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七百零七章 侠客风云也很萌啊
    每次一打完打仗,下完一个打副本,最让陆希开心的事情,当然就是升级,以及战后的分赃、分赃外加分赃了。当然了,对于一个游戏玩家来说,经验和装备的收益通常都是要和危险性挂钩的。而这一次的副本任务却是弑神,前置任务甚至还是一次前所未有的s级别任务,危险性当然是可想而知的。

    当然,只要不是跪在真实听起来就高大上的现实主义题材,身为主角的陆希自然是福星高照的。以他自身的角度来说,这次漫长而艰难的弑神攻略基本上算得上是有惊无险。如果没有真祖小姐的离去,这一次赫纳斯半岛的攻略完全可以算是超级大胜利。无论是经验值属性点技能点还是各种各样的战利品,收获都尤为可观。

    现在真祖小姐“尸骨未寒”,她身前的战友和小伙伴们却已经开始准备分战利品散货了。所谓你为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他们却拿着你的血蘸馒头吃,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你就这么把这东西摸走了,那几位龙骑士阁下就没什么意见?”

    “他们倒是叫来了一群精灵烈日骑士,把卡赞留下来的每一片残骸都收集了起来……嗯,之后雷光老兄也到了。龙骑士们因为都是精灵,反而不怎么好说话了。最后决定,卡赞的残骸碎片,还有它留下来的那些东西联邦和精灵一边一半。阿尔托莉亚率领的诺德军队,和其他列国的联军都还没有抵达,估计就会被忽略了吧?我从那团血葫芦上面取这两件东西的动作倒是蛮隐秘的,应该不会被发现吧。嗯,就算被发现了也无所谓。反正当时在场的只有那几位一看就很有节操的精灵,细论起来还都是我的亲戚。既然他们什么都没说,姑且就当是默认了吧。应该是这样没错,嗯!”

    “我倒是很好奇联邦和精灵分卡赞的残骸是想要做什么。不过,嘿。政治上的事情,反正也没什么可说的。”疾风用学自陆希,但是比陆希做起来要赏心悦目9倍以上的动作耸了耸肩:“反正细算起来我也只是个商人,本来也不应该和这种事情扯上关系。请务必不要让我和联邦任何的高层接触哦,贝伦卡斯特上校大人。”

    “商人?难道不是恐怖分子大头目吗?这么算起来,师叔他老人家的通缉名单还贴在各大各国的执法机关的墙上,而且是赏格最高的那一类。”

    “所以我才更需要努力了,把组织洗白的工作还是任重道远的。好在。有多个种族多个国家代表组成的大圣堂机关不可能是原教旨主义者,在大多数时候还是很开明很变通的。”疾风用理所当然的口吻道,然后将那枚疑是星盘的空间袋拿到了眼前,眯着眼睛仔细地盘查起来。

    “怎么样?可以解得开吗?”陆希搓着手,急切地问道:“师叔他老人家都无聊到用拉克西丝禁咒开发解锁魔法了,这么一个小小的空间袋,应该没有问题吧?”

    “看你的样子,简直像只猴子。你好歹也是个大魔法师,根治亡灵天灾的救国英雄,如果被其他人看到成何体统。真是的。偶尔也要有点定力嘛。”疾风没好气地道。她似乎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这个时候自己的口吻已经和恨铁不成钢,苦口婆心地劝废材老公积极向上的老婆没什么区别了。

    “如果卡赞还是个神祗。那就算是拿给老师也没办法。好在……托亚雯殿下的福,那家伙已经陨落了,并且以一个凡人的身份死掉了,死得苦不堪言。”疾风的语气这时候显得有些唏嘘:“赛琳娜殿下现在怎么样了?”

    “哭累了,然后就这么睡过去了。现在正在修养,那位伯爵小姐正陪着她。”

    “趁现在好好休息吧。以后她辛苦的时候还多着呢。”疾风同情地叹息了一声:“如果这空间袋里卡赞从血族那里抢夺的宝物,我们就还给赛琳娜殿下吧,多少也算是给牺牲了自己的亚雯殿下一个交代……话说,陆希。你这表情算是哪样意思?”

    “我以为已经被债务的压力压迫得喘不过气来的疾风已经变成个属饕餮的,看到什么值钱的都会两眼冒金光。只进不出什么的了。”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饕餮是个什么神兽,但总觉得很厉害……啊不对。总觉得特别失礼呢。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我是一个很有梦想很有节操的好孩子,就算是穷得把自己每个月生活开销都压制在100贝克以下,也绝对不会变成陆希这样的死要钱的坏孩子的!”

    100贝克?那也就相当于六七米拉。在联邦国内,一枚金米拉的购买力大概相当于陆希家乡的80到100软妹币,如果再考虑到涅奥思菲亚这个七海之都,世界上最繁荣最富裕的贸易都市的物价水准……

    “你这种同情的目光显得更加失礼呢!哼,等到还完了债,我一定要去买一艘最豪华的游艇,而且天天都在海月亭吃大餐!”疾风非常不开心地鼓起了脸:“可话又说回来了,能击杀卡赞,亚雯小姐才是做出最大贡献的一位,她也理所应当得到最丰厚的一份战利品。我们趁着赛琳娜小姐不在,自己就决定了卡赞遗物的去留,这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当然,冠冕堂皇地来讲,落到我们手里,总比被联邦和精灵拿走的好。”

    “列国需要血族存在下去,但并不希望血族太强大,卡赞的遗物,甚至一些原本属于血族的宝物,他们自然也是不可能再交还给赛琳娜小姐的……咱们俩就算是二皮脸死要钱,总比列国的政治家大人物们更有底线一些,是这个意思吗?”

