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大家再谈谈嘛
    陆希和吸血鬼妹纸的交锋,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中开始了。如果换做平时,这样的决斗其实就代表着大仗的开始,可现在呢,双方加在一起超过一千多人的“大军”,就只能这样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各自的主将的决斗,却什么都做不了。

    “这,这可真是伤脑筋呢。”赛希琉抚着额头,不但不知道如何是好,甚至连这个时候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都不知道了:“真是的,这家伙以为这是骑士小说吗……呃,不,就算是现在的骑士小说,也不会写出这种主将在阵前单挑的桥段了,因为现在的读者根本就不会买账啊!”

    “对啊,所以陆陆才说,现实从来都比创造更加离奇的。”妮可笑吟吟地说:“当然,如果有一个三流作家在自己的作品里写了一个完全站不住脚完全没有说服力和逻辑性的故事桥段,并且振振有词地说是取自真实故事所以毋庸置疑,赛希琉小姐也完全可以糊他一脸。因为陆陆也说过,创造是真实的虚幻,而不是虚幻的真实,某种意义上,故事的设计反而比现实更需要逻辑性和说服力。”

    “原来如此……呃,妮维雅小姐,我们为什么突然开始讨论起文学创作了?”赛希琉忍不住抱着头大声道:“陆希这家伙不是说他是去谈谈的吗?怎么糊里糊涂就和一个吸血鬼打起来了?我们就这样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精灵少女摇着手道:“陆陆既然说不要动,那就不要动咯。”

    “可是,可是……”

    “放心吧。赛希琉小姐。”妮可看着赛希琉的眼睛,笑容依旧,语气却有些微妙:“那边那个血族女孩子,其实也是没什么杀意的。另外,莉姆小姐,你要冷静哦。别以为人家没有看到你已经摆出冲锋的架势了,两只手还按在了剑柄上。是想冲上去偷袭吧?一定是这样吧?真是的,不要给陆陆添乱啊。你这个暴力的坏女孩!”

    “杀意?”赛希琉很想说这种说法一点都不科学,但不知道为何,精灵少女的笑容和语气,却让她担忧焦急的情绪自然而然地平复了下来。

    可是。既然没有杀意?那为什么要开打呢?赛希琉觉得自己实在搞不清楚现实的状况了。

    妮可离得那么远都能感知得到对方是否有杀意,这是拜精灵超卓的感知和德鲁伊对生物气场的辨识天赋所赐。而陆希离这位暴力值破表的荤段子血族妹纸这么近,自然也能感受得到,对方虽然率先挥剑攻击,但的确没有一定要取自己性命的决意和魄力,反而更像是单纯的心情不爽想要教训自己一下……嗯,如果说得文青一点,或者说人家妹纸其实是个骄傲的武痴,孜孜不倦地追求着武道的极致。最乐于挑战各种各样的高手,在生与死之间寻求突破,看到作为高手的陆希忽然见猎心喜。于是便没事找事地出剑逼自己应战。

    呃……似乎位面有点穿越了。

    “所以说啦,如果您真的想要我的长矛贯穿那片湿润却空虚的芦苇丛,那完全可以好好地说话。咱们可以在一个月黑风高……啊不对,月明星稀的时刻谈一谈人生,谈一谈梦想,最后再慢慢地让彼此的灵魂在非常黄的月亮的见证之下渐渐贴近。最后再水到渠成一蹴而就,岂不是更好?”陆希一边用剑架开了对方左手的剑。劈头闪过了来自于右方的斩击:“另外,我说了我不用法杖的,你怎么两柄剑都还在用?这不公平!”

    “是你自己说不用的!现在却要怪我不公平咯?”虽然两个人的攻守转换已经持续了好几次,但赛琳娜公主面上却毫无变化,甚至连气都没有多喘上两口,依旧是冷冷地仿佛一尊冰雕:“真是个喜欢撒娇的小男人,或者说其实你是一个伪装成男人的小女人?这样一来,我的弯刀其实很适合你嘛。别挣扎了,看看你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看你这唇红齿白的小脸蛋,还有这唧唧歪歪的娘炮碎嘴,你注定是属于那个世界的!”

