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四百一十章 同一种人
    杜伊德?维兰巴特,学识联盟魔法师,联邦交通管理部高级官僚,联邦内务大臣兼执政委员会副委员长特纳?维兰巴特的长子,赫赫有名的联邦奥法世家和政阀,紫罗兰家族的少主。嗯,据说还被有个联邦十大禽……啊不,“联邦十大公子”之一的名号。

    当然了,以上那些个名头陆希自然是一样都记不住的,就知道是个紫菜头就可以了。

    陆希虽然不知道紫菜头为什么会出现在冷港,但想来这么一个废材弱鸡纨绔子弟也不可能来干什么正事,他那个老狐狸的紫菜爹只要脑子不被龙踩了估计也不会派自己这个废物儿子来干什么正事。

    说白了也无非就是一些打着出国考察为旗号的公费出游啊公款吃喝啊报销吃玩乐啊入账嫖妹纸啊这类的狗屁倒灶的事,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这是来考察联邦和冰封谷自治区政府合资的港口扩建工程项目的,你可别以为我是出来玩的!”紫菜头大声地道:“和你这样游手好闲的家伙不一样,我可是有责任感和上进心的奥法贵族和联邦官员呢。”

    我还什么也没有说呢。陆希忍不住便咧开了嘴,看了看自己左手边斜对面,那个被称呼为“邓特”的公子哥,比起直接将肤浅愚蠢写在脸上的紫菜头,这个人看上去倒是要人模狗样得多了。

    “我是陆希?贝伦卡斯特,联邦魔法师,初次见面多多指教。”陆希用得体,但肯定也离亲热相差甚远的态度打了个招呼。

    “哦,这个真是失敬了。原来是联邦历史上最年轻的巫妖退治者,陆希?贝伦卡斯特阁下啊!”青年男子露出了一定在常识范围以内的惊讶。他不动声色地用不易察觉的动作瞟了一眼身旁的杜伊德。接着便露出了兼具着亲和力和风度的笑容:“我的名字是邓博莱?丹迪莱昂,学识联盟三星魔法师,联邦内务部成员。呵呵。当然无论是政坛还是奥法的领域,我都毫无功业。只是一个普通的无名小卒而已。当然,提起家父戴伦?丹迪莱昂,可能听到的人便会多得多了。”

    怎么可能没听过呢?堂堂的联邦商业大臣,在执政委员会中的排位也就只在拉瑟尔大师和紫菜爹特纳之后,也算得上最重要的国家元首之一啊。当然,说白了也就是联邦门阀派的最重要的政治领袖之一,至少到了二当家那个地位吧。

    这么说起来,大当家的笨蛋儿子和二当家看上去不那么笨蛋的儿子聚在一起。是准备酝酿些什么欺压老百姓贪污吃公款挖国家墙角的歪主意呢?陆希眯着眼睛看了看阴晴不定的紫菜头,接着才对满脸风度翩翩笑容的邓博莱……嗯,看他笑得那么灿烂,就起个外号叫“眯眯眼”吧。

    啧,明明是萌点的说,为什么非要安在一个阴阳怪气的男人身上?

    陆希对着笑眯眯的眯眯眼,忍不住也换上了营业用笑容,用慢悠悠的口吻道:“说起来,您一定非常崇拜自己的父亲吧?”

    眯眯眼沉默了几秒钟,接着才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笑容:“蒲公英家族虽然比不得奥克兰这些传承数千年的高门大阀,但也算得上还算的是薄有传承。作为家族的一员。尊敬家族的长辈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嘿?居然不中招也不接招?倒是有点意思了……

    “那么,贝伦……哦,我们都是联盟的法师和同事。还是不要表现得太拘礼了。就直呼您为陆希先生吧,希望不会介意。”

    “请随意。相逢即是有缘嘛。当然,是孽缘还是什么别的缘,咱们也只能用时间来判断了。”陆希继续保持着营业用笑容,指了指罗莎莉一行人道:“这几个人都是我的朋友,看到你们玩得这么开心,我就不请自来地准备插一脚,希望您也不会介意。”

    “哦,的确是命运有趣的巧合啊!”眯眯眼点了点头。“那么,我们便来一场四人制吧?让杜伊德也加进来。这样就可以形成团队战了。需要大家配合的胜负,永远比单枪匹马的个人英雄主义有趣。您认为呢?布尔瑞德小姐。”

