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八百二十四章 对不起,我食言了
    “你并没有睡着?”陆希蹙着眉头道。他盯着小王子那湖蓝色仿佛波斯猫似的眼睛,一直到盯得对方都不由自主地将头垂了下去。

    “是的,我并没有睡着。”小王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扰了扰头皮,用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到,仿佛蚊子一般的声音软绵绵地回答:“父皇并没有那本故事书讲完……我本来是想要装睡,然后等到他走了以后再自己读完的。”

    “这可不好,小孩子到了时间就得老老实实地睡觉,我可不希望你到了十二岁的时候就得带一个酒瓶那么厚的眼睛,三十岁的时候眼睛就瞎了。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再不知道爱惜,不是让疼爱你的父母哥哥姐姐们更加伤心吗?”陆希认真地教训道。这个时候,他倒是真的像是个看到不听话的淘气孩子的修女了,满脸都是母性的光辉,圣洁的一塌糊涂。

    “对……真的对不起……”小王子被这样的气势所震慑,就这样低着头,小心翼翼地道着道:“可是,我看一本书如果不看完,总是会一直想里面的故事,怎么都睡不着呢。”

    “那就努力让自己睡着。无论是属羊还是数数字都行。实际上,殿下,这也是默念您的意志力和精神控制力的方法。”陆希道。

    这其实想想也并不能怪小王子。要知道,这孩子一出生就拥有这样强大的精神力和感知能力,说明其记忆力和思维活动能力已经远远超越了人类的平均值,已经不能用“天才”,而是该用“妖孽”来形容这样不羁的天赋了。这样的人,注意力其实很容易就会专注在一件事情上,具体表现出来的情况就像是刚才这样——仅仅是一本通话故事而已。若是不读完,他就会一直纠结后续的剧情睡不着觉。这样的特质用在生活中,难免有点强迫症的嫌疑了不过。但用在学习上必然会是无往不利的。有句话不是说过吗?只有真正的偏执狂,才能在这个世界上成功吗?

    可惜的是。这样的特质却偏偏生在这样羸弱的身体中,某种意义上,这天赋异禀的高智商大脑,反而给了他身体更大的负担也说不定。

    对于小王子卡尔曼来说,他的命运可真是一个悲剧啊!如果他只是一个单纯中人资质的孩子,哪怕是身体再弱,这悲剧的色彩都不会那么明显了。

    当然,陆希教给小王子的方法也不是忽悠。而是刚刚入门的菜鸟施法者训练自己控制力的手段。要知道,理论上普通的施法者都是需要充足的睡眠来增加自己的抵抗力,但精神力异于常人的他们,本身也容易胡思乱想不易入睡。如此一来,控制自己的脑洞,便成为了每一个施法者要面临的第一个艰难课题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突然之间这话题就跑到小王子个人的身体问题和命运悲剧上,是不是略微显得有点跑题啊?

    “因为伊肯陛下的话实在让您怀疑,于是您就把这个疑虑转告给了您的兄长索曼斯殿下吗?”陆希问道。

    小王子点了点头:“我……那位巴尔托利先生实在是太危险了,虽然几面的次数不多。但总觉得他特别地可怕。无论他像要做什么,要是让他得逞了,一定会发生很可怕的大事吧。”

    可怕当然是很可怕的啊!当然。再可怕的事情也是先发生在我这个主角的身上。

    “我本来是希望但托曼哥哥去通知泰里昂舅舅的……但哥哥却说舅舅在凯岩城隔得实在是太远了,根本来不及救我们。”小王子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这才总算是有点正常孩子的思维逻辑了,陆希想。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的下意识反应,肯定是想办法通知能信任的大人和长辈了。当然了,在皇后被软禁,皇帝又和一个“看上去特别危险”的魔道士搞七捻三正在策划一个大新……啊不,一个比多元宇宙的五位黑暗皇帝(误)还要大的大阴谋的时候。这个时候,在卡尔曼小王子的心中。扮演着能信任又有本事靠得住的大人长辈形象的,大概也就只有他的舅舅。现在的帝国宰相泰里昂公爵了。

    可惜的是,上次听到坠星海的小巨人的消息时,他的军队主力还在红林丘陵打转。就算是跑得再快,估计先锋的精骑最多也就是刚刚抵达赛瑞迪尔地区的西部边境。

    “哥哥告诉我,我们应该想办法找卡琳姐姐帮忙,毕竟她的军队已经进入赛瑞迪尔了,离帝都很近……可是,母后不是一直都在说,卡琳姐姐是我们一家的生死仇敌吗?”