    “那个世界是哪个世界啊!我同你讲,不要随随便便决定别人的世界观好的伐?再这样打下去,我可是会生气的。”

    “生气的话就跑道被窝里啃xx吧,还是说你的xx其实是xx,正准备迎接一百个抠脚大汉的xx!”

    “喂,突然之间画风就变了好的伐?咱们不是说好了,就算是要互相吐槽互相毒舌互相飚黄段子也是不能冒禁语的,要是害得这本书被禁了咱们这个世界就真的毁灭了。”

    “哦,不好意思……”

    “喂,嘴上是在很坦率地道歉,但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满啊!要不是哥耳听八方眼观四路,一不小心就着了你的当了!”

    “本来就是为了让你上当才随口应付的,识破这点小伎俩就开始沾沾自喜了吗?果然是没有大脑的蛀虫啊!”

    “哎呀哎呀,这可真是伤脑筋,我陆希法师大人走遍世界见惯了各族的美女,却唯独对你这种伪装成少女的欲求不满的冰块老阿婆束手无策。这肯定不会是我的错,一定也不会是世界的错,更不会是时臣的错,绝对都是你的错。喂,少女们的平均值都被你拉低了啊!冰块阿婆!”不要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会用嘴炮奥义了哦,“绅士风度”什么的都是浮云,而且那玩意本来不就是要将妹纸的反抗能力完全卸除,再靠着胯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才能实现的吗?

    “那是因为被你骗到的女人都是没见过世面的花痴娇小姐。嘁。身为一个牛郎,连一点礼仪都不懂,可别逗我发笑了。对着年纪大的女人你喊几句‘漂亮妹纸’当然会捧得她们快要飞上天连灵魂都化作糖浆了。但对着年轻的少女,应该看做是成熟的女人。连一声‘女王大人’都不喊,你认为我会上当吗?”

    “我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个属性了?呃,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明明就是一个纪元前的老阿婆。非要老老实实地装少女,看到年轻帅气的美男子客气地称呼一声‘漂亮妹纸’不就该老老实实躲到被子里美滋滋地回忆青春梦想自己重返二十岁吗?喂喂。现实一点吧,老阿婆,该醒醒了。”

    “什么属性?你指的是牛郎吗?到处花言巧语骗女人的,不是牛郎就是小白脸。相比起来。前者勉强还算是份堂堂正正的职业。怎么?你这个家伙其实更倾向于后者?”

    嗯,如果再这样打下去,不管是剑术还是嘴炮,在一天之内都分不出胜负来吧,而且总觉得这对话的发展总像是两个毒舌泼妇在互相骂街,陆希觉得能够在嘴炮的战场上找出一个可以战得天昏地暗的棋逢对手实在不容易,而且他确实也战得很爽,但如果真的就这么把一整章都水完也实在太没有节操了。想到这里,他忽然改变了剑招。之前他一直凭着圆转优雅滴水不入的古代奥克兰骑士剑术和对方周旋,但这个时候,剑势忽变。力道惊人,仿佛忽然将人从典雅的宫廷较剑场带到了狂风骤雨的海岸边。剑风化作了狂暴的海潮,层层叠叠连绵不绝,遮天蔽日地让人几近胆寒。

    格莉莎阿姨的海潮剑,和诺德人的寒风剑术相比,都是注重力的剑术。不过前者的出手速度更快,也更注重剑意。若是意志不够坚定的对手。仅凭着一手出剑式,便一定会被这仿佛滔天海浪般的剑风所覆盖,甚至连抵抗的精神来。

    当然,海潮剑是一种双持剑术,单手持剑的陆希很难将其完整的威力都发挥出来,而伪装成冰山美人的毒舌荤段子腐妹的赛琳娜公主也绝不是普通的剑手。她的确在一瞬间有了猝不及防挡无可挡的念头,当下便用力踩了一下地面,让自己的身体仿佛踩了雪橇似的生生地向后滑了几步远。黎明骑士之剑的剑尖仅仅只是在她的甲胄上碰触了一下,却连划伤都算不上。

