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并肩作战吧,老友
    火神赫萨,他是大地女神玛拉的丈夫,和太阳神赫忒希斯、群星之母雅梵娜、七海龙主法兰奇、审判之女神帕洛涅,以及包括灾厄之王拉姆希德在内的所谓上古三大魔神(然而这也是诸神大战开启,神祗们划分了阵营)一样,都是神话纪元中,仅次于那虚无缥缈的至高创世意志之下的第一代神祗。

    因为他们是最古老最强大的神祗,于是也被称之为原初之神们。

    所谓的火神,当然不是“火元素的掌控者”那么肤浅的设定。实际上,代表四大元素的规则神是被称为四元素领主的四位远古大神。然而,在那个大能满地走的神话时代,他们也只不过是苍穹天宫这些掌控天地一切运转规则的主神们,麾下的仆役马仔而已。事实上,“火神赫萨”的“火焰”,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看做是灵魂的具象,是希望和生命的最重要源头。所谓“圣火熄灭,长夜来临”,不管是传火还是薪王还是别的什么死亡代表新生灭火便是新的世界和生命在孕育之类的传说,说的其实就是这个道理。无论是原始人,还是一些苦大仇深的茶几们将火堆看得那么重要,说白了也就是这个特别玄学的原因了。

    所以说,火神赫萨,只不过是凡人在看到他的真身之后想象出来的一个名号。实际上,你就算是称呼其为“生命之父”、“万物之父”、“灵魂之神”之类的,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而之所以没有这么称呼,大概是因为这家伙确实不是太有人缘吧。

    ……这一点倒是真的不奇怪,只要看看这家伙的造型就知道了。一个大老爷们这么骚包的德行,不招黑才怪了呢。一个骚包脾气暴躁且心胸狭窄的大老爷们,不往死里黑才怪了呢。

    不过,记得这家伙已经挂了吧?就算是要黑也应该是找不到正主儿的,可面前这个妖里妖气的家伙是什么鬼?

    然而,面对着这样一位“疑似”远古诸神的存在,陆希却表现得一点都不客气,他用接近于审视犯人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停滞了一下,然后很快便扬了扬眉毛。

    “……果然,完全是不出所料呢。”

    陆希的态度肯定算不上恭敬。如果以火神赫萨在神话时代怼天怼地怼世界的操性,啊不,应该是谁瞪我一眼我砍谁全家的主角设定,这时候他应该一脚把这个“无礼的蝼蚁”一脚踩死,反正这种事情他以前应该已经干过很多次了。不过,或许现在的陆希在这位“远古大神”眼中没有什么特别的存在感吧,他的视线只是在对方的身上一扫而过,停留的时间还没有超过一秒钟。

    “你果然带来了另外一个挑战者,一个拥有鲜活茁壮灵魂的存在。”他对贝尔基尔道:“那么,就按照规矩来吧。”

    “规矩?”陆希扬了扬眉毛,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一股让自己并不舒服的妖气,忍不住瞥了(暂时和自己正在合作中)的阿斯莫德斯一眼。

    “我们想要进入神殿取得线索信息,便必须要遵循对方的规矩。”贝尔基尔笑着道:“这是赫萨圣座的本尊在此,他管理着这座神殿,也依然支配着我们脚下的这座远古的伟大神之监狱。我们想要得到他的认可,当然必须满足他的要求。”

    “说人话。”陆希道。

    “嗯,直接一点吧。他只接待复数位的来客,单独上路的拜访者,要么原路返回,要么老老实实地等待下一个挑战者地到来。”

    陆希扬了扬眉毛拉长了声音:“哦?难不成是那种相互厮杀,失败者成为祭品,胜利者才能得到回报的最传统的设定?”

    “不不,应该是说,只有将足够强大的灵魂和生命,投入这座神狱之中,才能取悦得了赫萨圣座。说白了,灵魂便是我们向他购买线索、信息甚至于答案的货币。”

    “呵呵,这倒是和你们恶魔,尤其是炼魔一样啊?真不愧是深渊之父啊!”陆希依然在笑着,动作也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已经很熟悉的帕纳尔西斯知道,他现在已经随时准备要暴走伤人了。

    “嗷呜……如果小主人和巅峰状态的阿斯莫德斯打起来,应该是小主人会赢吧?但不朽者却能无数次地复活。这就是持久战了。等等,难道不会把我给波及进去吗?”肥雪豹如此地一琢磨,顿时便哆嗦了起来。一身蓬松的毛发又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它扬起了自己硕大的脑袋,开始琢磨着应该从哪里逃跑。

    而另外一边,陆希已经向前走了几步,很不客气地睨视着近在咫尺的古老炼魔,冷冷地道:“说起来,你们深渊好像一直以来都是用智慧生物的灵魂来当交易货币的吧?”

    “您这说的是哪一年的老黄历了,现在啊,就算是我们这群乱七八糟颠三倒四的深渊之民,经过了那么长岁月的沉淀,起码的商品经济也是能发展出来的。”深渊炼魔忍不住叫屈道:“喂喂喂,我说的可绝对是真的,比真金还真的真的!现在啊,只有大宗交易才会用灵魂,其余时候用的都是深渊蠕虫呢。”

    “这种不靠谱的东西也能拿来当货币,你们那里不闹通货膨胀才怪呢。真的能建立起靠谱的商品经济吗?”