    “我肯定是不会有意见的。不过我可没什么钱了。就看陆希先生愿不愿意负担两个人的筹码。”当陆希出现的时候,合法萝莉小姐便显得轻松了起来,刚才那位拍桌子骂娘的暴力萝莉似乎压根就没存在过,从头到尾一直在抄着手用看戏的心态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地打着机锋:“另外,我今天的运气似乎非常不好,说不定只会拖后腿呢。”

    “要玩可以,那也要看看你能不能拿出两人份的筹码来!”紫菜头在抄着手冷笑着。

    “现钱肯定没有这么多。不过呢……”陆希将手放到了桌子底下,偷偷地从袖管里的护腕中拿出了一个大约有蜡烛那么大的白金雕塑。

    因为有桌子和宽大的法袍衣袖的遮挡,他也不担心别人能看出云岭护腕的空间囊,最多以为他是从口袋里拿出来的。

    “就拿这个作为我们俩的赌注吧。当然,您大可以鉴定一下真假,我想这么大的赌场,内部应该也会有类似的服务吧。”

    “眯眯眼”的眼睛这个时候似乎咪得更加厉害了,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双白手套戴上,想要去拿陆希放到桌子上的白金制品,但随即又用风度满满的笑容向陆希道:“不用麻烦赌场,我对自己的鉴赏眼光还是有几分自信的。可以让我看看吗?”

    陆希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眯眯眼拿起了那物件,一个用白金雕成的树根和藤蔓盘绕为形的贵金属摆件,上面还有许多绿色的小碎宝石做成树叶的样子,显得很是精巧美观。

    “古精灵第三王朝的制品……的确是真货。陆希先生,这样的古董,放在伊莱夏尔,至少可以拍出一千五百金米拉的高价呢。”

    “那么。就以一千五百金米拉作价吧。”陆希笑道:“正好我也赶时间,就一个大局定胜负可好?”

    邓博莱沉吟了几秒钟,双目缓缓地张开。忽然便透出一股慑人的魄力出来。他虽然依旧保持着嘴角优雅而潇洒的微笑,但整个人的气质却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仿佛从之前儒雅斯文的贵公子变成了一个杀伐决断的统帅似的:“既然你有这样的兴趣,这就开始吧。”

    他甚至没有问杜伊德的意见,看来,这两个家族的长辈虽然是以紫菜爹为首,但放到小辈的身上却完全掉了个头。

    除了在光辉之城那次和那位无面者“巴尔斯”的对赌,陆希在此之后还玩过好几次星牌,不过都是闲暇之余和冒险中的同伴朋友消遣用的,赌资也基本上都是小面额的铜子。见白的时候都算是大赌玩命了。当然,在星牌10级以及150以上高智商的普照之下,陆希目前的战局当然是毫无悬念地全胜。

    即便如此,陆希也必须承认,面前这个眯眯眼是自己目前为止遇到的最强的大敌(在牌桌上),如果这个世界会出现世界范围内的星牌职业比赛的话,这家伙至少也应该是冠军有力候选之一。

    陆希和罗莎莉对赌过几次,知道这只活了n多年荤素不忌五毒俱全的合法萝莉水平其实很不错,但技术上依旧赶不上眯眯眼。而且今天确实是衰神附体次次都拿烂牌,怪不得会被人家宰得那么稀里哗啦的。

    至于紫菜头嘛。一些基本的牌理和手法倒是记得很清楚,看来是经常玩,但要论起一些诈牌骗牌外加盘外招之类的高级手段。那就和他性格一样浅薄得一眼就能看穿,算得上是这张桌子上水平最菜的一个。不过嘛,架不住他运气好,已经拿到好几次天神了。

    一个大局是由九个小局组成的,在经过了一场让周围人看得心惊动魄,在资深的星牌玩家看来也算得上经典名局的拉锯战后,变成了非常喜闻乐见的4比4的局面。

    管理牌桌的荷官开始了本局的最后一次洗牌。他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手甚至还有些发抖,分明便是被桌上这两位星牌的“绝顶高手”的气场给威压出来的。但他心中也是美滋滋的,因为就凭着这桌子上堆满了的金币。哪怕是小费也能让他过上好几个月荒淫无道的奢侈日子了。

