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凡人是这样生存的
    天不亮的时候,便有几百号人围着军港码头上那艘最显眼的船敲敲打打忙碌不休。这种行为不管是多隐蔽,也不可能做到完全隐蔽的。如果是在平时,军港上那些平日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卫兵们估计也不会在意。反正奥鲁赛罗号上的冲锋队员几乎每天都是天不亮就开始起来训练了,卫兵们大约是会骂上几句“精力过剩的乡巴佬”、“知道闹腾的穷棒子命”、“天生就不会享福的泥腿子”之类的腹诽。

    然而,昨天不是才发生过超大的各种boom大事件吗?而且整个伊莱夏尔还进入长时间戒严期了。军港的守备部队兵营里也多了一个小队的宪兵,一个个凶神恶煞仿佛一群嗅着腐肉闻风而动的鬣狗似的。要不是宪兵队的人数有限,有限的兵力需要维持伊莱夏尔更加重要部门和交通要道的秩序,怕不是连军港的防务都得直接接管了呢。

    发生了这么多事,守备部队们会有些敏感也是说得过去的。他们派出了一个小军官带着几个懒懒散散的大兵过去询问了一下,随即便被“正常作训”这个一点都没诚意的理由给怼了回来。

    好吧,军港守备部队虽然也隶属于中央舰队司令部,但说白了就是一群打杂的保安员。就连大刀阔斧的“女神”司令官上任之外,在整个舰队中都搞起了大清洗,却也懒得和军港的守备队们一般见识。说白了,在军队的鄙视链中基本上属于最低的那个级别,甚至还比不上勤务兵和炊事兵。

    而奥鲁赛罗号上直属于司令部的冲锋队,却个个都是骄兵悍将,自然不会把守备队们放在眼里。

    守备军官们碰了一鼻子灰,悻悻地退了下来,随后便漫不经心地上报了一下。等传到了中央舰队司令部那里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

    而受到这份命令的时候,中央舰队参谋长里夫斯中将才刚刚起床,来到将官餐厅吃早饭,闻听此言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哦,既然是正常作训,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嘛。不必紧张。”他这样地道。

    中将阁下和蔼可亲地和所有正在用早餐以及带着家人前来蹭早餐的中高级军官们打了个招呼,慢条斯理地走到了自己最常坐的一个桌子,刚刚坐下,一名穿着黑衣的宪兵上校便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合腿敬礼,接着沉声道:“阁下,我方才听说,方才宪兵来报,奥卢赛罗号有异动?”

    “船员的正常整备训练,到你这里就成异动了?”中将不冷不热地瞥了对方一眼:“海恩斯上校,作为一个长者我必须要认真的劝你几句啊,恪尽职守当然是好事!但是也不能老是摆出一副看谁都是罪犯的样子吧?我理解你的工作性质,也明白你的艰难之处,毕竟嘛,身为执法部队就是要干得罪人的工作。可是,工作归工作,做人归做人。你既然来了舰队司令部,就算是大家的同事了,偶尔也是需要考虑一下人际关系的。知道吗,你才来了半天时间,我就已经接到十次以上的抱怨和三封匿名举报信了。”

    ……谁特喵有空听你在这里说废话啊?上校大约是想这么说吧。然而,一个非魔法师的上校,在联邦的社会中,怎么敢对一个魔法师的将军炸刺呢?

    “知道举报信上说什么吗?说你老是调戏司令部的女秘书,而且还上了厕所不冲,此外每天还用邪淫的目光盯着男性同事们的屁股。有一位中校就因为受不了你的目光性骚(喵)扰,请求病休了。”

    卧槽居然还能这么告状不过这种操作也未免太过分了吧喂!

    “我明白,这些都是诋毁。不过啊,你老是用这种看嫌疑犯的目光看着我们这些为国拼杀的老兵,那也是会让人寒心的。你能明白吗?中校!”里弗斯中将忽然压低了声音。他明明就是一个只是凭着资历混吃等死的军界老官僚,但这时候却莫名地有了些许压迫感。

    “……下官明白了,多谢阁下的教导!”上校满头大汗地道。

    中将孺子可教地点了点头:“嗯,这样的态度就很好嘛。相信我们会有一个好的开始。那么,解散吧。”

    “下官明白……”上校走开了两步随即便意识到,自己既不是对方的下级刚才也不是就集合训话,解个哪门子散啊?他赶紧走了回来,眼神已经非常不友好了。

    “阁下,我……”