    “可以不断产生的货币才是正常的,这才能维系日益庞大的深渊族群的标准需求啊!相比起来,主位面用贵金属当货币的做法我们才难以理解呢,明明是相当有用的材料的说。”

    好吧,深渊经济的发展问题或许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课题。然而陆希和阿斯莫德斯若是真的就这么旁若无人的讨论起来,似乎对这里的主人也实在是太不礼貌了。

    可是,奇怪的是,这个强大的“神祗”,这个在历史上一直有着相当小心眼的家伙,动辄因为凡人的一点点不礼貌灭国屠城的家伙,而且还很有创意地搞了一个监狱把人家的灵魂玩上数万年监禁play的家伙,按理说早应该暴走的。然而,他就这么安静地矗立在原地,五官狰狞而威望,但却看不出什么正常表情,就这么一言不发地等待着陆希和贝尔基尔的回应,就像是一个僵硬的机器人。

    果然呢。陆希心想。

    “总而言之,灵魂便相当于是我们必须支付的代价。如果我们想要获得什么,就必须要交付一个足够茁壮的生命。”阿斯莫德斯道:“我原本以为自己要等很长的时间才会有新的人来呢……不过,哦,作为我日思夜想的人儿,我们果然就是有着这样的心灵感应和完美的默契啊!而且,我们甚至不用动手,完全是可以以相当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您看,您还带了一个宠物,这难道不是命运的安排吗?”

    “……”这家伙的想法还真是一目了然啊!

    “而且,这个存在的灵魂竟然是如此地健康和强大,若是能当做我们的祭品……”贝尔基尔仰头看向了对面的火神“赫萨”。

    身高巍峨得仿佛山岳一般的“远古大神”,便这样缓缓地点了点头。他的视线停留在了帕纳尔西斯的身上,双目中闪过了一丝好奇和贪婪,而这也是自从出场之后,最有“生命质感”的一个表情。

    “真是太有趣了。”他说:“……这样一个低等的猫科动物的体内,却存在着如此强力的生命本源。龙,白金之龙王,时空之主巴哈姆特的臣民和后裔,他们那强大的灵魂经过了巴哈姆特的养育,和一切的神创者的灵魂都大相径庭。这样天生的灵魂力量到底是如何运转的,我真的很好奇啊!毕竟,我的世界中,还缺少这样的存在呢。一定需要好好地观察一下。”

    “你的世界?”陆希问道。

    “是的,某种意义上,这个巨大的神狱,也便是火神所拥有的世界啊!”贝尔基尔补充道:“任何一个神祗,都想要将自己掌控的世界变得越来越热闹。这也是无法回避的天性呢。”

    陆希笑了,然后毫不犹豫地朝着面前的“远古大神”比了一个中指。随后,在对方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下半句话的时候,也在一旁已经吓得懵逼的帕纳尔西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随手一展,便将肥雪豹的全身都笼罩在了一个半透明的薄膜之中。

    “小,小主人?”

    “滚得远一点!越远越好!”陆希低声喝道,接着一按手印。却只见忽然一闪,帕纳尔西斯,这头全身和尾巴加起来足足超过了三米,因为太肥了体重至少超过了两百斤比一般的雪豹一定也重上许多的大型猫科动物,便这样直接从贝尔基尔和“赫萨”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了。

    “空间传送……我以为在这个神国和主位面交汇的亚空间中,空间结构会更加难以捕捉和解析的。”深渊炼魔忍不住微微地蹙了一下眉毛。

    “自然是因为我是天才咯,我以为我们认识了那么久,你早就已经习惯了嘛。”陆希冲着对方露出了阳光明媚的笑容:“那么,又一次要并肩作战了,老友,你做好准备了吗?”

    好吧,陆希还是第一次对深渊炼魔露出了这般毫无杂质的笑容,震得后者当场便是一怔。他表示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友好的笑容,一时间竟然有了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等等,老友?我们啥时候震得成老友了?之前我随便说一声你就喊打喊杀的怎么现在就莫名地就改性了?另外,“并肩作战”是什么鬼?我们啥时候“并肩作战”过了?

    平心而论,作为某反派大boss组织的策划和计谋担当,贝尔基尔的脑子应该是转得最快的那种。可在这一刻,在他还没有用半秒钟时间理清陆希之前的语言逻辑之前,陆希却已经纵身跃起,一手法杖,一手枪在手。然而,他跃起的方向并不是向前,却是后退,便这样拉开了和“赫萨”的距离。

    “呯!呯!呯!”陆希连续开了三枪,子弹呼啸着扑向了“赫萨”的面门,而在同一时间,在对方做出反应之前,他也大声喝道:“快一点,贝尔基尔,让大家伙都一起上啊!”