    在这个间隙,眯眯眼拿起了自己面前装着朗姆酒的杯子。向陆希做了一个举杯的手势,轻轻地嚼了一口,接着才用缓慢而淡然的语气道:“看看我们,坐在这个高朋满座人声鼎沸的赌场中,身边围着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或许只是普普通通的渔民或小贩,带着偶尔攒下的一点零花钱来到这里,为了一两个银角子的输赢而欢呼或悲伤。而我们,坐在他们中间,却在进行一场赌注足可让他们和他们的家庭过上一个世纪小康生活的牌局。生命永远就是这样的不公平,您说是吧?陆希先生。”

    “啊拉!我们怎么开始讨论起哲学问题了?”陆希眨巴了一下眼睛,口吻中多了几番戏谑。他一边看着荷官用洗练的动作将牌滑到自己面前,一边道:“或者说你是想跟我讨论一下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外加贫富差距和分配不公引发的阶级矛盾之类的社会学问题?”

    “无论是端坐社会学还是哲学,对现在这般欢乐的局面来说都太过于沉重了。当然,您所说的那种问题,我们这些坐在上端的人都是没有立场去讨论的。我坐在这里,如果喝上一口格兰莉夏的红酒,就意味着至少上万个果农、劳工、酿酒师以及商贩为这仅仅一秒钟的极乐享受而工作,而这些真正的劳动者最多也只能喝得起朗姆酒。对,就是我现在喝的这种。不过,这才是现实啊!因为这些喝朗姆酒的总认为他们会成为喝得起格兰莉夏的那个人。”邓博莱深深地看了陆希一眼:“这才是我们所必须要珍惜的。陆希先生,其实您应该清楚,我们本来就应该是同一种人,站着同一个立场上。”

    或许在场的人都没有听懂对方的意识,反正陆希就从己方的少男少女和对方的紫菜头脸上看到了茫然的神情。至于合法萝莉小姐,她似乎压根就没有在听,正拿着自己分到的牌做抓狂状,看那样子是比前几把还要烂。看样子,这一局是指望不上她了。

    陆希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只剩下最后的决胜局了,可以开始了吗?”

    比起之前几局的剑拔弩张拳拳到肉的激烈角逐,最后一局的局面却非常明朗。拿了一手烂牌的合法萝莉小姐很快便不得不退场,而嚣张了几把的紫菜头这次终于用完了运气,三下五除二便被陆希扫地出门。

    邓博莱洒然一笑,翻开了自己最后的一组手牌,引来了一阵深呼吸。那是一张天神、两张亚神以及四张天使。这七张牌组合在一起,就可以形成星牌游戏中几乎是最高组合——天宫。这种组合的几率极小,对摸牌时机的掌握要求极为苛刻,而且运气也非常重要,一旦出现,便是足可以让资深星牌玩家们兴奋地五体投地的“超必杀”大招。

    紫菜头开始得意洋洋了,开始臆想,等到陆希乖乖认输以后,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和表情奚落他才解气。当然亦或者说,自己应该表现怎么样高大上的态度,才能将自己的逼格提起来,才能让陆希的逼格打得low下去。

    陆希微微地叹息了一声:“忘了告诉您一声,相比起红酒和朗姆酒,我更喜欢一秒钟吞下十五个乳酪圈。”他翻开了手中剩下的十二张牌,却是所有牌种中最小的牌面“元素”和“尘土”,但将它们全部集齐,便可以形成唯大过于“天宫”的组合——“世界”。

    在围观的群众们更加不可置信的惊叹声中,在紫菜头满脸苍白完全失去血色的时候,邓博莱却笑得更加开心了。他从白色的大衣中拿出了一张圣穆兰银行的支票,签下了一个让巨大多数工薪阶层一辈子都望尘莫及的数字,递给了陆希。

    “多谢!我玩的非常开心。那么,就此告辞。”他用完美而不显得机械的仪态向大家告辞,走的时候身板依旧鼻子挺立,高傲得仿佛是一位君王。当然,那紫菜头充其量估计也就只是君王身边的跟班或小丑吧。

    (系统:c级任务“江湖救急”完成,获得经验值3000。)(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