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哀嚎的战神
    陆希的力量是科技之光的伟力,而赫克托尔展示的,则是人类可以达到的巅峰。 更新最快或许,这就代表着凡人的两种可能性吧?无论是哪一种,却都能真正威胁到高高在上的神祗。这应该是代表的某一种史的拐点吧?如果在场有一位史学家……呃,我指的是那种已经有唯物史观基础的真正史学界,而非讲故事的有良心的青年史学家,一定会把这短短的一瞬间记录在案,并且当做非常重要的史转折点,再牵扯出一万字以上的史意义叙述说明,然未来需要背教材的考生们欲仙欲死吧?

    嗯,真是可惜了!据说以前的大人物在出行的时候,身边都是要带上史官的,一言一行吃喝拉撒都要记录在案,这才成为了后世研究史的最重要资料。说白了,你要是身边没有这样的记录员,都没有资格和真正的大人物打招唿呢?嗯,决定了,作为一个主角,以后我就在自己的身边召一个这样的记录员吧。

    陆希看着爆炸之中,神的血肉飞溅而起,却和“蝼蚁”一般的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时之间不由得感慨万千。他觉得自己再一次站在了史的拐点上。当然,如果不是灾厄之王用神魂凝结而成的真身,已经在自己的神国内被老爷子和教宗阿姨拖住了,就凭区区的陆希,是根本不可能接近他的法身吧?更不用说还能给予其这样沉重的一击了。

    他看着那棵“黑松树”就这样从爆炸之中荡了出来,直接向下方坠落。虽然并没有击杀对方,也没有得到任何的系统提示,但陆希自己就可以确定,灾厄之王(的ai)对大家最大的威胁已经就此解除了只要有眼睛便可以看到,那“被污染的世界树枝丫”在脱离了拉姆希德掌握的那一刻起,便开始缩小,很快便从北国林海中的参天巨木,缩小成了饭店门口砸场子的大型盆景,而且还在持续微缩中。包裹在那上面层层叠叠的黑气也在一点点衰减,浓稠的雾气化作了黑烟,变淡,变薄,然后就这样在消失在空中。

    随后,那已经缩小成了盆景大小的树木,也慢慢地坠入了魔神下身的那团火焰暴风之中,然后再也看不真切了。

    “啊……我掉出来的神级装备升级宝石!”陆希忍不住叹了口气,却也没有利令智昏地马上跑去追。推boss掉出来的神装一定是属于自己的,身为主角就必须要有这样坚定的信念才可以了,相比起用很low的方式恶狗扑食般地去抢一个注定会属于自己的东西,某个正冲着自己张牙舞爪的超大型梦魇兽脑袋应该是要优秀处理的呢。

    是的,也就在陆希穿过了对方释放出来的火网,接近拉姆希德的时候,魔神下半身的火焰风暴之中,巨大的梦魇兽头从那其中再次钻了出来,咆哮着扑了过来。张开了大嘴,硫磺的气息却夹杂着扑面而来的血腥,交织成了一种让人作呕的气味,吹得陆希几乎都想要就这么当场晕厥过去。

    他必须要承认,以前自己的中二的时候,还觉得梦魇兽这种介乎于蜥蜴和马的样子还莫名地很帅气呢。浑身上下的鳞片,如同利刃一般的额头凸起,仿佛跳动火焰一般的双眸,以及那两排可以撕裂岩石的锐齿,每一寸肌肤,每一处鳞片,甚至每一粒细胞上,都跳动着邪恶而残酷的色彩。人在中二病的熊孩子时期,并不懂什么叫做真正的善与恶,其实是最容易被这种拉轰的感觉给忽悠拐的。

    然而,觉得自己已经很成熟了的陆希,在近距离观察这头比普通的梦魇要大上至少一百倍的庞然巨物的时候,却也不得不承认,当年居然觉得这玩意造型很酷的自己,真的是太特喵羞耻了。真是恨不得把当年那样的自己个掐死啊!果然每个人的中二病时期都是恨不得马上忘却却总是忘不掉的黑史,要是落在敌人手里说不定就成为逼迫自己就范的把柄了呢。