    “……大,大家伙?话说你怎么知道我带了人的?”已经无数岁月的深渊炼魔毕竟是和陆希打了那么长时间交到的人,智商只要还正常,倒还是不至于傻乎乎地问出这种话来,但他心里面却的确在一瞬间闪过了这个念头,随即,他当场便悟了,然后便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在那一刻,当子弹还还没有击中火神“赫萨”的时候,这个身躯庞大的远古神祗,那被无形的火焰当场汽化。那撕破了空间的螺旋状冲击波,也在一瞬间被消散于无形。他微微地垂头,发出了一声似怒似怨的叹息声:“果然,无论是在哪个时代,这样忘记了神祗们的恩义,狂妄地想要挑战至高领域的十恶不赦的狂人和恶徒,却总是会存在着呢。我掌控的新世界,虽然远远还没有到拥挤的地步,但果然还是在必要的时候需要继续扩充呢。”

    他低沉地笑着,抬手便冲着自己脚边的深渊炼魔直接拍了下去,就仿佛是在拍打一只让自己不快的爬虫似的。

    “演技真的很不粗啊!来自深渊的蝼蚁!到底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错觉,以为等到了一个狼狈为奸的奸徒,便能真的挑战真神的权威?到底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妄念,以这样卑劣的偷袭,便能伤害到真神的领域?”

    你能不能讲讲道理,表现出一个远古神祗应有的指挥和判断力出来?

    阿斯莫德斯大概是这么想的吧?不过,要是讲道理耍嘴皮子在任何时候都有用的话,这世界上就不可能进化出武器了。于是,这位远古的老炼魔虽然露出了仿佛全家都死光光祖坟还被刨掉的丧气苦笑,却也只能展开了手掌,肉眼几乎完全辨识不到的能量开始凝固,聚成了攻防一体的护盾,在他的手掌中完全展开。

    “神祗”的手掌排在了恶魔领主的护盾上,竟然再无法前进。紧接着,深邃而不见底的黑**火忽然沸腾起来,就这么沿着赫萨的手臂窜了上去。

    这身披着华丽又骚包金甲的神明后退了一步,仅仅抖了抖手臂,那可以瞬间把钢铁都腐蚀吞噬的魔火也消失不见,就仿佛只是甩掉一些爬到了手上的蚂蚁似的。可是,他的脸上依然还是出现了相当程度的愤怒。

    好吧,很显然的,他至少感觉到痛了。

    然而,没有等到他自己发动反击,一个身影便从贝尔基尔的影子中钻了出来,一个健步便已经出现在了“火神”的脚边。

    这新出生的陌生人,动作虽然迅捷灵巧地仿佛鬼魅,但力量却大得惊人,只见他猛地挥起一拳,重重地砸在了对方包裹着黄金战靴的腿部跟腱上。

    “鼠辈!”巍峨的“神祗”发出了一声吃痛的怒吼声,却怎么都无法保持平衡了,不由自主地单膝跪倒。

    “为什么就这么打起来了啊?”偷袭成功的人回头大声地把抱怨道:“不是说好了等下一个倒霉蛋过来当祭品吗?”

    “可是下一个出现的人是陆希?贝伦卡斯特,那倒霉的就是我们了!我们又被算计了!”不知道何时已经恢复了真身的深渊炼魔大声道。他应该是很想保持淡定吧?可惜这语调实在是太急促了,似乎是带着一点气急败坏。

    “所以为什么会被算计啊,不是说好了要飙戏练嘴皮子吗?你居然会这么没用啊贝尔基尔老弟!你连嘴皮子和演技都输了,组织以后还有你的位置吗?”

    “我已经尽力了好吧?只不过这家伙每次都不按理出牌这难道要怪我吗?”

    陆希当然没有管对方两人是不是在相互吐槽,他一眼认出了新入场的“战友”的身份,顿时发出了欢呼声:“哎呀,这不是埃尔亚斯大叔吗?好久不见了啊!您是为了帮我灭了这个金皮卡的冒牌货才出山的吗?太好了!只要有您在,我们就可以把这伪神的眼睛抠下来装饰盾牌了。”

    传奇的红龙差点被气得背过气,但他随即便感受到了冲天的怒气。

    “……那个,如果我告诉您,其实我真的是一个守规矩的冒险者,从来没有想要挑战您的权威!这一切,都是那边那个正在假笑的家伙的设计……呃,您会信吗?”红龙硬着头皮挤出了一张僵硬的笑容。

    “鼠辈!低贱的蝼蚁和爬虫!你们每一个的灵魂,都将在我的世界中承受永恒的痛苦和折磨!你们永远都不会有解脱的一天,永远都不会!”

    “吼!”埃尔亚斯发出了怒吼,一瞬间便从大众脸的中年人化作了身长超过五十米的传奇红龙,一个飞扑将“赫萨”压在了身下。

    “不许称呼一条传奇的真龙为爬虫!你想被撕成爆炒肉干吗?伪神!”

    “……哎呀,我的计划一团糟了。”贝尔基尔扶额长叹,一副生无可恋想要去死的样子。

    “所有并肩作战的老朋友们都很有活力,这实在是太好了啊!”陆希大概是在场最开心的一个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