    这时候,里夫斯中将已经坐了下来,对旁边的勤务士官道:“杰米,给我汤、两条炸鱼、两片熏肉、三根肉肠、三个煎蛋、一碗鸡蓉土豆泥、以及四片土司要浇蜂蜜,然后……”

    您是和牛一样长了六个胃吗?上校想要这么说,但随即意识到对方好歹也是上官,只能生生地咽了回来。于是,他只能瞪大了眼睛,憋着气,直到中将阁下慢条斯理地点完了自己需要的餐点。然后,对方这才慢吞吞地道:“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下官是说,奥鲁赛罗号战列舰那边似乎是有异动。”

    “可我也说过了,奥夫雷沙上校和凯米尔中校都是恪尽职守的优秀军官,在现在舰长尚且没有到任的情况下,每天都在厉兵秣马,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士兵们训练的要求。”

    “他们是冲锋队员。阁下!平日里不都是在军港的竞技场锻炼吗?现在却围在船上乱七八糟的,这怎么看都太可疑了吧?”

    “嗯,你知道的,作为舰船上的冲锋队,除了能冲锋陷阵,一些起码的战舰整备、操作以及维修之类的技能都是需要掌握的,必要的时候也必须承担士兵的职责。今日的训练内容大约就是这些吧?”

    “可,可是……”

    “你真是个顽固的人啊!海恩斯老弟。”里夫斯中将拿起了一块涂着蜂蜜的土司,不耐烦地看着对方:“好吧,好吧,如果你有什么怀疑,就派人过去查查吧。我会通知军港守备部队配合的。”

    “多谢您的支持,阁下!”上校赶紧点头,想了一想又道:“那个,到了今天,尤利西斯上校和摩尔少校还没有回来吗?”

    “她们是提督阁下的副官,不归我管!也没有义务向我备案告知每天的行踪。”里夫斯面无表情地道:“如果你们真的觉得她们有什么问题,大可以从宪兵总部发布通缉令嘛。”

    海恩斯上校悻然地准备离开,心里却忍不住腹诽着“哼,区区一个混吃等死的老官僚却也这般无礼!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日受到的屈辱,总有一日我一定要回报!”

    “上校……”

    “嘎……”海恩斯上校抖了个激灵,哆嗦了一下,赶忙回头挤出了一张可怜巴巴的谄媚笑脸:“阁阁阁,阁下……”

    “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你的上司们想干什么。但作为一个长者,还是姑且提醒你一下吧。我们这些凡人啊,不求铁骨铮铮,不求宁折勿弯,但至少也不敢把事做绝。无论如何,这就是我们这样的凡人嘛。”

    海恩斯上校怔了一下,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垂头丧气地离开了餐厅。当然,在司令部外,自己的士兵面前,他又尽量挤出来了一个相当镇定的笑脸,仿佛一个对完题知道自己连三本都考不上却必须要在朋友和父母面前保持冷静淡定外加上陪笑脸的高考生。

    “我能考上98……啊不,出发!将奥鲁赛罗号上所有的水兵、冲锋队员以及工程师都缴械!”上校对自己的士兵们道。

    一百多人的黑衣宪兵排着齐整的队伍出发了,再加上军港守备队的一千人,兵力至少是对方的四倍以上,应该是可以完成对奥鲁赛罗号的镇压的。海恩斯上校自然是有这个信心的,不过,他想了一想,还是拉过了两个传令兵。

    “快去通知丹迪莱恩长官,我总觉得,这其实有点问题……”

    当然,我们必须要承认的是,经过了哈尔达?丹迪莱恩上将地调(喵)教,驻扎于伊莱夏尔的宪兵部队其实战斗力和警觉性都还是不错的。在城里的援兵们赶到之前,驻扎在军港的一个小队宪兵便已经发现了不对。

    “去让他们停下!”带队的宪兵中尉道。

    “为什么?我们已经去问过了,都说是正常的作训训练。”守备队军官理所当然地道,完全就是一副“我没有犯什么错也不准备升官反正就是混吃等死的老兵油子就是不想卖你们这群精英官僚军官的账”的嘴脸,顺便还抠了抠鼻子。

    “好,你不管,我去管!”出生精英职业组的年轻宪兵军官大约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带着自己的人手去了。

    当然了,他虽然热血沸腾,却并不是傻子,至少还知道点齐人手带齐装备。每个人都换上了镇压大型暴乱用的重甲和大盾,其中有三分之一还戴上了雷暴标枪。

    “我们这边没有战斗法师啊!”中尉的副手提醒道。

    “呜……把我们的破魔弩都带上。还有,配发给我们的这几台钢铁傀儡!”