    “看来,就算是个牛郎,还是个有点本事的牛郎嘛,一开始还以为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死狗的僵尸呢。”赛琳娜公主冷笑了一声,挥舞双剑还准备再一次压上,但心头一颤,忽然感受到了极大的危机感。她险之又险地抬起了两柄弯刀,交叉着横在了胸前,随即便感受到双剑交叉的位置被一发呼啸而来的不明物体击中,震得她两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喷!喷!喷!喷!”对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个疑是矮人火枪的小道具,已经连续开了四枪。除了第一枪击中了剑脊外,另外三发子弹却分别轰向了肩膀、胸口和小腹。

    在这样的近距离上开枪,就是当初的炎魔小鲜肉都无法躲避,但作为龙裔武士的赛琳娜公主或许是专门升级过动态视力的,竟然勉强捕捉到了那三发子弹的攻击轨迹。她展开了双剑,险之又险地将这些速度和力量都惊人的小玩意挡开,两手不由得一阵酸麻,这个时候,她忽然意识道,自己的动作,岂不是让空门大开,将破绽直接卖给了敌人。

    果然,在她来不及收剑的时候,陆希已经行动了。这样一个距离,对于他现在的实力来说也不过就是一步冲锋罢了。下一秒钟,右手的黎明骑士之剑压住了女吸血鬼左手的弯刀,而在对方右手的弯刀回援之前,左手的黑蔷薇却已经顶到了对方的那弧线优美的下巴上。

    “好吧,这该算我赢了吧?最好不用动哦,我可是很神经衰弱的。”

    “你这玩意只能开四次!”女吸血鬼冷冷地道,不过她确实很识时务地没有动。

    “哦?这你都知道?”陆希扬了扬眉毛,似乎有些意外。

    “这个玩意的原理虽然我不知道,但我倒是看到上面那个轮盘在转动,你打了四次,它就正好转了一圈。”

    “哦呀呀,真是让人叹为观止的动态视力啊!真不愧是龙裔……不过,你居然这样也能猜到原理,原来您这个装嫩的冰山阿婆的脑袋里真的有脑啊!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下,如果再枪管里本来就装了一发子弹,那我就可以开五次了。要不要赌一赌?”陆希露出了非常危险的笑容:“还是说,你准备认输了?”

    “哼,身为女王,偶尔也是需要给牛郎赏赐的,姑且我就赐予你一次足可以让你骄傲到进坟墓的那一天的胜利吧。”赛琳娜公主如此地回答,她甚至没有再理会顶在自己脖子上的枪管,直接将两柄弯刀收回了鞘中。

    “好吧,作为绅士,就算是不知道多大年纪了的冰山阿婆,也是需要展示一下风度的,咱不跟你一般见识。”陆希耸了耸肩,接着便冲着对面的“敌人”的军阵大声道:“那么,前戏做完了,也该来点实在了吧?那边那位躲在斗篷地下的小姐,我知道你才是可以做主的人,哎呀呀,年纪轻轻漂漂亮亮就不要打扮得像是躲在阴暗屋子里熬中药的老巫婆嘛。我们再谈谈如何?”

    他的话又一次引来了一阵沉默,随即而来的便是两边军阵的喧哗声,那些衣甲鲜明的吸血鬼贵族战士们更是个个都露出了惊愕的神情,下意识地将视线投到了那个还施施然地骑在科多兽上的黑色斗篷上。

    “殿下,这……”萨维尔侯爵压低了声音,用询问的口气道。他完全不知道陆希是如何发现己方的秘密的,这时候确实表现得有些进退失措,大失水准。

    “罢了罢了,该看的也看到了,人家已经表现出了诚意,我们也不能太失礼嘛。”黑斗篷内传来了一阵悦耳而清脆的少女声线。她随即从科多兽的背上跳了下来,一边大步地向前方走去,一边顺手摘下来身上黑黑的斗篷。(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