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大家的演技都很好
    “大,大师……”龙套君目瞪口呆,他就算是个见过大世面的战士,也终究是个脑洞正常的普通人,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神展开给搞蒙了。

    不说是巴伦和他的部下,以及在场的俘虏和押送士兵,就算是陆希本人的小伙伴们,在一时之间也完全料到这样的展开。

    “你……”疾风应该是有很多事情想问,但没有问出口,看了陆希一眼,眉头骤然紧锁。当代的夜天之王并没有兴师动众地取出天剑十字和夜天之书,只是挥了挥手,地面上的积雪便忽“呼啦”的一声窜了起来,直接在队伍的两头都形成了一道高高的雪墙,挡住了所有人逃跑的去路。

    她依旧不明白陆希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却完全相信对方,而且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最精妙的配合。

    和疾风有同样反应的当然还有莉姆和妮可。前者已经抽出了狮吼剑和红利按键,后者更是直接张开了大弓,扣上了一支精灵的破甲箭,动作快得仿佛是在变戏法似的。

    “巴伦,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到底是谁?”一个骑兵冲着巴伦歇斯底里地大叫着:“这是想要行刺我家少主吗?列奥尼亚家族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住手!快让他住手!告诉他,如果少主受到一点点伤害,他全家老小九族上下都活不了!”

    这种毫无新意的威胁陆希表示自己已经听腻了,相比起来,他对那个被自己用剑压住了脖子的倒霉孩子还更感兴趣一些。

    这个时候,这孩子已经完全被吓得魂不附体,眼角的余光望着几乎能照出自己脸庞倒影的剑脊,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甚至连颤抖都不敢,生怕自己一不小心便被利刃撕开喉咙的要害

    这倒霉孩子这批押送队伍中最年轻的一位,当然也是最为衣着光鲜“器宇”不凡的一位。要知道。其余人穿着都是巡逻骑兵标配的硬皮甲,他却穿了一身经过特殊美化处理的暗红色板金甲。镶嵌着银色的花边,胸甲正面则篆着用黄金打造的盘角公羊的家纹。外面考究的翻毛领蓝色皮草斗篷,显得贵气十足。

    从这身行头的总体效果来说,这家伙确实不像是来打仗,更像是来开化妆舞会的,就算是真的上了战场冲锋陷阵,也一定是最引人注目,同时也是死得最快的那一个……

    当然。年轻人骚包一点也不是什么值得上纲上线的大错误,而这个身披着孔雀装甲胄的骑士看上去也确实挺年轻的,应该是和浓眉大眼的龙套君同龄,但样貌却好得多,天庭饱满,浓密如剑,双目有神,鼻梁高耸,再配上了一个很有贵气和福相的元宝嘴。他眉眼之间确实还有一些掩饰不了的大贵族纨绔子弟式的浮夸和盛气凌人的气息,可纯以五官来说。倒的确算是个很打眼的美男子。

    和这支押送俘虏的轻骑兵队伍格格不入的当然不只是他,还有两个穿着链甲的壮年骑兵,外面的皮革外衫上也缀着盘角公牛的家纹。一看就应该是这个被陆希一剑压脖子的贵族少年的亲随家臣,正冲着巴伦大喊大叫的汉子,正是其中之一。

    好演技!我给你打9分。陆希看着面前这少年苍白的面容,额头上不知不觉中布满的细密冷汗,以及乞求的眼神,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妮可,莉姆,那两个,记得留活口!”他用另外一只手指了指那两位穿着链甲的汉子。这个时候。他们一人已经抽出了剑,一人则取下了连枷。

    “噹!”“碰!”在场的人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连枷汉子便已经被从马上摔了下来,砸在地上摔得七荤八素。大家定睛一看。却发现是那如同洋娃娃般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出手了。她只是用一支胳膊夹住了两口剑,空出一只手从自己的零嘴袋中掏出了一枚核桃砸了过来。

    三无怪力娘当初可是用一把坚果车翻了一群半人马骑兵血旗兵的超凡存在啊,更何况这次用的是质量最高的核桃。

    于是,那个穿着链甲的人脸上仿佛是被砸的凹进去一块,跌在地上人事不省。

    至于另外一个就更惨了,提着连枷的右臂和肩膀的连接处直接被破解的木精灵箭洞穿,整个人的肌健仿佛都被完全撕开了。一直到他的右手再也控制不住,连枷就这么“噗通”的一声落在了地上,他方才如梦初醒,捂着这惨烈的贯通伤,嗷嗷地惨叫了起来,直接从马鞍上滚落到了地上。

    这之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快了,而一直到两位骑兵已经当场倒地,其余的人这才从忽如起来的剧烈冲击中反应了过来。

    “敌,敌袭!”一个骑兵大叫了一声。大家终于如梦初醒,纷纷都亮出了自己的兵刃。当然巴伦的部下也不例外,可虽然兵器在手,但却难掩心中的纠结。到底那边才是敌人,他们已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

    “大,大师,这是误会啊!他可是列奥里亚家族的米尔科爵士啊!”巴伦手忙脚乱地劝说道。这位干练的骑士,现在已经完全糊涂了。

    “原来这就是布琉特侯爵的儿子,我怎么可能没听说过?”陆希冷笑了一声:“可是,这样奥克兰累世豪门的继承人,却为什么会是琉火教的邪教徒呢?”

