根本就不可能成为动摇他决定的砝码。

    真是个一根筋的傻大个!你这不是逼得立场不坚定的队友非要站到你的对立面上去吗?陆希望着一脸淡定的泰坦巨人。忍不住便翻起了白眼。

    还是说,这帮傻大个的文明就真的已经进化到连客套话都不需要的地步了吗魂淡?

    基尔德卡似乎早就猜到对方会如此地回答,他扫视了一眼室内众人难看的表情,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呐,你们现在看到了吧?这位伟大的泰坦根本不值得信任。在高高在上的巨人眼中。蝼蚁一般的人类又怎么可能成为他们的朋友呢?”

    “在一位强大的深渊领主眼中,我们的生命不一样如蝼蚁一般吗?”陆希冷冷地反驳道。

    “这一点我并不否认。”深渊领主洒然地耸了耸肩:“人类中某些强大超凡的个体或许能够得到我们的重视,比如像您这样的,可爱而强悍的小魔法师。但对于充斥着太多羸弱、愚蠢和贪婪之辈你们整个族群来说,我们当然会视之为爬虫蝼蚁的同等……你当然有一万个理由不信任我,但惟独一定要信任的,却是一个老恶魔根深蒂固的现实主义精神嘛。虽说我刚才小小地扳了一局,但对于目前的处境也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善。你们依旧占着上风,小魔法师,想要您美丽的公主殿下平安脱身,您也应该做出贤明的选择嘛。说白了,咱们本身之间是没有什么仇怨的,你得你的,我得我的,从此一条大路各走一边,岂不更好?”

    如果陆希和他的小伙伴们真的是老派英雄传说中那种传统的次序善良系的主人公,深渊领主以上这番话估计就是在白费口舌骗数字;但这位活了数个纪元之久的老恶魔,“人生”阅历早已经丰富到了近乎于开挂的程度,只要一眼就能够看出在场众人的跟脚和立场。

    那位为首的魔法师是个典型的绝对中立者,或许性格和立场比较偏向善良阵营,但行事风格却是典型的混乱派,比自己这个老恶魔更像个混沌信徒。如果要在“大义”和不牺牲自己或亲友老选择,他明显会将前者踢到一边去。

    少年魔法师的同伴,另外一位少女魔法师应该是偏向次序善良的,节操明显会是前者的9倍以上。但男女的事情嘛,大家都知道,一旦某一方缴械投降的时候,即便嘴上再怎么说不要,身体和行动也都会完全从属于对方的。

    一个洋娃娃般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姑娘,但这种表象自然不可能瞒过深渊领主毒辣的双眼。这是一位强力的双刀剑客,如果作为敌手倒还算是得力。不过比起那位一脸愤恨的少女魔法师,这面无表情的少女剑客立场更加的中立混沌,或者说,没有主君的命令,她便完全可以排除在危险之外。

    此外,都是一些可以忽略的村民甲和村民乙……咦,居然还有一群平民,怎么还有一只卓尔精灵的小萝莉?

    这是其中一批人,至于另外一批人,则都是被控制住的公主殿下的部下,包括那个给自己极大压力的女剑豪。这些人似乎都受过正经的骑士训练,立场自然为守序善良,但作为节操满满的骑士,主君的安危却更能让他们投鼠忌器。只要奥克兰公主的生命依旧操控在自己手中,这些骑士的立场便一定会受自己言语的影响而动摇。

    至于那个看不出年龄的施法者小女孩嘛,虽然是这支队伍重要的战斗力,但立场却游离在外。她的意见根本不重要。

    总而言之,这批冒险者要么就是完全中立的现实主义者,要么就是没有独立人格和立场的家臣,绝对不是传统故事中那种光伟正高大全的模板式英雄,更不可能说出“不要管我,向我开炮”这种只要听上去就能将小市民阴暗内心照耀得差点风化的豪言壮语。

    深渊领主相信,哪怕是高等恶魔的人品再怎么不值得信任,可人性依旧是人性。这些人哪怕是在面上对自己的议案再怎么表现地不屑一顾,心里面也一定会心动,对泰坦巨人的埋怨也会渐渐扶起。这中不信任的种子一旦埋下,一定会在必要时候瓦解这个不稳固的“人类泰坦同盟”,从而为大军的开入和自己的脱身赢得非常宝贵的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