    “……所以,你真的好丑!”陆希看着冲着自己张开了大嘴,散发出作呕腥气的梦魇兽,喃喃叹息了一声,伸手一招,三门导力炮悬停在空中直接扭转了炮口。以陆希此时的魔力微操能力,已经完全能够一边悬停于高空中,一边在短短一瞬间给三门大炮同时完成换炮弹,加塞,以及开炮的工序。然后,便只看见炮弹和炮火直接冲着那梦魇巨兽的血盆大口中轰了进去,直接探入了其喉管之中,这才爆炸开来。

    大家便只看见,那梦魇兽头和蛇形身体连接的脖颈部位,就像是被按在气管上的气球一样,勐然膨胀了起来,却在短短一两秒钟便到达了临界点。然后,便看到爆炸的火光之中,鳞片和血肉就像是被撕裂的气球碎片似的,被冲击波和火焰的风暴推得老远,散得四处都是。

    这可能也是灾厄之王,以及他的附件们在此次战斗中的最后一次反击了吧?当这头梦魇兽的碎片砸在了拉姆希德的身上时,就像是出现了某种连带的波动反应似的,赤红色的甲胄上,开始荡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如同被打破了平静的湖面。斑斓的色彩在这涟漪之中荡漾,形态不断地变化着,便宛如太阳表面的黑子在扭曲。光芒之下,红甲巨人的庞然身躯开始扭曲,身形也越来越模煳,忽如其来的飓风随之凭空而起,明明你根本感受不到它的轨迹,却一瞬间便被无形的气流带入了无穷无尽的眩晕之中。

    这带有暴走神力的气浪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形成了一个无形而又毁天灭地的台风。哪怕便是周围的巨龙,这种在**级的台风之中也能迎面而上面不改色的神圣生物,在那一刻,却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只能张开了自己的双翼,全力运转着自己所有的魔力和体力,才不至于如树叶一般被完全吹走,撕碎。

    可即便是如此,也依然有数条体型单薄一点的巨龙,以及他们背上的龙骑士,依然失去了平衡,迅速被推离了大家的视线,就这样变成了天边一个小小的亮点。

    巨龙都是如此,更不用说是陆希了。在那忽如其来的飙风之中,自己一瞬间便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他感觉自己便如一叶无助的树叶似的,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控……呃,这么想是不是有点太文青了?下一刻,还在胡思乱想的陆希便被科蕾赛尔小姐庞大而又敦实(这么描述虽然有点微妙但的确是事实)得多的身体给接住了。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大概是我轻描淡写地一招抹掉了那家伙的g点?他于是只能表示哭泣般的哀嚎了?”陆希随口这么道了一句,却又赫然发现,在那斑斓诡谲的光纹之中,魔神的身影,便像是年代久远保养也不太好的画卷似的,就这样开始渐渐地褪色。

    即便是以普通人的视角,也能看出问题,更不用说是在场中这些超凡实力者了。至少,在陆希的灵觉捕捉范围之内,这位灾厄化身,万魔之主,深渊至尊,他这一尊上天入地的巨**身,那若有实质,仿佛将周围的每一丝空气都化作了熔岩和热浪的可怕压迫感,现在却正在一点点地减弱。即便是他本身的存在感,也似乎在渐渐地淡化下去。

    主物质位面的世界意志,正在排斥灾厄之王真身的存在!

    陆希看了看下方,视线穿过了越来越狂暴的后仰风暴,看到了岛屿中央,那正在快速缩小的次元光门,乍一看就像是一个已经死亡了的恒星正在彤缩……好吧,实际上陆希也没有亲眼见过彤缩的恒星能是什么样的,但他确实觉得这样形容应该是相当贴切的。

    “深渊之门……已经要关闭了?”科蕾赛尔小姐喃喃地道,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她从没有怀疑过大家能够成功,但从来没有想过会那么容易成功。在驮着陆希踏上这个战场的那一刻,她甚至已经做好战死的心理准备了,那一刻甚至有了些许殉道者一般的使命感,开始yy自己成为了英雄受人祭奠的场景。她觉得,热血沸腾的自己在那一刻仿佛已经掌控了世界,然而,现在却发现:自己似乎莫名地有点表错情了。

    “抱歉让您当不成劳什子的英雄了。”陆希便只是耸了耸肩:“……应该是深渊之门的关闭,让灾厄之王法身在主物质位面的维持受到了巨大的影响。不过,如果那家伙的神魂还在本体中,其实是可以维持得更久吧?贝尔蒙特他们也没那么容易就能直接侵入深渊,对深渊之门达成致命的一击。”