    陆希之前的行动已经算得上神展开了,再加上这句话,那就足够让大家陷入完全的混乱了

    “琉,琉火教!邪教徒?”浓眉大眼的巴伦君觉得自己跟着主君打了大半年的仗,发生的事情都没有今天精彩,并不怎么好用的脑子当然已经完全不够用了,当场就陷入了悲哀的眩晕状态。

    陆希觉得自己和龙套君的交情还没有好到能给人家一记友情修正拳的地步,于是干脆一拳砸到了面前这位演技很好的贵族小哥的脸上。

    他真的是个好演员,哪怕是受到了这样突如其来的重击,感觉那高耸的鼻梁都凹了下去,却依旧没有露出什么真正的破绽。这位叫“米尔科爵士”的小哥就和所有挨了重拳的普通人一样,直接从自己的坐骑上跌了下去,整个人的背部着地,摔成了一个大字型,然后一边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一边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喊声。

    他如此地完美复制了一个自视甚高的贵族子弟在遇到突然危险时的反应,无助,悲愤,绝望,却又如同待宰的猪羊般,毫无反抗能力。

    于是乎,他那些平时估计没少被欺负的部下顿时一个个都露出同情的表情,然后群情激奋了起来。

    “恶徒!竟然还敢行凶!”离陆希最近的一名骑兵已经将手中的长矛当做标枪扔了过来,却只是刺到了空气。这个时候,陆希已经直接跳下了马,一脚踩在了米尔科爵士的胸口,长剑依旧指着对方的咽喉,破邪的苍蓝圣火还是在剑刃上跳动。

    “你真是好演技啊!能让吾辈觉得遇到了演技上的对手,你也应该自豪了。”陆希冷笑道。

    理论上,蓝宝石之炎的温度甚至还不如普通火焰,所以对普通人的效果一般,但若是体内已经有了一定深渊魔力的琉火教徒的话,一定会感觉到极大的压力和痛苦,可这位很敬业的贵族青年脸上却一点波动都没有。就这样龇牙咧嘴地盯着陆希,挤出了一个非常传神的,惊怒交加,色厉内荏的表情,空气中一半是极度恐惧中的断断续续,一半是自暴自弃的歇斯底里:“你,你,你这家伙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这个疯子,恶徒!竟然在殿下的大军环绕中做出这等凶残之事!你一定是伪帝伊肯派来的刺客!魂淡,别以后伤害我们这些殿下的忠实臣子,就会让我们屈服!只有殿下,只有卡特琳娜殿下,才是伟大而光荣的神圣奥克兰帝国合法的天运之主!”

    “我都想给他颁发个奖状了。”陆希摊手对疾风笑道,然后忽然双目一凛,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在那一刻,他的声音开始缥缈起来,却偏偏威严又肃穆,冷漠却又让人胆战心惊,就仿佛是一团酝酿着雷电的乌云正在聚集:“邪教徒,你无法永远躲藏!说出来!你的身份,你的党羽,你的目的!你无法躲藏!”

    “我……呜呜呜……嗷嗷……嗬嗬呼呼……”对方仿佛是被陆希的眼神所震慑了,目光就这样逐渐地呆滞了,整个人却又仿佛像是中了羊癫疯似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着,嘴中发出了野兽般的古怪**呻。

    在那一刻,他的脸上终于浮现起了褐红色宛若凝固熔岩一般的皮肤,那属于深渊恶魔的肤色。

    “……你,你,呼呼……”他抬起了头,化作了可怕竖瞳的眼中多了凶厉和嗜血,盯着陆希,仿佛想要将他千刀万剐。他声嘶力竭,用自己最后的力量诅咒着对方:“……无知的施法者,吾主的降临将是不可逆的命运!你在自寻死路!”

    料还是少了一点啊!虽然已经完全证明这家伙是个邪教徒,但一看就是个特别宁死不屈的家伙,很难用常规的方法从他嘴里掏出话来。

    陆希想到这里,又继续直视着那双眼睛,当场启动了“心象森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