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五百六十五章 老将的麦酒桶
    伯纳德?欧根,联邦陆军少将,今年已经是七十八岁的高龄了。比起在法拉哈尔斯战役中战死的两位联邦军元老,谢尔曼?康拉德元帅和柯林?纳德纳斯上将的年纪还要大,是整个娜蒂亚联邦军中年纪最大现役军官。从这个角度来说,联邦军队总是有虐待老人的传统,没有退休制度的他们一定可以和陆希家乡的某些代表找到微妙的共同语言,充斥叙上跨越位面和次元的友谊之歌吧?

    当然,并不是联邦真的想要虐待老人。只不过,在没有现代军事组织制度,没有现代后勤保障和情报收集制度,更没有现代参谋制度的冷兵器时代,像伯纳德?欧根这样经验丰富的元老宿将,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极为宝贵的财富。

    当然,前提是,这老人还没有老糊涂的情况下。要知道,即便是在陆希那科技昌明医疗发达的家乡,大多数老人到了这年纪八旬的时期,即便是没有老糊涂,其精力、体力、判断力和决断力也都大不如前。人生所需要他们承担的社会责任和劳动义务已经结束了,现在,就应该到了含饴弄孙,平静而安详地读过人生最后一段岁月的阶段了。如果还要这样的老人踏入职场,先不说最终会引发包括人道主义灾难在内的一大串社会问题,基本的工作效率也一定是高不起来的吧?

    好在,伯纳德?欧根少将是非常极少数的存在。就是那种身经百战经验丰富而且绝对没有老糊涂的,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国宝级存在的人物。实际上,他不但没有老糊涂。看上去反而比许多年轻人都要健壮和精力充沛。

    这个老人大约有将近两米的庞大身躯,如果考虑到这个年纪的老人的身体多少会有些萎缩,那么他壮年时代身高一定超过了两米。他拥有灰的发白的毛发和络腮胡子,由于脸上毛发过于茂密,所以很少能看见老人的皱纹,能看得清的只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灰蓝色眼睛,依旧如年轻人般的犀利。虽说是位年近八旬的老人。但他的身体依旧强壮得仿佛一个壮年的健美运动员,手臂或许有陆希的大腿般粗壮。单薄的上衣下能轻易地看见结实的肌肉,宛若盘根的千年老树,饱经沧桑,却也是坚不可摧。

    伯纳德?欧根少将据说祖上有蓝山熊人的血统。所以外貌长成这样倒也一点都不奇怪。当然,他早年据说是当过佣兵,当然,也有可能是山贼之类的更有前途的职业,一直到了三十岁才移民到了联邦,接着加入了军队。作为典型的“非职业组”军人,就这样在平均要流上半升血才能爬上一个一级的联邦军队中慢慢提升着自己的地位,到了年近八旬的高龄,终于成为了将军的一员。当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也是他仕途的极限了。最多也就是打完了这一仗,军部看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学历也有资历的份上。再给给勋章什么的,或者享受中将待遇退休金之类的,再升官什么的就不要想了。

    毕竟,联邦历史上还从没有非魔法师和非职业组的军官当上中将以上军衔的先例呢。

    事实上,欧根少将本人也并没有升官的愿望了,而他半人。在一年之前也还在处于退休的阶段。能够以将军待遇享受退休生活,对于这个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的老派武人来说。其实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可惜的是,为了预备和亡灵兽人的大战,联邦军部不得不勒紧裤腰带发布了军队扩编计划,老将也不得不再一次批起了军装——士兵好招,但是靠谱的军官却不是能吹口气撒一把毫毛就可以放得出来的。

    随后的几个月,欧根少将担任的联邦新编的第十五军团的司令官。这是一支大部分都由新兵组成的军队,而他的任务就是能把这群农民、城市手工业和街头小混混训练成能排成起码整齐的队伍,握住兵器不发抖,面对敌人冲锋时不会扭头逃跑的士兵。

    可是,这项工作只做了一半,老将随即又调任到了第十二军团担任司令官,这可是一只有标准序列的联邦常备军团,在他之前的上一任司令官哈伊兹少将,一位还未满40岁的年轻将领,因为得了动脉硬化只能回老家修养,这才便宜了欧根少将。于是,他也成为联邦近一百年来第一位担任常备军团司令官的非职业组和奥法贵族出生的军官。

    “便宜?啊哈,这他妈的分明就是在逗我!拥有光辉历史的常备军团,还没有我那个新兵蛋子和菜鸟废物组成的十五军团靠谱呢。”老将裂开嘴露出了非常愤怒的神色,拿起了桌子上大号的买酒杯——或者说桶,大口大口喝下去了一半,然后抹了抹胡子上沾着的酒沫,继续用洪亮而粗野的声音道:“我到了以后才知道,本来应该有两万人的常备军团,真正实打实的兵力只有一万出头,其中不少还是已经服役了几十年的老弱残兵,年纪比老爷子我还大!吃空额嘛,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再怎么也得有一个限度吧?我算是知道,那个年纪只有爷爷我一半的哈伊兹少将为什么会得动脉硬化了。”

    “呃,这个……嗯,下官只能说,现实永远都理想要骨干的多,所以我们只能努力地生存下去了。”陆希艰难地抽搐了一下脸颊一侧的神经,这才总算是让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