    “你可真是个明白人呢,可惜明白却不代表聪明。如果真的英明一点,就应该早早离开联邦那个污水潭,来涅奥思菲亚和我一切奋斗嘛。怎么,舍不得‘上校大人’这个称呼?”

    “如果一切顺利。说不定马上就要变成‘将军阁下’了,二十岁的将军哦。”陆希挺胸抬头一本正经的得意洋洋地道。虽然陆希明白,就算自己变成了二十岁的将军。也依旧没有什么卵用,但这并不能阻止自己暗爽一下。说得明白一点,虚荣心其实也是促进社会发展的一个方面嘛。

    疾风当然也知道陆希不可能就这么抛下在联邦的一切,来涅奥思菲亚陪她一起当正在洗白的恐怖分子大头目,方才的话也只是本能般的吐槽而已。她将星盘放到地面上,又唤出了天剑十字,拿着法杖,在星盘的周围勾勒起了法阵。

    “只是破解个锁而已,需要这么大阵仗吗?”

    “不只是那么大阵仗。我还需要你帮忙呢。”疾风眨巴了一下眼睛,又用赏心悦目的动作耸了耸肩:“你别看这是个小东西,但法阵的刻纹都是用微雕来完成的,绝对是我见过的最复杂的空间术式结构。想要破除它的空间锁,某种意义上,便和我们开一个直通另外一个位面的稳定空间通道差不多,嗯,甚至还需要更加细微的操作。老师把他开发出来的解锁魔法叫‘霍林斯之匙’,也就是智慧女神帕拉斯的从神,在神话纪元中掌管着苍穹之库。据说能够自由提取全世界所有的知识和财富的神祗。嗯,当然了,老师一向就是个特别喜欢说大话的人。虽然名字起得那么厉害,但效果当然不可能达到这个地步。”

    这个伪装成治愈系邻家圣母美少女的黑道大姐头妹纸,黑被自己架空的授业恩师已经快成平时的日常了。陆希表示如果自己是师叔他老人家一定已经找个地方安静地结束自己loser的一生了。当然,同情归同情,如果要为了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老loser得罪妹纸,又岂是智者所为呢?

    于是乎,陆希很平静,平静地云淡风轻。

    疾风认真地盘算了一下,又道:“霍林斯之匙的原理其实有两种。第一。用拉克西丝禁咒调动魔力流,以我们重新架构的空间法阵替换原有的。”

    “……嗯。听起来很简单,但其实难得让人绝望。说白了。不又是以蛮力来硬刚吗?而且如果玩脱了怎么办?据我所知,对空间装备的暴力攻击,更有可能是把空间袋和里面的东西全部都破坏吧?”

    “当然,也可以用精神力深入原有空间法阵的结构中,一点点地解开对方的术式构成。不过这样对精神力、魔力和耐力的考验更大,而且很需要时间。这么复杂的空间刻纹,我一个人是坚持不下来的,需要用共振法阵,由你给我传输魔力。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至少得花上两三天时间吧。”

    “两三天时间,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维持一个法阵,而且也不是什么高大上譬如拯救世界之类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开宝箱……就算是对着疾风这样的美人,这也分明是一场煎熬啊!”

    “谢谢你的夸奖哦。”疾风倒是保持着非常淡定的圣母笑,如果不是她的耳轮由不由自主地红了一下,陆希说不定会真的以为她的内心也像外表这样淡定。

    “要让我这么长时间对着陆希这张可以让百分之九十九的女孩子羞愤欲绝的漂亮脸蛋,那都不只是煎熬,简直是酷刑了!”

    不是说好不要人身攻击的吗?

    “可是那有什么办法呢?如果陆希能会‘霍林斯之匙’,我们两个人可以一起施法,效率会快得多,最多也就几个小时就行了。真可惜,如果娜诺卡和菲特在就好了。”

    “……呐,疾风?你姑且把那劳什子的什么匙的术式结构报给我来听听呢?作为一个注定要成为位面之子的天才,说不定你说一遍我就会了。”

    “哈,你是认真的吗?”

    “嗯,如果你要觉得不乐意的话,我也可以把‘心相森罗’和‘元素逆流’教给你的哦。反正我们家老爷子你没说不能教给别人,大家都是拉克西丝大贤者的一脉,倒也不存在师门奥义外传的问题。”

    “你果然是认真的!”疾风忍不住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拿到了死亡面纱这种东西,你难道是真的准备转职,专门去从事盗贼这种特别有前途的职业了吗?”

    “就算是这样不也挺有趣的吗?像我这么帅的盗贼,至少也是盗帅级别的。在我的家乡啊,这货虽然没有鼻子,但居然就靠着这一手糊里糊涂地刷到了不少妹纸的满格好感度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