    构装傀儡并不是一定需要炼金法师在场才能使用,只要率先用符文设置好口令和行动编码,还是能进行起码的战术行动的。

    当然,中尉也知道,这么一点人不一定真的能完成对奥鲁赛罗号的镇压。可是,若能坚持到大队援兵赶到,他就会成为联邦的英雄,前途从此更加敞亮。哪怕是不慎战死,也一定会成为英雄名垂青史,未来的学校、博物馆、街道会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整个家族也将因此而受益!

    抱着这样的心情,大约有百人上下的联邦宪兵部队,外加上五台钢铁傀儡“浩浩荡荡”地冲向了奥卢赛罗号停泊的栈桥。他看到了白船上那些正在忙碌的冲锋队员们,秩序井然;他也看到了正在船头指挥的海军军官,一个干练知性的漂亮姑娘。

    “呃?赛希琉?摩尔少校?”

    中尉认识这位鼎鼎大名的海军军官,甚至对她还有些几分少年人式的憧憬。当然,算时间,他在军校读书时,也正是赛希琉他们立下大功被联邦政府当做典型连篇宣传的时候,会有一定的感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腔热血正气凛然的年轻中尉很快就摇了摇头,将那一点点私情压倒了心底,大喝了一声:“马上停下,下船接受检查!”

    船员们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这一群军官,又看了看正在甲板上指挥的赛希琉。

    赛希琉立于船头,居高临下地看了看这一群宪兵,用关爱zz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刚才开口喝止自己的中尉,然后便转移了目光,对身边人道:“继续工作!”随后,她又来到了甲板的楼梯口,冲着里面大声道:“老爷子,引擎的预热差不多了吧?”

    “最多一分钟!”矮人的声音从船舱内响起。

    好吧,对这时候的赛希琉来说,她真的懒得和那边的宪兵打交道了。要知道,在不远的云海那边,已经封锁了伊莱夏尔的贵族联合舰队似乎已经发现了一定的异常,正有三首巡洋舰大小的浮空船慢慢地开了过来。

    栈桥上的宪兵明显是也看到了正在接近的巡洋舰,或许是这些给了他们勇气;当然了,中尉先生被自己的女神无视了,有些恼羞成怒便也是原因之一吧,于是,他的声音又大了几分,而且还多了很明显的威胁:“马上停下!接受检查!否则将视为违令叛国!”

    “马上停下来,没听到中尉阁下的命令吗?你们这群乡巴佬!”有人厉声吼道。

    “放下手里的东西!需要把刀剑塞到你们的屁股里,才听得懂上等人的话吗?”有人发出了桀桀桀的笑声。

    在那一刻,倒是不太像精锐军队的对峙,更像是两边小混混街头混战之前的骂战呢。

    宪兵们大多都是伊莱夏尔的小市民出生,虽然被操练出了一点点血勇,但本质还是一群兵痞粗汉的习性,大多数时候更像是能打的街道流氓而不是正气凛然的骑士。另外,身为首都地区的小市民,对这些乡下自耕农出生的冲锋队员自然都是满满的优越感。

    当然,稍微有点军事知识的官员都很清楚,至少在这个中古时代,自耕农出生的士兵平均士气就比城市小市民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所谓的百战精兵,其兵源也大多来自于此。然而,这并不能让城市小市民们的优越感有半分的削弱。

    有一些冲锋队员放下了手里的活,抄起了兵器。只要上面有下令,便绝对会冲上去砍人的。不过,在此之前,宪兵的那边的攻击便先开始了。中尉一声令下,队伍强烈的十台构装傀儡便率先发起了冲锋。

    然后,便只听见“咣当”的一声巨响,如同重锤砸在了钢板上似的。最前面的一台傀儡被一柄突如其来出现的,如同风车臂一般的大剑撞在了身侧。它便如同被一巴掌扇在身上的木偶似的,身体一边扭曲着一边向着侧面飞了出去,然后“咚”地撞在了一个身边的另外一台傀儡上。

    那便宛如两台在以超高速行驶却迎面相撞的车辆似的,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声之后,当场便碎成了一地的零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