    “生死仇敌这个词汇对您这个年纪的人来说也实在是太沉重了一点。”陆希用很勉强的笑容回答道,心中已经对那个逗逼皇后完全鄙视到了骨子眼去里去。

    “严格意义上,你父母和堂姐之间实际上是没有私仇的……演变到这一步,确实也是造化弄人吧。当然,站在您的立场上,您确实是有资格不信任卡琳……卡特琳娜殿下的。相反,像你哥哥姐姐那样的态度,才有点不正常呢。”

    “我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小王子脸上的苦恼显得更加明显了:“卡琳姐姐确实是我们兄弟姐妹中最优秀的一位,可她同样也是父皇母后的敌人。母后,还有枢密院的大人们都说姐姐是圣泉皇家历史上最可耻的叛逆;可是,赛纽卡先生他们却又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内战,父皇和母后才应该担负最大的责任。所以,我真的想不明白。”

    你要是真的能想明白我就一定会怀疑你是婴儿穿了!陆希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可是,我至少明白,无论父皇母后和卡琳姐姐的矛盾有多大……我觉得都应该在战场中堂堂正正的解决。迪玛希亚家族的成员无论对错善恶,都应该有高贵的灵魂,否则是没有资格坐在奥克兰的至尊之位上的。无论如何,父皇都不应该用求助于一个邪恶的魔道士……”

    “这是赛纽卡先生教您的吗?殿下。”陆希倒是记得。那位去年年底去世的文豪先生的代表作之一,名字好像是叫《红与蓝》神马的,讲的就是一个拥有高贵灵魂和卑微出生的主角。和他拥有高贵出生和卑微灵魂的基友的相爱相杀的故事。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本非常哲♂学的好书啊!

    “……那个。老师教了我一些,但这主要也是我自然的想法。”小男孩认真地道:“如果我比现在大十岁,一定会为了父皇母后上战场和卡琳姐姐战斗。可即便失败,我也会坦然面对命运,绝不会自怨自艾,更不会求助于像巴尔托利先生这样的可疑的人。无论如何,那五个军团的大家,也都是无辜的。”

    真是孩子气的话。不过这大概也确实是一个孩子的真实内心体现了。而且,现实的说,正是他的孩子气,陆希才有了破坏这次大阴谋的机会。

    至于伊肯皇帝和那位魔法顾问先生到底准备用什么样的方法控制那五个军团,陆希觉得他只能用别的方法来打听一下了。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查到的东西,哪怕他是一个聪明到近乎于妖孽的小孩。

    最好的情况当然是当场抓住那个叫巴尔托利的魔法顾问,不过那家伙一切都是秘,很有可能还是一个吾辈这种级数的高手。在这种地方动起手来隐患太大,人拿不下来,还有很大可能把所有的小伙伴们都陷进去。嗯。实在不行的话,就偷偷摸进那个皇帝陛下的寝宫去把那个纠结的大叔给控制住。反正咱手上有死亡阴影面纱,吾辈对自己潜行的功力也很是有几分信心的说……呃。明明是魔法师的说,为什么偏偏要对潜行有信心呢?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要知道,为了扮演一个普通的小修女,他除了能够“人剑合一”的世界树权杖,以及可以贴身收藏的死亡阴影面纱,他甚至连魔法戒指都卸了下来,全部都放在疾风和妮可那边。

    作为一个资深的rpg玩家,因为身上毕竟没带齐装备,陆希总还是有点微妙的不安全感

    陆希还在盘算着的时候。却听到小王子又低声地道:“我让侍女艾玛小姐仔细打听了一下,说是宫内厅最近从宫外进来了一批比较稀少的药材。但没有送到御医室,全部送到厨房去了。于是我又故意去看了一眼。发现厨师先生们已经从早上就开始忙碌了,正在准备一顿很豪华的大餐。可是,从和卡琳姐姐的战斗开始,厨房已经鲜少有这么奢侈的举动了。我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父皇今天晚上准备在月神厅设宴招待五个军团的军团长们……”

    ……丫丫个呸的,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怀疑你其实是一个婴儿穿的穿越者哦!

    陆希目瞪口呆地看着小王子卡尔曼,要不是知道身后不远的地方就有卫士和侍女们跟着,他现在说不定真的已经把这五岁小孩拿起切片研究一下了。他默默地咽了一口口水,虽然没有被吓得吃包辣条压压惊,但也还是忍不住用探查术又照了人家两下,这才将信将疑地确定,这孩子确实是个纯粹的人类,没也并没有被什么奇怪的脏东西附体,更不是婴儿穿的熊孩子。

    我就说嘛,现在多个次元宇宙都已经被五帝放出来的新福利制度,外加上仍然在吞噬宇宙的神兽坑得快要吐血了——哪怕真的是大宇宙的意志作死,也绝不可能脑残到又放一个穿越者进来当大毒点吧。

    “……那么,您知道,送进来的是什么药材吗?”