    “是啊,所以老爷子我本来还准备花点时间好好整顿一下的。嗯,只要给我起码的人事任免权和生杀赏罚大权,最多半年,啊不,或许只要三个月,我就一定能够让军团恢复应有的战斗力。”老将耸了耸肩。幽幽地叹息了一声,随即又打了一个酒嗝:“可是,仅仅才过了一个月。我就连人带军队都被投到这个鬼地方来了。好在我总算是把稍微能打一些,平均年纪也不算太大的人马放在了第一批驻防的名单里。否则现在连城防的马路标本都拿不出来了。”

    “是啊,阁下可真有先见之明,下官佩服。”陆希认真地点了点头。

    “诺大一个黑漫城,守城军人才一万多人,居然来自两个完全不同的军团中,平时闹闹矛盾打打架便也罢了。在居民区吃吃霸王餐调戏一下酒吧女招待姑且也可以忍受,可是城外面还有那么多支城要塞的贵族私兵。个个都在向黑漫城内要求给养和援兵。话说,我们不是在做农业开垦吗?为什么就在农场边上的城堡会向几天路程外的黑漫城要求给养啊?”

    “因为农场已经没有什么出产咯。下官过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好几批难民了。”陆希摊开手摇了摇头,随即无奈地道:“话说将军阁下。在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下级面前这么絮絮叨叨地抱怨真的好吗?”

    “那是因为我听说贝伦卡斯特少校是一个很优秀而且也讲道理的人啊!”老将抄着手,用理直气壮的口吻道:“在我的印象中的魔法师,优秀的人必然傲慢跋扈,就算是眼高手低的家伙也从来都认为自己很有能力。像您这样的兼具了实力和品行的奥法贵族,实在是太珍贵了。”

    “……呃好吧,虽然下官不知道您这是讽刺还是诚心实意的,不过对您的高评价依然非常感动。”陆希一本正经地道,可惜脸上却连一点感动的表情都没有。

    “我确实是诚心实意的,而你也不需要感动。”老将又拿起了自己装着麦酒的木杯。或者说是木桶,发现里面已经没有酒了,便悻然地放下。这才接着说:“先不说在上次大战中凭一己之力挽救了联邦阵线的功绩,当你带着幸存者出现在黑漫城下的时候,你就已经是联邦的传奇英雄了。嗯,虽然打了很多人的脸,让很多人输了钱,也包括我在内。该死。那可是老爷子的棺材本啊……呃,啊哈哈哈。总之有你这样的人存在,哪怕是明知道援军一时半会是来不了的,守军摇摇欲坠的士气也姑且是可以挽救的吧。”

    “呵呵,下官可不敢担这么大的责任。这座城市的主官可是您和丹迪莱恩中将啊!下官顶多也就是个路过打酱油的乱入群众而已。说起来,丹迪莱恩中将现在在哪里呢?按理礼节,下官也有义务拜访一下它。”

    “正在宴请龙爪半岛诸国的特使啊!估计得闹到晚上去吧。”欧根少将嘿嘿地笑着,起身从身后的架子上又拿了一桶麦酒下来:“全套的奥克兰宫廷料理,外加上风暴海角出的上好红酒哦,只要想想都让人神往。可是这种场面确实不适合我这样粗鲁的老佣兵,还是不值钱的买酒和我更合得来一些。”

    “宴请?我以为现在城里面的物资并不充足。”陆希沉着脸道。

    “联邦可是黑水河流域与龙爪半岛的守护者啊!没有联邦的存在,这附近所有的国家都已经在亡灵和兽人的兵锋之下亡国灭种了哦。按照上头的说法,联邦和这些国家,可是拥有烈火和鲜血铸就的友谊哦。招待朋友,这不是很充分的理由吗?”老将认真地打了个酒嗝,脸上隐约露出了明显醉酒红晕:“而且,我们用于威慑邪魔的浮空舰队已经不存在了,在盟国中的威望也在摇摇欲坠呢。现在一时半会也再也得不到国内的增援了,通往龙爪半岛的水路是唯一的外界通道了。如果不好好招待一下,龙爪半岛的人在粮食下面放点死耗子便也罢了,要是在麦酒桶里面撒尿……就算是见多识广的老爷子我,也一定是受不了的!”

    “……如果黑漫城真的陷落了,整个黑水河流域、东边的拉斯比丘陵和南边的龙爪半岛也将全部无险可守。我想,别人应该不会那么傻吧?”

    “当然不会那么傻,所以不会不给补给的,可这也不会代表他们不会在酒桶里撒尿。不是吗?”

    “您说得实在是太有道理了。”陆希叹了口气:“那么,阁下,您这次让下官前来,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吗?”

    “会有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做的。”老将放下了麦酒杯,深深地看了陆希一眼,浑浊的灰蓝色眼中似乎还蕴藏着别的说不出来的东西:“不过这一次,我确实是想见识一下鼎鼎大名的联邦少年英雄。”

    “希望没有让您失望。”

    “谈不上失望,只能说,和我预想当中的有一定出入而已。”老将又断气了自己的酒杯,将表情挡在了厚实的橡木桶之后:“不管怎么说,少校,辛苦你了。趁着还有机会,好好休息去吧。”(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