    “是啊,拉姆希德的神魂若是真的还在,我们也没那么容易能够贴近,再给他如此沉重的一击呢……我说他后来怎么忽然变得笨拙起来了呢。”圣龙小女孩这才恍然大悟,但随即又有些疑惑:“可是,这么重要的关头,他的神魂真身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正在和两个主物质位面最彪悍的“凡人”老头和老太太互殴……当然这种话实在是不好乱说呢。陆希看了看正在越来越单薄的火焰屏障之后,身形已经完全扭曲了的拉姆希德,忽然觉得,这时候就算是再扑过去补两炮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还是去支援其他其重要的地方吧。陆希仅仅心念一动,科蕾赛尔小姐便已经完全了然,开始迅速地降落这一人一龙虽然是第一次配合作战,但莫名地很有默契,就仿佛是一对已经有数十年并肩作战经验的龙骑士似的。

    ……啧,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本人其实和所有的妹纸都很有默契,只要她们真的是妹纸,而且还是正义的伙伴,而且颜值还有90分以上。看吧,这条件其实一点都不苛刻。

    灾厄之王下半身完全笼罩着的火焰风暴,原本是将湿润的海岛烤成了干涸的熔岩,甚至几乎蒸发了整片大海,但现在却显得越来越虚弱。又有一个梦魇兽钻了出来,但刚刚才来得及吼上两声,甚至都还来不及释放一两发魔力射线,便被数名龙骑士当场撕裂。

    而这个时候,灾厄之王却不会再出现,复活他的宠物了。

    “所以说啦……都这个时候了,老老实实地躲着当缩头乌龟不好?何必还非要跳出来装这个13呢?”果然,兽类就是兽类,哪怕是有神性的野兽,也总是会有mdzz的一幕。

    陆希没有再理会那个被撕成了碎片的特大号梦魇兽,继续下降,就这样毫发无伤地穿过了遮天蔽日的火风暴。尚未褪去的火焰灼烧之中,依然还保留着一丝混沌和深渊的侵蚀,但对陆希来说自然不疼不痒。当然,为了不让科蕾赛尔小姐多想,他给圣龙姑娘浑身都套上了一层虹光护罩,这才让一人一龙都无伤通过。

    很快的,被灾厄之王的火焰几乎蒸发掉泥土中每一点点水分的岛屿上,这才真的渐渐显露出了干涸的灰褐色土壤。岛屿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各种恶魔的尸骸……以及龙和龙骑士的遗体,在岛屿中央的巨大陷坑,那个大光球一样的深渊之门也已经完全彤缩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色彩极为深邃,与其说是黑色,倒不如说是吞噬了所有的光明和色彩似的,倒是颇有一点黑洞的味道了。

    不过,在那“黑洞”之上,一个足可以容纳数名龙骑士出入的次元门倒是稳定地运转着。疾风托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影,正从那个次元门中飞出。她的身后还跟着四巨龙,驮着同伴的尸骨……龙族实际上是一个相当尊重同胞遗体的种族。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们都会尽量把自己同胞的遗骨带回龙城安葬的。

    陆希稍微放下了一点心来,但这个时候也没时间过去寒暄了。他骑着圣龙,直接飞向了一边的海洋,才刚刚抵达了岛屿的边缘,三首的魔龙,以及和他正在纠缠在一起的钢铁巨龙,就这样“轰”的一声从海中一跃而出,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两人现在是谁在打谁,谁在咬谁,现在已经是完全分不清楚了。然而,可以确定的是,当三首的黑**龙刚刚重见天日的那一刻,当他的其中一个脑袋准备仰天长啸的时候,一发穿透性极强的极光龙息就这样轰了过来,直接被煳了一脸。还没有完全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魔龙,就这样当场陷入了呆滞状态,因为他的鼻梁骨外加半只眼睛都被直接削掉了。

    兽人、黑旗翼人、黑海娜迦,以及不少特别崇拜暴力的二等种族所供奉的唯一真神,代表纷争和杀戮的魔君,已经被镇压了一千年,在十几分钟之前才刚刚重见天日的,嗜血之王帕肯斯,就这样被打懵了。

    一直到那偷袭自己的年轻圣龙,驮着那个已经让自己吃了无数次大亏的“蝼蚁”一般的人类魔法师唿啸而至,扑到了自己面前的时候,帕肯斯这才似乎从恍惚和“后知后觉”中勉强反应了过来。

    他哀嚎了一声!(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