    “这个……”卡尔曼王子露出了为难的表情:“我其实也想看看药剂学和炼金学方面的书呢,但老师们都说,这对我来说还是太早了。所以……那个,修女姐姐,对不起。”

    “应该道歉的是我吧?殿下,因为您实在是太出色了,所以一不小心就把您当成大人了。”陆希刚这么开口,想了一想,又改口道:“不。应该说的是,绝大多数人,即便是到了我这个年纪。都不会有您的沉重和冷静,更不会有这样的判断力和决断力。您应该为您自己而自豪。我现在都可以确认,如果您长大,一定会成为一个绝不亚于卡特琳娜殿下那样的人物吧。”

    陆希是真心真意这么认为的。如果这孩子和那个红眼睛的小托曼同龄,不,或者说是仅仅只是长大十岁,都足可以成为世界第一公主殿下的劲敌。

    前提是,命运真的允许你长大。陆希暗想。

    “真,真的的吗?”卡尔曼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在面对夸奖的时候,总是很难保持冷静的。更重要的是,敏锐的直觉和超出常人理解的精神力让他能很轻易地感觉到对方言语中的真诚。小王子真的能感觉到,这位“漂亮的修女姐姐”是站在可观的立场上,诚心诚意在赞赏自己的表现,而不仅仅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拿了大红花的孩子。这一点,让他尤其地开心。

    “可是,我这样……不是相当于背叛自己的父皇吗?”他忽然想到了这一点,情绪顿时一下子又便变得低落了下来。

    “……那么,殿下。在您看来,一个会为了胜利而向邪道寻求帮助的伊肯陛下,还是您熟悉的父皇吗?”

    这种言语陷阱对这种高智商的五岁小孩尤其管用。小卡尔曼果然上了当。毫不犹豫地道:“不,父皇是一个铁汉……对,所有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勇敢公正刚毅,仿佛钢铁一般的人。他这样的人,也许会输给卡琳姐姐,但绝不会为了击败姐姐,就放弃原则,就放弃属于圣泉皇家的骄傲。对,他一定是被那个叫巴尔托利的大坏蛋给迷惑了!”

    看样子。小王子是真的恨极了那位魔法顾问先生,连“先生”都不用了。而用上了“大坏蛋”这个称呼。对于家教好得无可挑剔的卡尔曼王子,这估计真的是他用来形容反派人物最严重的用法了。

    陆希顿时觉得自己还真是够low的。为了忽悠一个五岁小孩居然连这样的言语陷阱都涌上来了。不过,看着小王子这么义正言辞的样子,他又不由得在想,说不定那位秃顶的皇帝陛下还真的受到了蛊惑……要知道,从目前为止来看,伊肯大叔的表现其实还是挺跌份的,真是像极了一个输不起的*丝撸瑟。可问题是,在他成为皇帝之前,他毕竟还是有着平均线以上的评价的。就算是太阳王在世的时候,伊肯还是塞泽尔亲王的时期,在贵族圈中也有着“坚刚不可夺志”的铁汉风评,塞泽尔领上的百姓对他的口碑其实也不错。

    嗯,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了……

    “如果姐姐想要到月神厅去,我完全可以给您带路!嗯,在那里举办的晚宴通常都是八点钟开始的,我们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小王子认真地道。本来只是一个身体羸弱的五岁小孩,但这时候却仿佛一个准备去冲锋陷阵的战士,满脸都是热血沸腾。这倒是让陆希忍俊不止。

    这才是像是个孩子嘛。

    “不,你已经做到足够好了!”陆希亲昵地抚摸了一下小王子毛茸茸的天然卷——不得不说,手感确实很好。他感觉到,当自己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不远处的侍女和侍卫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甚至还配上了一声长长的吸气声,应该是被吓得不轻。然而他依旧是这么做了。

    “放心吧,卡尔曼殿下,就算是为了不辜负您对我的信任,我也绝不会让巴尔托利那个大坏蛋阴谋得逞,我也一定会救出伊肯陛下的。”陆希用力地拍了拍心口。他觉得,就连当初他在联邦入籍的时候,都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庄严。

    “那么……疾风,你都听到了吧?”陆希一边拍着胸口,一边在心里道。

    “放心吧,空间通道已经建立起来了。我可以保证,就算那个巴尔托利真的是哪位深渊领主扮的,也绝不可能发现什么端倪……”疾风的声音在陆希的心头响起。

    “我可不但什么他发现空间波动,但一样需要特别地小心。那家伙不是傻子,既然已经准备好要在今晚动手,肯定早就做好了准备,估计就等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上门来砸场子呢。”

    “是啊,如果我是他肯定会这么做的。”疾风道:“不过,既然是砸场子,陆希,我想你也已经做好直接用蛮力上的准备了吧?反正我们每次都不是这么干的吗?”

    ……就算是您说的是事实,也能不能别把咱们描述得像是恐怖分子破坏狂似的。作为一个真正的魔法师,就算是当暴民,也必须优雅得当啊!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我提醒几次啊?(未完待续。)

    ps:哇哈哈哈,我说今天不更但是不但更了又是大章你们是不是很惊喜啊哇哈哈哈哈。所以大家新年快乐顺便再给点票票乐乐吧……另外,这章里的一些梗看不懂就算了,这不过是吾辈作者对某文集团和某老狗的一点点怨念。然而像吾辈这样扑街终究还不敢跟这些家伙撕破脸皮,只能随便不指名道姓地吐槽一下了。

    说起来,网文界的大神们,怕也真的只有那位不可提但是笔名是四个字的巨巨,才真的有文人风骨啊!

    哎,斯人虽去,五浊恶世依旧,实在是幸甚幸甚。说不定,我们正在见证无耻无良无德又无远见的资本,是怎么把一个新兴产业玩死的历史呢!能成为历史的见证者,这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